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184章 完美到疯狂

第1184章 完美到疯狂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184章 完美到疯狂

    即便之后再被河屯的人追杀,至少自己可以带着蓝悠悠一起赴死。

    也好过这一刻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掌控主动权很重要!

    即便只是自己的生死权力。

    “好!就这么定了!我们彼此成全对方!你相信我,我也相信你!”

    以为封行朗接着会附加一系列的条件,却没想到他竟然就拍板答应了下来。

    “今晚你把自己洗干净做好准备。顺便想想自己的离开路线。明天一早,我会让你从医院顺利的带着蓝悠悠离开!给你们备上十天的药量。”

    封行朗的话,让邢三觉得很不可思议:河屯这么劳师动众的将他给抓回来,会这么轻易的放走他?

    “我只有一个要求:你必须带着蓝悠悠走得远远的。永远都不要踏进申城半步!”

    “这一点,我完全可以做到!”

    邢三应了一声。这样的附加条件,根本就不能算得上是条件。再则,邢三从来就没喜欢过申城。

    “好!明天我会送你们离开!由我给你们当人质,你应该放心的。”

    封行朗缓缓的站起身来,“今晚好好休息,也别太激动了!我还得去跟河屯那老家伙沟通呢!”

    “那祝你沟通成功!”

    邢三端起跟前的那杯红酒,缓缓的举杯喝尽,“封行朗,你值得我相信!”

    封行朗扫了邢三一眼,微微颔首后,便转身离开了。

    仓库的门外,邢八悠然的吃着他的巧克力豆。当时封行朗进来的时候,他选择了视而不见。

    觉得受伤又残腿的邢三应该逃不出邢十七的手掌心,邢八便给邢太子行了个方便。

    “你都听到了?”封行朗乏意的问。

    “嗯,我耳朵不聋!”

    “感觉我这个计划如何?是不是很完美?”封行朗唇角勾起一抹轻浅的笑意。

    “完美到疯狂!”

    邢八悠叹一声,“放心,你亲爹一定会给你泼上一盆提神醒脑的冷水!”

    在邢八看来,封行朗是不可能说服河屯放走邢三和蓝悠悠的。

    不过也不是没有可能……除非!

    那画面应该很美!

    “这就不用你操心了!一会儿给邢三找身干净的衣物,顺便替他把伤口处理一下,也别锁着了,关着他就好。他可是跟你同根生的义兄弟,这点儿忙你应该会帮的!”

    “邢太子,你这不是为难我么?我义父对老三的背叛可是深恶痛绝的!”

    “放心,我不会为难你。你就在这里等着接听河屯的命令吧。得到命令之后再做事,总不为难吧?”

    “……”

    邢八愣怔了一下,“封行朗,你真有把握说服我义父?”

    “试试看吧!”

    封行朗迈步离开,留给邢八一个孤寂又挺拔的背影。

    这一刻,邢八突然觉得:封行朗是个好人!

    邢八就是这么定义好人的!

    “八哥,要锁上他吗?”

    仓库里,传来了邢十七的询问声。想来他应该是听到邢八跟封行朗的谈话了。

    “不用!看好他就行!”

    邢八淡应一声。隐隐约约间,他相信封行朗应该能说服义父河屯!

    ……

    十米的走廊,封行朗像是走了一个世纪。

    给封行朗开门的是邢十二。出门在外的时候,他几乎一天24小时跟河屯同吃同住。在邢十二眼里,俨然把河屯当成了他最亲近的父亲一样孝顺并效忠。

    “找我义父?”邢十二拦在门口问。

    “嗯。”封行朗微微颔首。

    “义父刚睡下。”邢十二如实作答。

    “就一句话,我说完就走。”

    封行朗神情清冷着,有些严肃。

    瞄了一眼一脸肃然的封行朗,邢十二朝河屯的卧室方向看过来,“我能转达吗?”

    “不能。”

    毋庸置疑的冷声拒绝。

    “那好……你等着吧。我先去叫下我义父。”

    “不用这么麻烦。我进他的卧室去说也一样。就一句话,耽搁不了你义父休息的。”

    可邢十二还是跟在封行朗的身后。似乎生怕封行朗做出弑父的大逆不道事情来。

    “阿朗?”

    河屯是刚上庥,但还没有入睡。在听到卧室外传来的响动之后,便起身走了出来。

    “来卧室,我有话想跟你单独说。”

    封行朗先行走进了河屯的卧室。河屯紧随其后的跟着。

    邢十二也要跟进时,却被河屯拦在了门外。

    “你守在外面吧。我跟阿朗单独说些话。”

    邢十二不敢违背河屯的意思,但又放心不下河屯的安危。

    “那义父你自己小点儿。”

    “说什么傻话?阿朗是我亲儿子,能有什么危险!”

    即便真有什么危险,他河屯也认了。因为他亏欠自己亲儿子的,实在是太多太多。

    能有机会单独跟自己的亲儿子好好聊聊,河屯正求之不得。

    听义父都这么说了,邢十二便顺从的守在了门外。

    一个小时后,邢八便接到了义父河屯亲自打来的电话。

    内容跟封行朗离开时所交待的差不多:给邢老三处理好身上的伤口,并清理干净。明天准备放他跟蓝悠悠一起离开。

    虽说在邢八的意料之中,但他或多或少还是小小的惊艳了一下:这封行朗究竟跟义父河屯说了些什么,或是做了些什么,竟然在如此短的时间里说服了顽固不化,且又刚愎自用的河屯。

    后来邢八也问过邢十二;邢十二告诉他:封行朗只跟义父河屯说了一句话。

    至于是哪句话,邢十二说他也没能听清!

    一句话就搞定了河屯?这就厉害了!

    邢八是邢三领出来的。在不违背河屯的命令之际,能给邢三行方便的,他会尽力而为。

    邢八让邢十七弄来了一桌的小菜,还有邢三爱喝的果酒。

    “三哥,离开后,有什么打算。”

    邢八一边给邢三斟酒,一边清淡着声音闲聊。

    邢三洗净了血污,换上了干爽的衣物,连身上的伤口也一并被处理好了。

    邢三无奈的叹息,悠悠的冷哼,“我能有什么打算……等着被义父追杀呗!”

    “放心,有封行朗在,义父不会再追杀你了!”

    “老八,你是在帮封行朗探我的口风吧?”

    “我没那么多事,更没那么无聊!不过我相信封行朗,他是个重情重义的人!他答应你的事,一定会想尽办法做到!”

    “但愿如此吧!”邢三淡淡的应了一声。

    “今晚不说这些闹心事了!三哥,是你把我领上道的,我敬你几杯酒吧!你爱喝的果酒,醉不了人,也耽误不了你明天的事儿!”

    邢八先于邢三把杯中的果酒喝尽。河屯的义子们,都不太会喝酒。因为喝酒会误事。

    “你应该恨我!恨我把你领上了这条不归路!”

    邢三冷生生的笑了笑。

    “不,不,不……我不恨你!更不会恨义父!义父虽说不近人情,但终究是他把我们养大……他有那么多的义子,有那么多人叫他义父……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可对于我来说,义父只有他一个!”

    说着说着,邢八的眼睛便红润了。

    也许河屯只把他们这些义子当杀人谋事的工具;但邢八他们是真的把河屯当成唯一的亲人了。

    邢三没说话。久久的沉默不语。

    ……

    趁蓝悠悠还在医院里,封行朗连夜去给她办理好了一系列的医学死亡证明材料。

    无论有无奇迹发生,蓝悠悠对于封家人来说,都将已经死了!

    尤其对大哥封立昕来说,蓝悠悠的死讯,才是他应该获知的。

    封行朗拿着医院开据好的医学死亡证明的档案袋静立在蓝悠悠重症监护室的玻璃门外,若有所思。

    在药物的作用下,蓝悠悠睡得相当安详。医院备置的药物,应该够维持她十天的气息。

    这一刻的蓝悠悠,可以说完全是在用药物僵养着。一旦药物中断,她很快就会死亡。

    用她的命去换回她女儿封团团的命,也算是对她最好的救赎了。

    天还没亮,可封行朗似乎有些等不及了。

    蓝悠悠已经被转移到了担架车上。接上了氧气袋,由邢十七和医护人员推下了楼。

    医护车朝着港口方向极速行驶着。

    已经三天两晚没睡觉了,一同坐在车厢里的邢十七看起来有些困倦。

    “十七,你睡会儿吧。这里离港口还有些距离。”

    “不行!义父说了,要全程保护好你的安全。”

    “你也太紧张了!一个只剩下半口气的人,也能伤害到我?”封行朗淡淡道。

    “义父说了:不但要提防邢三的余党,还要防备着丛刚等人。马虎不得。”

    “……”这个河屯,还真够小心谨慎的。

    封行朗不太确信丛刚是不是跟在医护车后,但他可以肯定,丛刚不会离自己太远。

    好像随时都会现身,却又无法目之所及。像是融合在了这茫茫的黑夜当中。

    电话是打给邢八的。封行朗知道此刻邢八正守着邢三。

    “邢八,你跟邢三出发吧。直接来曼谷的港口。我已经把蓝悠悠给弄出来了。”

    “啊?现在就出发?这才几点?不是说等到天亮的么?”

    “对!现在就出发!一个小时内,你必须带上邢三赶到港口来!”

    封行朗没有跟邢八解释什么。便直接以下命令的形式作答。

    静静的盯看着担架车上骨瘦如柴的蓝悠悠,封行朗的眼眸变得深邃且耐人寻味。

    “蓝悠悠,如果你还能有来生,记得离我哥远点儿!离我更得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