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232章 封行朗的私生子

第1232章 封行朗的私生子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232章 封行朗的私生子

    夏以书是真的没想到严邦竟然可以粗鲁到用蛮力去推搡一个女人!

    而且这个女人只是心善的想搀扶他一下!

    关键还是个年青且漂亮的女人!

    夏以书一个趔趄,倒在了一旁的沙发边沿,额头撞上茶几的边角,“啊……”疼得她本能的惊叫一声,狼狈不堪。

    “小夏,你没事儿吧?”

    封行朗连忙起身过来,将倒地的夏以书扶了起来。

    “这严总呢,曾被女人玩弄过感情,还受过女人很大的伤害,脚都被弄残了……以导致于他的内心现在有那么点儿小小的变态,你别跟他一般见识。”

    封行朗这样的说辞,也没谁了。估计也只有他能这样肆无忌惮的消遣严邦。

    严邦也没开口反驳什么。他已经习惯于被封行朗各式各样的奚落调侃。

    关键在于,严邦向来不会在乎别人看他时的目光!

    “额头没事儿吧?”封行朗温声又问。

    这一撞虽说不重,但也不算轻。夏以书的额头顿时有了明显的红肿。

    “没……没事儿!封总,我先出去做事了!”

    夏以书很识时务的走了出去。她连多一秒也不愿去面对严邦这个恐怖的恶魔。

    简直就是个没品的人渣!

    “嗯,去吧。”

    目送着夏以书惊慌失措离开办公室的后影,封行朗唇角勾起一抹冷生生的浅笑:给她点儿教训,让她把该收敛的东西收敛起来,很有教育意义!

    总的来说,夏以书的业务素质还是精良的;至少封行朗必须维系到nina可以正常上班之后。

    “又换秘书了?”严邦扬声问,“可那女人味儿不对!”

    “老子换不换秘书,你管得着吗?”

    封行朗横了严邦一眼,却将目光落在他左脚的脚踝上。固定的支架还在,应该还属治疗期。

    “再说了,你也没尝过,怎么就知道人家小姑娘的味儿不对呢!”

    “隔着那扇门,我就能闻出来了!”

    严邦嗤声冷哼,“这还用得着尝么!”

    封行朗拉长着声音,将浓郁的剑眉上扬,“其实,你可以尝尝的……”

    严邦没有作答封行朗,只是目不转睛的盯看着他;

    良久才阴阴的笑问一声,“我真的可以尝么?”

    封行朗斜来一记冷眼,“来找我有什么事儿?不是让你好好呆在度假山庄里养腿的么?你这拄着拐杖在我gk里晃来晃去的,很影响我公司的整体形象!”

    “gk有你这位高颜值的总裁撑场面,足够了!”

    严邦也不恼,甚至还可以微笑,“你说好找活儿我做的……忘了?”

    “gk缺个保洁的,你做么?”封行朗哼声问。

    “做!”

    严邦一口便答应了下来,“但我只给你打扫办公室和休息室!顺便照顾你的生活起居,后面的增加项可以不用收费的!”

    封行朗狠蠕了一下唇角,“严大总裁,如果你实在闲得d疼,就去白默那里找乐子,好么?最近老子真的很忙!没空跟你扯嘴皮子!”

    严邦匪气的哼声,“你是在忙着怎么玩自己的新秘书吧?”

    “我玩你x……”

    寻思起什么来,严邦的疤痕脸沉了沉。

    “我看到那个不男不女的东西好像大着个肚子……这年头,人妖也能怀孕的?”

    “……”封行朗唇角微抽,“麻烦你说话别这么难听行么?什么叫不男不女的东西?nina横竖看上去都是个女人!你丫的眼神不好使么?!”

    实在不想听到严邦用这些字眼去谩骂nina。一个肯为他这个不正常的非人类孕育子嗣的女人!

    “你这么维护她……那女人的肚子,该不会是被你搞大的吧?”

    严邦姑且认可了封行朗以一个女人来称呼nina。但这样的臆想,实在是……

    不过也不奇怪:nina可是封大总裁最喜欢的总控秘书。如果nina真想跟封行朗搞点儿非同寻常的关系,还是很容易的。

    封行朗没有着急作答,而是冷清清的睨着严邦。他并不惊讶严邦会有此想法。

    整个gk风投有这种臆想的人很多。他没有义务去一个个解释什么。

    “就算我搞大了nina的肚子……又跟你有什么关系呢?”

    封行朗风轻云淡的冷哼。

    严邦对上封行朗的目光,几秒后才嗤笑一声,“nina那种货色,你是下不了嘴的!”

    “……如果nina肚子里的孩子真是我的呢?”

    封行朗微微撩唇,“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要不这样,为了我家庭的和睦,你给我背了这个黑锅得了!”

    严邦唇角一斜,“那东西肚子里的孩子……该不会真是你的种吧?”

    “这么惊讶干什么?”

    封行朗淡淡一笑,“常言有道:世事难料!时时有意外,也时时会有惊喜!”

    ……

    逃进秘书部的夏以书越想越气愤。

    好好的竟然被一个神经有问题的挫男人给推了一跤!

    简直就人渣加败类!

    “以书,你怎么了?你额头好像有些肿呢”

    夏以书跑进办公室时的动静很大;大到雪落想看不到都难。

    雪落走近过来,看到夏以书的额头上真有淤青的肿块。

    “以书,你怎么搞的啊?我去找找,看有没有活血化瘀的喷雾剂。”

    在面对林雪落的关心时,夏以书随即心生一计:这种倒霉的事儿可不能让她一个人遇上!

    “不用了……你还是去封总的办公室看看吧。”

    夏以书的用意很明显,就是想让林雪落也进去总裁办公室碰一碰那个粗暴的挫男人。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么?”雪落顿住了去找喷雾剂的脚步。

    “总裁办公室里来了一个姓严的人。长得面目狰狞,还拄着拐杖……”

    “严邦?我去看看。”

    雪落立刻转身跑了出去;留下微微怔愕中的夏以书。

    从林雪落迫不及待跑出去的样子来看,她跟姓严的挫男人好像是认识的!难不成是她的……

    平日里,即便林雪落耳濡目染了nina跟封总的卿卿我我,她都能做到视而不见;甚至于可以默认了nina肚子里私生子的存在!

    为了能保住她总裁夫人的位置,她林雪落可真够能忍的!连丈夫跟别的女人的私生子,她也能一并接受了?

    女人的心思,就是这般的容易发散性。夏以书甚至想到林雪落是不是跟严邦……

    原本,雪落一直想找机会去看望一下劫后重生的严邦。先不说严邦是丈夫封行朗出生入死的好兄弟,就上回因为帮助她们一家而落了难,雪落真心挺感激严邦的。

    可封行朗一直用这样那样的借口,不许雪落跟他们一起去看养病中的严邦。

    严邦现在就在总裁办公室里,雪落觉得自己应该去看望一下他。

    叩门声响,叫停了里面挖苦式的调侃。

    “进来。”

    寻思着夏以书暂时应该没胆儿再来,封行朗便沉声应允。

    推门进来的人,竟然是妻子林雪落。

    “严先生,你身体好些了吧?”

    雪落没在意正盯着她看的自家男人,而是径直朝沙发上半躺着的严邦走了过来。

    严邦侧头看向眼前干净且清爽的女人,温温一笑,“好多了!谢谢弟妹惦记!”

    “那你用上拐杖能走路吗?”

    雪落蹲身过来,想用手去触碰严邦左腿上的支架,但还是顿住了。

    “当然可以!要不我走两步让弟妹瞧瞧?”

    说真的,严邦并不讨厌林雪落。在他的印象中:林雪落干净得就像个邻家小妹妹一样。是个没有心机且心地善良的女人。

    “那我现在就回去准备晚餐,你可要来哦!”

    雪落是想宴请严邦去封家作客。

    封行朗抢声说道,“他的脚残着呢!实在不方便!你的好意他心领了!”

    “即便我脚残,可嘴又不残!弟妹,我给你这个面子,今晚一定去封家作客,尝尝弟妹的手艺!”

    这样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严邦又岂会错过呢。

    “那行朗,我就先回封家了。你下班后就跟严大哥一起回来。正好大哥也想看看严先生呢。”

    “本总裁不准你的假!有安婶跟冉冉她们忙着就可以了,你回去凑什么热闹呢。”

    封行朗许了自己女人对严邦的宴请。但却舍不得自己的女人瞎忙活。

    “我先去接诺诺,然后再去水产市场。”

    雪落转身看向严邦,“对了严大哥,你喜欢吃什么海鲜?”

    “他就是头猪,不挑食的!”封行朗抢声。

    “嗯,我不挑食!封行朗爱吃什么,我这头猪就跟着吃什么。”

    “哈哈哈……”雪落实在忍不住笑出了声。

    等雪落离开办公室之后,封行朗便横眉冷对的看向严邦。

    “你这么劳累我女人,我会心疼的。她跟诺诺就是我的命……懂么?”

    严邦的唇角微抽了一下,“知道你宝贝老婆孩子……那这晚餐,我是去呢?还是不去呢?”

    封行朗冷哼一声,“下不为例!”

    只是吃顿饭而已……封行朗的告诫似乎严重了点儿!

    严邦默着不再说话。

    气氛似乎有那么点儿小压抑。

    微顿,封行朗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

    “安婶,小胡回来了吧?嗯……让他去水产市场买些新鲜的象拔蚌……嗯……白灼吧。”

    严邦唇角的笑意,一点一点儿的在扩散。

    今晚是个月圆之夜,似乎注定有什么不同寻常的事情会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