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224章 也缺心眼么?

第1224章 也缺心眼么?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224章 也缺心眼么?

    面对义父河屯的暴跳如雷,邢八狠狠的剜了一眼自作主张的邢十七。

    照片是邢十七拍的。他手里还有当时的视频。

    邢十七是被河屯暗地里安排去儿子封行朗身边的,以确保封行朗一家的安全。就连邢八都以为邢十七被河屯留在了佩特堡里。

    邢十七一不小心就撞见了严邦和邢太子在堤岸下的相拥重逢。

    严邦的复活,也算是大事一件了;又跟踪确定了严邦的落脚点之后;邢十七才带上这个大事件回到浅水湾向义父河屯汇报。

    按理说,邢十七应该先向领路人邢八通个气,然后再汇报给义父河屯的。却没想这小子为了‘邀功’,也为了表现自己,就直接把这件事捅到了河屯面前。

    “义父,您老人家先消消气……”

    “唯一的亲儿子被一个变态整天盯着,你说我能消气吗?”

    哐啷一声,河屯手到之处,那一排用来修身养性的功夫茶具就被掀翻在地。

    “这个严邦,死了还能让他给活了过来?它妈真够见鬼的!”

    邢十二也挺惊诧于严邦的死而复活。按道理说,严邦应该死透了才对。

    “不管他能活过来多少次,活一次,老子就灭他一次!”

    河屯低沉的嘶声。对于严邦,他真的是深恶痛绝。狠厉独断成自然的河屯,显然不容许有一个不正常的男人天天缠着他的亲生儿子!而且还是唯一的亲生儿子!

    关键自家儿子也不注意点儿,竟然认可了严邦那样已经算是变态的纠缠!

    而且还处处维护着严邦!

    这让河屯越寻思就越暴躁。

    “十七,你说严邦去了夜莊?”河屯厉声问。

    “估计现在严邦已经赶到了白家的度假山庄!在郊区,有两三个小时的车程!封行朗此刻应该也在那里。”

    对于邢八瞪过来的目光,邢十七并没能及时领悟。他便如实作答了河屯的询问。

    “我就想不通了:阿朗明明是个正常的孩子,怎么会跟严邦那种变态整天厮混在一起呢?”

    这的确让河屯匪夷所思。感觉自家儿子真快被严邦给带歪了!

    如此优秀的儿子如果真被严邦给带残了,河屯真没办法向死去的苏禾交待。

    “天堂有路他不走,地狱无门非要来?那就让他这回死得更透点!”

    面对河屯那张怒气冲天的模样,众人皆默。

    不敢吭声,也不方便吭声。

    “老十二,今晚你跟十七一起去趟白家的度假山庄!不要再让严邦有见到明天太阳的机会!”

    “好的义父!”

    无论邢十二也好,还是刚刚入道的邢十七,他们都只会服从命令听指挥。

    “等等……”

    邢八脫口便唤住了转身离开去地下室准备今晚行头的邢十二他们。

    “老八,你还有什么事?”

    河屯燥意的厉问一声。

    “义父,我觉得吧……让老十二和十七去做掉严邦,有点儿不太合适。”

    那句‘等等’刚出口,邢八就已经在后悔了;可事已至此,他只得硬着头皮说下去了。

    “那你觉得谁去更合适?你么?”河屯戾气的反问。

    “……”邢八怔了一下,“义父,邢太子如此袒护严邦,应该有他的理由。”

    “能有什么狗p理由?!”

    河屯再一次的暴躁而起,“他都快被严邦那个不要脸的变态给带歪了!”

    “义父您息怒!我完全相信邢太子那方面的取向是正常的!”

    自己惹怒了河屯,邢八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劝说下去,“我个人觉得:邢太子袒护严邦,还有更深一层的意思……”

    “什么意思?”河屯眯眼追问。

    “义父您想啊:当初严邦可是封家两兄弟的救命恩人;要是没有严邦的相助,恐怕……恐怕后果会不堪设想!换句话说,袒护着严邦,也就是无言的跟您在做抗议!”

    邢八的话,让河屯冷静了不少。

    “继续说。”

    “一来,邢太子是个重情重义的好兄弟;二来,邢太子又无法抹去他跟您血浓于水的血缘关系……但他憋劲在心头的怨恨之气,在短时间内肯定无法消除……”

    “那你的意思是:阿朗袒护严邦,就是为了报复我?”

    “有那么点儿这个意思。但也不是全部。”

    河屯狠蠕了一下唇角,“可严邦是个变态!我不能由着他留在阿朗身边祸害阿朗!”

    “义父,其实我们有两全其美的办法。完全不需要我们亲自动手。”

    “你的意思是……另找个杀手?”

    “找杀手也不太合适……以邢太子的智睿,早晚会怀疑到我们身上。”

    “那你说怎么办?”河屯再次毛躁起来。

    “严邦的仇敌那么多,我们从中选一个能扶得上墙的好好培养一下,这样就能从很大程度上撇清我们想除掉严邦的关系了。”

    “那得等到猴年马月?”

    河屯横了邢八一眼。

    其实邢八只是信口开河的缓兵之计;但河屯却是听者有心了。

    培养一个严邦的仇敌,这种周期拉得太长的计策,肯定不能被急性子的河屯所接受!

    河屯恨不得今晚就弄死严邦一了百了!

    但另请一个枪手……还是相当可行的!

    ……

    这一晚,封行朗睡得很沉。

    有酒精的催化;亦有这段日子里紧绷心弦得以放松后的松懈。

    手机上原本是有一个未接电话和一个已接电话的,可都被严邦给删除了。

    已接电话是严邦接的。应该是怕扰到封行朗的休息。

    一个陌生的号码。没有显示已存储过的人名。

    在第二次打来之际,严邦便接听了。

    手机那头一片沉寂。

    严邦刚开口‘喂’了一声,那头便快速的挂断了。

    严邦本能的觉得:这个陌生号码应该是丛刚打来的。没有多想,他直接删除了这个已接电话和未接电话记录。然后替封行朗把手机给关了。

    挂断电话的邢八,一脸的阴郁:严邦能这么轻而易举的就接听到封行朗的手机……那得到了多亲进的地步啊?!

    很明显,封行朗今晚是留宿在白家的度假山庄。

    进一步推测,应该跟严邦同在一个房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