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183章 美人归

第1183章 美人归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183章 美人归

    这一刻的封行朗以‘太子爷’自居,也纯属‘委曲求全’。

    往阳光些的方向说,他不想伤害才十七八岁的邢十七;往灰暗的方向去想,因为他根本打不过邢十七才对。也就只剩下用自己的身份去吓唬邢十七了!

    邢十七没有作答封行朗的催逼,只是蠕动着嘴巴盯看着封行朗那张菲薄的唇。似乎在等他一股脑的说完他想说的话。

    “我要亲自动作是么?”

    封行朗冷斥一声,并起身朝被捆绑着的邢三走去。

    “你没钥匙!”

    身后的邢十七晃动着手里的钥匙以示提醒。

    “乖,快把钥匙给我!将来我继承大统之后,就封你为老大……那样你就可以压制邢十二和邢八他们了!”

    封行朗相当的好耐心,顺口便挑拨离间的说道:“你也很讨厌他们的是不是?老使唤你这个新加入的小同志!”

    “你说错了!我不讨厌八哥和十二哥!八哥对我最好了!”

    邢十七是跟在邢八后面练手的。所以他对邢八的感情,要更深厚一些。

    “十七,你还小,根本不懂得透过现象看本质!邢老八对你那不叫好,那叫赤倮倮的利用!利用懂么?”

    封行朗一边不缓不急的跟邢十七闲扯着,一边悄然着步伐朝他靠近;在靠近到一手臂距离的时候,他突然朝邢十七扑身过去。目标很明确,就是抢夺他手里的钥匙。

    “哈哈,没抢着!”

    邢十七的身体几乎像弓箭似的弹跳开来;那反应速度要比邢八还要快上一筹。

    对于邢十七那诡异到极致的反应速度,封行朗也是惊叹不已。看来抢是抢不到了,骗还有可能。

    “十七,不闹了!快把钥匙给我!其实这也是你义父的命令,他老人家最近又乏又累,便派我来跟邢三聊聊。就解开他喝个小酒什么的,你这么利害,他逃不出你的手掌心!”

    或许是后半句夸奖的话起到了作用,邢十七掂了掂手里的钥匙,重复的问上一声,“我义父真是这么说的吗?”

    有戏!

    这孩子挺上路子的。

    封行朗不动声色的拧了拧自己的眉心,“我骗你干什么?再说了,以你的智商我骗得了你么?而且就在这四方的空间里,有你在,还担心重伤的邢三跑了不成?”

    “这到是真的!”

    邢十七看了看安静的门口处。外面应该是由师兄邢八把守的;这个家伙能堂而皇之的进来,想必真有可能是义父河屯的命令。

    “你不开锁算了,我去把你义父叫起身,让他亲自来命令你吧!”

    封行朗装模作样的朝门口走上几步。

    “我这就给邢三开锁!”

    这社会阅历和经验,还是相当重要的。邢十七被封行朗所骗,真不委屈他。

    邢三伤得不轻,久锁的四肢几乎快瘫痪了。

    邢八跟邢十二都明白‘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的道理;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邢十七却不懂!他只会按照义父河屯的命令高质量的完成任务。

    “抱歉,我来晚了!”

    封行朗上前来想搀扶住摇摇欲坠的邢三;可邢三却微微抬手示意自己能行。

    只是邢三不太理解封行朗的这声‘抱歉’!

    是在跟他寒暄客套?

    他只是河屯的阶下囚,似乎没有跟他客套的必要!

    “过来坐吧,我们一起喝点儿,顺便聊聊。”

    封行朗先行坐到了那张简易的折叠式木板桌前。

    邢三似乎犹豫了一下,才拖挪着步伐朝木板桌走近过来。

    其实邢三很清楚封行朗的用意:无非不是想从他口中问出封立昕女儿封团团的下落。

    只是河屯用上的是酷刑;而封行朗改用起了糖衣炮弹。

    几米的距离,邢三拖挪了三四分钟才坐了过来。

    一旁的邢十七有些不耐烦的直哼气,就差伸手过来直接把邢三拖来按坐下。

    其实在这三四分钟的时间里,邢三思考了很多,也衡量了很多。

    艳红的酒液在晶莹剔透的水晶杯里摇曳着;封行朗将其中一杯推送到邢三的面前。

    “这一杯,我替我老婆孩子敬你!我先干为敬!”

    一个仰脖,封行朗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然后才轻启话题:“临行出门寻找我侄女下落时,我老婆林雪落还提起:当初要不是你给她们母子留下一个救命的救生圈,恐怕她们母子早就……”

    邢三睨了封行朗一眼,又将目光落在了那杯红酒上。

    没动它。亦没喝它!

    封行朗笑着问,“怎么,怕我给你下毒?”

    “蓝悠悠怎么样了?”

    良久,邢三才从喉咙里发出这句询问声来。

    感情自己煽情了半天,邢三惦记的却一直是蓝悠悠那个女人?

    “好多了!不过听说她醒来后见不到你,她闹腾着不肯配合治疗!”

    封行朗如实的作答着蓝悠悠的近况。

    “这丫头……怎么那么傻啊。”

    邢三是心痛的。但心痛的同时,却也有一丝丝的欣慰。

    “我许过你抱得美人归……”

    封行朗轻浅的哼笑,“上一回可是你自己没把握好机会。”

    封行朗跟邢三之间,还真有些可聊的话题。

    邢十七站在封行朗的身侧淡漠的听着。想必让他离开,似乎可能性也不大。

    封行朗并不在意邢十七在场听到他跟邢三的谈话。就这孩子的智商,也仅限于去跟河屯告密。那样正好省下封行朗不少事儿。

    邢三苦笑了一下。从他的面部表情来看,曾经那次‘抱得美人归’的记忆,是痛并快乐的。

    “封行朗,你堂堂一个大男人,能原谅当初始作俑者的河屯……为什么就不能原谅只是个棋子的蓝悠悠呢?即便她伤害了你大哥,那也是为了救你!可你却辜负了她!”

    邢三这番话,从某种角度来说,还算是正义的批判。

    封行朗嗤声冷哼,“邢三,你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啊!后来发生的事,想必你还不知道吧?蓝悠悠蓄意谋杀我老婆,那就实在罪不可赦了!”

    邢三沉寂了几秒,“……那也是因为太爱你了。”

    “爱我?这么扭曲的爱,换了你,你能接受么?”封行朗冷声反问。

    “其实,这也是你后来欺骗她生下你大哥封立昕女儿所带来的恶果!”

    邢三直直的盯看着封行朗,“封行朗,这一切恶果的罪魁祸首,其实是你跟河屯!你们这对父子的恩恩怨怨,害惨了太多无辜的人!包括你大哥封立昕,包括蓝悠悠……也包括你妻子林雪落,还有下一辈的封团团和小十五!”

    顿了顿,邢三又浅喃一声,“还有你封行朗自己!”

    封行朗沉默着。不仅仅是因为邢三的这番鲜血淋漓的剖析……

    这样静默了两三分钟,封行朗似乎才缓过神来。

    “邢三,我再许你一次‘抱得美人归’!机会难得,可千万别再错过了!”

    “呵呵……呵呵呵!”

    邢三冷笑几声,“交换条件应该是你侄女封团团的下落吧?”

    “你猜对了!”

    封行朗诙谐着口吻,“跟聪明人说话,就是这么的轻松!”

    “呵,呵呵呵……”邢三又是几声冷笑,“封行朗,你是在把我当傻子呢?还是把你自己当傻子?你觉得我现在的处境,还有可能去抱什么美人吗?”

    “怎么,该不会是你裤子里的那东西被打伤……干不了活儿了吧?”

    “……”邢三唇角一抽。

    “我既然能许你抱得美人抱,就会有足够的诚意:我可以先让你带走蓝悠悠,在你觉得你们已经能够安全之后,再告诉我团团的下落!如何?这样总够诚意吧?”

    封行朗深睨着邢三的眼底,一张俊脸绷得很紧,肃然又清冷。

    邢三明显的愕怔了一下:这样的诚意……的确是够诚意的!

    但邢三还在判断封行朗是不是在诓自己!

    “觉得我在骗你?”

    封行朗读得出邢三的心思。

    邢三点了点头,“先不说你的话能不能让人相信,就说河屯……你能替表他的想法吗?”

    即便封行朗的话能信,但邢三最顾虑的,还是河屯那边。河屯要是不肯放他和蓝悠悠一条活路,那封行朗所有的承诺都将是空话。

    “邢三,即便我现在跟你承诺保证再多,你都还是怀疑的!为什么不试上一试呢?”

    封行朗将自己的杯中斟了少许的红酒,“这第二杯,祝你能顺利的抱得美人归!”

    封行朗一饮而尽;可邢三还是没有喝。到不是他怀疑这红酒有毒,而是他真的不想喝。

    封行朗喝完了第二杯,又接着给自己斟上第三杯。

    “这第三杯呢,必须是你祝我!祝我早日合家团圆!”

    也不等邢三开口作答什么,封行朗又将第三杯红酒一饮而尽。

    盯看着封行朗豪爽的自斟自饮完三杯红酒,邢三啐了一口带血的唾液。

    “好,我答应你!你许我抱得美人归;我许你合家团圆!”

    邢三很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他知道,继续留在这里,也只能被河屯的人折磨到死!那样他连见蓝悠悠最后一面的机会都没有了!最终耗死在这里。

    横竖都是死,他当然会选择见完蓝悠悠最后一面再死。

    更何况,封行朗的诚意,听起来还真够诚意的!宁可信其有!

    如果真能让他带走蓝悠悠,说不说出封团团的下落,那还不是他邢三说了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