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212章 觊觎总裁的女人

第1212章 觊觎总裁的女人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212章 觊觎总裁的女人

    “想!”

    一个坚定得能落地生坑的字。

    “那可是要付出代价的!”

    “什么样的代价,我都愿意付出!只要我有的!”

    已经是死过n回的人了,又会有什么代价是他付不出的呢!

    “……很好!不过这代价有点儿大!你可以多考虑几天,不着急!”

    ……

    在回封家的保姆车里,封行朗微眯着眼眸,有些疲乏的舒展着四肢慵懒的躺着。

    “诺诺,不闹了,让你亲爹休息一会儿吧。他很累的。”

    在封行朗身上乱蹦哒的林诺小朋友,被体贴的雪落抱到了一边。

    “亲儿子哪有闹啊……亲爹最喜欢抱着我这个亲儿子了!”

    卖乖上瘾的林诺小朋友,使劲儿的用小脑袋拱着封行朗的胸膛,还顺着挠着他的痒痒。

    却被亲爹封行朗反挠得咯咯大笑,父子俩抱成了一团。

    其实雪落看得出来,男人是心事重重的。只是不想在妻儿面前表现出他的忧心忡忡。

    “行朗,严邦照片的事,查出什么眉目了吗?”

    雪落软声问道。她真的很想为忧愁中的男人分忧解困。

    “照片呢,是确有其事。”

    男人捏了捏眉心,微微浅吁,“但还得跟团团确认一下照片上的严邦是不是出事后的严邦。”

    “我感觉应该是出事之后的严邦。”

    雪落肯定的说道,“因为送一张出事之前严邦的照片给团团,毫无意义啊!”

    雪落能这么去分析,封行朗当然也能。

    “我敢肯定:大邦邦一定还活着!”

    林诺小朋友兴奋的说道,“亲爹,我们去找找大邦邦吧!一定能找到他的!”

    “不用去找……如果他命大还活着,会自己回来的!”

    封行朗将一条劲腿搁在了儿子的身上,小东西赚重的用小手直推推;

    “行朗,还是派人去找找严邦吧。万一他受伤了呢?万一他被坏人给软禁了呢?就没办法自己回来了啊。”

    雪落挪了过来,替儿子顶起了男人劲腿的重量。

    “妈咪说得很对呢!万一大邦邦被坏人给关起来了,他就不能自己回来的!”

    林诺小朋友很认同妈咪的说法。

    “不用……他会自己回来的!”

    封行朗坐起身来,将女人紧拥进自己的怀,“别对那东西这么好,我会吃醋的!”

    雪落将男人推离了一些,严肃的说道:“严邦是因为我们才受难的。”

    微顿,又浅叹一声,“行朗,那你现在准备怎么办?就这么干等着吗?”

    “都已经等了这么多月……也不在乎多等这几天!”

    封行朗侧眸看向窗外忽闪而过的夜景,眉宇间似乎有着化不开的怅然。

    雪落便不在继续追问什么,她知道男人有他自己的打算。

    只是忍不住的去想:如果严邦还活着,那会不会是被河屯的人给绑了呢?

    似乎觉得不太可能!

    当时的河屯就见死没救,怎么可能突然就大发慈悲的通知他儿子严邦还活着的消息呢。

    那严邦会在什么人的手上呢?

    雪落悠悠的叹息一声,便不在胡思乱想。

    封行朗调转了身,将头枕在雪落的腿上,有意无意的拱着女人的腰,想蹭去那躁意的烦乱。

    雪落轻勒着男人,阻止着他的乱蹭乱拱。

    “封大总裁,今天小姑娘布的菜,吃得挺爽口的嘛!”

    夏以书殷勤的给封行朗布菜,雪落不是没看到。

    她知道自家男人的不良恶习:跟生人一起用餐,都喜欢吃头一筷。要是没人给他事先布菜,被别人翻过的菜,他是一筷子也懒得吃的。当时自己不在餐桌上,只有劳烦夏以书尽地主之谊。

    怀里的男人轻溢出浮魅的笑意,“老婆大人这是吃醋了么?”

    “怎么会呢!有人那么喜欢替我伺候老公,我正好偷得半日闲呢!”

    嘴上这么说,可雪落的手却在男人的劲腰上不重不轻的掐了一把,“是不是啊,老公大人?”

    “终于看出有人想对你老公图谋不轨了?”

    封行朗抬起头,在女人的好上象征性的浅咬了一口;其实隔着那么厚海绵宝宝,也咬不到实质性的东西。

    “林小姑娘可是越来越聪明了……嗯,有了一定的危机感,这是好事!”

    “我有毛线的危机感!封行朗,只是想提醒你:别的女人想勾一引你,我管不了;但你要是配合着被她们勾一引,那可就是原则问题了!”

    雪落不傻。自家男人那么优秀,英俊又多金,想不被其它女人觊觎,根本就不符合人类自然发展的规律。

    即便赶走了一个,还能前仆后继的来上成百上千的爱慕者。

    也只能靠自己的男人洁身自好了。这才是拒绝那些成百上千爱慕者的终极杀手锏!

    “放心,你也用不着太紧张!我对某人的使唤,仅限于一个秘书该做的!既然我花了钱聘用她,该怎么使唤就怎么使唤,即便她是我的表小姨子,也不会改变我这个大资本家的本色!”

    男人的这番理智又冷静的话,雪落还是爱听的。

    聘用谁都是聘用,既然某人那么喜欢伺候自己的男人,让就让她伺候好了。自始至终,她只不过是个秘书而已。

    雪落也希望某人能够尽早的有这样的自知之明!

    不要觉得给总裁布了个菜,就觉得总裁对她有意思似的!

    雪落斜了男人一眼,“封行朗,你怎么这么坏啊!”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嘛!”

    不知道何时,绵宝已经被拱开了;等雪落意识到时,已经晚了。

    得嘴后的男人并没有贪恋,“不过那个女人,还真够有心的:她给我布菜的顺序以及手法,跟你如出一辙。人家可是很用心在学你呢!”

    雪落的神情黯然了一下,“行朗,当初要是夏以书能委身嫁进你们封家……你是不是也会爱上她啊?再跟她生一堆的孩子?”

    又是这样的傻问题!

    或许是因为先结的婚,后谈的情,雪落总觉得当初嫁进封家的女主角换成谁都一样。

    “你也太看低自己的男人了吧?”

    封行朗扬起他那英挺的眉宇,“不是任何阿猫阿狗都能进得了我的心,睡得了我的身的!”

    “这话我喜欢听!”

    动人的情话,雪落这个小女人当然是爱听的。她埋下头来,在男人的脸颊上响响的亲了一口。

    “妈咪,你又不矜持了!”

    小家伙就是见不得亲爹亲妈这么的情意绵绵,而把他孤独的晾在一边。

    “还不是因为你给他生了一个我这样:聪明得没边,又帅到没朋友的乖儿子!”

    小家伙扭身过来紧紧的抱住了雪落的颈脖,“最最爱妈咪的,还是我这个亲儿子!”

    “妈咪知道!”

    雪落连忙安抚自家占有欲极强的小东西,“所以妈咪也最最爱亲儿子你啊!”

    ……

    夜已深,人心却未能静。

    书房里并没有亮灯。临窗而立的男人,像是和这茫茫的暗夜融合在了一起。

    某人想让封行朗先燥起来的想法,应该是如愿了。

    从夏家赶回封家的封行朗,并没有去逼问侄女封团团什么。他知道大哥封立昕该问的应该都已经问过了。

    严邦没有拍照片的嗜好。偶尔都是白默才会拍下他们三个的合影。

    一张清晰的受伤照片,应该是有人近距离拍摄无疑了。

    让他等了好几个月,才送来严邦活着的消息……而且还是送去给侄女封团团的!

    这个人,意欲何为呢?

    他应该对封家是了解的。至少做过一定的调查。

    如果此人只是想让他封行朗知道严邦还活着,大可不必如此大费周章又拐弯抹角的将照片送去给团团,直接丢进封家的院落里多省事啊!

    那么接下来,此人又会怎么做?

    是要跟他封行朗要赎金呢?还是想利用严邦达到什么样的目的?

    封行朗不愿去相信严邦的死;可严邦突然有了活着的消息,他又似乎不是那么期待!

    并不是说,封行朗不在乎严邦这个能为他出生入死的好兄弟;只是……

    燃着的猩红烟头,在黑暗中划过一道道燥意的亮弧。

    第二天的早餐桌上,封团团瞄了瞄下楼来的叔爸封行朗。

    “叔爸,你是不是也想问团团问题啊?”

    “不问!”

    封行朗附身过来,在小可爱的脸颊上亲了一口,“大邦邦那么凶巴巴,而且还长得那么丑……其实叔爸跟你一样,也不喜欢他的!”

    这样有智慧的套近乎,封团团当然很喜欢。

    “叔爸,你没看到,照片上的大邦邦更丑更凶!脸上有伤疤,身上也有很多呢……那丑丑的伤疤就跟……就跟我papa生病之前的照片很像……”

    “是烧伤对吗?”封行朗紧声追问。

    “团团不知道……不过真的很丑很凶!”

    只是团团的一句话,封行朗便能确定:那张照片上的严邦,是出事之后的严邦。

    游轮爆炸,即便严邦当时能及时的跳进水里,也会不可避免的被烧伤。

    接下来,该上学的上学,该上班的上班,该敛财的敛财!

    只是林诺小朋友还多了一个任务,每天都会检查封团团的小书包。

    无论是绑匪也好,冤家仇敌也罢;亦或者是何方的救命恩人……这个人,或这帮人,绝对是能沉得住气的主儿!

    活生生的让封行朗狠狠的燥了一个多月!

    似乎有些沉不住气了,封行朗决定去找丛刚谈谈人生,聊聊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