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204章 心都萌化了

第1204章 心都萌化了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204章 心都萌化了

    好像是一张照片。

    因为边缘跟信封卡得有些紧,封团团费了好大的劲儿才将那张照片从信封里给拖了出来。

    或许换成了林诺小朋友,那信封早就被撕得尸骨无存了;但封团团却是个爱惜物品的乖丫头。

    可等封团团翻过那张照片时,“啊……大坏蛋!可好怕……”

    几乎是条件反射,封团团径直将信封和照片一起丢进了手边的垃圾桶里。

    “团团,怎么了?”保育阿姨听到了封团团的惊叫声。

    惊魂未定的封团团一直的摇头,“伍伍老师,你带我一起去等诺诺哥哥吧。”

    被吓坏了的封团团,很需要诺诺哥哥的保护和安抚。

    “好,伍伍老师这就带团团过去。”

    保育阿姨牵着封团团的手,朝大班方向走了过去。

    “诺诺哥哥……”

    封团团一路小跑着,上前来牵住了刚在排队的林诺,“诺诺哥哥,刚刚团团在书包里发现了一个信封,信封里有一张照片……”

    “老师,封林诺的妹妹又在讲话!她老是不遵守纪律,在排队的时候乱讲话!封林诺根本管不住他妹妹。”

    队伍被分成了两排,纪律好的一排,就可以每人多得一个笑脸,贴在额头或手背上的那种。以示奖励。而且还能在明天的活动中获得先挑选活力小屋的权力。

    “我妹妹哪有乱讲话?”

    林诺根本不会去在乎什么笑脸,还有那些玩腻了的游戏小屋。

    “明明就有!我刚刚都听到了!老师,以后就让我牵着封林诺的妹妹吧。我保证能管好她,不让她乱讲话!”

    这要求……

    “我妹妹才不要你牵呢!你再乱打小报告,我就揍你!”

    林诺一边牵紧着封团团的小手,一边握拳朝那个打小报告的男同学挥动着拳头。

    “封林诺,你保护妹妹这很棒,但对同学也要友好哦。”

    虽然老师并没有批评诺诺哥哥,但封团团还是觉得是自己犯的错。有些小自责的她,一路都没有讲话,直到被莫冉冉接上了保姆车。

    “诺诺,团团,你们饿了吧?这是安奶奶特地给你们做的奶酪包和培根肉卷。”

    在美食和玩具的吸引之下,以及诺诺哥哥的陪伴,封团团很快就忘记了照片和信封的事儿。

    ……

    怎么办呢?

    自己是回家当家庭主妇呢?还是另找其它的工作呢?

    休息室里的雪落,纠结万分:自己也真够憋屈的,在自己丈夫的地盘,都能被人抢去了工作?

    什么叫抢去啊?

    寻思着夏以书来gk风投,走的是正常招聘程序,跟抢字也搭不上边儿的。

    谁让自己这个走后门的家伙,不被nina看中并认可的呢!

    那就重新找工作去呗。趁自己还年轻。

    就这么拱手相让给夏以书了?怎么觉得心里憋屈得慌呢!反正就是顺畅不了!

    要是夏以书真被丈夫开除回去了,自己今后还能有脸回舅舅家么?

    不过舅舅夏正阳应该能理解吧:他自己都不愿意接受外甥女当他儿子的助理,在夏以书跑来gk当秘书这件事上,他应该表态反对才是!可夏以书明明说夏正阳很支持她来gk风投工作的啊!

    真够烦的!

    雪落从沙发床上坐起身,决定去白公馆找袁朵朵谈谈心。

    也好久没见着豆豆和芽芽了,雪落还真挺想她们的。一想到某个将来,自家彪乎乎的儿子还要娶豆豆或是芽芽当老婆……那自己岂不成豆豆和芽芽的婆婆了?

    想到上回丈夫封行朗出手打了白默,雪落觉得自己更有必要去一趟白公馆了。

    男人去了‘金克都’,整个总裁办公室空无一人。一起陪同在丈夫身边的,是身怀六甲的nina。

    虽说雪落相信丈夫跟nina之间是清白的;但nina肚子里的孩子也没传闻出其它的亲爹……还真够让人浮想联翩的!

    雪落真希望自己能成为丈夫封行朗的得力助手。就像nina那样的。

    看得出来,丈夫对nina十分的信任,而且依赖。

    去母婴商场挑选了一对生蛋音乐小鸭,雪落便赶去白公馆。

    “雪落……”

    知道雪落要来,袁朵朵可高兴了,她已经在院落的大门口等了雪落十多分钟了。

    “白夫人怎么亲自来接驾……看来是我面子够大啊!豆豆和芽芽呢?”

    “睡着呢!应该快醒了。不醒也把她们给叫醒。”

    一个多月没见的两个宝妈,几乎夸张得要抱头痛哭了。

    “雪落来了?”

    “老爷子,给您请安!”

    看着满头银发守在豆豆和芽芽婴儿床边的白老爷子,雪落真的是感慨万千。

    人类无法阻止生命的老去;但同时也孕育了新生命的成长;演绎着人类生命长河的生生不息!

    “怎么没把诺小子和团团丫头一起带来啊?”

    白老爷子看起来越发的慈爱。精神劲头还不错,即便是无法遮掩的苍老,也是那么优雅。

    能做到优雅从容的老去,很美好。

    “诺诺和团团上学呢!等周末,我把他们两个一起带来看您和豆豆芽芽。”

    “那就这么说定了!周末我可盼着呢。”

    白老爷子起身离开了,将空间留给了雪落和朵朵这对好闺蜜。知道她们有悄悄话要聊。

    先醒的是芽芽。

    七个多月的芽芽,养得很好;弹指可破的小脸蛋上,有着十分精致的五官。像极了女版的白默,漂亮得让人咋舌。

    “小芽芽醒来?快让干妈看看……”

    先醒的芽芽不哭也不闹,在雪落唤她时,还甜甜的笑了笑;把雪落的心都给萌化了。

    “芽芽,你怎么这么乖呢……干妈喜欢你喜欢得不得了!”

    雪落将芽芽从婴儿床上抱了起来,在她的小脸蛋上柔柔的亲了亲。

    那软软又嫩嫩的小脸,雪落忍不住的多亲了好几口;抱着这么乖巧柔软的小东西,雪落觉得自己幸福得无以言表。

    “唉,你们一个个都偏心眼:只喜欢乖巧安静的芽芽!我家豆豆也很可爱的啊……”

    朵朵的话音未落,一旁婴儿床里的豆豆就跟着啼哭了起来。

    明明是双胞胎,可却性格迥异。豆豆该哭时哭,该闹时闹;但芽芽却相对安静了很多。

    但神奇的是,芽芽几乎从不吃奶瓶;七个多月大的她,除了吃母乳之外,就直接喂辅食了。

    而豆豆相对就好糊弄一些。每次都要先等芽芽喝好妈咪的奶之后,她才有得喝。

    “来吧豆豆,干妈也抱抱你。”

    七个多月大的小宝贝,背脊已经长硬实了,雪落可以一手抱上一个,同时将两个小可爱抱着。

    “雪落,你帮我劝劝我家老子爷吧……我真的好想出去工作!豆豆和芽芽都快八个月了,辅食吃得很好,我早中晚喂好她们就可以的。”

    朵朵这一开口,就把雪落想说的话给堵了回去。

    突然之间,雪落觉得朵朵比自己还矫情。

    自己矫情要去工作,那是因为儿子林诺已经大了,而且白天都在幼稚园,她可以放开手脚去工作;可豆豆芽芽才七八个月大……

    “朵朵,我觉得你太矫情了!白家家大业大,而且豆豆和芽芽才几个月大,会缺你上班工作的那点儿钱养家糊口?”

    “林雪落,你的口气怎么跟白默一样啊……”

    袁朵朵哀声长叹,“一样的自私自利!难道我就不能有自己要奋斗的理想吗?”

    “别提什么理想,这种又空又虚的东西!当初某人不是扬言:可以为肚子里的孩子奉献出自己的一切,甚至于生命么?还在豆豆和芽芽最需要的,就是你这个亲妈寸步不离的陪伴!”

    雪落觉得自己在劝说别人的时候,那些大道理简直是张口就来。

    虽说自己心里还纠结着要不要跟夏以书去拼抢一下秘书的职位。

    “天呢……林雪落!你怎么比白默还白默啊!感情我生了双胞胎,就只能在家带孩子了?”

    袁朵朵真的是欲哭无泪。她很想陪伴着一双女儿的成长,但她也想有自己的事业和理想。

    再说了,自己出去工作也不影响陪伴豆豆和芽芽的成长啊!

    又不是说,陪伴就一定要寸步不离且一天24小时的守着她们呢!

    想起什么来,雪落紧声问道,“对了,白默最近怎么样啊?”

    提及白默,袁朵朵的神情一下子黯然了下去。

    “雪落,你跟封行朗之间……是不是相敬如宾啊?”

    这一问,着实把雪落给问愕住了。

    “相敬如宾?现在又不是封建社会!再说了,我跟封行朗还没老到要相敬如宾的地步吧!”

    在雪落看来,相敬如宾,那是用在封建时代长辈们之间才会出现的夫妻状况。

    袁朵朵默默的低下了头,若有所思。

    “朵朵,怎么了?”

    雪落看出了袁朵朵忧伤,“你跟白默之间……吵架了?还是闹矛盾了?”

    袁朵朵叹了一口气,随后摇了摇头。

    “雪落……我跟白默,就……就……就在一起过两次……你说我们之间……正常吗?”

    袁朵朵有些羞于启齿,但雪落是她唯一可以倾述这些秘密的闺蜜了。

    “两次……是少了点儿。可你这才刚生下豆豆和芽芽啊。也许白默是忙于照顾自己心爱的女儿们,就疏忽了夫妻之间的事。”

    “不!自从生下豆豆和芽芽之后,我们就没在一起过。那两次,一次是怀上那个畸胎……一次上怀上豆豆和芽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