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206章 亲了也不娶

第1206章 亲了也不娶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206章 亲了也不娶

    封团团瞪着澄澈且伤感的大眼睛,泪眼汪汪的看着被叔爸封行朗抱在怀中的诺诺哥哥。

    封行朗微微一怔:没想到才5岁的团团竟然会有如此强烈且认真的态度。平日里的笑侃,原本只是觉得两个小p孩子过家家闹着玩。

    “我才不要娶你呢!只知道哭鼻子的鼻涕虫!”

    林诺小朋友很不给面子的哧哼一声,惹得封团团在眼圈里打转的眼泪,终于控制不住的滚落了下来。那小模样,着实的楚楚可怜。

    “团团怎么了?怎么哭了?”

    封立昕是从隔壁别墅赶过来的。祭祀妻子蓝悠悠的一些仪式,他并没有让5岁的女儿参与。

    “papa……诺诺哥哥要娶芽芽……他不要娶团团……哇啊啊……”

    封团团朝封立昕奔了过去,洒了一路的泪水,哭得格外的伤心。

    其实林诺小朋友刚才的那句嚷嚷声,封立昕已经听到了;他将哭得伤心之极的女儿抱起身来,紧拥在怀里轻拍安抚。

    “团团是不能嫁给诺诺哥哥的。”

    “为什么啊?团团就是想嫁给诺诺哥哥!”

    “因为团团姓封;诺诺哥哥也姓封;而且团团的爸爸和诺诺哥哥的爸爸又是两兄弟,所以你跟诺诺哥哥就成了堂兄妹!堂兄妹是不可以近亲结婚的!”

    “……”

    封行朗本想听听大哥封立昕要怎么安慰哭得伤心之极想嫁给儿子诺诺的团团,却没想他竟然跟才5岁的女儿搬出了如此复杂的大道理。连‘近亲结婚’都用上了!

    封团团愣住了,嘟着嘴巴哼哼,“那团团不姓封了,是不是就可以嫁给诺诺哥哥了?”

    “那也不行!反正法律就是这么规定的:兄弟之间的孩子,是不可以近亲结婚的!”

    还别说,封立昕这套冠冕堂皇的‘法律规定’,到是吓唬住了哭哭啼啼的团团。

    “好讨厌的法律!”

    封团团任性的呼哧着怒气,“团团就是想嫁给诺诺哥哥!”

    “那可不行!你跟诺诺哥哥差不多相当于亲兄妹了!你有见过亲兄妹结婚的么?不但法律不允许,papa和你叔爸也不会同意的啊!”

    “这个法律怎么这么讨厌啊?papa可不可以让法律改一改?团团真的好想嫁给诺诺哥哥的。”

    小东西一直哼哼喃喃,神神叨叨的念着。听起来不想放弃,可以对‘法律’这个很严肃很神圣的词稍显畏惧之意。

    因为老师有教育过小朋友:人人都要争当一个遵纪守法的好孩子!不然会被警察叔叔给抓走的!

    “papa可没有这样的本事!那是十多亿人民一起制定出来的规则,大家都必须要遵守的。不遵守的人,是要被警察叔叔给带走的哦!”

    在封立昕一本正经的连哄带骗下,团团似乎暂时打消了想嫁给诺诺哥哥的心思。

    只是封行朗却觉得封立昕太过认真了。小孩子过家家的言语,用不着如此当真的。

    因为封立昕应该知道:他跟封行朗并没有血缘关系的。

    拿法律说事儿,感觉他主观上似乎并不想让自己的女儿嫁给侄儿封林诺。

    “唉,娶不成团团妹妹了,那就只能娶芽芽了!”

    封行朗诙谐的悠哼一声,不知道是在逗侄女团团呢,还是在安慰大哥封立昕。

    “我也不想娶芽芽!她才那么小,连话都不会说,就知道傻傻的笑!”

    却没想自家傲娇的儿子,又傲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儿子,这是你的真心话么?上回听大朵朵说,你还偷亲了人家女儿呢!”

    其实今晚的封行朗,心情并不好,似乎有那么点儿故作轻松的意味儿。

    “哪有偷亲了?我是……我是光明正大的亲的!”

    林诺小朋友有些恼羞成怒了,“亲就亲了呗,能拿我怎么着?亲了我也不娶她!”

    “……”

    ……

    雪落刚从白公馆出来坐上巴颂的车赶回封家,就接到了夏以书打来的电话。

    “雪落姐,封行朗无缘无故的要开除我,你帮我说说情呗!”

    夏以书没有拐弯抹角,亦没有先嘘寒问暖的铺垫,就直接跟雪落将事情挑明。

    还真的开除了夏以书?

    雪落的眉眼忍不住的上扬:看来自家男人真是个宠妻无度的‘昏君’!

    这一刻,雪落的心里还是有那么点儿小欣喜小感动的。

    “以书啊,不是雪落姐不帮你,只是……只是我从来都不插手封行朗公司的事儿!再说了,我在封家人卑言轻的,我说的话,封行朗也未必听啊!”

    雪落收敛起心头的小欣喜,很诚恳的说出了自己的爱莫能助;顺便也撇清了关系!

    总不能让夏以书以为:正是因为自己的不痛快,所以封行朗才把她给开除的吧!

    “雪落姐,只要你肯跟封行朗说,他一定会听的!除非他不爱你!”

    最后一句话的杀伤力,还是很强的。

    也很具有挑衅!

    换句话说,她夏以书能留在gk风投,完全是因为封行朗爱她雪落姐;反之,就是不爱?

    不等雪落整理好话语来反驳,夏以书便开始了她下一轮的说辞。

    “雪落姐,我在gk已经工作了差不多有一个月,很受nina的重用;公司的业务流程已经基本上手了;而且nina马上就要请产假了,在这个节骨眼上,我真的不能被开除的啊……真不知道封行朗他吃错了什么药,无缘无故的说开除就开除我!他怎么不为公司的前途着想的啊?再说了,我工作那么的努力用功,他没理由开除一个业务能力出色的员工的啊!真让人想不通!”

    夏以书的这番话,义正言辞得让雪落心虚。

    如果夏以书的确是个出色的优秀员工,只是因为自己的一己私念……是不是太自私了点儿呢?

    再说了,nina要请产假那是板上钉钉的事实!自己怎么可以因为自己的个人原因,而影响到丈夫的事业呢!

    “雪落姐,是不是有人在封总跟前吹了什么耳旁风啊?nina说封总向来都是个唯才是用的好boss,应该不会做出这种无缘无故开除一个优秀员工的鲁莽事情来的。”

    夏以书继续的言语进攻,让雪落有些按捺不住了。

    那个吹耳旁风的人,不正是自己么?

    “以书,你也别着急了。回去我跟行朗说说。要是他执意如此,那我也没办法。”

    雪落只能用缓兵之计先搪塞义愤填膺中的夏以书。

    “雪落姐,我相信你的话封行朗一定会听的!他那么爱你,又那么宠你跟他的孩子……”

    这后一句话,雪落怎么听怎么觉着别扭。

    这跟儿子林诺有半毛钱关系么?怎么把他也给扯进来了呢?

    “行了以书,我现在正赶回去呢。等我跟行朗谈了之后,再告诉你结果。”

    似乎,雪落也有那么点儿小心思:想向夏以书证明封行朗是爱自己的!

    当初夏家的三个女儿都不肯嫁来封家,却让她这个外甥女阴差阳错的嫁了进来;而且所嫁之人还是她们都爱慕的封行朗……

    总之,雪落就想证明一下:自己不但嫁对了,而且她跟封行朗之间还很恩爱!

    雪落不是那种喜欢秀恩爱的女人!但在夏家人面前,她总觉得自己秀一下也无妨。

    ……

    今天的晚餐,雪落吃得心事重重的。

    就连监督儿子吃蔬菜这种天大的事儿,她都忘记去做了。

    封行朗向来护短:觉着儿子吃不吃蔬菜,无伤大雅;更用不着上纲上线!

    孩子喜欢吃什么,就由着他吃什么好了,不至于用上强迫的方式。

    “叔妈咪,诺诺哥哥今天都没有吃蔬菜的。团团都有乖乖的吃!”

    因为叔妈咪和冉冉姐姐一直强调小孩子吃蔬菜的种种好处,所以小可爱很自觉的当起了为诺诺哥哥好的小小监督员。

    “要你管!真烦人!你这么爱吃蔬菜,全给你一人吃好了!”

    林诺小朋友将盘子里的西兰花一股脑全倒进了封团团的小碗里,也散了满桌。

    这下好了,大家都不用吃绿不拉几的西兰花了!

    可这样做的结果是:小家伙被逼无奈的吃下了双份的,有着奇怪味道的茼蒿菜。

    晚餐过后,哄睡了怨声的儿子,雪落换上一件玲珑别致的吊带睡衣。

    男人躺在恒温浴缸里泡着澡;俊逸的脸庞覆盖在毛巾下,突起着被柔化的五官。

    女人柔若无骨的小手,顺着男人劲实的背脊,一路蠕动至男人精健的胸膛上;

    “夏以书说,如果你爱我,我就能说服你留下她……”

    无事献殷勤啊!

    男人知道自己的妻子是那种相对含蓄且矜持的女人;

    毛巾下,男人的唇角好似微微勾动了一下,“也就是说,为了证明我是爱你的,就必须把夏以书留在gk啰?”

    “行朗,你是不是很为难啊?”

    雪落喃哼了一声,“其实我也知道,我不应该插手公司的事。”

    “小姑娘,你这是要上那个女人的当了!”

    男人悠哼一声,从水手探出带水的大手,捏在了女人的上面,享受着她的好。

    “上当我也认了!总不能让夏以书觉得你不爱我吧!”

    看来女人的小心思,有时候跟理智完全不能搭上边。

    “还有,你必须给老婆开个后门,让我也留在gk!我要跟夏以书一起办公!”

    “后门呢,还是可以开的……只不过林小姑娘是不是该表示一下自己的诚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