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214章 这就乖了

第1214章 这就乖了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214章 这就乖了

    封行朗已经离开许久了。

    可丛刚脑海里依旧盘旋着他的话:严邦值任何价!

    任何价是多少?一千万?一个亿?还是十亿、百亿?

    其实这些数据对于丛刚来说,完全没有任何的意义。因为他不缺钱。

    如果他缺钱了,有太多的方法可以捞到足够他开销的钱!

    直到把那杯茶水喝尽,丛刚才再一次的意识到:这茶水是被封行朗那痞子喝过的。

    于是,他又后知后觉的将杯盏重重的砸放在小藤台上。

    重新躺回藤椅上的丛刚,被一股子邪恶思绪围拢:封行朗所说的任何价,包不包括搭上他自己的小命,以及他的老婆和孩子呢?

    严邦应该不会这么值价的!充其量也就能换换封家的那条叫十六的拉布拉多。

    再多的钱,对于一个不擅理财且不擅投资的人来说,都只会是死钱;

    一只会生蛋的金鸡,才更适合!

    “boss,我们是不是可以开价了?”

    卫康上楼来,询问着闭目休憩中的丛刚。

    “我们急什么……该着急的是封行朗!就多让他燥几天吧!”

    似乎刚刚的谈话,并没能让丛刚痛快。

    “还等呢?再等下去,我担心封行朗会直接拿刀过来找我们拼命!”

    卫康又补充一句,“我觉得以封行朗的智商,应该已经怀疑上我们了!”

    “那就让他怀疑去吧!”

    丛刚似乎也挺燥的,“人是我们救的,我们就有处置他的权力!”

    卫康没接话。只有有些感叹:遇上个不爱钱的主子,也真够难伺候的。

    图什么啊?

    就为了逗封行朗玩?可哪次不是以妥协而告终?

    总觉得自家boss横竖没捞到什么好处!寄希望这一次能够彻底的改变局面。

    ……

    赶回gk风投的封行朗,用内线把nina叫了过来。

    半拥在大班椅内封行朗,被一抹无法言说的忧郁气息笼罩着。

    “呦,封大总裁秒变忧郁王子呢?”

    已经有八个月身孕的nina,将一个孕妇该有的孕态演绎得相当到位。

    连林雪落那样已经生个孩子的女人都能蒙混过去,就别说那些小姑娘和大老爷们了。

    但再精湛的演技,都逃不过封行朗的法眼!

    其实关键的问题在于,任由一只公鸡如何的打扮成一只母鸡,它都无法具备母鸡能生鸡蛋的功能!

    封行朗眯眸睨向撑着挺肚的nina,她的每一个动作,都孕味儿十足。

    “我需要钱!”

    封行朗的面容一派肃然清冷,“大量的资金!多多益善!”

    见大总裁的神情严肃,nina也收敛起了自己的调侃之意。

    “封总,出什么事儿了?账目我都做平了,税务那边也已经打理过了。”

    封行朗抬手按压着面颊,然后是那发涨的太阳穴。

    良久,才从菲薄的唇间沉溢出一句话来:“我需要筹集赎回严邦的赎金!他还活着!”

    “什……什么?严邦他……他还活着?”

    nina整个人像是被电击过似的,硬生生的僵化住了;连那高高凸起的孕肚,她都忘记要去刻意的抚托了。

    “嗯。”

    封行朗低沉的哼应一声,“把那些二类项目都暂时中断,将资金先周转出来!”

    “需要多少赎金?”

    nina抹去了脸颊上不知何时落下的泪。

    “他们还没开价!你先替我准备二十个亿的现金流!多多益善!”

    封行朗轻吁出一口压抑之气,“实在不行,就停下‘金克都’的项目!”

    “好……好。”

    nina一直半掩着自己的脸。她觉察到自己今天格外的失态,可她实在控制不住这样的情愫。

    “对了,有关一类项目的数据,不要让任何人参与。包括总裁夫人!”

    “这我知道的。”

    “这些天你放下手头的其它事务,就只负责筹钱。不要动用银行方面的资金流。”

    “我知道……我知道!”

    nina的情绪失控得利害,时不时的用手心都抹自己的脸。

    封行朗看向nina隆起的腹部,“已经有八个月了吧?什么时候生?”

    “快了……不出意外,下个月中下旬。”

    nina做了两次深呼吸。

    “孩子的健康状况如何?”封行朗又问一声。

    “孩子很好……”

    nina深嗅了一口气,“封总,您答应过我的事,还请您能履行承诺。”

    封行朗微微颔首,“严邦将来会娶妻生子的。跟你不会有任何的交集!”

    “那就好!”

    雪落进来的时候,正赶上nina在给封行朗做着头部按摩。

    这样的头部按一摩,nina已经做过很多年了。尤其是在封立昕出事之后的那段时日里,nina每天都要花费很多的时间为封行朗缓解头部的压迫。

    说实在的,无论nina是男是女,或是半男半女,看着她那么亲昵的在自己丈夫头上按一摩着,雪落还是有那么点儿小介意的。

    再加上整个公司都传闻说nina肚子里的孩子是丈夫封行朗的……

    “哟,总裁夫人您来查岗呢?”

    nina打趣一声,“这么晚才来……我跟封总该办的事儿都已经办好了!”

    “那,那我需要回避一下吗?”

    雪落感觉自己的腿摇摆不定得利害,是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

    “不用!总裁夫人又不是外人!”

    nina已经敛收起了刚刚的失控情绪;在给封行朗缓解头部紧张的同时,自己的情绪也缓和了很多。

    “以后我们还有可能会成为一家人哦!”

    其实nina的这句话,只不过是信口开河的玩笑话而已。

    可雪落却听得心生别扭,她忍不住的认为nina想表达的话意就是,她跟自己一样,会成为封行朗孩子的母亲。

    “您该不会是要给我家诺诺添个同父异母的妹妹或弟弟吧?”

    “咳咳!”

    封行朗清咳两声,打断了女人的胡乱猜忌。

    “nina,你这么肆无忌惮的逗我女人玩……当我不存在么?”封行朗轻斥一声。

    “生活太无趣了,找个乐子呗!”

    nina莞尔,“总裁夫人,您千万别往心里去。我肚子里孩子的亲爹,可比封总丑多了!等孩子一生下来,你一眼就能看出来的!所以呢,你稍安勿躁!千万别急坏了自己的身体!”

    “……”

    自己很急很燥么?

    “做你的事去吧!再逗我女人,把你踹去泰国!”封行朗低厉。

    “昏君!”

    nina谩斥一声后,便又一手撑着她的后腰,一手托着孕肚离开。

    “小姑娘,过来让叔叔抱抱。叔叔身上藏着好吃的棒棒糖。”

    封行朗前倾着身姿,朝捧着文件夹的雪落做了个诱一惑的勾点动作。

    “封大总裁,您是不是有必要跟我解释一下nina肚子里孩子的由来?”

    雪落不想继续生活在猜忌当中。她是信任丈夫封行朗的,可公司里的那些流言蜚语,铺天盖地的,再坚定的信念都会动摇。

    “这员工乐意怀上谁的孩子,也不在我这个总裁的过问权力范围之中啊!”

    并不是不想跟自己的女人解释,只是还没到好解释的时候。

    “全公司都说nina肚子里的孩子是封大总裁您的……您是想让您的亲儿子封林诺小朋友亲自来审问你这个亲爹么?”

    知道男人很在乎他亲儿子的感受。其实除了拿儿子当借口当说辞,雪落还真想不出其它办法来威胁不了眼前这个英俊又多金的男人。

    “是个试管婴儿!亲爹真的不祥!估计是个外国品种,等孩子一生下来,你一眼就能分辨出来的!”

    为了打消女人不安的猜忌,封行朗有所保留的解释道。

    “要真是我的种,我还敢把她留在gk风投?”

    “最危险的地方,才是最安全的!”

    雪落嘟哝一声。但还是相信了男人的解释。

    “那nina为什么老不清不楚的故意模糊她肚子里的孩子跟你的关系啊?”雪落又问。

    “故意跟我这个大总裁扯上关系的好处实在是太多了。可以狐假虎威,亦可以保她母子平安!”

    封行朗将女人抱进怀里,“nina这个女人的智商和情商都高!你玩不过她的!以不为所动应她的各种忽悠,你就赢了!”

    “可她也太不顾虑我这个总裁夫人的感受了吧?”雪落不满的哼斥。

    “的确有那么点儿小过分!回头我好好批评批评她!”

    “封行朗,我发现你对nina格外的护短呢。该不会是你们两个真有什么鬼吧?”

    “老婆大人,你请相信:我宁可挥刀自宫,也不会碰她的!”

    “……你刚刚不是说nina怀上的是试管婴儿吗?不用碰也能怀孕的!”

    “小姑娘又钻牛角尖了不是?非要老公发誓你才信?”

    封行朗抬起雪落的手亲了一下,“其实还有一种办法:让老公跟nina肚子里的孩子去做一回亲子鉴定,不就真相大白了?”

    “这就不用了……我信你!”

    “这就乖了!”

    ……

    等待……

    有时候,等待大多是一种无奈的选择。是一种痛苦的煎熬;等待的路是一条艰辛而又慢长曲折的路。有时是一种美丽,有时亦是一种残酷。

    封行朗筹集了上百亿的流动资金,却怎么也没想到,那帮人提出的却是其它要求。

    封行朗犹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