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237章 偏不哭偏不悲

第1237章 偏不哭偏不悲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237章 偏不哭偏不悲

    儿子的话让封行朗的眉宇微敛:这个河屯,他是非要将严邦置于死地呢!

    为了避嫌,他连自己的那帮义子都不用了,拐弯抹角的去找什么雇佣兵?

    说真的,昨晚某个无法自控的时刻,封行朗也萌生了要弄死严邦的冲动!

    可冲动归冲动,冷静下来的封行朗还是十分注重跟严邦那份情同手足的兄弟感情的。

    趁儿子跑去秘书部找雪落,封行朗拨通了一个电话。

    电话是打给白默的。却没想到白默一早就跟严邦那狗杂碎厮混在一起。

    “是封老二的电话。”

    “快接!”

    横躺在沙发床上的严邦径直跃身坐起。

    白默按通了封行朗的电话,并用上了免提。

    “默三儿,你邦哥现在人在哪里?”

    “不知道啊……他没跟你一起吗?”

    白默慵懒着四肢,装无辜的反问。

    “先派人去把你邦哥找回来!然后锁在夜莊里别让他出去瞎晃悠!会死人的!”

    “封老二,你什么意思?”

    白默没能领会封行朗的话,“你是在咒我邦哥死呢?”

    “有仇家想要你邦哥的狗命!你就看着办吧!”

    封行朗懒得去跟白默过多的解释什么。

    “仇家?什么仇家?”白默条件反射的问。

    “我怎么知道!”

    封行朗冷厉,“严邦那狗杂碎的仇家那么多……而他现在又落魄得如同一条丧家之犬,换了我也会趁机会落井下石的把他给弄死!墙倒众人推,这个道理原来你不懂呢!”

    其实不难分辨,封行朗是在故意模糊仇家的身份。只要能起到提醒和警示作用,他当然不希望某人跟严邦之间的仇恨扩大到不可挽回。

    严邦并不在意什么仇家找他寻仇,但封行朗的关心,却让他很是感动。

    他以为封行朗会因为昨晚的事……

    “朗……昨晚的事儿,我很抱歉。”

    太过激动的严邦,从白默手中一把夺过了手机。

    一听到严邦的声音,封行朗径直摁断了手机,并戾气的丢甩到一边。

    “喂……喂……封二……封二……挂了?”

    白默不满的哼声,“这封二的牛脾气是越来越臭了!甩脸子给谁看呢!”

    突然,白默像发现新大陆似的凑近一旁默声无神的严邦,好看的红唇上扬起来:

    “邦哥,你老实交代……昨晚你是不是把封二给睡了?”

    严邦刚刚的那句‘昨晚的事儿,我很抱歉’,实在太让人浮想联翩了。

    严邦眯眼盯着白默那张比女人还白皙水嫩的脸,极为冷静的淡声:

    “睡封行朗?你觉得我有那么大的狗胆么?”

    白默眉头一抽,“那你说‘昨晚的事儿很抱歉’,你究竟在抱歉什么啊?”

    “哦,我不小心把他的宝贝侄女给吓哭了。哭得死去活来的怎么也止不住,就把你朗哥给惹毛了!”

    严邦随口扯了个谎话。

    “就为这点儿事抱歉?”

    白默还没蠢到严邦说什么他都信。

    “你觉得这是小事儿?”

    严邦扬了扬眉眼,顺着白默的话意:“我也觉得封老二小题大做了!”

    白默抿了抿好看的m型唇,“不过话又说回来,团团那丫头可是封二跟他老情一人的私生女……他宝贝得跟命似的!为这点儿小事跟你置气,还是有可能的!”

    “……”严邦真没想到这么容易就搪塞过去了。

    ……

    其实中午午休的时候,封行朗便已经察觉到自己女人的情绪低落。

    那种郁郁的低落情绪,应该不只是因为来了例假身体不舒服那么简单。

    临近下班,无心继续工作的雪落收拾好自己的办公桌,便去总裁办公室看望折腾了丈夫一天的儿子。

    看到妻子的情绪依旧郁郁的,封行朗便将手机丢给了正在沙发上玩ipad的林诺小朋友。

    “诺诺,给邢老八打电话。就说你很想他!”

    “才不要呢!”

    反应敏捷的林诺小朋友立刻丢下手中正玩着的ipad,蹦起身来一把抱住了走进的妈咪。

    “臭亲爹又想把我丢给老八了!”

    “瞧瞧这聪明劲儿……”

    封行朗被儿子那条件反射的可爱模样给逗乐了,“不愧是我封行朗的亲儿子!”

    林诺紧紧环抱着妈咪的腰,愤愤不平的瞪着超大办公桌前的亲爹封行朗,

    “臭亲爹,你是不是又想自私的霸占着我妈咪,然后耍你的大流一氓啊!”

    “怎么跟亲爹说话呢?没大没小!”

    封行朗装样温斥了小家伙一句,随后又好言相说,“亲爹跟你妈咪能不能有那么点儿私人空间和时间?诺公子,你就赏我跟你妈咪一晚上的二人世界吧!”

    “不赏!”小家伙厉厉的拒绝,“但你可以带上我跟妈咪一起过三人世界!”

    看着争执起来的父子俩,雪落微微的吁叹。

    “行朗,我……我身体不舒服,还是别把诺诺送去浅水湾了吧。”

    雪落委婉的提醒着男人:她的特殊情况,不适合今晚过二人世界。

    “想什么呢……你真当你亲夫是个只想着那方面的动物啊?”

    封行朗悠哼一声,“我是想请你看个电影儿,再去吃顿烛光晚餐。”

    说实话,封行朗的提议还是挺打动雪落的。似乎也真有一段日子没跟自己的男人如此浪漫过了。

    “那就带上我一起去看电影,去吃烛光晚餐呗!”

    小家伙就是不肯松开紧抱着妈咪腰际的手臂。

    “还是回家吧。家里也有影院的。”

    雪落实在舍不得丢下紧紧抱着自己的儿子。

    “还是妈咪最最爱我!从来都不会丢下自己的亲亲儿子!”

    小家伙卖乖的哼哼,“亲亲儿子也最爱妈咪了!”

    “……”好吧,自己又被唱了一回混蛋亲爹的白脸!

    可等一家三口把家回时才被安婶告之:封立昕带着女儿封团团和莫冉冉一起去看动画电影了。

    这进展速度……

    封行朗已经开始怀疑:自己用力过度的撮合,俨然是没有必要的!因为大哥封立昕已经学会自己主动的谈情说爱了!

    “乖儿子,要不我们也一起去看动画大电影?”

    以为小家伙会羡慕别人,封行朗便悠声问。

    “我才不要去看那种幼稚的电影呢!都是小p孩子看的!”

    “……”

    这早熟的熊孩子!

    ……

    思想斗争了大半个月后,雪落终于鼓起勇气踏进了这家预约好的妇产科医院。

    两个小时后,这个世界上又多了一个失魂落魄的女人。

    雪落真的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来这里?明明已经预料到结果会让自己悲伤……

    雪落甚至于已经不清楚自己是怎么从这家妇产科医院走出来的了。

    那些专业的检测术语,雪落没能完全看懂。

    可医生的话,她却是听得真真切切。

    【通俗点儿讲,就是你的身体已经不适合再次当妈妈了!换句话说,你的受一孕几率很低很低。】

    还不仅仅是因为那个没能出世就夭折的孩子;早在孕育儿子诺诺的时候,她身体就已经被严重透支了。

    并不奇怪:从知道自己怀孕开始,雪落就过着忐忑不安的日子。

    还有那冰冷海水的浸泡;那空气混浊的集装箱;那暗无天日的地窖……还有蓝悠悠施加给自己的那些毒打。

    雪落清楚的记得:自己的嘴被蓝悠悠打得连饭都不能吃,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她还是忍着剧痛将混合着自己鲜血的食物一口一口的吞咽下去!

    儿子诺诺能够平安的生下来,也真是够命大的。

    在佩特堡的那五年,雪落没有一天不再为儿子的小生命殚精竭虑。

    她真的很害怕河屯一个心情不痛快,就将儿子的小生命给扼杀了!

    伴着河屯,就好比伴着一头猛兽。

    好在那些担惊受怕的日子总算熬过来了……

    可一回到申城,等待她们母子的,却是更为凶残的处境。

    着实苦了那个未能预知就到来的孩子……

    雪落跌坐在柏油马路边的路牙上。目光呆滞的盯看着那些从路基边沿钻出来的小草。

    雪落不想哭。

    她实在找不到自己该哭的理由!

    只是因为自己无法再次孕育,无法再次当妈妈了吗?

    自己不是已经有了一个健康聪明的儿子了吗?自己的生命已经得到了延续!

    可雪落的心却苦涩得利害。

    都说一切向前看,向明光的未来看;雪落也想忘记过去的悲伤和痛苦,可怎么就这么难呢?

    原本以为,只要自己的心够大,过去的都会过去的;却没想到过去的种种磨难,竟然以这样的方式烙印在了她的身体上。

    让她想忘都忘不了!

    雪落突然觉得,自己心大得像个傻子一样。

    可即便自己想当傻子,现实却连当傻子的机会都不肯给她。

    正当她憧憬着美好的未来时,现实又冷不丁的将那些还未完全愈合的伤疤再一次的解开。逼迫着她一遍又一遍的重温过去。

    是想让她痛哭流涕呢?

    还是想让她痛不欲生呢?

    雪落苦涩的笑了笑:我就偏不哭,偏不悲,偏不殇!

    看你还能把我怎么样!

    “小草啊小草,你是不是傻啊……好不容易钻出了这路基,可你偏要选择往这柏油马路上生长……知不知道那些来来往往的车啊,人啊,它们会把你给压死的!”

    即便被压死了,那也是小草自己选择的生长方式!

    小草可以春风吹又生,但她林雪落的生命却只有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