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210章 是我生不出

第1210章 是我生不出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210章 是我生不出

    封家。

    此时的封团团被盘问得已经有些抵触情绪了。

    她用双手抱住自己的小耳朵,蹲坐在客厅里角落里,任由封立昕和林诺小朋友如何的发问,她都只是使劲的摇头。

    小东西很不理解:该说了自己都说了,而且还回答了那么多遍,什么他们还要问个不停!

    “行朗,团团好像有些抵触情绪……”

    雪落迎上前来,拦住了朝封团团疾步走近的丈夫封行朗。

    “我看到了。”

    封行朗放缓了步伐。从团团那直摇头的状态来看,此时他要是接着追问,也问不出什么来的。

    “团团什么也不知道了!团团什么也不想说了!”

    心里的焦躁和惊慌被激发了出来,封团团排斥着任何人的盘问。

    “既然团团不想说,那叔爸就什么也不问!乖,到叔爸这里来,让叔爸抱抱。”

    封行朗探去自己的一条臂膀,本想安慰受惊过度的封团团,却没想小东西一下子从他臂弯里钻了过来,然后吧嗒吧嗒朝楼上跑去。

    “砰”的一声响,小东西把自己锁进了公主房里。

    大家轮番上阵的逼迫式盘问,似乎勾起了小东西隐藏在心底的那些恐慌记忆,就变得焦躁抵触起来。被邢三带离封家一个月之久,俨然在小东西的心里埋藏了一定的隐患。

    不过从封立昕的描述,以及儿子的回想来看,那个信封和照片确有其事。

    封行朗也相信封团团不会把严邦认错的!

    都过去一个星期了,丢进垃圾桶里的照片,肯定是找不回来了。

    但幼稚园里一个月才会覆盖的监控还是可以查询的。

    封行朗带上了儿子诺诺和巴颂一起赶去了幼稚园。

    根据小家伙提供的时间,很快就调出了当天的监控录像。

    监控录像清晰的表明:临近放学的时候,团团的确从自己的小书包里拿出了一个信封;应该是想交给老师的,可她自己却打开了那个信封,并且从信封里抽扯出了一张照片……

    可因为监控角度的问题,那张照片正好被团团的小脑袋给遮挡了;经过放大和放慢之后,也只能看到照片的边沿部分;并不能确定照片上的人究竟是谁。然后就被小家伙丢进了垃圾桶里。

    或许唯一有价值的信息就是:照片确有其事,团团的惊骇也是真实的!

    那么问题来了:是谁将严邦的照片放进团团的小书包里的呢?他的目的又是什么?

    封行朗暂时还不能确定:照片上的严邦,是出事前的严邦?还是出事之后的严邦?

    如果是出事之后的严邦……

    封行朗有些亢奋起来!

    难不成那个狗东西真的命大还活着?

    但如果是出事之前的严邦呢?

    封行朗冷静了下来:如果是出事之前的严邦,那送来这张照片给侄女团团又有何意义?只为了吓唬一下小东西么?

    应该没那么无聊之极的人!

    如果这个送照片的人带有某种目的,他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亲爹,大邦邦是不是真的还活着?”

    林诺小朋友也特别的激动。如果大邦邦真的还活着,那真是一件令人亢奋的美事。

    封行朗微微轻吁了一口浊气,将儿子捞抱在自己的怀里。

    “诺诺,告诉亲爹,你是不是特别想让大邦邦活过来?”

    听不出封行朗问这话的深意所在,但总觉得他似乎带上了一幽的深邃感,让人有些琢磨不透。

    “嗯!很想很想!”小家伙欢快的作答。

    封行朗从唇角轻溢出笑意来,“为什么很想呢?跟亲爹说说看:大邦邦有什么好的,能让我亲儿子这么惦记着他?”

    “我觉得大邦邦棒棒的……而且还很听亲爹的话!有他这么个听话的朋友很不错哦!”

    小家伙对严邦的评价,还是很积极向上的。似乎他对严邦的要求也不是很高。

    “你也觉得亲爹有严邦那么个听话的朋友很不错?”

    封行朗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像是认可了亲儿子的话。

    “嗯!大邦邦很听亲爹的话,而且对我也还不错的!他的御龙城虽然没有义父的佩特堡大,但好玩好吃的东西很多哦!”

    看来小东西还是喜欢严邦的。至少不讨厌。但似乎更加偏爱严邦的御龙城。

    “那大毛虫呢?有没有很讨人厌?”

    封行朗问得有些唐突。似乎跟那张照片,以及严邦的死有些不搭腔。

    “大毛虫还是很利害的!但是他……”

    “他怎么了?”

    “就是不太好玩!”

    “……”

    丛刚要是能好玩,那就奇怪了。

    封行朗本还想询问儿子一些话的,却欲言又止。

    “咱们回家!得先想办法从团团口中问出严邦是死是活!”

    “活的!团团说照片上的大邦邦是睁着眼睛的。”

    “那就确定一下,这张睁着眼睛的照片,是出事之后的严邦!”

    亲爹的这番话,似乎点醒了一直很激动中的林诺小朋友。似乎才想起来:照片上的大邦邦,也有可能是被炸死之前的大邦邦!

    “亲爹,我们要怎么确定呢?鼻涕虫傻傻的,问她都只会回答那么一句相同的话。”

    小家伙越来越觉得:亲爹的脑子还是相当聪明的。会把他没想到的问题想到。

    “亲爹自然有亲爹的办法!”

    封行朗将小东西拎坐在了自己的肩膀上,“不过你得配合亲爹!”

    “一定配合!说吧,亲爹需要亲儿子干什么?”

    “首先呢,你要安抚团团妹妹!让她的情绪先平静下来。办法自己想!”

    “……”自己想?小家伙不由得一懵。

    将诺诺送回封家之后,封行朗没有逗留,亦没有上楼去盘问团团有关严邦的事;而是直接开车离开了封家,赶去了御龙城。

    ……

    直到夏以书的电话催来,雪落才不得不动身去夏家赴舅舅夏正阳的生日宴。

    雪落没有给丈夫封行朗打电话。她知道封行朗忙于照片的事,是不可能有闲功夫跟她去赴宴的。

    就连儿子林诺,也忙着安抚心情不愉快的团团,无暇跟她这个妈咪去舅爷爷家吃饭。

    雪落只得独自前往。

    没有封行朗的陪同,知道舅舅夏正阳有可能会失落,但雪落还是硬着头皮一个人来了。

    “雪落来了……咦,行朗呢?他怎么没来?”

    舅妈温美娟立刻起身相迎,可在雪落的身后没看到封行朗时,那脸上的失落就显而易见的。

    “行朗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处理。”

    在严邦生还的消息得以确定之前,雪落也不方便跟温美娟多说什么。

    “是是是,对于日理万机的封大总裁来说,时间就是金钱!什么事都比你舅舅的生日来得重要!你舅也不照照他自己的脸,请得动人家财神爷么!”

    这话就泛酸刻薄了。

    可雪落也无法解释更多。更只能像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低垂下了头。

    “我家雪落能来,舅舅就已经很高兴了!”

    夏正阳却慈爱的拥抱了一下雪落,压低声音耳语:“雪落,别听你舅妈的!她恨不得把自己亲生的三个女儿都嫁给封行朗呢!”

    夏正阳如此直白诙谐的话,逗得雪落忍俊不禁的笑出了声。

    “雪落姐,你来了?快进来坐,别听我妈的。”

    夏以书小跑着上前来握住了雪落的手;一身休闲的白底灰点的长裙,干净又素洁。

    本以为只是简单的家庭聚餐,却没想到夏正阳还请了一些合作公司的老总人物。

    “封太太……”

    刚有老总客套的上前来想跟雪落寒暄,夏以书便连忙将她拉到自己的身后。

    “冒总,我雪落姐可不是生意人。而且封总对她疼爱有加,连我雪落姐的小手都舍不得让别的男人碰呢!吃起醋来,那叫一个毁天灭地。”

    知道雪落不喜欢跟生意人交际,夏以书立刻帮她解了围。

    “以书,谢谢你。”雪落感激道。

    “谢什么啊!最讨厌这些唯利是图的老男人了!”

    夏以书直接将雪落朝楼上房间拖拽去。

    虽说在夏家住了快二十年,但雪落很少能够进来夏以书的房间。她向来对个人的私一密空间保护得相当好。

    烟灰色调的布局,到是不太像女孩子的卧室。

    “雪落姐,你堂堂的大总裁夫人,干嘛要对nina低声下气的啊?”

    夏以书将带上楼的甜点托盘送到雪落的跟前,自己也跟着吃了一块。

    似乎像极了无话不谈的好闺蜜一样。

    “习惯成自然吧!或许我就是这受气包的性格……其实我也没觉得自己低声下气!”

    雪落的话,其实挺有内涵的。

    要说这受气包的性格,还不得‘归功’于夏家的培养?

    夏以书装着什么也没听明白,“可你现在可是总裁夫人了,也该扬眉吐气了。”

    雪落只是笑笑,却没接这话题;而是反问一句:“对了以书,我今天怎么没看到以画啊?”

    有那么点儿小故意,雪落瞬间便掌控发问的主动权。

    “别提那个败家的东西了!一个季度就亏掉了正阳集团三千多万,可我爸竟然护短得连句骂声都没有!还说什么全当给他练手。呵呵……”

    夏以书的冷笑,让雪落莫名的泛起一阵寒意。

    “雪落姐,你怎么不生二胎啊?封行朗可是申城的金融大鳄,生上十个八个都不嫌多的。”

    雪落微微一怔,淡淡浅笑了一下:“是我生不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