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209章 互相伤害

第1209章 互相伤害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209章 互相伤害

    封行朗瞬间便将儿子捞离地面,塞去了巴颂的手里,“送他们上楼去!”

    越来越壮实的小东西,加上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蛮劲,已经不是莫管家能轻易控制的了。

    整个封家,除了封行朗,就只剩下巴颂能够hold住林诺小朋友了。

    “大白白,你要是敢绑走我亲爹,我跟你没完!”

    小家伙厉厉的朝白默嚷嚷着,“我要告诉老老白!让老老白揍你p股!”

    “白默,你别冲动……有话跟你朗哥好好说。”

    雪落真不想看到白默跟丈夫再一次的兵戎相见,互相伤害。

    “只要他跟我走,去参加邦哥的追悼会,我是不会为难他的。”

    白默又将此行的目的重复上一遍。封行朗是严邦最在乎的人。如果连封行朗都不去追悼会,那这追悼会开了也没有多大的意义。

    “好,我跟你去!”

    这一次,封行朗很爽快的答应了白默,而且还诙谐着口吻补充上一句:“不过下午我得赶回来陪你嫂子一起去给她舅舅夏正阳过生日!”

    解决问题的方法和方式有很多。

    为了老婆和孩子,为了封家的老幼妇孺,封行朗选择了顺水行舟。

    后面补充的那句话,并不是说给愣犟的白默听的,而是用来安慰妻子和孩子的。他不想把气氛搞得那么紧张,让老婆孩子为自己担惊受怕。

    “那我们走吧!”

    临行之前,白默向雪落和封立昕微微鞠了一下,“立昕哥,嫂子,得罪了。”

    “白默,别伤害行朗。严邦的死,最难过的就是他了!”

    封立昕上前一步来相送,又不放心的叮咛了白默一声。

    最难过的是他封行朗?可白默却完全没有感觉到!

    等丈夫和白默一行人离开了封家客厅,雪落立刻从巴颂手里接过了儿子林诺。

    “巴颂,你赶紧的追去御龙城吧。千万别让白默犯混伤到封行朗。”

    “好的。我这就赶过去。”

    “巴颂,带上我!我跟你一起去!”

    “行了封林诺,你就别给你亲爹添乱了!”

    雪落低斥一声,将怀里的儿子勒得更紧。

    封团团被莫冉冉抱在怀里,一声不吭的抿紧着自己的小嘴巴。估计是被吓着了。

    “这个白默,可真够犯混的!当着诺诺和团团的面儿如此行暴,也不怕吓着两个孩子!”

    封立昕一边埋怨着做事冲动不计后果的白默,一边快步朝客厅的电话走来。

    “不行,我得给白老爷子打个电话。让老爷子警告一下白默,千万别乱伤到行朗!”

    随着白默的离开,封家也随之恢复了平静。

    一切来得那么的突然,突然到大家毫无心里防备。

    原本封团团还欢天喜地的准备着要去白公馆看豆豆和芽芽的呢;被白默这么一闹,看来是去不成了。

    不过也不完全都是恶劣的坏处:被白默这么一吓,就把一些事情从封团团的脑海里给吓了出来。

    封团团知道白默口中的邦哥,就是诺诺哥哥所念叨的大邦邦。也知道大邦邦就是大坏蛋严邦!

    对于严邦的恐惧,封团团是根深蒂固的。

    不仅仅是严邦那狰狞的面目,还有严邦那粗暴的言行举止。

    封团团曾经受过严邦的恐吓和威逼,对他也就没有什么好感。

    被吓得连大气也不敢出的封团团,想到了那个信封。还是信封里的那张好可怕的照片。

    反正也去不成豆豆芽芽家了,她觉得现在可以将那个信封和照片的事告诉papa了。

    潜意识里,封团团并不想让那可怕的照片再一次的出现在自己的小书包里。

    “papa,团团在书包包里发现了一个信封……信封里有一张好可怕的照片……”

    当时的封立昕,并没有上心女儿的碎碎念;因为白公馆的电话占线,他一直在重复的拨打着。

    “团团,papa在打电话,不要打扰他哦。”

    莫冉冉上前来,将喋喋不休的封团团抱了起来。

    可这并没有打断封团团的继续。

    因为严邦的事,白默已经来封家闹过很多次了。也说不定那张可怕的照片,就是大白白叔叔放进自己小包包里,用来吓唬自己的呢!

    小东西觉得自己很有必要将可怕照片的事告诉papa封立昕,好让他想个办法来解决。

    “那张可怕的照片上,是诺诺哥哥的大邦邦。”

    电话刚被接通,白管家还没来得及开口询问,封立昕便把电话给挂断了。

    他侧过头来,严肃的看向女儿,“团团,你刚才说什么?你书包里有一张严邦的照片?”

    刚刚好像听到了女儿提及‘大邦邦’,他便认真的问上一声,以确认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没想到女儿却用力的点了点头,“嗯,那张可怕的照片,就是诺诺哥哥的大邦邦!”

    封立昕听到了;雪落跟林诺小朋友也听到了。

    “鼻涕虫,你说什么?你书包里怎么会有大邦邦的照片?在哪里?快拿来给我看!”

    莫冉冉立刻上楼,从小可爱的公主房里拿来了团团的小书包。

    在林诺的暴力下,小书包里的所有东西都被倾倒在了客厅里的茶几上。

    “照片呢?大邦邦的照片在哪儿?”

    林诺小朋友急切的问。

    “那个……那个照片好……好可怕;团团把它丢进了……丢进了垃圾桶里。”

    “丢进了垃圾桶里?哪个垃圾桶啊?”

    “就是学校里的那个垃圾桶。”

    “封团团,你是个白痴么?竟然把大邦邦的照片丢进了垃圾桶里!!!”

    林诺小朋友几乎是暴跳如雷。

    一旁看着的封立昕,似乎觉得这件事有些蹊跷,他需要好好的捋一捋。

    “来,团团,到papa这里来。好好说说严邦的那张照片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没想到眼泪汪汪的封团团却使劲儿摇头,“诺诺哥哥好凶……团团不想说了!”

    “团团乖,叔妈咪替诺诺哥哥向你道歉……不哭了团团!”

    雪落将委屈得直哭的封团团抱进自己的怀里哄着,“团团乖了,诺诺哥哥不是有意的。”

    哄了好一会儿,才把哭哭啼啼的封团团给哄住了哭。

    “团团,告诉papa,那个信封和那张照片是什么时候的事?”

    “上个星期……好多……好多天了。”

    “上个星期?团团确定那张照片上的人,是大邦邦吗?就是住在御龙城里的那个严邦?”

    小家伙一边惯性的抽泣,一边点点头。

    上个星期?严邦的照片?竟然会出现在女儿团团的书包里?

    “团团,你好好想想:是什么人把严邦的照片放进你书包里的?是一直都在的吗?”

    “团团不知道。”

    一旁的莫冉冉接过话来,“如果真有什么照片,肯定是当天放进去的。因为我每天都会帮团团整理书包。”

    “团团,好好想想:你是怎么发现那个信封的?那张照片上的严邦在干什么?”

    封立昕蹲身在地毯上,平视着坐在沙发上时不时抽泣哽咽中的女儿。

    “那个信封就在团团的书包里……团团本来是想交给老师的,可团团看到那张照片后觉得好可怕,就丢进了垃圾桶里。”

    “那张照片上的严邦……是死的,还是活的?”

    虽说封立昕不忍心这么直白的问;但只有这样问,才是最直接的方式。

    “活着的。因为他还睁着眼睛看着我呢。好可怕。”

    “活的?”

    封立昕有些激动起来,“那跟papa说说,那张照片怎么个可怕法儿?”

    封团团嗅了嗅有些不通畅的鼻子,“大邦邦……严叔叔身上有好可怕伤疤,脸上也有……”

    “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

    一旁冥思苦想中的林诺小朋友立刻大声嚷嚷了起来。

    “诺诺,你想起什么了?”雪落连忙追问。

    “上个星期五排队放学的时候,鼻涕虫的确跟我说起过:她在书包里发现一个信封,信封里有一张照片……后来被郝子涵举报说团团乱讲话,然后团团就没有说下去。”

    看来照片是真有其事了。

    封立昕相信女儿封团团没有认错照片上的严邦!

    从女儿的描述可以分辨:照片上的严邦应该还是活的。

    就不知道这张照片上的严邦,是出事之前的严邦,还是出事之后的严邦!

    如果是出事之后的严邦……

    那岂不是说严邦还活着?

    “大哥,你说……严邦会不会还活着?”

    有同样想法的,还有雪落。

    “很有这个可能!”

    封立昕认可的点了点头。这也是他正想说的。

    “太好了!”林诺小朋友欢呼雀跃了起来,“大邦邦还活着!”

    “团团,再好好想想:照片上的大邦邦是什么样子的?”

    封立昕再一次的询问着看起来有些不耐烦的女儿。

    “就是那个样子……身上有好可怕的伤疤,脸上也有。”

    封立昕重复又细致的询问了好几次,但封团团也答不出太多其它的细节。

    当时的封团团只匆匆忙忙的看了一眼就丢进垃圾桶里了,根本不可能描述得太仔细。能想出这么多,已经很不容易了。

    衡量了片刻之后,封立昕决定将这个消息告诉封行朗。

    因为封行朗要比他更熟悉和了解严邦。

    有针对性的询问,要比他这么审问式的询问更有效果!

    接到电话的封行朗,直接开着严邦的兰博基尼飙回了封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