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198章 这事闹的

第1198章 这事闹的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198章 这事闹的

    去喊封行朗来看他亲爹河屯为老婆儿子设置的这间小黑屋?

    邢八微怔缄默了几秒:这完全是在搞事情、拉仇恨呢!

    鉴于小家伙倔强着不肯出来,加上林雪落有意无意的推波助澜,邢八觉得喊来封行朗观摩安抚一下,也是无可厚非的。

    现在最关键的,就是把林雪落母子从这间小黑屋里哄出去!

    至于义父河屯会怎么想……稍稍做点儿歉意的表态,也能增进家庭的和睦不是么?

    “好,我去叫邢太子。你跟十五小心点儿,别真让虫子咬着了!”

    其实林雪落这一刻的小心眼儿,以及她想叫来封行朗观摩这间小黑屋的心思,邢八还是能略晓一二的。让封行朗更惜爱她们母子,也没什么不好。

    邢八找到封行朗时,他正跟河屯在监控室调看监控,寻着小家伙消失的地点,一点一点儿往四周拓展查看。

    因为有河屯在,就这么直接叫走封行朗,肯定不合适;

    邢八用胳膊顶了一下封行朗的肩膀,并用目光朝门外瞟了一眼;封行朗立刻会意,便悄然无声的跟在邢八的身边,两人一前一后的走出了监控室。

    “我已经找到十五了。”

    “他在哪儿?”封行朗紧声追问。

    “你随我来!”

    等身边没有其它人之后,邢八才提点似的浅哼:“邢太子,这过去的都过去了,你用不着放在心上;美好的明天,才是你们一家人要追求的!”

    封行朗只是横了故作深沉的邢八一眼,冷声逼问:“诺诺在哪儿?带我过去!”

    邢八扬了扬眉宇,做了个‘有请’的手势。

    在昏暗的过道尽头,封行朗看到了铁栅栏里面的老婆和孩子。

    母子俩只是安静的坐在一张简易床上,微显凄凉的相互偎依着。

    壁灯发出的惨光照在封行朗俊逸的面容上,侵染着无尽的森寒之意。

    他打开铁栅门走了进去。径直走到了雪落母子的身边,探过长臂将他们母子俩给拥住。

    “封行朗,你又要跟我抢妈咪是不是?”

    小家伙愤愤的怒瞪着走近他跟妈咪的混蛋亲爹,并将亲爹环过来拥住自己和妈咪肩膀的手臂使劲儿往外推。

    “妈咪被我义父关在小黑屋里的时候,只有我陪在妈咪的身边!你都不知道在哪里的!”

    或许小家伙不是在追忆过去的跟妈咪被关在小黑屋里的凄凉和哀伤,而是不满妈咪对混蛋亲爹比对自己好。他觉得这一定是封行朗使坏哄骗妈咪的结果!

    “现在义父好不容易不关我跟妈咪小黑屋了,可你却要跟我抢妈咪……封行朗,你实在是坏透了!”

    小家伙的斥诉,听得封行朗的心间是一阵狠一阵的揪疼。

    儿子跟自己‘争宠’,完全在可控情感之中。也许哄哄小家伙就没事了。

    只是……

    封行朗环看着四周:冰冷的石砌墙壁,潮湿中透着一股终日见不得阳光的霉变气味儿。

    一个几岁的孩子,一个柔弱的女人,就在这样黑暗压抑和腐败阴霉的空间里关着……

    封行朗感觉自己好像哑巴了一样:只是将环抱着妻儿的双臂勒得更紧!

    “封行朗,不许抱着我妈咪……不许你抱!”

    愤怒起来的小家伙,用小拳头开始捶打亲爹封行朗的肩膀和脸颊。

    封行朗没有动弹,只是任由小家伙捶打着自己。

    封行朗知道无论自己怎么忏悔,都弥补不了儿子诺诺缺失掉的五年父爱;

    还有妻子林雪落……自己缺失的不仅仅是这五年的陪伴,还有当丈夫的责任和义务。

    “诺诺,不许这么野蛮!封行朗是你的亲生父亲,你不可以这么的忤逆他!”

    雪落突然提高声音,朝捶打丈夫封行朗的儿子厉吼。

    小家伙被妈咪的吼声给怔住了,嗅着鼻子泪眼汪汪的哼诉,“妈咪,你已经不爱自己的亲儿子了!你就知道爱混蛋封行朗!混蛋封行朗有什么好的?他就知道抛妻弃子,把我跟妈咪丢在这里被义父关小黑屋!”

    “你爸爸没有抛弃我们!是妈咪当初欺骗了你爸爸……欺骗他说你已经被打掉了!你存在的这五年,你爸爸并不知情!”

    雪落最不想看到听到的,就是儿子对他亲生父亲封行朗的怨恨。

    “诺诺,你爸爸是爱你的!就像你爱他一样!过去的事,没有谁对谁错……”

    雪落顿住了,匍匐在男人的肩膀上泣不成声。

    封行朗一直缄默着。没有开口安慰哭泣中的女人,还有嗷嗷不满中的儿子。

    如果妻儿感受不到他封行朗的爱,那只能是他做为丈夫和父亲的失败!

    任何的理由和借口,所有的言语粉饰,都是苍白无力的。

    “十五,你怎么藏到这里来了呢?都快把你爸妈和义父急疯了!”

    河屯赶了过来,却看到儿子一家三口全待在铁栅栏里。

    当河屯打开铁栅栏门时,封行朗一家三口却还坐在里面纹丝不动着。

    “怎么还待在里面呢?又湿又暗的,小心着凉了!快出来吧!”

    可任由河屯怎么叫唤,里面的三个人都沉寂无声着。

    这一刻,儿子一家无声的沉寂,才让河屯意识到:这是对他的一种惩罚!

    无声无言的惩罚!

    因为这间小黑屋,他曾经用来关锁林雪落母子的。

    “十五,快出来吧!都是义父当年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所犯下的错!一会儿义父就派人把这间小黑屋给拆了,再也不用了!”

    河屯的认错,虽说还不够深刻,但能让他亲口承认并纠正,已经实属不易了。

    “诺诺,你义父喊你呢!快出去吧!”

    雪落是善良的。对于河屯,自己的长辈,她从来没想过要追究什么。

    “不行!我就不出去!”

    小家伙也纯属那种得了便宜还卖乖,见义父好不容易认错,也就更加的得瑟了。

    “十五,义父都认错了……你还想怎么着?”

    “除非……义父你也要被关在小黑屋里!”

    小家伙的惩罚,难免带上了童真的幼稚:自己跟妈咪被关小黑屋了,让义父河屯也被关小黑屋,那才公平!

    “十五,过分了!义父他老人家可是你亲爷爷,又年事已高……”

    邢八立刻出言维护河屯的尊严。是真没想到小家伙会这么的犯犟闹腾。

    “好!关小黑屋就关小黑屋!十五,那你说说义父要被关上几天才能解你的气啊?”

    能以惩罚自己的方式言和,河顿很痛快的接受了亲孙子的提议。

    “你都这么老了……那就关……就关两天吧!”

    小家伙还是偏爱义父河屯的。但为了能给曾经受了很多委屈的妈咪出出气,小家伙还是决定小小的惩罚做错事的义父河屯一下下。

    “行!两天就两天!义父答应你了!”

    河屯爽快的答应了,“那你们也得先赶紧的出来,义父才好把自己关进去啊!”

    “妈咪,我们出去吧!”

    小家伙蹦下了床,拉着妈咪的手朝铁栅栏门外走去。

    封行朗依旧待在里面,没有要出来的意思。

    “阿朗,你也出来吧!我进去关两天,给我的小十五解解气!”

    河屯真的跨步走进了铁栅栏里。

    “爸……”雪落急唤一声,“诺诺跟你闹着玩呢。”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既然我答应了十五,就必须履行承诺!”

    “爸,您别这样!诺诺只是一时的任性……”

    雪落是仁善的。她知道河屯那么爱面子,又武断霸道……当着众义子的面,多掉范儿啊!

    “雪落,你带上诺诺跟阿朗一起回申城吧!这一切的错,都是由我引起的。阿朗也是受害者,如果他做了什么对不起你们母子的事,也纯属被逼无奈!爸爸希望你能原谅他,你就带着诺诺跟他回去好好过日子吧!”

    微顿,河屯又自嘲一声,“这两天的小黑屋,我一分钟都不会少关的!”

    这事闹的……

    “诺诺,你怎么能这样耍蛮呢?你义父多大年纪了,你竟然还要关他小黑屋?”

    出来之后,雪落忍不住的训斥起了任性又戾气的儿子。

    小家伙抿紧着小嘴巴不说话,似乎也觉得把义父一个老头关在小黑屋里有些不合适。

    “就关两天!死不了人的!”封行朗淡声。

    “行朗,你怎么还纵容起诺诺了呢?不管怎么说,河屯也是诺诺的亲爷爷,这么大逆不道的事……”

    “行了,这是河屯应得的!不单单是为了你跟诺诺,也为了我哥,还有严邦他们。”

    “……”雪落怔住了:就因为孙子的一句话,就把亲爷爷这么关起来了?

    “行朗,这样的惩罚……真的没必要!”

    “有必要!至少可以让你跟诺诺出出气!”

    “封行朗,我跟诺诺要的不是这种形式主义,我跟诺诺只想把未来的日子过好!”

    凝视着愤然中的妻子,封行朗附身过来,在女人微颤的唇上落下一吻:

    “那就让我从形式主义开始,慢慢的深进到你的内心!”

    男人的话,雪落没能完全听懂;但男人那根手指所做的动作,雪落到是懂了!

    无论是不是形式主义,能任性的扬眉吐气一回,其实内心邪恶的小思想还是挺满足的!

    雪落到是挺想看看:河屯会不会真把自己关两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