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195章 有你就好

第1195章 有你就好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195章 有你就好

    封立昕已经在晚风中等了一个多小时。

    任由莫管家如何劝说,他都不肯进屋去等着丛刚。

    莫冉冉拿来长款防风衣给封立昕披上。陪着他一起在院落外等着。

    与女儿一个月的别离,几乎耗尽了封立昕残存的生命。要不是心牵年幼的女儿,封立昕早就支撑不下去了。蓝悠悠的去世,女儿封团团便成了他的唯一!

    “立昕哥,喝点儿暖胃汤吧。安婶刚熬好的。”

    “不用。喝不下,你放回去吧!”

    封立昕一直翘首以盼着小区入口的方向,生怕错过每一辆驶进小区的车辆。

    见封立昕一门心思只盼着团团回来,莫冉冉也不再执意,便自己喝了那碗暖胃汤。

    半个小时后,一辆黑色的越野车平稳的驶进了封家的别墅小区。

    或许是因为大boss丛刚今天坐在车上,巴颂将车开得慎之又慎。

    “团团……团团……”

    封立昕立刻迎了上前;估计是站久了,本就不利索的双腿打了几下哆嗦,才在莫冉冉的搀扶下颤巍巍的挪步上前。

    “papa……papa……团团好想你!”

    车刚停稳,丛刚替封团团开了车门;小可爱便立刻挪身钻下了车。在看到封立昕的那一刻,小东西紧张和伤感的情绪,才得以最终的宣泄出来。

    “团团……团团!”

    孱弱的双腿无法支撑父女俩人的重量,封立昕就半跪在了地上,将女儿封团团紧紧的拥在怀里,不停的细亲和蹭昵,“团团受伤了没有?”

    “团团没有受伤……可团团真的好想papa!”

    抑制不住的伤感在这一刻集中爆发了,小可爱匍匐在封立昕的肩膀上哭得楚楚可怜。

    才5岁的孩子,几乎从来离开过封立昕的呵护,却被硬生生的父女分离开一个月之久;这一种的惊慌恐惧、伤心无助,俨然已经超出了一个5岁孩子的雪落承受能力。

    丛刚没有下车。

    封行朗不在,他也没有下车的必要。

    “丛刚,真的很感谢你!”

    封立昕站起身来,朝半启车窗内的丛刚深深鞠了一躬。

    “用不着行这么大的礼!我只是替封行朗做事儿!”

    丛刚应得风轻云淡。他跟封立昕的交集本就不多。好像是永远不会走到一个圈子里的两人。

    巴颂下了车;换成卫康坐进了驾驶室。即便封行朗不在,巴颂也是要留在封家的。

    “丛刚先生,你们应该还没吃晚饭吧?进屋吃口便饭吧。”莫管家出声挽留。

    丛刚没有应声,只是示意卫康可以开车了。

    “大毛虫叔叔,谢谢你救了团团……”团团朝缓缓上升的车窗挥动着小手。

    丛刚依旧没有应声。他本性就是这么冷情,不太喜欢与人交际。

    目送着越野车驶离,封团团才突然的嚎啕大哭起来。

    “团团怎么了?怎么哭了?是不是哪里受伤了?”封立昕紧张的询问。

    “papa……团团的妈咪死掉了!团团再也没有妈咪了!”

    封团团止不住的哼哼啼哭,豆大的眼泪吧嗒直掉,“团团成了没有妈咪的孩子!”

    “团团乖……不哭了!不哭了!团团还有papa……papa会一生一世都陪在团团的身边。”

    封立昕抱紧着女儿,也跟着失声哽咽起来。

    一个小时后,封行朗接到了封立昕打来的电话。

    “行朗,团团已经被丛刚送回封家了。”

    “嗯,回来了就好!团团没有受伤吧?”

    “没有……冉冉刚刚帮她洗了澡,还检查了身体。就手臂上有点儿擦伤。”

    “那就好!这些天,你在家陪着团团。我过几天就回去。”

    “行朗,你替我好好谢谢丛刚,让他辛苦冒险去救团团了。你看看他有什么需要,我想尽点绵薄之力感谢他。”

    “丛刚我会去谢他的!这事你就不用管了!你把团团照顾好就行!”

    “也好……”

    封立昕哑顿了一下,“行朗,也谢谢你……丢下老婆孩子替我去找女儿。”

    “哥,说什么呢!我们可是情同手足的一家人,就别瞎客套了!”

    “行朗,你好好哄哄雪落和诺诺……都是我拖累了你,让雪落和诺诺受委屈了。”

    “我女人可没你想得那么小心眼儿!温婉淑德,善解人意……福利院那么多的小萝卜头,她都能大爱的视如己出,更别说大哥你的女儿了!雪落这个叔妈也很担心团团的!”

    “那你们早点儿回来吧,团团还盼着你们呢。”

    “好,尽量早回。”

    封行朗接封立昕电话的时候,雪落就在他的身边;那句‘我女人可没你想的那么小心眼儿’,还有什么‘温婉淑德,善解人意’的高帽子,雪落都听到了。

    “用不着给我戴什么高帽子!其实我很小心眼儿的!”雪落轻哼。

    封行朗勾过女人的纤腰,将她拥紧在怀中,“老婆,说真的,我其实挺向往‘两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生活的!”

    男人将头埋在女人的颈窝间,言语中满染着疲惫和倦意。

    “还两亩地一头牛?就你封行朗跟个大爷似的,早把老婆孩子给饿死了!”

    雪落娇喃一声,带羞的问,“那里……没事儿吧?”

    “哪里?”男人故意的调着。

    “就是被我咬的地方……”雪落羞喃。

    “老婆,你可真狠呢……而且还相当的无情!那可是带给你无穷无尽快乐的使者,你竟然那么对它?不想快乐了?”

    其实雪落当时只是想在封行朗的劲腿上咬下一口的;可当扯开他的皮带时,脑海里所隐藏的邪恶因子,就鬼使神差般的让雪落使了坏……

    主要是男人的劲腿当时因为用力绷得太紧,雪落根本无法下嘴;只能挑了稍稍柔软的地方下口了。

    “不想!”

    雪落有些怨意,“反正对我来说,那种事可有可无!能让禁了你封行朗的欲,我宁愿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

    晚餐吃得还算和睦。

    封行朗只是埋头吃着,任由河屯在他耳际唠叨着那些自我感觉良好的话。

    “来,阿朗,爸爸敬你一杯。”

    对于河屯斟来的酒,封行朗则是来者不拒。

    鉴于儿子还肩负着造孙子和孙女的使命,河屯让他喝的都是养生的红酒。

    雪落没上桌作陪。她向来有自知之明。已经习惯了在一群男人面前减少自己的存在感。即便她现在的身份已经是河屯这个一家之霸主的儿媳妇。

    邢十二不善于恭维,他一边自己吃着,一边逗玩着身边的小十五弟。

    而邢八一直在附和着义父河屯,以活跃气氛。

    晚餐过后,不和谐的声音乍响了起来。

    “十五,今晚跟义父睡好不好?义父这些天呢,可想我家小十五了!”

    想孙子那是真想;但河屯还有一个目的,就是将孙子支开,好让儿子和儿媳妇过上一晚更美好的二人世界。也好更进一步的实现他再要一个孙子或孙女的期盼。

    一个小十五,实在是不够宠!

    “才不要呢!我要跟我妈咪睡!”

    小家伙当然是不答应的。一边作答河屯的话,还一边不友好的瞄向亲爹封行朗。

    “亲爹跟你妈咪今晚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商量!”

    封行朗是真有话要跟雪落说,“亲儿子就大度一点儿,把你妈咪赏给亲爹吧!”

    “不可以!妈咪是我的!”

    小家伙不爽的嗷嗷直叫,“你不可以老这么霸占着我妈咪!”

    为防范于未然,吃一堑长一智的小家伙径直一路连跑带奔的冲进了妈咪雪落的卧室,‘砰’的一声,将房间里门很响的拍上。

    “……”众人皆默。

    “这小东西,都被我宠坏了!”

    孙女造不成,跟儿子谈谈心也不错;“阿朗,我让老八重新给你安排个房间吧。”

    “嗯。”封行朗只是轻哼,并没有下文。

    封行朗是真累了。

    一个月的奔波劳累,严重的透支着他的体力。好在他本就健壮。

    前来找儿子谈心的河屯,被封行朗困乏的鼾声给改了主意。

    “阿朗,你好好休息吧。咱们父子俩来日方长!”

    替儿子掖好绒被,静静的驻足凝视,满眸的父爱深情,却无法展示出来。

    不知是不是因为环境的陌生,封行朗的梦境似乎不太好,有些凶噩。

    暗无天日的大海上,汹涌的海水推着几米高的水墙朝快艇压迫过来;封行朗看不清小船上有多少人,好像有大哥封立昕模糊的身影,时而清晰,时而模糊;还有侄女封团团……封行朗焦躁的想将那艘摇摇欲坠的小船推离水墙的侵袭……

    可浑浑噩噩间,好像有一双温柔的手紧紧的握住了他的双脚,让他迈不开上前的步伐;

    海上乍现出一缕阳光,将那艘摇曳的小船化为了灰烬……

    “哥……哥!”封行朗惊声坐起。

    原来只是一场噩梦!

    又是一场噩梦!

    “行朗?扰醒你了?我看你连澡都没洗,就想帮你洗下脚的……也会睡得舒服一些。”

    封行朗看清了蹲在床边的女人,正用干爽的毛巾给他擦拭着脚面。

    女人已经轻之又轻了,却没想还是把男人给扰醒了。

    也许女人根本就没想到:正是她的关怀,才将男人从困苦的噩梦中叫醒过来。

    “雪落……”

    男人深喃一声,捞起蹲在床边的女人,紧紧的搂在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