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218章 真的很想你

第1218章 真的很想你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218章 真的很想你

    两个小时的时间,并不算长。

    相比较于严邦死去的这几个月里,这两个小时的时间完全可以忽略。

    不过跟一个连舌头都捋不直的家伙面对面的这么干坐着,这两个小时就得熬着过了。

    封行朗拿出手机来把玩,却发现游艇上的信号被屏蔽掉了。

    用意很明显,就是想中断封行朗与外界的任何联系。

    “封先森,不知道你平常都有什么兴趣爱好啊?”

    洪森将桌上一个精美的雪茄盒朝封行朗滑送过来,顺带找了个话题跟封行朗侃谈。

    封行朗本不想搭理这家伙,可闲着也闲着,全当打发时间。

    “我呢,赌,喝,螵,样样精通!至于兴趣爱好嘛……”

    封行朗拉长着声音,突然话锋一转,“不知道洪先生认不认识一个叫丛刚的家伙?”

    洪森的脸颊微微小抽了一下,干巴巴的憨憨一笑,“我来申城没几天,当然不认识嘞!这个人,跟封先森的兴趣爱好有关系吗?”

    “嗯。”封行朗上扬着腔声,“是有关系!”

    “哟?说来听听嘞!”

    似乎洪森对丛刚这个人感起了兴趣 。

    “我呢,有事没事儿,就喜欢去找这个叫丛刚的人撒气!弄他!然后笑看他被我弄得上窜下跳的干着急,却又拿我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洪森的眼眸中流露出一闪而过的惊诧之色,“难道……难道这个丛刚先森不反抗吗?”

    “他是想反抗来着!”

    封行朗以蔑视姿态悠哼,“可在我面前,都是徒劳无效的!”

    洪森怔敛着自己的面容,看起来像是在怀疑封行朗的话。因为封行朗这样的描述,跟他所知道的事实出入有点儿大。简直就是翻天覆地式的倒戈。

    “轮到你了:跟我说说,你是怎么救到严邦的?”

    封行朗面带着似有似无的笑。他的确很想知道游轮爆炸之后,严邦经历了什么;但他知道这个香港人顶多只能是编故事。

    当时的严邦受了严重的外伤;加上游轮爆炸后产生的冲击力,唯一能有机会,以及客观条件救严邦的,只有河屯和丛刚了!

    而受伤的严邦恰恰是河屯等人故意丢弃在游轮上等死的;那么能救严邦性命的,就只有丛刚了!

    “严先森不是我救的。我只是替别人要回他应得的报酬!”

    这话听起来到是挺诚实的。也有另外一种可能:这家伙连故事也不想编了。

    “替别人?什么人?”封行朗紧声追问。

    “这就说来话长嘞……”

    估计是觉得时间充裕,洪森开始瞎编起来。大概就是他的货船刚好经过,见到被渔船救上去的严邦,然后他出了重金从渔民手里买下了严邦……

    这漏洞百出的故事,封行朗也只是听听,并没有拆穿。

    等见到严邦之后,就会有正版的故事经过了。

    “洪先森,鉴于你重金救下了严邦,出于对你利益的考虑,我觉得现成的美金更适合你!”

    封行封并没有放弃保留下gk原始股权的争取。

    “那可不行嘞……百分之十的股权,哪怕少呀滴滴我都不好交差嘞!”

    “不好跟谁交差啊?”

    封行朗又是一声追问,“明白人都知道gk风投只是个虚有其表的皮包公司而已!原始股权根本不值钱的!”

    “那就是潜力股嘞!我很看好封先森啲嘞!”

    从洪森的话不难听出:他只是个派出来办事的傀儡,主子说一,他就绝对不敢二的那种。

    跟他如何的扯,也都是白扯!

    “封先森,如果你实在想表示一下感激之意:赏这么几百万的小钱给我的兄弟们喝喝茶,他们肯定会感谢封先森的!”

    想得到挺美!

    不过从洪森的言行举止可以看出:想索要的这几百万的喝茶小钱,应该只是他自己的个人想法!

    “怎么,你的幕后boss没准备给你好处费?”封行朗悠声问道。

    “什么好处费啊,能活命就不错嘞!”

    封行朗眉头微蹙:这舌头捋不直的家伙,是那狗东西从哪里弄过来的?

    就在封行朗跟洪森有一句没一句的白扯之际,一直在游艇外观望把风的黑风衣走了进来。

    贴在洪森的耳际耳语几句后,便又折回出游艇,站去甲板上把风。

    “好消息嘞!严先森的系情已经办好了,他现在就在岸边等你嘞!”

    不得不说,洪森的话让封行朗在内心小小的激动了一下:终于能见到严邦了!

    封行朗带来的原始股权转让协议已经盖过衙门的印章,洪森的律师在他们交谈之际,已经全部审查结束。然后跟洪森点头示意协议内容没有问题!

    “封先森,该你签字嘞。”

    “着什么急啊,你好歹也得事先让我看一眼活着的严邦呢!”

    封行朗向来都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儿。即便他此行满带着诚意,但也会不让别人钻了他空子。

    “好说好说,那就让你先看一看活着的严先森!”

    洪森抬手示意了大副一下。

    接下来的半个小时,即便坐在船舱里的封行朗,也能感觉到游艇在乘风破浪的疾驰。

    从甲板上观望回来的豹头示意封行朗:游艇正在往申城的港口方向行驶。

    封行朗微眯起双眸,深切的感觉到今天的时间过得出奇的慢!慢到每一秒都要费劲往前推力一样!

    在离岸边还有三四海里的时候,游艇明显的开始减速。

    “封先森,劳驾您去一趟甲板嘞。甲板上有一台天文望远镜,可以看到严先森嘞。他就在岸边等着你呢!”

    豹头抢先冲了出去,像只没头苍蝇一样对远处的岸边眺望,急切的扑捉严邦的身影。

    可离得太远了,夕阳西下的岸边一派模糊。

    看到了……终于看到了!

    望远镜里,封行朗看到了正等在岸边的严邦!

    一切虚幻得像做梦一样!

    可死去几个月多久的严邦,却真的活生生的站在岸边!

    严邦在封行朗心目中的模样,是任何人都模仿不了,也代替不了的。

    即便相隔一两海里,封行朗也能一眼认出那个人就是真实的严邦!活生生存在的严邦!

    封行朗感觉到自己的鼻间泛起了浓重的酸涩之意,他侧过头去,嗅了下有些难受的鼻子。

    “二爷,你看到严总了?”

    豹头连忙凑近过来,用上望远镜朝岸边观望。

    “真的是严总……真的是严总!”

    豹头孩子般的欢呼雀跃了起来,像只复活的蚂蚱一样乱蹦乱跳。

    “严总……严总!我们在这里……严总!”

    他傻傻的又叫又喊着,跺着脚,挥舞着双臂,直到他的喉咙被海风呛咳得嘶哑,却依旧在歇斯底里的朝岸边的严邦喊叫着。

    封行朗没进去船舱,直接将转让协议按在豹头的后背上签下了自己的大名。

    这一刻,封行朗再一次的意识到,活着的严邦太值这个价了!

    随着游艇的越靠越近,严邦也看清了游艇甲板上的封行朗。

    唯一的封行朗!

    因为他眼中只有封行朗!

    还没等游艇完全靠岸停下,严邦便纵身跳下了码头,涉水朝游艇上的封行朗靠近过来。

    “邦!”

    封行朗沙哑着声音喃唤一声,便纵身跳下了甲板。

    海水齐腰深的缓冲堤岸上,严邦将封行朗紧紧的拥抱在了自己的怀中。

    已经说不出话来的严邦,只在喉咙里发出带上泣音的呓语嘶喃。

    他很用力的拥抱着封行朗,几乎要将封行朗给活生生的勒死一样的紧拥。

    能够清晰的感受到严邦整个身躯都在颤抖,又似乎在无声的哀嚎;

    “邦……没事了……你能活着回来……比什么都好!”

    封行朗轻轻拍抚着严邦的肩膀,试图先让他平静下来。因为他能聆听到严邦因激动而加速狂跳不止的心跳。

    这样毁天灭地的死勒持续了两分多钟后,严邦才将封行朗推离开一些。

    因为这样他才能看清封行朗的脸:一张依旧英俊而清冽的脸;一张早已经刻进他生命,融进他骨髓里的容颜。

    不知是激起的海水,还是其它液体,眼前这张疤痕满布的脸,变得异样的模糊。

    “朗……我真的好想你!”

    只是一句话,几个字,可严邦似乎用上了很大的力气,听起来像是要把这几个字给咬碎一样。

    封行朗淡淡的笑了笑,应了严邦一声:“我也挺想你的。”

    严邦用粗粝的手轻抚着封行朗的脸颊,怎么也看不够这张脸……

    当严邦的目光落在封行朗那淡色如水的菲薄的唇上时,‘吱嘎’一声刺耳的急刹声,一辆惹眼的玛莎拉蒂急停在了岸边;‘噗通’一声,有人跳进了水里。

    他野蛮的拉扯开靠近在严邦身边封行朗,自己狠狠的拥抱住了严邦。

    随后,便传来白默的嚎啕大哭。

    “邦哥……邦哥……你真的还活着?你真的还活着……有人打电话给我说你还活着……我还不信……”

    也不管严邦愿意不愿意,他便狠狠的吻住了想开口说话的严邦。

    似乎只有这样的深亲,才能表达他此时此刻重见严邦的激动和感慨。

    封行朗上了岸,静静的看着对严邦又捶又打,又亲又吻的白默。

    其实有时候封行朗也挺羡慕白默的:在表达感情的时候,他从不忸怩作态。想了就是想了,喜欢就是喜欢!他可以肆无忌惮的亲吻严邦,可以将严邦拥抱得密不透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