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221章 喜新厌旧

第1221章 喜新厌旧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221章 喜新厌旧

    可黑色的雷克萨斯在疾驰到盘山山路入口时,却又减速停了下来。

    封行朗的俊彦隐在车内的幽暗中,读不出神色。

    在静谧一片的黑夜里,只听到两闪发出的嘀嗒声。

    自己又该以什么样的身份去向丛刚质问御龙城一事呢?

    丛刚救了严邦的命;索要一定的酬劳,也是符合江湖规矩的!

    更何况还是严邦自愿双手奉上的,他封行朗又有什么理由去干涉介入呢?!

    至于自己的原始股权……

    如果丛刚有罪有过错,那也只是太过贪心,两头捞了好处。

    可这一切,不都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么?

    把这些过错一股脑迁怒到丛刚的身上,似乎也不太厚道!

    难不成是觉得他丛刚救人救错了?!

    说不定丛刚那狗东西还等着他怒气冲冲的去兴师问罪呢!

    那可就真着了他的道儿了!

    有一点,封行朗依旧挺费解的:为什么丛刚会顶着那么大的压力去救严邦呢?

    当时游轮爆炸的剧烈,封行朗在方如海的军舰都能明显的感觉到。想必为了救严邦,丛刚是担受了一定的风险。

    严邦三番五次的想置丛刚于死地;可丛刚却冒险去救严邦!难道是想以德报怨?

    以丛刚的诡异,像这种‘以德报怨’的事,似乎跟他沾不上边的!

    不过从现在的情况来分析:他是做好了想索要严邦御龙城的预谋?顺带向自己捞了百分之十的gk股权!

    那狗东西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的铜臭味儿十足了?

    可丛刚要御龙城干什么呢?他向来不喜欢那些胭脂水粉浓重且喧闹庸俗的地方!

    还有gk的股权……他得到手又做什么用?分红?还是转手?

    似乎这两种可能都不大。无论是分红还是转手,都不如直接向他封行朗折现成美金来得便利!

    难不成……丛刚想在申城成王称霸?

    即便有这个贼胆和贼心,也未必能有这个能力!

    别说他丛刚了,就连他封行朗要稳固自己在申城的地位,还得拉上严邦和白默一起。

    这也是封行朗一直会力保严邦的重要原因之一!

    即便自己要去跟丛刚干架,也只能索要回自己gk风投的原始股权!

    至于严邦的御龙城……

    自己又不是严邦的老子,关键是出师无名!

    稍作休憩之后,雷克萨斯掉转车头,朝封家一路疾驰而归。

    妻儿已经睡下了。

    母子俩相拥在一起,格外的温馨。

    冲凉后的封行朗走近大床之上的妻儿,在儿子那肉墩墩的小脸上蹭了又蹭。

    小东西的睡眠质量还不错,这样的蹭亲是折腾不醒他的。平日里小东西也让亲,但却不给如此肆无忌惮的又蹭又亲。

    雪落只是浅睡,感觉到男人的气息之后,便睁了眼静静的看着他们父子俩亲昵。

    “行朗,怎么回来了?你不是去守着严邦的吗?”

    雪落压低声音柔声问。

    “严邦有白默守着呢!”

    封行朗在雪落的身侧躺下,微叹一声:“刚刚出去是想找人干架的。想到你跟诺诺,就又灰溜溜的逃回来了!”

    “找人干架?”

    雪落微惊,轻言埋怨,“封行朗,你多大的人了,怎么还这么气盛的要去找人干架啊?”

    “吃了哑巴亏……不爽呗!”

    封行朗侧过身来,用健硕的身姿半压住雪落柔软的身,将头埋在她的睡衣里拱蹭着。

    “行朗,严邦伤得重不重?听诺诺说,严邦身上有烧伤,而且还瘸腿了?”

    “死不了就行!”

    封行朗微叹一声,“他能捡回一条命,已经是上帝格外开恩了!”

    “希望他大难不死,能享后福!”雪落轻吁。

    “还享个p的后福啊!老巢都被人连窝端了!”

    封行朗嗤声冷哼,“现在严邦就是个无家可归的可怜虫!靠别人收留度日的流浪狗!”

    雪落一怔:“那,那严邦的御龙城呢?”

    “被贼人给惦记去了!当救命的酬劳!”

    封行朗又是一声沉沉叹息,微厉:“真他妈够蠢的!”

    “其实我觉得能用身外之物换回自己一命,挺值的!”

    雪落温言出自己的看法。

    封行朗掰过女人的脸,静静的凝视了片刻,淡淡的笑了笑,“这么说来,是你亲夫太过看重金钱之类的东西了呢……难怪我活得这么累!”

    雪落拥过男人劲实的肩膀,轻轻的拍抚着。

    “行朗,别给自己太多的压力,你老婆孩子很好养活的!”

    美好在男人的手掌之间挤成了动人的花状,“老婆,以后可不许你这么抱着儿子睡!第一,我会吃醋;第二,儿子已经满6周岁了,下半年都上小学了,还跟亲妈睡一个被子里,儿子未来的女朋友会怎么想?”

    这话题转得……着实有那么点儿快!

    “别说6周岁,就算儿子16岁,26岁,他也是我的孩子!我就喜欢抱着他睡,你就妒忌吧!”

    “林雪落,跟你说正经事儿呢!诺诺是男孩儿,你不能老是这么溺护他!会让他产生依赖不说,而且还有可能会早熟!”

    雪落一声不吭的沉默了。却依旧将儿子轻拥在自己的怀里。

    其实丈夫封行朗说的这些大道理,她都懂的。

    或许是在佩特堡里的那五年,母子俩相依为命习惯了;所以雪落特别的想溺护自己的孩子。

    “乖,把诺诺给我。他应该独立睡去他自己的房间。”

    雪落微怨的瞪了丈夫一眼,“把儿子丢出去,正好方便你耍的流氓对吧?”

    “林雪落,大道理你都懂的。就不用我说第二遍了吧!以后你乖儿子早熟了,你可别找我哭鼻子懊悔!”

    “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吗?诺诺还只是个孩子!我可是他的亲妈!”

    见妻子泪眼朦胧的,封行朗也实在狠不下心来。

    “行……不过你们得分被子睡。你跟我睡一个被子,儿子单独睡另一个。”

    “还是每人一条被子吧!”

    雪落微怨的哼声,赌气着起身想再拿一床被子。

    “……行了,别起身了!被子给你,你跟诺诺一人一条。”

    “那你呢?”

    “冻死我得了!反正也没人心疼!”

    “封行朗,就你最会耍心眼!”

    雪落当然舍不得男人挨冻;于是封行朗便如愿以偿的抱得美人睡。

    ……

    偌大的总裁办公室里,nina汇报完一类项目的运营资金追加清单之后,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封行朗抬眸睨了nina一眼。

    “还不走?在担心严邦?”

    “他……怎么样了?”

    正如封行朗所料的那样,nina没有离开是为了询问有关严邦的情况。

    “很不好!残穷交迫!身体一团糟,御龙城也落到了别人的名下!可以说是一无所有,只留了一身病痛!”

    “听你这口气,是准备与穷困潦倒的严邦划清界限了?”

    nina抚了抚自己高高隆起的孕肚,淡淡的哼声。

    “还是你懂我啊!”

    封行朗悠叹一声,“一个穷困潦倒的严邦……对我来说,也没有什么可利用的价值了!”

    “那你为什么还要搭上gk风投百分之十的股权?”

    “我要事先知道严邦做了这样的蠢事,你觉得我还会去做这种舍本的买卖吗?”

    封行朗捏了捏自己的眉心,“一万个后悔啊!”

    nina默着。一声不吭。也没有要走的意思。

    封行朗扫了nina一眼,“还不走?”

    nina依旧不声不响的站着。

    封行朗微微轻蠕了一下嘴角,将一直处于飞行模式的手机启了。

    电话是打给白默的。

    估计是喝多了,白默睡得有些沉。直到手机第三轮作响时,他才迷迷糊糊的摸索着接通。

    “睡死了?你邦哥呢?”

    封行朗用的是免提。因为可以让nina听到。她懒着不走的目的,是显而易见的。

    只是这样的‘不洒脱’,到是让封行朗心生芥蒂。

    要是这个半男不女人的东西今后缠上了严邦……想来她也不会蠢到去自讨苦吃!

    “邦哥?邦哥……”

    白默跌跌撞撞的从沙发上爬起身来,在套间里兜了一大圈子,终于在洗手间的浴缸里找到了正泡澡中的邦哥。

    “邦哥在泡澡呢。朗哥你什么时候来?”

    “你们人在哪儿?”

    “在……在夜莊啊。”

    “夜莊?我不是让你连夜用房车把你邦哥送去度假山庄的么?你又聋了?”

    “不是我聋……是邦哥自己不乐意去度假山庄,我能有什么办法!”

    “让你邦哥接电话!”封行朗厉斥一声。

    “哦……”

    睡得昏天暗地的白默将手机递送到严邦的耳际,“邦哥,朗哥的电话。”

    “阿邦,怎么没去度假山庄呢?”

    “离得太远,不想你来看我时,要在路上耗那么多的时间。”

    “你想多了!因为我不会有时间去看你!”

    带着微怒,封行朗径直挂断了电话。

    然后看向nina,问:“孩子什么时候生?”

    “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你答应过我,不会让严邦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

    “别误会!这老的已经扶不上墙,我是打算拿小的来培养呢!”

    “什么?你想把我的孩子培养成为你敛财的工具?”nina有些惊骇。

    “别紧张!目前还只是个构思!”

    封行朗微微一笑,“那就好好替我做事吧!有你这么一个得力的好帮手,我也犯不着费时费劲的去培养一个 小不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