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220章 是病!得治!

第1220章 是病!得治!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220章 是病!得治!

    严邦看向封行朗,眸子里染着不太明朗的深沉。

    淡淡的浅勾了一下唇角,哼声,“我死了,是你能解脱了吧?”

    封行朗侧头看向严邦,笑了笑。

    “我有什么可解脱的?我从来没把你当成什么负担过!”

    封行朗随手捞来一条薄毯,将严邦那粗壮精赤的身体给盖住,“到是你!有病就治病!老这么拖延着也不是办法,会害死自己不说,还有可能伤及无辜!”

    “你觉得我这是病?”

    在做腹腔扫描时,严邦有些不配合的将医生推搡开。

    “对!是病!得治!”

    封行朗起身过来,不由分说的禁锢住严邦的上肢,让医生顺利的扫描他的腹部。

    严邦安静了下来,胸膛的起伏也趋于了平缓。

    “那你为什么还要把我这个祸害给救回来呢?”

    严邦的手臂轻扣住封行朗压制在他上半身上的肩膀处,“让我死了,岂不是能一了百了!对大家都好!”

    “良心过不去啊!”

    封行朗清悠的叹哼一声,“老子没办法做到见死不救!”

    “就知道你重情重义!”

    严邦的心情放亮了一些,“你这个兄弟,我没白交!下辈子,老子还跟你做兄弟!”

    “能死多远死多远去!否则,老子下辈子见你一次打一次!打到你爹妈都认不出!”

    封行朗一边谩骂着严邦,一边看向正给严邦抽血的医生。

    等医生收拾好血液样本和体一液之类的东西离开之际,封行朗甩开严邦扣在他肩膀上的胳膊立刻跟了出去。

    “医生,严邦的内伤严重吗?”

    “挺严重的!好在严先生的求生意识很强!”

    言毕,医生又强调式的补充上一句,“是特别的强!”

    封行朗默然的点了点头。

    “严先生的身体需要好好的调养!不然会烙下病根的!比如说他的左脚踝,如果再不矫正,很有可能会致畸。虽然现在还不太明显,等过上几年,他走路就会坡!还有他的消化系统……”

    “那你的意思,是最好能让他住院治疗?”

    “左脚踝的矫正,可以等他身体休养一段时间再做治疗。只要少走路多平躺。但他身体各部分的机能恢复,还需要几个月时间的做调理。他的身体出现了很严重的抗药性和耐药性。应该是急功近利用了对身体伤害很大的禁制药物。”

    封行朗回到房间时,神情敛得有些紧绷。

    “那老东西跟你瞎扯什么了?”

    见封行朗的眉头蹙得有些深,严邦追问一声。

    “说你得了不治之症,快死了!”

    封行朗呛了严邦一句,便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坐下。

    严邦立刻从架台上坐起身来准备走去封行朗的身边坐下时,却被封行朗厉斥一声,“躺回去!”

    “那老东西究竟跟你说什么了?这么严肃?该不会是老子真的要死了吧?”

    严邦哼哼一笑,“那你应该高兴才对!”

    “让你躺回去,你耳朵聋了?不听劝是不是?好,我走!眼不见为净!老子不管你了!”

    封行朗刚起身离开,严邦便扑身过来抱住了他的后腰。

    “朗,别走!陪陪我!我想了你一百多天,每天都度日如年!生不如死!”

    严邦的气息有些粗重,嘶哑得利害,“我可以为你死,也能为你生!为了能再见你一面,什么折磨我都受得了!”

    封行朗的喉结急剧的耸滑着,“你这是病,得治!”

    “朗……我听你的,我治!我一定治!”

    为了不让封行朗离开,他说什么,严邦都会答应。

    “左脚踝疼得利害吗?记得别太过用力!医生说你不做矫正,有可能会变成坡子!就算我跟白默不介意,你走出去影响市容,也不好吧!”

    “我做!我做!你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我听你的!”

    严邦答得相当爽快。估计此刻封行朗让他做什么他都会答应,像入魔了一样。

    “邦,既然上天给了你再活一次的机会,就得好好活着!懂?”

    “我懂!我会好好活着的!即便为了你,我也要好好活下去!”

    “滚你丫的x!你是为你自己而活,不是为了别人而活!更不是为了我而活!懂吗?白痴!”

    封行朗厉吼一声,那暴戾的吼叫声,震颤耳膜。

    “大伯,你听到没有?我亲爹又在骂人了!大邦邦好可怜,老被我亲爹骂来骂去的,而且还从不还嘴!唉……太像奴隶了!”

    楼层的楼梯口,林诺小朋友听到了亲爹封行朗咆哮的如雷谩骂声。

    封立昕也是长叹一口气。对于严邦跟弟弟封行朗之间的传说,他也是有所耳闻的。

    他相信封行朗是个彻头彻尾的正常男人!至于严邦……

    现在想来,当初严邦冒死从火海里救出封行朗,那是必然的结果。他是不可能让封行朗留下来去打开那个救生闸门的。

    “诺诺,你喜欢严邦吗?”

    “喜欢啊!大邦邦对我和亲爹都很好的!”

    微顿,小家伙又机智的补充说,“诺诺也很喜欢大伯的!大伯最温柔了!”

    封立昕苦笑了一下,“大伯没你想的那么好……其实有时候,大伯很自私的!”

    “嗯。”

    小家伙认同的点了点头,“大伯有时候的确有那么点儿小小的自私!就比如说蓝巫婆吧……大伯老是偏袒着她!算了算了,既然蓝巫婆都已经死掉了,那就饶过她了!”

    封立昕轻轻抚了一下小家伙的头,“诺诺,真的很抱歉……”

    “大伯,你不用道歉了!”

    小家伙到是挺豁达的,“谁让你是我亲爹的哥哥呢!我原谅你了!”

    “诺诺,先敲门……”

    封立昕还没提醒完,‘哐啷’一声,奔过去的小家伙一脚就把虚掩的门给踢开了。于是,便看到亲爹封行朗被大邦邦从身后抱住了。

    “大邦邦?你真的还活着……太神奇了!”

    小家伙飞扑过来;严邦连忙松开封行朗,将奔过来的小东西托抱起来。

    “诺小子,想大邦邦了没有?”

    “想!太想了!每天都想得睡不着觉!”

    小家伙夸张的在严邦疤痕满布的脸上响响的亲了一口。

    “真有这么想?”

    严邦回亲着小家伙嫩嫩的小脸,“巧了,大邦邦每天也是这么想你的!”

    刚刚有封行朗的身姿阻挡着还好,这一刻严邦那精赤的体魄可以说是一览无余。

    封立昕看到了;封行朗也意识到了。

    虽说都是爷们儿,大家都长得一样,但这么衣不掩体的,似乎也不太文明。

    封行朗从沙发上拿起一件睡袍朝严邦丢了过来。

    “穿上!别教坏我儿子!”

    说话之际,封行朗下意识的朝严邦不可描述的地方扫了过去:他知道严邦曾经受过伤,是后来才接上去的。刚刚医生到是成功的给他导了尿。形状还算好,只是功能……

    “没有关系的啦!大邦邦有的,我都有!我们都是男人,都长一样的啦!”

    小家伙拍了拍严邦的肩膀,“大邦邦,你不用难为情的!”

    严邦还是顺了封行朗的意思把睡袍穿了起来,“说得太对了!大邦邦一点儿都没难为情!”

    “哥,你怎么来了?”

    封行朗问向一旁几乎被无视了的封立昕。

    “我来看看阿邦!”

    封立昕看向严邦,恭贺一声:“阿邦,你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

    “但愿如此吧!”

    严邦淡笑着哼应一声。

    ……

    晚餐过后,以儿子为借口,封行朗起身准备回封家。

    “朗哥,你这就不厚道了!说好今晚谁回去谁就是孙子的!怎么,你要抢着当孙子啊!”

    白默喝得有些高,言语之间便有那么点儿犯上作乱的意味儿。

    “亲爹,那我们今晚就留在这里陪大邦邦好不好?”

    林诺小朋友到是挺欢呼雀跃的,“我们不当孙子,让大白白当孙子!因为他肯定会跑回去看豆豆和芽芽的。”

    “封林诺,大白白跟你讲:今晚我会寸步不离的守着我邦哥!谁回去谁就是孙子!可千万别让你亲爹抢着当孙子哦!”

    白默起哄道。

    其实他趁医生给严邦做细致检查的时候,已经偷偷溜回白公馆亲够了自己的两个心肝宝贝。

    “亲爹,今晚我们不走好不好?让大白白当孙子!”

    “不好!”

    封行朗低厉一声,一把将儿子从椅子上给拽抱了下来,“你明天还要上学呢!”

    “不会耽误上学的!好papa,你就让我留下来陪着大邦邦吧……他活过来一次不容易的!”

    小家伙知道,在强势的亲爹封行朗面前,以暴制暴是行不通的;只剩下卖萌了。

    “不行!”

    封行朗直接将小东西夹在了自己的臂弯里,侧身朝白默肃然说道:“白默,叫辆房车把你邦哥送去度假山庄!连夜送过去!让豹头守在那里!”

    “还有,再找两个护工伺候着。你邦哥的左脚踝需要矫正,尽量不能让他下地走动,不然会瘸的!永久致畸!”

    厉声叮嘱完之后,封行朗便夹着臂弯里的儿子头也不回的朝包间门外走去。

    严邦没有开声阻拦什么,只是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将儿子和大哥送回封家之后,封行朗只喝了一口解酒茶便又起身离开了。

    黑色的雷克萨斯在夜幕下风驰电掣,朝启北山城一路呼啸疾驰……

    封行朗不会让严邦真的无家可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