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241章 又想拜我为师?

第1241章 又想拜我为师?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241章 又想拜我为师?

    封行朗迎上从里面神情滞怔走出来的女人,将她紧拥在怀里。

    “行朗……我是不是要坐牢?”

    雪落颤抖着声音询问。

    讲真的,当时雪落用啤酒瓶砸向后面的艾某时,并没有考虑到会出现如此严重的后果。

    其实艾某被飞溅的玻璃碎片扎破右眼球,也纯属意外。活该他自己要倒这个霉。

    正常人被啤酒瓶砸中头部的第一反映,都会是紧闭上自己的双眼来防御。可近视的艾某当晚却没有佩戴隐形眼镜,又在游戏厅玩了太长时间的电子竞技游戏,反应速度自然要迟缓许多。等飞溅的玻璃碎片扎到右眼球之后,他才闭眼防御,也就造成了二次伤害,从而导致他的右眼球无法保住,最后只能做了摘除手术。

    “不会的!一定不会的!有老公在,你会没事的!你只是正当防卫!老公支持你的作法!干得非常漂亮!你很勇敢!”

    封行朗一边安慰着雪落,一边细亲着她的脸颊。试图分担妻子的担忧和恐慌。

    河屯要比封行朗还要焦躁。

    浅水湾的奢华客厅里,河屯已经砸掉了第三套用来修身养性的功夫茶具。

    “我说什么来着,要先下手为强,才能占得先机!”

    吼不了自己的儿子,河屯只能将怒气撒在众义子的身上,“阿朗那小子到好,非不让我以暴制暴……说什么不能将小事化大!”

    “还有你!”

    河屯指向一旁站着像木桩一样安静的邢八,“帮着阿朗劝我不能动姓艾的那小畜一牲!现在到好,那小畜一牲竟然反咬雪落一口,变成了故意伤人罪?还它妈有没有王法了?!”

    说真的,‘王法’一词从河屯口中说出,格外的滑稽可笑。

    因为他向来就是个不讲王法的人!

    可却偏偏还要别人讲王法!

    别人受的冤屈,那完全不叫冤屈;因为在他看来,那叫活该!

    但他至亲之人受到冤屈,他便心里不平衡了,第一反应就是暴力解决问题。

    “义父,您先消消气……”

    邢八微叹一声,“即便咱们真把艾某那个小畜一牲给宰了,也阻止不了林雪落被判刑。而且很有可能会适得其反。会加重对林雪落的量刑!”

    “那就连艾某那个老家伙一并弄干净!”河屯冷哼。

    “义父,行不通的……中国毕竟还是个法制社会,在遵循法理的同时,我们来点儿手段还行得通!可艾维律师事务所的那些家伙,都跟那个艾岩谷一条心!他们会前仆后继的!我们总不能杀光他们所有人吧?”

    见河屯在听,邢八又继续说道:“艾维律师事务所,在申城的影响力不小……事情闹大了,衙门会出面压制我们的。还有可能会连累到你亲儿子封行朗!”

    总之,只要拿封行朗说事儿,无论多火气冲天的河屯总能冷静下来。

    “那你说说该怎么办?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雪落被判刑吧?关键雪落那是正当防卫……要是真被判刑,实在是太冤了!”

    “义父,您先别着急……我去问问邢太子的意思。”

    ……

    封行朗已经在书桌里静坐了一个多小时。

    大费周章才将妻子雪落保释了回来。回到封家的女人很平静,至少表面看上去是平静的。

    但封行朗知道,妻子的内心依旧是担惊受怕的。

    这一个多月来,雪落几乎跟儿子林诺形影不离。潜意识里,她已经意识到:如果自己真被判刑了,那将会有很长一段时间无法抱着她的孩子,亲吻她的孩子了。

    封行朗敛着眉宇,静静的看书桌上的那家全家福:儿子傲娇的小表情;妻子恬美的笑脸!

    封行朗似乎也没预料到:一个简单的正当防卫,竟然会恶化到这样的地步。

    看来这法律,经过律师的嘴皮子,是真能变天的!

    传来的叩门声,打断了封行朗对那张照片的寸抚。

    “进来。”

    以为是莫管家上楼送茶水,却没想叩门之人竟然是邢八。封行朗也见怪不怪了。

    “你怎么来了?”

    封行朗疲乏的询问一声,“打个电话就行,用不着半夜三更冒出来的。”

    “吓着你了?”邢八接了一声。

    “我是吓不着的……但安婶她们年纪大了,吓着她们也不好的。”

    虽说是些诙谐的言语,可封行朗却带着说不出的疲惫感。

    “我义父他老人家特别想帮你……”邢八说明了来意。

    “让他千万别轻举妄动!律师最擅长的,就是收集有利证据。河屯该不会是想自投罗网的去撞姓艾的枪眼儿吧?”封行朗浅吁。

    “我也是这么劝我义父的……可他已经快沉不住气了。”

    邢八瞄了一眼封行朗手中拿着的相框,“那你想到什么好办法了?”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只能跟姓艾的东西打持久战了!一边寻找那个小畜牲的污点,一边挖坑让他跳……”

    “也是个办法!但这战线拉得太长,林雪落她……吃得消么?”

    邢八的顾虑,也正是封行朗所忧心忡忡之处。他舍不得妻子受如此的精神折磨。

    “看来,我必须去看守所看望一下姓王的杂碎吧……”

    “你不太方便见他的,还是让我去吧。你有什么话,吩咐我就行!”

    邢八沉思了几秒,“你觉得向媒体曝光这件事……如何?”

    可封行朗却摇了摇头,“那雪落就更加难堪了!姓艾的最擅长拿法律说事儿……”

    封行朗不是没有考虑过曝光这件事:想用舆一论来施压一个猥一亵妇女的败类!

    可那样一来,就把妻子林雪落置于更加尴尬和难堪的境地!

    封行朗不想冒这个险!

    “如果姓艾的非要把事做绝……”

    封行朗冷声,“我一定奉陪到底!”

    “邢太子,我能体会你护妻心切的心情……但林雪落你是了解的,她承受不了‘畏罪潜逃’的心理压力。虽然她的行为纯属自卫!”

    封行朗默了。

    “我同意你刚才的办法:先跟姓艾的打持久战!然后找机会弄他!”

    邢八离开不久,封行朗的手机便振动了起来。

    电话是严邦打来的。

    封行朗眯了眯眼,将手机丢在了一旁。

    执着的振动声在寂静一片的夜里,很显突兀。

    当严邦第三次打来时,封行朗还是接了。

    “不想接我电话呢?”手机里传来严邦低沉的询问声。

    “你知道就好。”封行朗冷应。

    “知道你没睡……”

    严邦微顿了一下,“我就在楼下,看着你书房还亮着灯。”

    封行朗默着,不想开口应答严邦什么。

    “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事关林雪落,严邦也悠着了一点儿。知道自己如果处理不好,会把封行朗的女人陷入更加窘迫的境地。所以他也没有任由自己的性子乱来。

    “你唯一需要帮我的,就是给我滚远点儿!”

    封行朗压抑的怒意,就这么不自控的发泄在了无辜的严邦身上。

    严邦默了一会儿,“朗,有什么脏活儿累活儿,记得叫我!”

    严邦还是原来的那个严邦。他会为封行朗做所有的事。

    哪怕是犯罪!

    他也要尽他最大的能力去保全封行朗。

    静默了许久,手机里才传出封行朗微微的轻吁声,“我的女人,我自己会想办法的。那个姓艾的擅长操纵法律,你不是他们的对手!别把自己白白的牵连进去。”

    “朗……我听你的。”

    封行朗的这番话,让严邦很是舒心。至少他们这一两个月来的紧张关系,得到了一定的破冰。

    三楼的主卧室里,辗转难眠的雪落,索性半坐起身来,静静的盯看着怀中的儿子林诺。

    听到开门声后,她立刻躺下去闭上了眼。

    男人悄然着步伐挪到床边,借着窗外的许些月光,逐一亲吻着自己的妻儿。

    当封行朗第三次亲上女人的面颊时,他尝到了泪水的咸意。

    封行朗侧身依着妻儿躺了下来,将女人紧拥在怀里,轻幽默的浅喃:“这房子也该修缮一下了……都漏雨了!”

    女人从默默落泪变成了轻轻哽咽,“行朗,千万别为我去做犯法的傻事儿……是我把别人打伤的,这原本就是我的错,我自己承当!”

    “傻了吧?你那是正当防卫!换了我当时在场,会直接要了那两个狗杂碎的命!”

    封行朗纠正着女人的说辞。

    “行朗,我不想你有事……我只想你能平平安安的陪伴在诺诺的身边!我做错了事,就应该受到应有的惩罚……”

    “林雪落,你没有做错什么!”

    封行朗再一次纠正了雪落的说辞,“被别人非礼了,就应该正当防卫!”

    ……

    封行朗清楚的知道妻子林雪落的心理防线在逐渐的崩塌。

    很有可能会自己主动认罪服法。

    封行朗低姿态的再一次去找艾岩谷做庭外调解。

    可得到的结果依旧是艾家拒绝任何形式的调解!

    这一回,封行朗是真的火了。

    他决定铤而走险……

    可还没等计划中的封行朗下手,艾维律师师事务所就传出消息:艾娄睿(艾某)失踪了,应该是被人给绑架了!

    最大的嫌疑人,当然是封行朗莫属了!

    可偏偏当晚封行朗有不在场的证据。因为他一整晚都耗在看守所里。

    究竟是谁下的手?

    还故意撇清了封行朗的作案可能!

    河屯?严邦?还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