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233章 喜当瓶盖爹

第1233章 喜当瓶盖爹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233章 喜当瓶盖爹

    雪落原本还想叫上袁朵朵和白默夫妻的。

    可想到朵朵还有两个吃奶的孩子要照顾,而且又是晚上,她不想朵朵来回折腾那么辛苦。

    接到小胡的电话,说是封总已经让他去水产市场买菜;雪落从浅水湾接回儿子林诺之后,便直接回了封家。

    “诺诺,在你义父那里玩得开心吗?”

    “也不是很开心的啦……”

    小家伙拉长着声音,“义父和老十二他们老是瞎忙,就把我丢给傻老五。”

    “那你义父在忙些什么呢?”雪落随口问道。

    “好像是在忙着找什么人。”

    “找人?找谁?”

    “不知道啦!义父又不肯告诉我,只跟老十二神秘兮兮的。好像是叫什么兵的人。”

    “什么兵的人?”

    雪落努力的思索着有可能带上这个字的人名,却怎么也想不出来。

    “诺诺,今晚大邦邦要来我家作客……”

    “真的吗?太棒了!不行,我得去给大邦邦选个礼物。巴颂,调头去国际城。”

    见儿子如此的激动,雪落却微微的忧叹一声。

    “诺诺,妈咪跟你说:在你义父面前千万记得要少提或不提大邦邦的事,知道吗?”

    “知道的!义父不喜欢大邦邦,这我懂!”

    微顿,小家伙又扑在妈咪怀里问,“妈咪,你说义父为什么不喜欢大邦邦啊?大邦邦对亲爹那么好……一个对自己孩子很好的人,为什么义父要仇视呢?”

    这便是小家伙匪夷所思的地方:既然以前义父仇杀自己的亲爹都是个误会,那为什么直到现在,义父依旧对严邦恨之入骨呢?严邦可是亲爹封行朗很要好的朋友!

    “妈咪也不清楚呢。”雪落浅浅的叹息一声。

    “行了乖妈咪,亲儿子不问了!”

    小家伙半跪在雪落的身上,抱住她的脸颊,在她微蹙的眉头上亲了一口,“亲儿子最不喜欢看到亲亲妈咪皱着眉头了!很不漂亮!”

    ……

    封行朗不想看到严邦拄着拐杖的样子,便走在了他的前面。

    落魄失意,加上病残,怎么看都有一种让人心酸的凄凉感。

    可严邦似乎并不在乎自己拄拐杖走的模样有多么的心酸或是凄楚;他加快速度跟上了封行朗的步伐,想跟他并排着走。

    “我背着你走吧!”

    封行朗顿下脚步,看向额头已经汗水淋漓的严邦。

    “……好啊!就等你这句话呢!”

    严邦的本意是不想让封行朗受累的;可又似乎挺想让封行朗背上自己的。

    看着严邦那五大三粗的体魄,封行朗眉头起皱,“豹头呢?”

    “不知道呢!估计那小子是觉得跟着我这么一个破产落魄的老板也没什么可指望了,就自己找门路发财去了吧!”

    严邦随口编了个能让封行朗更同情和怜悯自己的说辞。

    “豹头不会的!他对你的忠心我亲眼目睹,也亲身感受过!”

    虽说不太乐意,但封行朗还是躬身过来,将自己的脊背赏给了行动不便的严邦。

    这一刻的严邦,心情是无比明媚的。

    他直接丢掉了拐杖,有些迫不及待的贴上了封行朗的肩膀。

    “我x……你还真它妈的重呢!”

    严邦那超出100公斤的体重,着实的沉甸;好在封行朗也属于高大健硕型的,要不然还真背不动体型彪悍的严邦。

    封行朗先稳了稳身姿,才勾脚将严邦丢掉的拐杖给竖起,“拿好!一会儿下车你自己走!别真把自己当残废!”

    被人背着的感觉,出奇的好;尤其背着他的人还是封行朗!

    强劲的心跳,粗重的呼吸。

    打开车门将严邦丢进去后,封行朗才如释重负的大喘了几口粗气。

    “你说你残哪里不好,非把个脚给弄残了……累死你大爷了!”

    严邦很满足这短短的百来米路程。似乎感觉这脚永远的残下去,也不错!

    被人同情的滋味,也有一种另类的幸福感。

    “雷克萨斯ls?”

    严邦有些不满意封行朗的用车,“封老二,你也太低调了吧?”

    “低调的内涵,你永远不会懂!”

    封行朗赏了严邦一记冷眼,“你它妈就是太高调了,才会落到现在无家可归的下场!”

    “是啊……可怜着呢!”严邦悠哼一声。

    封行朗斜眸睨向严邦,“你应该还有点儿家底吧?拿出来先买幢精装的别墅先住着。至于御龙城……我来想办法!”

    严邦浓眉一蹙:“你要想办法帮我搞回御龙城?怎么,你想到弄丛刚的法子了?”

    “人家救了你一命,拿点儿必要的酬劳也是合情合理的!”

    封行朗横了严邦一眼,冷声反问,“难不成你的一条烂命还不值一个御龙城?!”

    “值!当然值!既然给了丛刚,那就是丛刚的了!”

    严邦侧身盯着封行朗染怒的俊脸,“怎么还急上眼了呢?我又没说要把御龙城搞回来!”

    封行朗唇角勾动了一下,“御龙城落在丛刚手里的作用不大……我想我们两人,再带上白默那小子一起,筹集点儿资金,把御龙城给赎回来!白默那小子不是一直说想表现一回对你的赤诚之心么?这是个机会,赏给他!”

    严邦眉宇越发温和,“你可别指望我……我现在兜里可比脸还干净!”

    “你它妈在御龙城里为非作歹、坑蒙拐骗了那么多年,不可能没有积蓄的!”

    封行朗愠怒而起,“我是在想办法帮你赎回御龙城……你个狗东西可别跟老子耍花样!”

    严邦侧身过来,靠近封行朗,淡淡的侃问:“朗,你跟丛刚……究竟是什么关系啊?”

    封行朗扫了严邦一眼,“当然是主仆关系!有问题吗?”

    “哦……原来是主仆关系呢!”

    严邦浅哼一句后,便靠回了自己的座椅上。

    “你要关心的,不应该是你的御龙城吗?!”

    雷克萨斯钻出了gk的地下停车场出口,朝封家一路呼啸疾驰。

    “是我的,丢不了!不是我的,也强求不得!”

    严邦慵懒的靠在座椅里,慢悠悠的哼喃。

    “呵,你现在竟然有如此高的觉悟了?嗯,你这条腿,看来是没白残!”

    封行朗的目光变得深邃,“记住你今天说过的话‘不是你的,强求不得’!有病就要治病!如果不治,到时候不仅仅是无家可归了,连同生共死的兄弟也会丢掉的!”

    严邦默了许久。

    随后才嗤哼一声,“封行朗,我发现你现在是越来越啰嗦了!说了这么多,口渴不?”

    “……”

    “大邦邦……”

    雷克萨斯刚刚驶进封家院落,林诺小朋友便抱着个礼盒欢天喜地的跑出了迎接。

    “送你的礼物!可是我亲自选的!看看喜欢吗?”

    即便拄着拐杖,严邦也能轻而易举的将小东西给抱了起来。

    “你送的东西,大邦邦都喜欢!”

    严邦在小家伙肉墩墩的小脸上狠狠的亲了一口;却又被封行朗将小东西从怀中夺走。

    “大邦邦的腿脚不便,你可别把他折腾残了!”

    “残了我养他!”小家伙很义气的承诺。

    “他有人养的!不需要你来养他!”

    封行朗将儿子放回了地面,“你只要养好自己的亲爹和亲妈就够了!”

    “封行朗,你可不能这么自私!我膝下无子,可是把诺小子当干儿子养的!”

    严邦调侃一声,“要是舍不得你儿子来不养我,那就得你来养我了!”

    “别做梦了!封家没人会养你的!”封行朗淡哼。

    知道大坏蛋严邦要来作客,封团团早早的吃好了晚餐,一个人蹲在榻榻米上安静的玩着积木。

    原本已经上了楼,可小东西似乎又挺想留在客厅里跟大家在一起,便又悄悄的下楼来了。

    “阿邦……好久不见!”

    封立昕迎了上前,跟严邦来了个法式拥抱。

    看着自己的papa跟大坏蛋严邦拥抱在一起,封团团还是挺怔愕的。

    晚餐很丰盛。有严邦爱吃的象拔蚌和神户牛肉。

    虽说味口要比御龙城的大厨差一些,但在温馨气氛的衬托之下,严邦吃得还算尽兴。

    “这丫头是……”

    严邦看到了莫冉冉。

    “哦,我小嫂子!”封行朗抢先接话。

    “小嫂子?”

    严邦扬声,并看向一旁的封立昕,笑侃:“封老大,你挺威猛的嘛!”

    “行朗跟你开玩笑呢……冉冉是莫管家的女儿……她……”

    封立昕越是着急的想解释,就越解释不清楚。

    “行朗,别乱说!”

    雪落替尴尬又难堪的封立昕‘解围’,“其实冉冉只是大哥的女朋友,他们还没办手续呢。”

    “只要床上的手续办了就行!”

    严邦那叫一个污话连篇。

    莫冉冉羞得都快没脸见人了。好在脸皮还算厚实。

    手机的作响,让吃饭中的封行朗放下了碗筷。

    电话是nina打来的。他起身朝落地窗前走去。

    “封……封总……生了……生了……”

    手机那里的nina激动得连哭带泣。

    “男孩儿还是女儿?”

    虽说听nina之前有说过是个男孩儿,但封行朗还是想确定一下。

    “是个男孩儿!4.3公斤,壮壮的……健健康康的!”

    nina很激动;激动得连话都说不太利索。

    “好……非常好!我马上就来!等着我!”

    封行朗直接奔向玄关拿上车钥匙,“雪落,我出去一趟!nina生了,是个健康的男孩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