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230章 等待垂怜

第1230章 等待垂怜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230章 等待垂怜

    严邦没能留下封行朗,那是他意料之中的事儿。

    这里不是他的御龙城,言行举止或多或少会受到一些束缚。

    目送着封行朗毅然决然的离开他的房间,严邦落寂的躺回了床上。沉寂无声。

    想再次制造点儿声音让封行朗回来,恐怕是不可能了!

    好在这漫漫长夜,封行朗离自己并不远。

    第二天一早,封行朗便离开了。因为gk控股的改动,最近真有点儿忙。

    本想把儿子丢在度假山庄的。可又担心小东西玩得太野了,严邦的腿脚又不方便照顾他;封行朗还是将半睡半醒的小家伙扛上了自己的肩膀。

    刚把车调头,便看到拄着拐杖站在几米开外处的严邦。

    封行朗把车缓缓的开了过来,就停在严邦的脚边,启下车窗。

    “别想太多了,先在这边好好休息!我会想办法的。”

    严邦淡淡一笑,“怎么,还真担心我会自杀呢?”

    “你要是能有自杀的觉悟……我到是挺支持的!”

    封行朗赏了严邦一记冷眼,“少只苍蝇整天盯着我,我也省心!”

    “有我这么大只的苍蝇以?”

    严邦哼笑,匐在启下的车窗上,朝后排酣睡的小家伙瞄了一眼,“诺小子还睡着呢?把他放我这边吧。反正我也闲着无聊。”

    “我儿子不是你的玩具!更不是你用来消遣的物品!要儿子自己去生!”

    要是真把小东西留在度假山庄,那岂不是意味着他今晚还要来一趟这里?

    这个道理封行朗清楚,严邦就更清楚了!

    “这么不放心我呢?”

    严邦盯看着跟前近在咫尺的俊彦,“路上开车小点儿。我等你。”

    “就别等我了!你会失望的。因为我最近忙着跟我老婆造女儿呢!闲杂人等不得扰!”

    封行朗摊开大掌拍向严邦的疤痕脸,将他推离车内。

    封行朗刚离开不久,一辆不起眼的帕萨特便驶了进来。

    从帕萨特上下车的人很低调:黑超黑衣黑裤,还有一顶压得很低的鸭舌帽。

    竟然是邵远君。

    “事情办好了,我们随时可以动工。”

    他打开公文包,从里面掏出一叠厚厚的文件递送过来。

    严邦只是斜目瞄了一眼,并没有伸手来接,“不着急了。”

    邵远君微微一怔,“严总,您有了更好的打算?”

    严邦幽幽的笑了笑,“我现在突然觉得:当个穷困潦倒的人……还真不错!”

    邵远君有些摸不着严邦的话意,“那澳门威尼斯人那边的资金……”

    “不忙转回!”

    严邦的目光变得深邃,“我是越来越喜欢被人可怜,被人同情的滋味了!”

    邵远君默了,不再作声。严邦的心思,他清楚又不清楚。

    “对了,御龙城那边怎么样了?”严邦开口问。

    “御龙城现在被虫三掌控着。虫三是丛刚的人。他保留了御龙城里大部分的人手。现在表面看起来风平浪静的,但用不了多久就会暴乱。”

    邵远君向严邦大体的汇报了一下御龙城里的现状,“严总,我们需要使些手段把御龙城给夺回来吗?”

    “不需要!”

    严邦冷声,“既然丛刚喜欢,那就赏给他了!我的命,还值一个御龙城!”

    等邵远君离开之后,严邦才不紧不慢的打开了那个便携式的保险箱。

    里面没有现金,也无金银;可里面的东西,却可以买下几十个御龙城。

    各大上司公司的股权、瑞士账户的密钥、澳门赌场的户头等等等。

    严邦的这些家底,估计连封行朗都不是很清楚。

    原本这些东西,都是留给他封行朗的;

    可严邦却从邵远君口中得知:在自己死掉的那段日子里,封行朗并没有提起过要把他的动产不动产改到自己名下的打算。

    恰好白默那家伙也没打算将这个便携式保险箱里的东西交给封行朗。

    看来封行朗要比自己想像中的还要重情重义!也不枉他严邦一而再的甘愿为他抛头颅洒热血!

    严邦慢慢的合上了那个便携式的保险箱。因为这些东西暂时还用不着。

    就听封行朗的:每天呆在这度假山庄里混吃等死!

    其实严邦正真要等的,是封行朗对他的垂怜!

    ……

    昨晚睡得太晚,又想得太多,直到凌晨袁朵朵才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睡过头的袁朵朵,被梦中女儿的哭声给惊醒了。

    来不及洗漱的她,穿着睡衣就朝女儿们的公主房冲了过去。可两个小东西都不在。

    隐隐约约间,她听到餐厅里传来豆豆咿咿呀呀的学语声,她便立刻奔了过去。

    竟然看到一早就赶回白公馆的白默。

    白默再如何的跟她,或是跟白老爷子闹别扭,他都不会怠慢自己的两个心肝宝贝。

    在辅食上,豆豆还好伺候;芽芽就相当挑嘴了。

    白默正抱着芽芽,柔情似水的给他的小情人喂着水果米糊的辅食。

    “乖了宝贝,就吃一小小口……母牛还在睡觉觉,你先吃一口垫垫饥。”

    虽说芽芽不爱哭闹,看似乖巧的她,性格却相当的有个性。

    亲爸白默喂来的水果米糊,只在嘴巴里打了个转儿,又被她如数的给吐了出来。那小舌头直吐直吐的,毫不给亲爸白默面子。

    “小人精呢你……不肯吃是不是?那爹地吃了……”

    白默将勺子上的米糊吃进嘴巴里,还故意发出吧唧吧唧很美味的声音。

    “嗯,好吃得不得了!芽芽也尝尝……真的很好吃!爹地不会骗我家芽芽的。”

    白默再一次喂过来的勺子,却被芽芽用小手给打掉了。米糊甩了白默一手臂。

    “不给爹地面子呢?”

    白默依旧温和,“你不吃,那爹地可全吃了。”

    他将手臂上的米糊添了个干净……

    看到白默如此细致入微的对待女儿芽芽,袁朵朵心头涌上了无限的温情。

    不得不说,白默真的很宠爱他的两个宝贝女儿。真是他前世的一双小情一人。

    袁朵朵有时候也会羡慕女儿豆豆和芽芽,她们可以拥有并挥霍着白默无穷无尽的宠溺和疼爱。

    她依身在隔断旁,就这么静静的看着白默被芽芽虐得一点儿脾气也没有。

    “你不吃,那爹地喂给姐姐吃啰。”

    豆豆已经被喂得很饱了;可依旧很给面子的张开嘴巴吃掉了爹地喂来的米糊。

    “妈……妈妈妈……”

    眼尖的芽芽发现了藏在隔断处的妈咪,便咿咿呀呀的朝袁朵朵这里扑腾。

    “妈咪来了!”

    袁朵朵只得现身走了过去,从白默的怀里抱过了哼哼卿卿的小东西。

    “怎么又不给你爹地面子啊?”

    袁朵朵温声斥问着直往自己怀里钻的小东西,“还闹脾气?”

    “没有闹!我家芽芽乖着呢!是米糊太难吃了!”

    昨天的‘告状’事件,似乎并没有影响到白默的一颗极度宠爱女儿的心。

    见白默都已经释怀了,袁朵朵就更不会提起。

    饿极了的小东西凶凶的嘬着妈咪的奶,那可爱的小模样把白默的心都给软化了。他情不自禁的附身过来,亲了亲正在使劲啜奶的小可爱。

    无意触碰到袁朵朵的美白,一阵脸红心跳的羞意。

    “乖乖吃,大口大口的吃,要吃饱饱了!”

    似乎舍不得女儿嘬得太辛苦,白默竟然探过手来替小可爱挤了挤。这一挤,都快把袁朵朵给……一种不可描述的情愫,从被白默手指触到的地方向整个身心蔓延。

    “白……白默,别……别挤了。”

    袁朵朵有些羞意难当,“你快去看看豆豆吧……看她尿了没有。”

    “哦,好。”

    白默应了一声,很自然的就把手给收回来了;也话在他看来,刚刚用手去挤的,只不过是女儿芽芽的奶瓶罢了。他并没有往爱昧的方向去想。

    可袁朵朵却受不了他这样的触挤,整个人紧张得都快飞起来了。

    自己这是怎么了?随着女儿们的长大,她越来越希冀着能跟自己的丈夫有更进一步的亲近。

    或许是被冷落了太久……

    可自己什么时候被宠爱过呢?!

    袁朵朵想起了白默的那个拥抱,那个吻,还有那句话:【袁朵朵,我就问你:你敢不敢嫁给我】

    现在想来,或许白默当时只是怜悯她跟肚子里的孩子,又或是不想让她就那样离开。

    有爱情的因素吗?

    或许有吧……又或许没有!

    袁朵朵不后悔嫁给白默;不论爱情,她的确给自己的两个女儿找到了很好的依靠。

    看着白默娴熟的翻看着女儿豆豆的尿不湿,袁朵朵刚刚被他挤热起来的心,又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臭小子,你还知道回来啊?”

    看到小夫妻俩和和睦睦的正伺候着两个小公主,白老爷子也是打心眼里欣慰。

    “以后再敢尥蹶子,我就把豆豆和芽芽给藏起来,让你小子回来抱不到!看你还嚣张不嚣张。”

    白老爷子有那么点儿老顽童的意味儿。孙儿终于有了自己的小家庭;还生下两个漂亮健康的女儿,着实让白老爷子心头踏实上很多。

    “放心,您孙儿这脸皮啊,已经赶上铜墙铁壁了。任您怎么骂怎么凶,我还会厚着脸回来的。”

    白默将怀里的豆豆放回摇篮里,上前一步来搀扶拄着拐杖的老爷子。

    “对了老爷子,我想把度假山庄过户给我邦哥。他现在挺可怜的,都无家可归了!”

    “……”真是个实诚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