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205章 美妙的邂逅

第1205章 美妙的邂逅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205章 美妙的邂逅

    “……”雪落怔住了。

    难不成白默有什么洁癖,不喜欢和哺乳期的朵朵亲近?

    “也许……也许白默有,有那方面的洁癖,不喜欢奶水的味道……”

    雪落本是想安慰袁朵朵的。可说出来的理由,连自己都觉得有些荒唐可笑。

    “不喜欢奶水的味道?呵呵……可他每天都会抱着他的两个宝贝女儿亲上又亲,还说她们身上奶奶的味道特别好闻。”

    袁朵朵长长的叹息一声,“我都觉得我自己是在道德绑架他!因为我给他生下了两个女儿,所以他不得不娶我!因为负责!”

    “朵朵,你也别多想了,说不定等豆豆和芽芽断奶之后,你们夫妻之间的生活就会正常了。”

    雪落看向默滞中的袁朵朵,万分的怜惜起她来,“也许白默心疼你生下了双胞胎,想让你好好的休息调养身体。”

    “我的身体还需要调养吗?一手抱豆豆,一手抱芽芽,我一口气爬上四楼的阳光房看星星,都不带喘的。感觉身体比怀上豆豆和芽芽之前还要好!”

    袁朵朵燥意的挥了挥手,“算了算了,不说了!再说下去,你还以为我对那种事特别的需要呢!”

    雪落能感受到袁朵朵惆怅又纠结的心理。但她却不知道如何去安慰她。

    夫妻之间的事,别人参与不了。最终还要他们自行去解决。

    下午四点左右,封行朗打来了电话。应该是刚从‘金克都’回来的,没能在休息室里找到雪落。

    “哪儿呢?去接我家诺公子了?”

    “冉冉去接他们了。我在白公馆看豆豆和芽芽呢。一会儿下班你来接我吧。”

    雪落是想让封行朗和白默见个面,也好缓和一下他们兄弟之间的紧张关系。

    “我还是让巴颂去接你吧。我要是主动送上门去,白默那家伙真会吃了我!”

    封行朗会意女人的意思;但他真的不想见到白默。

    或许并不是不想见白默,而是不愿去涉及严邦的话题。

    即便严邦真的死了,弄个假墓地,又算什么呢?

    “那你就不怕白默吃了你老婆啊?”

    “他敢!”

    封行朗低嘶一声。

    雪落故意留在白公馆,一直等到白默回来。

    “嫂子。”

    看到雪落,白默怔了几秒,但还是礼节性的唤了她一声。

    “白默,你可回来了,豆豆和芽芽一直‘baba’的念叨着唤你回来呢。”

    雪落将怀里的豆豆塞进了白默的怀中;白默原本一张冷寂的脸,瞬间荡漾起慈爱的笑意。

    “豆豆……是不是想baba了?爸爸也想你们。”

    那姿势,那手法,那亲昵的口吻和宠爱的微笑,都证明着白默真的爱极了他的两个宝贝闺女。

    “白默,其实今天是你朗哥让我来跟你说声抱歉的。他自己不好意思来,也没脸来。”

    见白默的心情还不错,雪落便顺势缓和着丈夫和白默之间的紧张关系。

    “嫂子,你就别蒙我了!我跟朗哥一样,都接受不了邦哥的死……打一架,我们心理都会好受一些的!根本谈不上什么抱歉!”

    “……”白默的话,让自作聪明的雪落有些尴尬起来。

    原来他们兄弟之间的感情,并不像自己所想像的那样轻浅。他们有他们自己独有的沟通方式。

    “嫂子,你回去告诉朗哥:下个星期日,我会给邦哥做个追悼。地点在御龙城,朗哥来不来随他!”

    “……好。”

    ……

    时机很好。

    交待完巴颂去白公馆接妻子,闭目休憩了片刻之后,封行朗起身离开了办公室。

    他想去一趟御龙城。

    步伐有些匆忙,便与同样匆忙的一个靓丽身影撞了个满怀。

    弹性不错。

    应该是真的。

    封行朗能够感觉到靓丽身影首先撞来的那片柔之软意。

    做了恰到好处的停顿,怀中美人立刻像受惊的小兔子一般,慌乱的弹开了。

    对,是弹开的。

    一次相当成功,相当美好,且相当自然的邂逅!

    青春的碰撞!

    机遇的碰撞!

    不带任何的作秀的成分!

    “对不起啊……表姐夫。”

    夏以书揉了一下自己被撞疼的胳膊,“其实是你先撞到我的……好疼!”

    很大胆的女孩儿!

    也很有自己的想法!

    当时的封行朗是冷冽的。

    很有霸道总裁的范儿!

    只是那声‘表姐夫’,叫得真让人酥心!

    或许这个大胆的女孩真的是无心之举……但后一句‘好疼’,听起来怎么那么……

    见封行朗不说话,只是眯眸睨着自己,夏以书立刻挺直了背脊。

    “封总,nina让我将明天行程跟您先沟通一下。她说她身体有些不舒服,先回去休息了。”

    夏以书收敛起了自己稍显撒娇的意味儿,换上了一副公事公办的职业ol模样。

    “不是让nina把你辞退了的么?怎么还在?”

    封行朗俊逸的面容上,玄寒冷厉;丝毫没有在跟夏以书说笑,或是侃谈的意思。

    那模样,一下子让夏以书的心寒到了骨子里。

    那又怎样?

    “有辞退我的理由么?”

    夏以书面带着微笑的问。那笑意,透着无比的犟强。

    “我堂堂一个boss,辞退一个不想继续聘用的员工,需要理由么?”

    封行朗不咸不淡的冷哼,唇角扬起的笑意,有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

    “封总,我看您还是费心想出一个理由来吧!要不然,我就去找我雪落姐哭鼻子!”

    夏以书的应答,到让是封行朗微微一怔:这丫头到是挺牙尖嘴利的。

    “你觉得你去找林雪落哭鼻子会有效?”

    封行朗到是想看看这丫头会有什么样的对抗手段。

    “肯定有效!除非……除非你不爱我雪落姐!”

    夏以书将行程文件夹拍进封行朗怀里,便转身离开了。

    那高挑的身姿,和那娇而不媚的走态,洋溢着浓郁的青春气息,扑面而来。

    找妻子林雪落去哭鼻子?

    要是她知道正是因为她的雪落姐,他才辞退的她……

    当然,封行朗不会将矛盾的激化点转到自己妻子的身上!

    挺有意思的小丫头!

    封行朗到是想看看她能犟到什么程度!

    没有严邦的御龙城,依旧在正常运作着。

    好像验证着这世界少了谁,这地球都能没心没肺的继续转动下去!

    邵远君送来了这三个月来的营业汇总表。他是严邦的一个远房亲戚。严邦在时,并不被重用。

    封行朗只是随意的翻看了几眼,便丢在了一旁的茶几上。

    “二爷,默三说他下个周日,会在御龙城里给邦哥做个追悼。您会来吗?”

    “追悼?”

    封行朗哧声冷哼,“追悼什么?又有什么可追悼的?追悼他严邦发了多少不义之财?还是他逼迫了多少良家少女替他赚钱?一个又黄,又赌,又毒的家伙,还追悼个p啊!”

    ‘啪哒’一声,封行朗将茶几上的杯杯盏盏一股脑砸在了地面上。

    “谁它妈会真心诚意的追悼他严邦?都它妈希望他严邦早死早好吧!”

    封行朗的愤怒不知从何而来,又从何而起,他将严邦起居室里的能砸的东西全砸了。

    “一个死有余辜的东西,有什么可追悼的!”

    面对封行朗对严邦的谩骂,邵远君愣怔在原地。

    不都说严邦、封行朗,还有白默三人感情好到可以同玩一个女人的地步么?

    怎么这一刻的封行朗,上演的却是对严邦毫无遮掩的辱骂呢!

    还是验证了世间的那句‘人走茶凉’?

    ……

    “叔爸,叔爸!”

    每到这个时间点,封团团都会守在客厅门口,等封行朗一出现,她就第一时间迎上前来讨抱。

    “团团小公主今天过得如何?开不开心啊?”

    封行朗将奔来的封团团高高举起,惹得小东西欢快的直笑。

    他很少将自己的负面情绪带回家。

    “团团也不是很开心!”

    “为什么不开心呢?是不是诺诺哥哥又欺负你了?”

    “诺诺哥哥没有欺负团团,是团团乱讲话,害诺诺哥哥挨批评了!”

    对于今天排队讲话挨批评的事儿,小家伙一直很过意不去。

    “没关系的!你诺诺哥哥皮糙肉厚,像挨老师批评这种小事儿,他压根就不会放在心上的!”

    这是亲爹么?

    绝对的亲爹!因为只有亲爹才会如此的了解自己孩子的秉性和脾气。

    正如封行朗所说的那样:林诺小朋友根本不会上心什么批评。

    在没看到亲爹身后的妈咪时,他才急声嚷嚷起来:“我妈咪呢?”

    “你妈咪……”

    本想逗一下小暴脾气的亲儿子,但又舍不得看到小东西急得上窜下跳。

    “你妈咪去看豆豆和芽芽了。我让巴颂去接她了,已经在家的路上。”

    “团团也想去看豆豆和芽芽!”

    封团团原本想告诉叔爸封行朗的话,又一次被其它话题给岔开了。

    “自己的孩子都不爱,却去看别人家的孩子!”

    林诺小朋友不满的嘟哝一声。

    “诺公子又小心眼儿了不是?”

    封行朗将埋怨中的儿子抱离地面,“你妈咪可是为了你才去看豆豆和芽芽的!”

    “为了我?这理由好可笑哦!”

    小家伙越来越不好糊弄。

    “你不是喜欢芽芽么?”

    封行朗蹭亲着小家伙的脸颊,“为了能顺便让你娶到芽芽,你妈咪才去跟她沟通感情的。”

    “诺诺哥哥娶了芽芽,那团团怎么办?团团也想嫁给诺诺哥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