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189章使劲哭

第1189章使劲哭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189章 使劲哭

    “三哥……你的腿……”

    转角处不经意间的侧头,蓝悠悠看到了木质地板上的血滴,“放下我吧……”

    “快到了。团团就住在六楼。”

    邢三将自己的身体靠在转角的楼梯扶手上稍做调息;他一直紧咬着牙关,强忍着残腿和假肢之间那血肉模糊的生疼磨蹭。

    “三哥……对不起……”

    不知道是蓝悠悠良心发现,还是此情此景足够的让她感动,蓝悠悠突然就哽咽了。

    “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要不是当初我畏惧义父……也不会让你受到封家两兄弟如此之深的伤害!”

    邢三深深的提息一口,托稳了怀中的蓝悠悠,继续朝五楼走去。

    这六层的楼梯,邢三跟蓝悠悠像是拖挪了一个世纪!

    同患难,才更能让人刻骨铭心!

    蓝悠悠真的没想到:直到自己临近死亡的这一刻,才发现竟然有如此深爱自己的男人,能跟自己共苦这最后一段人生旅程。

    又或许这样的深爱一直伴随在她的身边,只是她之前从来都没有正视过!

    扭曲的爱情观使蓝悠悠一直认为:除了封行朗,她觉得其他男人的爱都是肮脏的!

    “三哥……下辈子你一定要早点儿……找到我!一定要……要把我留在你的身边……一定不要让我再去找封行朗那个无情无义的男人!他害了我一生……我今生来世,都不会原谅他!”

    人一旦丢失了心底最后一丝希冀,就等同于了失去灵魂的行尸走肉。

    蓝悠悠憎恨封行朗的无情无义,更痛恨自己对他的痴迷不悟。

    究竟是封行朗的绝情害死了她?还是自己偏执的痴迷害死了自己?

    或许蓝悠悠到死都想不明白:为什么她无法得到那个叫封行朗的男人的心!

    “会的!三哥下辈子什么都不做,就守护着你!”

    邢三的嘴角噙着笑意,汗水混合着不知从哪里蹭来的血痕,从他那颧骨突起的脸庞上滴落下来。

    “就到了……还有半层……”

    邢三想加快速度,可在迈上最后一个台阶时,用力过猛的他,一个趔趄差点儿被台阶给绊倒;他就地打了个半滚,才免了怀里的蓝悠悠被墙壁磕碰到。

    “三哥……”

    蓝悠悠吃劲的惊呼,“三哥……你没事儿吧?”

    “三哥真的是老了……连这点儿路都走不好!”

    邢三单腿跪地,颤巍巍的从地面上爬了起来,“就到了……团团就住在最里面的那间屋里。”

    “团团……团团……”

    蓝悠悠的声音喊得微弱,“妈咪来看你了……”

    “团团……快出来看看:好爸爸帮你把妈咪带回来了!好爸爸这回没有骗你!快出来看看!”

    邢三离开时,请了当地的一个妇女负责照顾封团团的吃喝拉撒;还留下了两个手下看守。

    在楼下时,邢三刚刚还听到封团团隐隐约约的哭声;可这一刻整个楼层都出奇的安静。

    “桑格斯……”

    邢三叫唤了一声其中一个手下的名字,却没能得到任何的回应。

    冷不丁的,邢三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他没有去查看隔壁房间里住着的两个手下,而是直接推开了最里面那间房的门。

    门只是虚掩,即便是托抱着蓝悠悠的邢三也能轻易的推开。

    “颂……颂泰!”

    邢三惊呼一声,本能的腾出一只手拔枪;却被黑洞洞的枪口抵在了一侧的太阳穴上。

    “丛刚?!”

    颂泰,是丛刚的原名;

    丛刚,是后来封行朗给他重新取了个名字!

    能叫出丛刚本名的人并不多。邢三算为数不多者之一!

    邢三还知道丛刚是被邢二养大的。一条从不露声色的毒蛇!

    丛刚坐在床沿边上,正百无聊赖的把玩着手里的一把匕首,似乎等得久了。

    的确是等久了!因为邢三花了太多的时间,将气若游丝的蓝悠悠从底楼给抱上来!

    就邢三那速度,估计卫康他们能楼上楼下的跑上十几个回来了!

    “团团……团团呢?”

    蓝悠悠发现:整个房间里并没有女儿封团团的踪影。可刚刚她还听到女儿的哭声。

    房间的木桌上放着两个人的碗筷,餐盘里面还有吃剩下的蔬菜和肉类;一旁果盘里还有一个被咬过几口的苹果。

    “颂泰,你把团团弄到哪里去了?”邢三厉声质问。

    “当然是……已经带走了!”

    丛刚淡淡的斜了邢三一眼,冷清清的浅哼:“要不是留下给封痞子带话给蓝悠悠,我也早走了!”

    “颂泰,你真够卑鄙的!”

    邢三咬牙切齿,“竟然一直偷偷摸摸的跟踪我!”

    “什么……你把团团带走了?带……带到哪里去了?我要见……见她!”

    丛刚扫了一眼连话都说不流畅的蓝悠悠,嘴角微勾了一下。

    “封行朗让我带话给你:谢谢你协助他,把邢三引来这里!”

    “不……不……我要见团团!我要……见我女儿!”

    蓝悠悠在邢三的怀里挣扎着,想上前来抓住丛刚。

    “蓝悠悠,是封行朗不让你见封团团最后一面!”

    丛刚有节奏的将手里的匕首平拍在另一只手的掌心里,很悠然,“拿人钱财的我,也无能为力!”

    “封行朗,你这个……混蛋!你不……不得好死!”

    即便是歇斯底里的咆哮,蓝悠悠能发出的声音也弱得可怜。

    “封行朗好不好死,你是肯定没机会看到了!不过你……”

    丛刚侧眸横了邢三一眼,淡淡的轻蠕了一下唇角:“算了,还是不脏手了!封行朗那个小气鬼只付了找回他侄女封团团的钱!”

    这只不过是诙谐的说辞罢了!

    孱弱如蜉蝣的蓝悠悠,封行朗和河屯都不想动手;丛刚就更懒得动手了!

    至于邢三……

    “丛刚……求求你……让我见我女儿最后一面吧!”

    蓝悠悠的乞求声弱得几乎只剩下了口型。

    “你想得可真多!封行朗能留你跟邢三一条命,你就应该感恩戴德了……”

    扫了一眼邢三身后一路拖挪的血痕,丛刚的眉宇扬动了一下,似乎改变了主意。

    “蓝悠悠,你想见你女儿最后一面……也可以!不过,你得用邢三的命做交换!”

    真不知道当时的丛刚出于什么样的目的和思想,竟然会提出一个如此残忍的交换条件。

    无论是丛刚,还是封行朗,亦或是受过河屯屈辱的人;都潜移默化的跟河屯学会了这种残忍的手段:让别人去做痛不欲生的选择!

    似乎看着别人痛心疾首的去做选择,成了潜伏隐匿在灵魂中那见不得光明的阴暗之霾。

    “颂泰,你想要我的命,那就动手吧!如果你还是个男人,就实现你的承诺!”

    邢三在做出带上蓝悠悠赶来这里见她女儿最后一面的决定时,他便已经做好了不得好死的准备。

    无论是封行朗还是河屯,都不会放过他!

    可他真的没想到还会杀出个像丛刚一样的程咬金来!

    真的是防不胜防!

    丛刚清冷冷的睨了邢三一眼,“邢三,你觉得你还有什么资本跟我谈条件?既然是蓝悠悠想见她女儿,就必须她亲自动手才行!”

    微顿,丛刚似乎觉得这样的挑衅很无趣。

    自己这得有多无聊,才会想看蓝悠悠这个奄奄一息的垂死者去杀人?

    刚要开口收回成命时,蓝悠悠却先开了口。

    “丛刚……我不想见我女儿了!麻烦你……给封行朗带句话:想我的时候,就多抱抱我女儿!”

    “……”虽说弱得几乎只是口型,但丛刚却能够听清到了。

    这个女人,可真够对封行朗念念不忘的!

    不过究竟是对封行朗念念不忘呢,还是一种带有目的性的恶毒诅咒?

    “丫头……”

    邢三哽咽住了,应该是被蓝悠悠感动的。在见女儿和他的生命之间,她选择了他的生命。

    也许蓝悠悠并不傻:如果邢三真的死了,她未必能如愿的见到女儿封团团!

    丛刚,就像来自地狱里的恶魔;存在感不强,但却诡异得让人不寒而栗!

    “颂泰……我跟你做笔交易:我付你钱,你让我带走封团团!”

    直到这一刻,邢三依旧没有放弃。他觉得丛刚能接受封行朗的钱,就应该也能接受他的钱!

    “不是谁的钱,我都愿意赚的!”

    丛刚不咸不淡的浅哼:“到目前为止,我只想赚封行朗的钱!”

    ……

    颠簸的丛林之路,将被浅安眠的封团团给晃醒了。

    她睁开惺忪的睡眼,揉了又揉,发现自己在一辆行驶的车车里。

    封团团看到了坐在她身边的丛刚;丛刚也不动声色的看着她。

    “大毛虫叔叔……”

    封团团奶甜着声音喃叫了一声。

    “你,认识我?”

    丛刚想不起来自己跟这小丫头有过什么交集。但应该是见过面的。

    小可爱点了点头,“你是诺诺哥哥的大毛虫叔叔。”

    “嗯。你得救了。是封行朗让我来救你的。”

    丛刚凝眸注视着封团团:这小丫头,还真有几分酷似蓝悠悠!

    “真的吗?谢谢大毛虫叔叔……”

    封团团跪挪了过来,紧紧的抱住了丛刚的颈脖,“大毛虫叔叔……团团好害怕……团团好想哭!”

    “等会哭!”

    丛刚叫停了呼之欲哭的封团团,“二选一,封立昕和封行朗,你只能给他们其中之一打电话!然后你就可以在电话里使劲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