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213章 愉快的玩耍

第1213章 愉快的玩耍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213章 愉快的玩耍

    也不是说,封行朗就这么平白无故的怀疑上了丛刚。

    他只是想让丛刚帮他参考一下:这个,或是这帮忒能沉得住气的家伙们,究竟意欲何为。

    或许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想让丛刚帮忙寻找严邦的下落。

    在很大程度上,丛刚极有可尥蹶子不干,但给点儿小好处逗逗他,也是可以尝试的。

    封行朗的雷克萨斯刚进盘山路口,丛刚便已得知他的到来。

    “boss,封行朗来了!”

    “嗯。”

    丛刚只是浅浅的哼应。一副他来不来与我何干的悠然模样。

    “是不是封行朗已经怀疑上咱们了?”卫康问得直接。

    “怀疑又怎样?不怀疑又怎样?他又干不过我们……顶多也就是胡搅蛮缠罢了!”

    丛刚那说话的口吻要是让封行朗听到,指不定又得怎么发飙呢。估计又能气他个上窜下跳。

    “那我们……就直接承认了?”

    卫康的话声刚落,就得来丛刚一记嫌弃的冷眼。

    “你是真蠢呢,还是装着一直假聪明呢?”

    “……”卫康勾了勾嘴角,“我只是觉得:反正严邦已经认出了我们,没必要遮遮掩掩的!该提的条件提,该索要的东西索要,拐弯抹角的多累心呢!”

    丛刚只是撇了卫康一眼,似乎连话都懒得跟他说。

    “那我们还是按照原来的计划进行吧。”

    见老大不爽了,卫康也不再自作主张的提意见了。

    丛刚静默了片刻,才从齿间轻溢出一句意味深长的话来,“猫戏耗子的乐趣,你永远都体会不了!”

    “猫戏耗子?”

    卫康重复的喃了一声,“可我怎么觉得封行朗横竖看起来都不像耗子啊?!”

    “……”尽乱说大实话!

    “那你说说看,封行朗像什么?”

    卫康的这个话题到是让丛刚来了兴趣。

    卫康撅吧了一下嘴,“有时候吧,我觉得封行朗狡猾如狐;有时候吧,我觉得封行朗仗义得像只头狼;还有时候吧,我觉得封行朗特别像只大熊猫……”

    “大熊猫?”

    丛刚的唇角微抽了一下。

    “嗯,就是中国特有的、国宝级的动物,像猫一样的熊;自己犯懒不说,还特别的黏人。”

    担心丛刚没见过或没听说过大熊猫这种动物,卫康便系统的解释了一下。

    “呵,”丛刚冷嗤一声,“你怎么会认为封行朗会像头大熊猫呢?”

    在丛刚看来,他心目中的封行朗,压根跟那种以卖萌卖傻为生的蠢熊搭不上边的。

    “封行朗不呆,他比任何人都睿智;但有时候他会故意让人觉得他蠢!还有,无论是河屯也好,严邦也罢,又或者是boss您,你们对封行朗除了迁就,就只剩下臣服了!打也打不得,弄又不能弄死……”

    “够了!”

    丛刚低厉一声,叫停了卫康太过实诚的剖析。

    “我会让他一无所有的!”

    丛刚的眼眸里乍现出一股冷寒阴森之意。

    “……还真不信!”

    卫康这句补刀的话,又让丛刚狠抽了一下嘴角。

    “很闲是么?”

    丛刚戾气的睨了过来,“去通知老五他们,可是动作了!”

    其实封团团书包里的那个信封,以及信封里的照片,是巴颂放进去的。也只有巴颂能够更为方便的接触到封团团。boss交待,要以间接的方式将严邦的照片交到封行朗手里;巴颂想来想去,还是觉得封团团最合适了。

    果然不出所料,直到一个星期后,严邦没死的消息才传到了封行朗的耳朵里,这够间接的吧!

    接下来,封行朗便活生生的燥了一个多月。

    即便猫为了戏耗子,也铺垫的时间也够久的了!

    只不过究竟谁是猫,谁才是耗子,在封行朗这里向来都不会有什么定论。

    ……

    封行朗进来的时候,丛刚并不在客厅里。

    空无一人的死气客厅,满满的都是一种说不出的诡异生凉感。

    尤其是在从那段坟地行驶而过之后,这种诡异的生寒之气,就越发的明显。

    也不知是寒意的围拢,还是为了提醒某人,封行朗轻咳了两声。在这空荡的空间里扩散开来,带上了那么点儿瘆人的味道。

    没得到任何的反馈,封行朗便健步朝楼上走去。

    丛刚肯定会在屋子里,不然他又能死哪里去呢?

    其实丛刚可去的地方还真不少,只是他却偏偏选择了申城。

    卫康真不知道申城有什么值得boss可留恋的!

    难不成申城的耗子特别多,他想留下来逗耗子玩?!

    可别处也有耗子供他逗着玩的啊!

    午后的阳光,带着强势的后劲儿,将整个别墅笼罩在一片明朗之中。

    可三楼的阳光房里,却是一派幽静。阳光被那些藤本阻拦住了大半,只留有少许的穿透而过,斑驳的幽罩着那些不喜光的花花草草。

    丛刚微眯着眼眸半躺在花房里,被那些红红绿绿的花草围拢着,有种说不出的惬意和悠闲。

    “这么悠闲呢?”

    封行朗走近过来,在丛刚身侧的藤椅上坐下。

    “没你闲……闲到有时间来我这儿!”

    即便丛刚没有睁眼,可他却能感受到封行朗进来别墅之后的每一个动作。

    “这说哪里话!我们可是有生死之交的好主仆!”

    封行朗端起小藤台上的茶水杯喝了一口,“我这个主人来看看你,也是应该的嘛!”

    “那是我的杯子……”

    丛刚这才睁了眼,不咸不淡的看向封行朗,“而且我喝过。”

    “我又不嫌弃你!”

    封行朗淡哼一声,“再说了,像你这种非人类的东西,连不穿衣物的女人长什么样都不知道,想得什么难言之隐的病,都难的!”

    “……”这骂人不出脏字的话!

    “是我嫌弃你!”

    顿了几秒,丛刚才傲然的怼上了这句话来。

    “你嫌弃我?”

    封行朗冷哼,“狗都不会嫌家贫的!你竟然嫌弃上了我这个主人?”

    “……”

    说真的,丛刚真不想跟封行朗这种粗俗的痞子多说什么,但似乎他的话又特别的勾人去怼。

    “有人不是说过要跪谢我对他侄女的救命之恩的?”

    丛刚睨向封行朗,淡声,“就不知道此人还有没有这个记性!”

    “嗯,记得!那个人就是我!”

    封行朗很爽快的就承认了。

    “那你现在可以向我行跪谢礼了!”丛刚坐直起上身。

    封行朗扫了丛刚一眼,冷哼:“就怕你受不起我的跪谢礼!”

    “受不受得起,那是我的事儿;你要做的,只要跪谢就行!”

    “可以啊……不过我这人有个特别的嗜好:必须把给你扒了个光,我的膝盖才弯得下!”

    “……耍贱!”

    丛刚微颤了一下,有些局促的低嘶一声。

    这一刻的丛刚,期待着与封行朗的独处,希冀着他能来,可又怕他乱来!

    欣赏他,却又必须跟他保持一定的距离。

    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水之后,才意识这茶杯刚刚被封行朗喝过,便厌弃的将茶杯很重的放回了小藤台上。

    “想跟你打听一件事。”

    跟丛刚扯了这么久,封行朗才言归正传。

    “不知道。”

    每每丛刚被封行朗虐过之后,心情都会这样的不明媚。

    “严邦……还活着。”

    封行朗并没有因为丛刚的赌气而中断自己的话题。

    “好事啊!”

    丛刚的声音上扬了不少,“你们又可以在一起愉快的玩耍了!”

    这话听着怎么那么……那个呢!

    “有人给我送来了严邦出事之后的照片!可我等了一个多月,却又杳无音信了。”

    封行朗提息,问:“丛刚,你帮我分析分析:这个人,或是这帮人,他们究竟想达到什么目的?”

    不经意间,丛刚迎上了封行朗那高精度扫描仪般的目光,只是匆匆一眼便又侧头挪开。

    “这我就不清楚了!估计这人是想静观你跟严邦的关系会好到什么程度吧!”

    丛刚不紧不慢的说道,“顺便也好给严邦开个你能接受的价码嘛!人家救了他一命,也不容易。必要的酬劳还是要付的,大家相互体谅!”

    “用不着这么麻烦的!什么价码我都能接受!如果我付不起,即便抢银行我也会补足!”

    封行朗一字一顿的说道,“因为严邦值任何价!”

    “嗯,”丛刚轻哼一声,“你能这么想,我真替讨酬劳者们高兴。”

    封行朗淡淡的勾了一下唇角,“谢谢你的分析,我这就准备去筹钱了。”

    “友情提醒你小心点儿!可千万别让你亲爹河屯知道严邦还活着。要不然,他会想尽一切办法,用尽一切不择手段,也要替他亲儿子永除后患的!”

    丛刚这句‘善意’的提醒,让封行朗的步伐僵化了一下。

    看来严邦想好活,并不太容易!有太多的人想要他的命!

    或许这就是封行朗为什么不那么期待严邦还活着的原因之一!

    只要是人,都会死去;

    或早或晚!

    生命是一个起点,而死亡是一个终点;

    如果一个人的眼里就看到起点和终点而看不到过程,就如同只看到结果一样!人最后还是要死去,那为什么还要活着?反正最终是要死的,为什么不现在就死了?!

    可潜意识里,封行朗还是希望严邦能够活着的!

    活着就几十年,可死却要死那么久!封行朗不太相信人会有什么来生之说!

    可严邦活着的意义,又是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