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225章 等着抱孙女

第1225章 等着抱孙女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225章 等着抱孙女

    这封行朗缺心眼也就罢了,难道林雪落也缺心眼么?

    竟然容许自己的丈夫深更半夜的不回家,跟一个那方面不正常的男人厮混在一起?

    这不是找死么?

    准确的说,应该是协助严邦在找死!

    要知道严邦越是这样,河屯就越不会放过他!

    即便他逃得过初一,也躲不过十五。

    更何况现在的严邦,还是残穷交迫的严邦!

    不是封行朗想保他,就能保得住的。

    封行朗醒来时,窗外已经是一片艳阳高照。

    身侧没有行注目礼的严邦;亦没有聒噪的白默。

    听到了房间里有响动声,一直等着门外的服务生在叩门进来。

    “封总,您的早餐需要送进房间里来吗?”

    “不用!你们白总呢?”

    “白总陪严总去做脚踝矫正手术去了。估计这时候手术也快结束了。”

    还真听话……至少这一刻的封行朗内心还算欣慰。

    “严总会在你们度假山庄修养一段时间,就拜托你们照顾了!”

    “封总客气了。严总能在我们山庄修养,是我们的荣幸。”

    并没有留在度假山庄等候严邦做完脚踝的矫正手术,封行朗直接赶回了gk风投。

    在专用停车位上泊好车,刚走到电梯口时,一抹幻影便飘到了他的面前,拦住了他的去路。

    是邢八。

    “你这一大早鬼鬼祟祟的,是你义父教你的?”

    “邢太子满面春风,想来昨晚很尽欢呢!”

    邢八斗胆的调侃了封行朗一句。

    封行朗浓郁的剑眉微微敛起,冷声问:“你该不会是在跟踪我吧?”

    “严邦死而复生,是喜事,庆祝庆祝也无妨!”

    “河屯知道了?”

    “那么一堆兄弟情深、水中相拥的照片,被一个神秘人送来我义父眼皮子低下,我义父想装瞎都难!”

    这是邢八想了一个晚上的台词。故意用上了“一个神秘人”这种相当有联想的字眼。

    他总不能说:是你亲爱的爹地派邢十七跟踪了你,又一不小心就拍下了那些照片,然后直接送去给了河屯邀功。其实并不算什么邀功,邢十七只是在按照河屯的命令行事而已。

    一个神秘的人?一堆水中相拥的照片?

    封行朗本能的想到了丛刚。似乎他很清楚的记得:丛刚曾经提醒过他要小心河屯不会放过死而复生的严邦!

    这个狗东西他想干什么?

    一边救下严邦尽情的捞好处;一边又去给河屯通风报信?

    他最终的目的呢?还是想置严邦于死地?

    这个黑锅,看来丛刚是背定了!

    “邢太子,其实我们做为河屯的义子,实在不想看到你跟你父亲闹得太僵!那样我们的日子也难过啊!”

    “所以你就来一早赶过来给我先通通气?还亲自来?”

    封行朗淡清清的笑了笑。

    “你以为我想啊?关键打电话你不接呢!不接也就算了,还让严邦接……”

    邢八悠叹一声,“你想想,如果这电话是你亲爹打的,接电话的竟然是严邦……而且又是三更半夜!我义父不拿刀追去度假山庄砍他才怪呢!”

    封行朗一脸的阴郁,“昨晚你给我打电话了?还是严邦接的?”

    “你觉得我会编个故事逗你玩呢?邢太子,我真没那么闲的。”

    “那河屯……又想出什么幺蛾子了?” 封行朗紧声追问。

    “你说我义父……”

    邢八欲言又止,”反正一个父亲,容忍不了一个x方面不正常的男人,整日去纠缠他唯一的儿子!我义父还等着抱孙女呢!”

    封行朗默了几秒,“我知道了……邢老八,谢了!”

    “别客气!谁让我们都姓邢呢!”

    感觉到封行朗的脸色沉得有些难看,又连忙补充上一句:“至少我姓邢!”

    再回浅水湾的路上,邢十七郁郁的看着一直闷不吭声的邢八。

    “八哥,我是不是做错事了?”

    “也没有错得很离谱!一般离谱而已!”

    “八哥……难道按照义父的命令做事,也有错?”

    “别着急,我先跟你撸一撸义父和封行朗,还有封行朗和严邦之间的关系!”

    接下来的半个小时,邢八将这说起来复杂,听起来更复杂的关系逐一分析给邢十七听。

    邢十七听得有点儿懵!不过总算是听懂了。

    ……

    “邦哥,你要的东西,我给你拿过来了。“

    白默风风火火从白公馆拿来的,是一个黑色的皮箱。并不是很大,要比普通的行李箱小上一些,装不了多少东西。而白默拎起来也相当的轻松。

    这是白默跟严邦之间的秘密!

    严邦曾经不止一次跟白默说起过:如果自己哪一天真的暴死街头了,就让白默从御龙城里拿出这个黑色的皮箱。

    白默在严邦死后一个多月,才想起从御龙城里取出这个皮箱。幸亏赶在了御龙城落在丛刚手中之前。

    接下来还有一个约定:如果封行朗在严邦的葬礼上落了泪,或是因为严邦的死而悲痛欲绝,白默就可以将这个皮箱交给封行朗了!

    只可惜,直到给严邦开完追悼会,也不见封行朗有一丝一毫的难过;小日子过得依旧相当的滋润。这样的封行朗,又怎么可能让白默把严邦如此贵重的遗物交给他呢!

    “邦哥,你这皮箱里藏着什么好东西呢?”白默凑近过来问。

    已经做好左脚踝矫正手术的严邦,只是摸了一会儿那个皮箱,却没有将它打开。

    “邦哥,说来说去,你还是对封老二比对我好!”

    白默不满的嘟哝一声,“什么好宝贝都留给封二……从来都不会想起我!”

    “又不是什么宝贝!瞧把你给酸的!”

    严邦将皮箱丢在一旁,躺回藤椅上开始闭目休憩。

    “难道……是写给封二的情书?”

    好奇心极重的白默,总是能有这般的奇思妙想。

    严邦冷清清的勾了一下唇角,“别臆想了!我只把封行朗当亲弟弟看!”

    “唬我!”

    白默翻了个白眼,“你要是跟封二没那层关系,我名字倒着写!”

    “默三,封行朗有他自己的家庭;有妻有子!即便我对他真有那点儿多余的关系,也会将它扼杀的!所以,从今以后,你不许再胡说八道了!尤其是在封家人面前!懂么?”

    白默静静的看着严邦,良久才喃了一声:“邦哥,你变了!”

    “变的不是我!而是……”

    “而是封老二?”白默抢声接话。

    严邦淡淡的笑了笑,“有些事,封行朗也别无选择!可他又不甘心……却又无力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