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193章 小暴脾气

第1193章 小暴脾气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193章 小暴脾气

    但还是被男人成功的扑捉到了躲避的红唇,狠狠的嘬住;

    将这些日子里的思念,如数的倾进雪落的口中,逼迫着她感受他对她的思念之苦。

    “又亲嘴?”

    小家伙不满的嗷嗷直叫,“你们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亲儿子啊!”

    “砰”的一声,带着毁天灭地似的小怨怒,小家伙气呼呼的跑了出去,并将书房的门很响的关上了。

    “诺……”

    女人从唇齿间刚喃出一个字,便又被男人更深的吻住;

    男人将他的劲舌,堵得雪落再也发不出半个字来!

    在得知亲儿子去了佩特堡,河屯一路快马加鞭的赶了回来。梦寐以求的一家人团聚,就在这一刻现实,河屯内心自然是激动无比的。

    越野车刚在石砌的广场上停下,河屯便看到小十五从客厅里风风火火的冲了出来。

    “臭老五,不许你拦着我!我要离家出走!”

    被冷落了的小家伙,气哄哄的嚷嚷直叫。

    这小暴脾气!

    “十五,这是要去哪儿啊?该不会专门赶出来迎接义父的吧?”

    河屯笑呵呵的从越野车里钻了出来。

    精健的体魄,魁梧的身姿,即便是年过花甲,依旧健壮如牛。

    小家伙也不理河屯,嘟着嘴巴埋头朝大门外横冲直撞。

    “哎呀,谁这么大胆,敢惹我们最最受宠的小十五弟啊!快跟十二哥说说呗!”

    拦在大门处的邢十二,一下子就把小东西从地面上拎离了。

    “老十二,快放开我!不然……我咬你了!”

    打是肯定打不过的;咬也未必能咬到;但可以肯定的是:邢十二绝对不会反过来咬自己。

    “来,义父替你主持公道!”

    河屯从邢十二怀里接过躁动挣扎中的林诺小朋友,“快让义父好好抱抱!都想死义父了!”

    在河屯的怀抱中,小家伙渐渐的安静了下来,委屈的直哼哼。

    “义父,你赶紧的把封行朗那家伙赶走吧!”

    “呵,这是跟你亲爹扛上了呢?”

    河屯拍抚着小家伙的后背,用带上胡须的下巴轻蹭着他的脸颊,“他怎么你了?你妈咪呢?”

    “他们在书房里亲嘴呢!都不要我这个亲儿子了!”

    小家伙不满的告状着,“封行朗太坏了,就知道用甜言蜜语哄我妈咪!我妈咪被他一亲就会傻掉,连亲儿子都不要了!”

    小家伙着实的委屈:自己眼巴巴的盼了混蛋封行朗一个月,可他就知道讨好妈咪耍琉氓;两个人抱在一起一直的亲嘴,都不在乎他这个亲儿子了。

    “哈哈哈,”河屯爽朗的大笑道,“这不还有义父疼你呢!”

    被河屯抱进堡里的林诺小朋友,气哼哼的要进书房把封行朗给揪出来,却被河屯给拦下了。

    这嘴都亲上了,离给他再生个孙子或是孙女还远吗?

    只是书房好像没有床……

    不过这年轻人的花样繁多,有床没床,应该不影响给他造孙子的!

    “义父给你带了很多的礼物,我们一起去拆开看看。”

    河屯朝邢十二斜了一眼,示意他先带小家伙离开;可别扰了他添孙子或孙女的好事。

    可小东西偏偏不解风情,“我不要什么礼物!我就要你把封行朗赶走!”

    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林诺小朋友,似乎要让这世上所有他在乎的人,要时时刻刻的围着他团团转才行!

    受不得他人半点儿冷落和怠慢!更何况这两个人还是他第一和第二在乎的亲爹亲妈!

    于是,河屯跟邢十二和稍后赶回的邢八一起,轮番上阵的哄着耍犟中的小十五。

    ……

    只是吻,还不够!

    封行朗需要这样的浓情得到进一步的升华。

    虽说经过长途跋涉的身体是疲惫劳顿的,但封行朗的精神层次,却是亢奋向上的。

    绵情悱恻的吻,从雪落的唇一路绵延而过,落在女人美丽的锁骨上。

    热情起来的不仅仅是男人的唇,还有男人那急切的双手;撩着撩着,封行朗就感觉到了不对劲。

    他的手掌心里好像多出一层东西。

    “雪落,你这玩意怎么还在呢?”

    为什么用‘还在’,是因为封行朗离开的时候,女人正值例假之际;没想到时隔多日,这碍事的东西竟然还缠在自己女人身上。

    “这玩意儿有个学名叫月信!”

    雪落将男人的手从自己的衣裳里揪了出来,“每个月都会来一次的,现在懂了么?”

    “辛苦了,老婆!”

    男人重新将女人拥在自己的怀中,摊开大掌,温柔的揉并抚着女人微显阴凉的肚子;

    丈夫这样的动作,让雪落很舒适。她喜欢男人轻抚自己时的那种柔情脉脉。

    雪落偎依在男人的肩膀上,蹭去了不知何时滚落下来的泪水……

    “行朗,团团没事吧?”

    “嗯,没事儿!丛刚已经将她送回封家,应该也快到了。”

    “没事就好……”

    雪落微声轻咽,“我真的很担心团团会出事……如果团团出事了,我想我们一家也就要跟着散了。好在团团已经找回来了……挺让人高兴的。”

    “说什么呢?”

    封行朗轻斥着女人,“什么叫团团出事了,我们一家也就要跟着散了?”

    “封行朗,我知道你是个好男人;更是个重情重义的好男人、好叔爸、好兄弟……”

    “就不是个好丈夫,好爸爸是么?”男人紧声问。

    雪落微微摇了摇头,“你是个好爸爸……诺诺很爱你!也会是个好丈夫……就是我有点儿承受不起。我总觉得,娶了我,亏待了你!应该娶一个……能让你不顾一切,爱得死去活来的女人!”

    封行朗托起雪落的下巴,让她正面自己的眼。

    “老婆大人这是吃醋了呢?知道丢下你们母子,是我这个做丈夫做父亲的错……”

    封行朗将自己的脸凑近过来,“要不,让你打一顿出出气吧!怎么打都行!我认!”

    “少来!打肯定是要打的!别以为我会舍不得你!”

    雪落嗅了嗅泛酸的鼻间,然后依着封行朗的身体蹲了下来;并开始解他腰际的皮带……

    这是要给福利的节奏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