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199章 又弄封行朗?

第1199章 又弄封行朗?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199章 又弄封行朗?

    直到晚餐之际,都没有见着河屯的身影。

    难道河屯当真要把他自己在小黑屋里关上两天时间?

    原本封行朗是想随即带上老婆孩子回申城的;可雪落母子俩似乎对被关在小黑屋里的河屯很感兴趣。尤其是林诺小朋友,时不时的会跑去那个通道外围瞄上一眼。

    河屯的众义子们,虽说没有厉言厉行的抵触封行朗一家三口,但能明显的感觉到他们的冷淡。

    包括邢八,也是一副不冷不热的模样。想必是他们很不满封行朗一家如此的倒逼河屯。

    整个佩特堡,陷入了莫名的死气沉沉。而且还压抑是让人难受。

    林诺小朋友就有些难受。不仅仅是因为被关在小黑屋里的义父河屯,还有对他不理不睬的义兄们。

    原本被众星捧月的小十五,一下子沦落到了不被众义兄正眼相看的地步。

    “我义父的晚餐好了没有啊?你们动作快点儿!一会儿我还要给我义父送去呢!”

    小家伙跑来厨房催促着。

    厨子讲的是英语,小家伙能听得懂大概:应该是老十二已经把义父河屯的晚餐送过去了!

    “这个老十二,又抢我功劳!”

    小家伙一边不满的哼哼,一边撒腿就朝小黑屋飞奔过去。

    在小黑屋的通道入口处,小家伙被邢老五给拦了下来。

    “傻老五,你要干什么?敢拦我?反了你了!”

    向来,邢老五只有被小家伙欺负的份儿;可这一回,邢老五却冷着一张满面横肉的脸,索性对叽叽喳喳的小十五不理不睬。

    总之,不让他进去就对了!

    “臭老五!你要造反么?”

    小家伙故意叫得很大声。狐假虎威,向来都是他的拿手好戏。

    邢老五依旧纹丝不动守在入口处,不让小家伙进去。

    义父河屯自愿受罚,众义子说不得也劝不动;但他们难免会将不满的情绪归罪到不懂事的小十五身上。义父有多宠小十五弟,大家有目共睹!可小家伙却恃宠而骄……

    现在已经不是单纯的恃宠而骄了!完全上升到了恩将仇报的地步!

    众义兄觉得:小家伙报复谁,都不能报复义父河屯!

    小家伙的嚷嚷声,引出了在里面伺候着的邢八。

    “十五,又胡闹!”

    愤怒的邢十二已经懒得跟封行朗一家三口多说一句话,也只有脾气稍微委婉一些的邢八还愿意搭理蛮横不讲理的林诺小朋友。

    “我哪有胡闹啊?我是来看义父的!”

    小家伙咬着嘴唇,朝幽暗的过道里瞄上一眼。

    “义父都已经被你们一家关进小黑屋了!你还想怎么样?连饭都不给义父吃么?”

    其实邢八内心是自责的。要是当时不去叫封行朗,也不会间接的把义父给逼进这里来。

    “我哪有这么坏啊!”

    被冤枉了的小东西嗷嗷直叫起来,“我就是想义父了,过来看看他!”

    “义父用不着你看他!也不想想是谁让义父关进小黑屋的!八哥都懒得跟你说话!你一边玩去吧!”

    带着愠怒的邢八转身就要离开,小家伙立刻冲上前来抱住了他的腿。

    “老八,让我进去吧。义父肯定最想十五的!”

    见义父河屯刚刚也没吃几口,邢八担心他的身体,似乎有些犹豫。

    “老八,把义父关进小黑屋是我不对……我进去劝义父出来还不行吗?”

    见硬的不行,小家伙便软磨硬泡起邢八来。

    “行!八哥就信你一回!如果你再敢不孝忤逆义父,咱们兄弟都没得做了!不单单是跟我兄弟没得做,老十二,老五,还有老十四和老十七,他们都不会再跟你做兄弟的!尤其是二哥,他会把你的小p股打成四瓣!”

    在众义兄里,只有邢二让林诺小朋友有所畏惧。好在邢二也不常回佩特堡看望河屯。

    “信我啦!我也很爱义父的好不好!”

    听到嚷吵声的河屯,本要让邢十二出来看看;却没想邢八径直将小十五给带进来了。

    “十五,你怎么来了?没跟你亲爹一起回申城呢?”

    河屯果真被关在铁栅栏里。一旁的简易板桌上放着几乎没动筷子的晚餐。

    “义父,十五舍不得你!”

    小家伙跑了进来,三两下就爬上了河屯的劲腿,卖乖的抱住河屯的颈脖蹭亲了一下。

    河屯爽朗的笑出声来,“哈哈,看来义父没白疼我的十五呢!”

    “义父,你都老成这样了……关一会儿就可以了,还是跟十五一起出去吧!”

    小家伙用脑门轻哄着河屯的下巴,“十五跟妈咪都已经原谅你了!”

    “那可不行!”

    河屯蹭亲着小家伙嫩嫩的小脸颊,“两天就两天,义父得说话算话。”

    “那十五就陪着义父一起在这里关着!”

    小家伙任性的抱紧着河屯,说什么也不肯撒手。

    “哈哈哈,还是我的十五最孝心呢!”

    原本心情阴郁的河屯,瞬间便被亲孙子的三言两语给逗得开怀大笑。

    完全没在意一直默默陪在他身边,伺候着他吃喝拉撒的其它义子。

    ……

    “去哪儿?”

    雪落起身刚走两步,身后便传来男人的厉问声。

    雪落顿住了脚步,回头看向封行朗,“行朗,你还真要河屯在黑屋里关上两天呢?”

    “他关了我老婆孩子五年,我才关他两天……够便宜他的。”

    “可他也帮你养了老婆孩子五年呢!功过相抵了!”

    雪落着实不忍心看到年迈的河屯受此憋屈的惩罚。而且还是人为的,完全可以避免的。

    “他欠我的,欠我老婆孩子的,欠我大哥的,欠我母亲的……搭上他的残命,都偿还不了了!”

    穿过打开的窗,封行朗的目光看向远方的起伏丛林,一派肃然清冷。

    “我不跟你胡搅蛮缠了!我去找诺诺!”

    雪落刚要走,又被封行朗给叫住了。

    “林雪落,你左一声爸,右一声爸……叫得到是挺朗朗上口的呢!”

    “那是我跟河屯之间的私事!用不着你管!”

    雪落不想跟戾气中的男人做毫无意义的争辩,便转身快步离开了。

    其实雪落知道儿子跑来了河屯这里。

    过道的入口,守着正狼吞虎咽吃着晚饭的邢老五;还有细嚼慢咽中的邢八。

    “行了,太子夫人,你就别进去添乱了!有十五在,我义父挺好的。”

    看着这群义子连个吃饭的地方都没有,雪落着实的于心不忍。

    实在说不出安慰的话,雪落便转身离开了。她知道有儿子陪着河屯,河屯应该是欣慰的。

    等雪落回到折回时,房间里却没有了男人的身影。

    知道男人不会一个人独自回申城,雪落便四下寻找起来。

    在看到被河屯视为禁地的,用来祭祀苏禾的房间里亮着忽明忽暗的烛光,雪落便顿住了上前的脚步。她知道男人应该是在里面。

    雪落等了半个多小时,见房间里的男人依旧没有要出来的意思,她便悄然的转身离开了。

    善解人意的她,不想进去打扰丈夫封行朗和他母亲的独处时间。

    回到房间的雪落,毫无睡意。

    本想看会儿书打发一下时间的,却在不经意间看到了男人带回来的一个单肩包。

    从单肩包中,雪落发现了蓝悠悠的死亡证明和一些火化的单据。雪落虽说看不懂泰文,但却能看得懂附加在里面的英文版本。

    蓝悠悠已经死了?

    可这个男人过来时,怎么绝口不提呢?

    不过也没发现男人有多伤感,好像根本就不上心蓝悠悠的死。

    蓝悠悠……终究……还是死了!

    雪落静默了片刻,良久才吁出一声叹息。

    这一晚,林诺小朋友陪着他亲爷爷河屯;

    这一晚,封行朗陪着他的母亲;

    这一晚,雪落睡了个没人打扰的安稳觉……

    似乎,挺不可思议的!

    雪落并没有因为丈夫和儿子不在自己的身边,而焦躁不安。

    雪落知道,有些心结,是需要时间慢慢来化解的。而且正一步步往好的方向在发展着。

    也没去找儿子林诺,亦没有等候丈夫封行朗;

    洗漱好的雪落,一个人坐在餐桌前,美美的吃着厨子刚做好的早餐。

    似乎这一刻雪落才觉得:原来佩特堡里的大厨手艺,竟然是如此之好。可惜了往日从来没能静下心来好好品尝。

    雪落吃的有点儿撑!几乎将厨子端送上来的早餐,都逐一吃了个遍。

    跑来给义父河屯拿早餐的林诺小朋友怔住了;

    回来找老婆孩子准备出发回申城的封行朗也是微怔;

    父子俩看着独自霸占着整个餐桌,正欢快的吃着早餐的雪落,有些不太适应。

    “妈咪,你都没有等亲儿子回来一起吃!”

    小家伙先说出了自己的小不满。

    “不是还剩下这么多吗?够你们爷俩吃了!”

    “……”把剩下的东西给自己跟亲爹吃?

    小家伙觉得:面前的这个妈咪,一定是个假妈咪。

    ……

    丛刚微眯着眼眸,似乎在计算着时间。

    “卫康,你说封行朗最不缺什么?”

    良久,他才睁开眼,侧头询问着一旁正整理着数据清单的卫康。

    “封行朗最不缺……的东西……”

    卫康虽然觉得boss的问话很奇特,但还是冥思苦想着,“我觉得他最不缺的就是钱!”

    “那好,我们就从他最不缺的‘钱’,开始下手!”

    丛刚让人琢磨不透的眼眸中,透着一抹不明朗的幽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