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239章 爱从未离开

第1239章 爱从未离开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239章 爱从未离开

    封行朗健步上前,将扭头就走的儿子捞抱起来。

    “诺诺乖了,跟亲爹一起去把妈咪找回来。”

    封行朗亲了亲桀骜且焦躁中的儿子,“我想妈咪现在最想看到的人,应该就是我这个丈夫,以及你这个亲亲儿子了!”

    找妈咪是重中之重,小家伙便乖顺的被亲爹封行朗一路抱出了医院。

    封行朗一边让莫管家在交警部门调看沿路的监控,一边驾车跟儿子沿路寻找。

    这傻女人究竟去了哪里呢?

    应该是想躲起来独自舔舐伤口去了。

    ……

    夏正阳近年来的睡眠质量都不是很好。

    他已经被自己那行为乖张的私生子夏以画弄得是头疼不已、寝食难安。虚岁才20的夏以画,简直就是上天派来惩罚他夏正阳的。因为他的重男轻女,也因为他对婚姻的不忠诚!

    听完监理的诉苦,又苦口婆心的给自己的宝贝儿子上了半个多小时的政治课,夏正阳刚刚睡下不到半个小时,却又被手机铃声给折腾醒了。

    夏正阳刚要发燥,手机那头传出的问话,却让他为之一紧张。

    “请问你是夏正阳先生吗?我是西城派出所。”

    “西城派出所?是不是我儿子夏以画犯事了?”夏正阳紧张的追问。

    “不是你儿子夏以画……”

    “哦,那你们有什么事儿?”

    夏正阳吁了一口紧张的气息,态度也有厉意了起来。毕竟这深更半夜的,警察叔叔也没有打扰别人睡安稳觉的特权。

    “请问你认识林雪落吗?”

    “认识!她是我……”

    夏正阳顿了一下,改口问,“她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她把人给打了……其中一个伤得挺严重,目前还不知道右眼球能不能保住呢。”

    “雪落打了人?”

    夏正阳捏了捏下巴,“民警同志,你们是不是搞错了?你确定你说的人叫林雪落?”

    夏正阳当然不会相信温婉乖巧的外甥女林雪落会打人。再说了,雪落可是封家的二太太,有封行朗当宝贝似的宠着,又怎么可能深更半夜的跑到外面打人呢。

    “树林的林,下雪的雪,落花的落……身高一米六五左右,瓜子脸……”

    民警一边看着对面的雪落,一边跟电话里的夏正阳描述着她的长相。

    直到电话里传出雪落的那声‘大舅’,夏正阳才确定这个打了人的林雪落,正是自己的外甥女林雪落。

    “好好好,我马上到,马上到!民警同志,请您千万千万不要为难她。该陪的我陪,陪到让对方满意为止!”

    听到免提电话里传出的大舅夏正阳的话,雪落终于失声哽咽了。

    这一刻的雪落,真的很需要这样被人关心的感觉。其实大舅夏正阳一直都是疼爱着她的。

    夏正阳连睡衣都没换,就径直跑下楼去。

    一边跑,一边朝着底楼的客房嚷声,“小吴,小吴,备车……快备车!”

    “怎么,你那见不得光的私生子又给你捅娄子了?”

    自从这个世界上凭空冒出了个私生子夏以画,温美娟便开始跟夏正阳分居了。分床不分家。

    “是雪落出事了。”夏正阳应了一声。

    “呵,编!继续编!夏正阳,你早晚有一天会死在那个孽种的身上。”

    温美娟恶狠狠的诅咒着这个背叛了婚姻,也背叛了她的男人。可为了自己的三个女儿,也为了自己的地位,她还是选择了每天这么熬过着。

    “懒得跟你说!”

    夏正阳没有跟胡搅蛮缠到已经失去理智的女人解释什么,便穿着睡衣径直朝客厅门外走去。

    在去西城派出所的路上,夏正阳越想越不对劲儿。

    具体的打架起因,夏正阳还不清楚。可听民警的口气,好像是外甥女林雪落一个人把人给打了;其中一个是皮外伤,另一个好像伤到了右眼眼球。

    这半夜三更的,雪落怎么会一个人跑在外面跟别人打架呢?

    夏正阳先把电话打去了封家,得知外甥女林雪落果然不在封家。于是他便要了封行朗的手机号码。

    “行朗,雪落呢?让雪落接电话。”

    夏正阳以一个长辈的口吻,逼问着还在外面沿路寻找妻子的封行朗。

    “雪落她……”

    封行朗顿声改问,“夏总,你是不是有雪落的消息?她人在哪儿?”

    封行朗是睿智的:夏正阳深更半夜的打来质问电话,一定是获知了有关雪落的消息。

    “人丢了吧?”

    此刻不谈生意的夏正阳,声音也高了起来,“封行朗,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雪落被逼嫁去封家,原本就已经受了很大的委屈……可你呢?不好好爱惜她不说,还跟粗言厉语?说老实话,你动手打我家雪落了没有?”

    不明真相的夏正阳,有那么点儿兴师问罪的意味儿。

    “没有……你是不是已经知道了雪落的下落?”

    从夏正阳那趾高气扬的质问口气来判断,他应该是知道了雪落的行踪。

    “真没有动手打她?”

    “真没有!”

    “那跟她斗嘴了没有?又或者是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

    “都没有!夏总,你还是直接说雪落在哪儿吧!改天上门给你这个舅爷赔罪!”

    封行朗紧声追问,不给夏正阳磨磨唧唧的机会。

    “那好……我选择相信你!”

    夏正阳叹气一声,“雪落现在人在西城派出所呢!她把人给打伤了……民警刚刚给我打了电话。”

    ‘吱嘎……’

    一声急刹之后,雷克萨斯调头朝西城派出所方向呼啸而去。

    ……

    从被民警带进派出所之后,雪落一直沉默是金。

    任由民警怎么盘问,她都不肯说出自己的身份信息。

    直到医院那边传来消息:说被雪落用啤酒瓶砸伤的艾某,有可能要做右眼球摘除手术!

    换句话说,那个艾某的右眼有可能会永远失明。

    雪落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这才将舅舅夏正阳告诉了民警。

    让民警通知舅舅夏正阳,而不是丈夫封行朗……当时雪落只有一个想法:就是不想让丈夫知道自己去过医院,去过酒吧;还有自己再也无法生育的事!

    可雪落怎么也没想到,第一个出现在派出所的,竟然是丈夫封行朗!

    后面还一路小跑的跟着儿子林诺。

    “行……行朗……你,你怎么来了?”

    看着风风火火赶来的丈夫,雪落的泪水瞬间便滚落下来。

    看到蓬头垢面,身上还染着溅血的妻子,封行朗冲上前来便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

    “老婆……你吓死老公和儿子了!”

    被男人紧拥在怀里的雪落,失声的哽咽,喃喃泣语:“对不起……对不起。”

    “妈咪,你怎么搞成这样了?”

    小家伙挤了过来,紧紧的抱住妈咪的腰,“亲儿子都快急死掉了!”

    “诺诺对不起……”雪落蹲身抱住自己的孩子,失声痛哭。

    “身上怎么会有血的?快让老公看看,哪里受伤了没有?”

    封行朗将女人推离怀抱,细致的检查着雪落有可能的受伤情况。

    雪落急切的摇着头,泣喃:“我,我没有受伤……我……我把别人给打伤了。”

    “那就好!”

    见女人没有受伤,封行朗再次将雪落紧拥在了自己的怀中。

    雪落的确是没有受到什么皮外伤;但挨了她一啤酒瓶的艾某,现在还在医院里做右眼球摘除手术。

    可鉴于封行朗的身份,西城派出所还是让他将林雪落给领了回去。

    赶来的夏正阳,看到被封行朗半拥在怀里准备上车的雪落,悬着的心也算是落下了。

    “雪落,你可把舅舅给吓坏了!怎么搞的啊?这大半夜不待在家里陪着诺诺,还跑出去打人?”

    对于雪落的行为,夏正阳实在是匪夷所思。

    看到身穿睡衣,可脚上却穿皮鞋的舅舅,雪落再次的红了眼眸。

    “大舅,对不起……让你半夜三更的赶过来……”

    夏正阳挥了挥手,“别说我,说说你自己吧:受伤了没有啊?”

    雪落摇头。

    “夏总,太晚了,我先带雪落回去!劳烦你赶来一趟了,后谢!”

    封行朗不想让妻子被夏正阳逼问,便先行将雪落塞进了车里。

    “雪落可是我亲外甥女,何来劳烦呢!”

    夏正阳走近过来,朝着半启的车窗喊道:“雪落啊,有什么不顺心不顺意的事,记得回来找舅舅!舅舅永远都是你可以依靠的亲人!”

    说不出话的雪落,只是哑声的哽咽,连连的点头。

    “妈咪,你究竟怎么了啊?是不是生病了?”

    小家伙将哭泣中的妈咪勾了过来,让雪落靠在他的小肩膀上。

    “诺诺,别问了!先让妈咪休息一会儿!”

    封行朗温声叫停了儿子喋喋不停的询问。

    回到封家之后,封行朗径直将女人抱上了楼,避开了封立昕和安婶他们的询问。

    “诺诺,亲爹上楼给妈咪洗澡,你是留在楼下跟安奶奶睡呢,还是一个人睡?”

    “亲儿子也要帮妈咪洗澡。”

    “不可以!”

    “为什么啊?”

    “因为妈咪是女生,你是男生!”

    “那你也是男生啊!”

    “我是她丈夫!”

    “可我还是她儿子呢!”

    “……总之就是不行!没的商量!”

    封行朗将嗷嗷嚷嚷的小东西关在了浴室的门外。

    男人没有盘问哭泣中的女人,只是温情的清洗着她身上的污迹。

    可事情要比想像中严重很多:雪落被起诉故意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