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242章 雪落的爱慕者

第1242章 雪落的爱慕者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242章 雪落的爱慕者

    封行朗没去逐一确认。也没有去确认的必要。

    因为无论是谁,至少能够帮他推迟第二次的开庭时间。

    只希望这个人能聪明点儿,别给艾家留下什么把柄。做为律师世家的艾家,最擅长的就是收集,甚至于创造对案件有利的一系列证据。

    封行朗最顾虑的,就是此人会中了艾岩谷的圈套和陷阱。

    不过拿自己亲儿子做陷阱……似乎可能性也不是太大的!

    雪落在得知艾某被人给绑架了之后,整个人更加的紧张不安起来。

    “行朗,是不是你绑架了艾娄睿?”

    她担心丈夫因为她的事,铤而走险的做违法犯忌的事儿。那就不仅仅是她林雪落会有牢狱之灾了,而且还会把丈夫也跟着牵连进去。

    “怎么可能呢?那种撞枪眼儿的事,你亲夫是不会傻到去做的!”

    “可艾某失踪了……”

    “你过来。”

    封行朗探过长臂,将心慌意乱的妻子拽了过来,让她坐在了自己的劲腿上。

    “雪落,你要坚信:你的正当防卫,永远是合理合法的!走到哪里这理都说得通,说得顺!要相信法律的正义和严明。”

    丈夫一而再的正义凛然安慰,到是让雪落宽心不少。

    “可是那个艾家的律师团队……实在是太利害了!”

    “再利害,都利害不过王法!”

    封行朗托起妻子的小手,在她手背上轻啄了一下,“我们要相信法律的公正!”

    三言两语,封行朗便将话题岔开到法律正义层面的高度。

    在丈夫怀里卧了一会儿,雪落又抬起头来,“那艾某的失踪,真跟你没关系?”

    “谁知道是不是艾家自己耍的空手道呢!他儿子失踪了,最大的嫌疑人肯定是我啰!想给你亲夫下套,可没那么容易的!”

    封行朗一边编造着艾家有可能会耍出的恶劣手段,一边却寻思着究竟是谁弄走了那个小王八蛋。

    如果是严邦,就他那不计后果的喜人智商,以艾家那群诡异律师团队的能力,应该不超过24小时,就能找到蛛丝马迹。

    如果是河屯……如果他计划周全,想必三两天是追查不出任何线索的。

    可河屯绑架了艾某之后又能起到什么作用呢?

    逼迫着艾某撤回起诉?

    这样的做法很是冒险。动静搞得这么大,想必艾岩谷已经想好了N种的对策方案了。

    将艾某杀人灭口了?死无对证?

    那是最愚蠢的!

    艾某的死亡,只会加快半加重对雪落的判刑。

    “行朗,你说会不会是诺诺他爷爷下的手啊?”

    雪落有这样的猜测,纯属正常的推理。

    “应该不会……如果河屯要下手,早在打官司之前,他就会动手了。”

    “那会是谁呢?”

    “过两天……应该就会水落石出了!”

    封行朗淡淡的应声,目光却凝重了起来。

    严邦和河屯,他到是更希望对艾某下手的是河屯。

    两天之后,简副厅长亲自来封家登门拜访。

    在封行朗和严邦等人的扶持之下,他已经从原来的简队长,荣升成了公安厅副厅长。

    看到一脸冷肃的封行朗,简厅长的眉头直皱。

    一阵公事公办的问话之后,简厅长将封行朗拉进了封家的书房单独谈话。

    “封大总裁,你就跟我老实摊牌吧:姓艾的小王八蛋是不是在你手上?”

    “简厅长,请注意你的言辞!小心我告你诽谤!”

    “我的封大总裁,您还不信任我简某吗?”

    “难说啊!”

    封行朗斜了简副厅长一眼,“此一时彼一时,人家现在可是公安厅的副厅长了!”

    “封总,我官再大,不都是你跟严总的功劳吗?您就别寒碜我了!”

    “艾娄睿不在我手上!”

    “真不在?”

    封行朗盯了简厅长一眼,懒得重复。

    “那我就放心了……”

    简厅长微吁了一口气,“接下来的事儿,我也好办很多。”

    “查到那个小王八蛋的下落没?”

    “还没有!艾家人一口咬定是你指使人绑架了艾娄睿。”

    “还它妈是律师呢!我是不是该告他们诽谤我啊?”

    “这诽谤罪不痛不痒的,你就别费那个神了。”

    “不让我费那个神,那你们到是费神起来啊?我老婆只是正当防卫,怎么就那么难判决呢?说,你们是不是收了艾家的好处?”

    暴躁而起的封行朗,便有些胡搅蛮缠起来。他是故意的!

    “天大的冤枉!我真没有……”

    “你说你没有,就没有了?姓简的我警告你:如果我老婆得到不公正的判决,我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别说正厅长了,我会让你连在申城讨饭都混不下去!”

    “封总,我不是正在调查艾某的污点吗……”

    “那调查出来了没有啊?”

    “这艾某虽然平时不务正业,但也没有什么不良的前科。到是那个王某,那是劣迹斑斑。”

    “那就从王某身上突破!一定会找到艾某的污点。”

    “好好好,封大爷,我这就去查。”

    在封行朗猜测是不是河屯之际,其实河屯也正在猜测是不是儿子封行朗冒险绑架了艾某。

    换句话说,这个出手的人,显然要比封行朗和河屯都更快了一筹。

    这个下手的人会是谁呢?

    ……

    黑暗。

    暗无一丝光亮的黑暗。

    满眸的漆黑一片,真正的伸手不见五指。

    当艾某醒来的时候,他就处于这种不见一丝光亮的黑暗空间里。

    艾某的右眼上还包扎着层层叠叠的沙布;他努力的瞪大着左眼,却怎么也看不到眼前的一切东西。包括自己举到眼前的手。

    “有人吗……这是哪里?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艾某的声音,在二十个平方米的空间里回荡着。应该是一个封闭的空间。

    黑暗中,艾某伸直自己的双手开始摸索:膝盖先是撞上了桌椅,他忍着疼痛和恐惧继续向前摸索。

    几米的距离,他像是走了一个世纪。

    这无尽的黑暗,不仅让人的视力归零,还有一种灵魂深处的恐惧。

    艾某终于摸索到了一面墙壁。应该是石块砌成的,潮湿中还带着点儿霉变的味道。

    艾某沿着墙壁摸索了一会儿,却发现除了墙壁还是石砌的墙壁。

    “放我出去……快放我出去……”

    他愤怒的砸着墙壁,“你们究竟想干什么?快放我出去……”

    艾某的怒吼声在空荡的空间里回荡着;四周如同死一般的静谧,根本听不到一丝其它的声响。

    “封行朗,我知道是你做的……你想杀人灭口吗?”

    金嘴律师的儿子,自然不会太蠢。原本在家养伤的他,却在醒来之后发现身处于这样的诡异地方。

    这不是梦境,一定不是梦境。

    艾某狠掐了一下自己,发生疼得利害。同时也悲哀的发现,这一切都是残酷存在着的。

    任由艾某如何的叫嚷,如何的谩骂,都得不到丝毫的回应声。

    就好像被丢进了一个漆黑一片的地狱之中。

    又沿着墙壁摸索了一圈儿,那石砌的墙壁几乎快让他绝望了。

    “快放我出去!”

    他歇斯底里的大吼大叫着,“封行朗,我知道是你!你杀了我,你也会陪葬的!你老婆还是会被判刑……判重刑!”

    大叫大嚷了一个多小时,艾某口干舌燥,且精疲力尽。

    他沿着石砌的墙壁瘫坐在了湿气的石块地面上。

    冷不丁的,一个活物从他的脚背上爬过……

    “啊……”黑暗中,艾某发出一声惊魂的尖叫声,“什么东西……什么东西?”

    无尽的黑暗,让艾某越来越恐惧。还有那些未知的不明生物,都加剧了他心理防线的崩溃。

    “封行朗……封行朗……我同意你的庭外调解……我同意!”

    艾某是聪明的,也是识时务的。他开始妥协。

    “封行朗,我撤诉……我撤诉……只要你放我出去,我立马撤诉!”

    可任由艾某如何的喊叫,四周依旧只是这死一般的沉寂。如同地狱一样。

    难道封行朗把自己抓过来并不是想逼迫他撤诉?

    而是……而是想将他直接的杀人灭口?

    黑暗,如同一个深不见底的血盆大口:它侵蚀着一切,吞噬着一切,腐蚀着一切惹怒它的事物。

    惊恐万状的艾某开始了更深恐惧的胡思乱想……

    恐慌、饥饿、疲惫,开始轮番上阵,一点一点儿的蚕食着艾某的身心和意志。

    他试探着在黑暗中继续的摸索,终于摸索到两个小时前撞到他膝盖的桌椅。他立刻坐了上去,并将双脚盘了起来,以避开地面不明生物的袭击。

    比黑暗更让人恐惧的,是可怕的不明未知事物。

    艾某摸索到桌子上的矿泉水,先是打开瓶盖闻了闻之后,才小心翼翼的浅抿了一口。

    感觉并没有任何异味,嗓子渴得快冒烟的他,立刻咕咚咕咚的大口喝了起来……

    突然,他感觉到有个东西从自己的喉咙里一滑而下,而且还是个活的东西。

    他惊恐的停下了喝水,并将矿泉水瓶里的水倒在了自己的手心上,随着水从指缝间流尽,他握住了一个活蹦乱跳的生物……

    “喀唔……”艾某开始撕心裂肺的呕吐起来。

    这样的惊魂和漫天的恐惧,一直持续了整整三天。

    暗无天日的无尽黑暗,让艾某几乎已经完全崩溃掉了。

    不得不说,丛刚的耐心真的好到让人求死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