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219章 回不去了

第1219章 回不去了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219章 回不去了

    封行朗很清楚一点:至少他跟白默,都是十分正常的男人!

    严邦从小生活在法国,在他看来,拥抱,贴面,蹭亲,这样见面的方式再正常不过了;或许只能用这样的方式,才能表达他们兄弟三人之间的深厚情感!

    更何况严邦还是死而复生!

    严邦死了这么多月,白默是伤心在外表,而封行朗却是焦灼的内心。

    封行朗坐在岸边静静的看着。习惯性的摸索烟盒,落空之后才意识到,为了备孕,他已经有一个多月没随身带烟了。

    生命,也许只有在活着的时光里,才更能体现出它的美好!

    活着的严邦亦是如此!

    “默三儿,别搞你邦哥了!海水挺凉的,他还受着伤呢!要搞回去慢慢搞!”

    刚刚严邦从岸上跃入水中时,封行朗已经觉察出他的行动滞挪了。从他病态的惨白面容来看,应该是许久都没能见到过阳光,病伤的身体也就会曾现出虚软的状态。

    “虚情假意!”

    白默一边搀扶着严邦朝岸边挪步,一边告状式的怒怼起来,“邦哥,不是我要打封老二的小报告:在你失踪的这段时间里,封老二的小日子依旧过得相当滋润!该吃的吃,该喝的喝,一丁点儿人情味儿都没有!”

    严邦抬眸盯向坐在堤岸边上的封行朗,消沉了几个月的眸光,瞬间就恢复了原本的炙意。

    “默三儿,那你说说我应该怎么做?像你那样,天天吵着闹着要替阿邦开追悼会?”

    封行朗的心情有些放飞,便开始反击起了白默,“你怎么没告诉你亲爱的邦哥,你都已经替他把坟地给找好了?巴不得他早点儿入土进坟墓?”

    “那是因为……因为……”

    白默想反驳封行朗,却把自己给呛住了:总不能说,那是因为他以为严邦已经死了吧?那多不吉利啊!所以白默只能吃下了这个哑巴亏!

    “因为什么呢?因为你觉得你邦哥已经死了,永远不会活着回来了,对吧?”

    封行朗偏不让白默下这个台,故意将这个话题给挑明,要的就是白默的难堪。

    “那种比你对邦哥的死不闻不问,只知道过自己的小日子强!”

    白默豁出去了,一副要跟封行朗撕破脸的架势:

    “邦哥,我要给你开追悼会,封二死活都不肯去不说,还出口诬陷你!骂得可难听了!说什么,你又不是我亲爹,干嘛要那么在乎你的生死!还说你一个又黄,又赌,又毒的家伙,还追悼个p啊!我发誓,这都是他的原话!”

    白默在严邦的耳际没完没了的唠叨着;可严邦的目光却一直停留在封行朗的身上。

    几个月的面壁煎熬,逼迫着严邦想了很多的事。

    重获新生,重获自由,严邦不会没有想法。

    “封二,搭把手啊!跟个大爷似的坐着!”

    岸沿上,白默矫情的打掉了豹头伸过来的手,“我就要姓封的拉我上去!”

    封行朗给了面子,但却是给严邦的。

    他探手过去,将浑身湿透的严邦拉上了岸,然后再一次的拥抱住了他!

    以主动的方式,紧拥住了全身还在滴水中的严邦!

    “邦……欢迎你回来!”

    笑意,一点一点的在严邦的唇角扩散开来,他紧紧的回拥住封行朗,用自己的脸颊紧贴住了封行朗的面颊。

    看到严邦跟封行朗再一次的深情拥抱,后上岸的白默相当的失落。

    他撞上前来拉扯封行朗,“封二,你少虚情假意了!!就你最不在乎邦哥的生死,现在邦哥还活着,你就献殷勤……”

    封行朗腾出一条胳膊,将喋喋不休的白默拥了进来。

    夕阳西下,相拥着的三人侵沐在落霞之中。

    良久过后,封行朗才将严邦和白默推离开,“邦,你先回御龙城休息吧。”

    可严邦的面容却为之一沉,淡淡的哼应一声,“回不去了。”

    “回不去了?什么意思?”封行朗敛眉追问。

    “我用御龙城换了见你一面;还有自己的自由!”

    严邦淡清清的说道。言语中,并不带任何的懊恼和悔意,“挺值的!”

    “我x它妈个x嘞!”

    封行朗爆了一句粗口,“狗东西,竟然敢两头捞好处?!”

    他是真没想到:丛刚竟然还向严邦索要了好处!

    “怎么,那东西也向你索要了好处费?”严邦追问。

    “百分之十的gk原始股权呢!”

    封行朗答得有些咬牙切齿。

    “呵,为了救我,这回你可真下足了血本呢!”

    严邦到是相当的看得开。他并不觉得百分之十的gk原始股权有多么的精贵!

    就像他的御龙城一样,既然丛刚想要,那就给他好了!能换回自己一条命,挺值的!

    白默总算是搞明白了:严邦是被封行朗用gk风投百分之十的股权给赎回来的。而且那些绑匪,竟然又向严邦勒索了他的御龙城!

    “这群绑匪怎么没带上我白默啊?是看不起我么?”

    白默的想法就是这么的神奇,“明知道我们三人是铁三角,为什么只向你们两个索要,却把我给撇开了?一点儿职业道德都没有!”

    “……”封行朗的唇角抽得利害:也就只有白默才会有如此奇葩的想法了!

    “怎么,你还嫌我们损失得不够凄惨,还想舔着脸把你的夜莊也送过去啊?”

    原本暴躁而起的封行朗,竟被白默这通听似白痴的言论说得气不打一处来。

    其实丛刚不是没考虑过白默这一方。就白默那愣头青的性子,他必定会为了严邦拱手相送。

    再则,那夜莊那种风花雪月,又吵又闹的场所,完全不符合丛刚的需求。

    丛刚看中的,其实是白家的度假山庄。

    可度假山庄在白家老爷子白林枫名下,想在短时间里索要,似乎不太可能办到。而且白老爷子是出了名的老奸巨滑,事情一定不会好办。

    “反正我就看不惯你抢我功劳!”

    “那就给你个机会表现:你家老爷子手上有gk百分之八的原始股权,你今晚就回去偷过来给我!随便把你家老爷子的手印给按好了!”

    “……”白默先是一怔,随后立刻出言反驳,“你想得美!我家老爷子说过,即便把我卖了,也不能卖你gk的原始股权!”

    “那是你家老爷子有眼光!”

    封行朗悠哼一声。

    严邦接过来话,“我手上还有gk百分之十二的股权,都给你!”

    封行朗横了严邦一眼,“你都无家可归了,我就不趁火打劫了!”

    “谁说邦哥无家可归的?我家就是你家,邦哥你随便住!”

    “行,就给你白默这面子!先带你亲爱的邦哥去夜莊沐浴更衣,检查一下他的身体状况;然后把他送去一个幽静的地方调养身体!对了,你们家的度假山庄就很不错!”

    封行朗正头疼着要将严邦安排去什么地方,白默这么一说,到是替他省下了不少事儿。

    “这安排不错!那就走着!”

    白默将严邦搀扶上了玛莎拉蒂;可封行朗却没有上车。

    “朗哥,一起上车啊。”

    “不了,我还有点儿事要处理!默三儿,把你邦哥照顾好,晚上我们在夜莊聚。”

    “什么事能比邦哥死而复生来得重要?一起上车!动作快点儿!”

    “默三,你朗哥既然有事,那就让他去办事吧。”

    严邦替不太愿意上车的封行朗解围。

    “什么天大的事都没有咱兄弟三人的团聚重要!”

    白默钻出驾驶室,死拖活拽的将封行朗押上了他的车里。

    不放心严邦伤情的封行朗,还是半推半就的上了车。

    白默将车载电话丢给了封行朗,“给嫂子打电话:说今晚不回去了!谁回去谁就是孙子!”

    当林诺小朋友得知大邦邦已经被亲爹和大白白救回夜莊的时候,小家伙上窜下跳的要赶过去见见严邦。

    其实雪落也想去看望一下死而复生的严邦;但觉得有封行朗和白默在,而且严邦还受了伤,还是过些时间去看看他更合适一些。

    还有一种更好的办法,就是把严邦请到封家来作客。

    “诺诺,不许闹了。等大邦邦身体好了,我们把他请到家里来作客。”

    “还要过几天啊?我都等不及要见到大邦邦了!妈咪,你就让巴颂送我过去呗!要不我自己打车过去也行的!”

    小家伙各种的蹦哒。他真的迫不及待的想见到严邦了。

    “雪落,让我带着诺诺一起去吧。”

    在封立昕的坚持下,雪落便让儿子林诺跟着一起去了。

    “奇了怪了,受伤的大邦邦不呆在他的御龙城里,跑去大白白的夜莊干什么啊?”

    保姆车内,林诺小朋友一边催促着巴颂加速再加速,一边疑惑的喃问。

    “估计是正好顺路,便去了白默的夜莊吧。”

    其实这也是封立昕正奇怪的地方。无论是团聚也好,还是接风洗尘,又或者是调养身体,御龙城显然要比夜莊高出一个档次。

    ……

    医生正给全身精赤的严邦做着细致的器官检查。

    封行朗作陪在他身边。

    可以用‘体无完肤’这个词来形容严邦体表上层层叠叠,新老交相辉映的伤痕。

    看着就疼,几乎已经不能算是个人的躯体了!

    封行朗侧过头去看向别处。

    良久,他才从齿间轻溢出一句话来:“其实你死了,到是能解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