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182章 一个男人怀了孕?

第1182章 一个男人怀了孕?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182章一个男人怀了孕?

    雪落没上男人的当。

    而是催促着儿子林诺将丈夫封行朗打来的电话给挂断。

    “耶……又可以去玩傻老五了!”

    似乎每天把邢老五玩上一通,快成了小家伙的必修课。

    临行挂电话,小家伙又想起什么来,“对了亲爹,你们找到鼻涕虫了没有啊?”

    小东西还是很有良心的。一直念念不忘着他的团团妹妹。也正因为如此,小东西也原谅了亲爹封行朗抛妻弃子的去找鼻涕虫的下落。

    “你让你妈咪接下电话,亲爹就告诉你。”

    封行朗反要挟着小家伙。

    “这么说,就是没找到了!”

    小家伙是机智的,想哄骗他还真不容易,“你们一大群人,也真够没用的!都十几天了,连个小毛丫头都找不到,都好怂!”

    担心会挨骂,小家伙说完这番大逆不道的话,便匆匆忙忙的将手机给挂断了。

    然后快乐的跑到妈咪跟前,亲昵的抱住了雪落的腰,“妈咪,我把你讨厌的混蛋封行朗给骂跑了!亲儿子棒不棒?”

    雪落轻轻的抚了抚儿子柔顺的短发,内心却是五味杂陈。

    小家伙又怎么会懂得雪落此时此刻的心境呢!说不思念那个男人,连雪落自己都不信的。

    雪落也很想跟男人煲上一通电话粥,可……可心头的傲气和怨气,却让她做着口是心非的事。

    “妈咪,亲儿子知道,你是想混蛋亲爹的,对不对?”

    儿子的突然发问,让雪落微微一怔。哑了哑又无从作答。

    “妈咪,你不接亲爹的电话也好!这样亲爹才会快快的找到鼻涕虫,快快的来佩特堡接我们!”

    原来小家伙也有他自己的小私心。

    “诺诺,你去跟老五玩会儿吧。记得别欺负他!妈咪回房间去睡个美容觉。”

    雪落附身过来,在儿子的小脸蛋上温温的亲了一口。

    她需要一点儿独自的空间来平息自己心头的波澜。

    “那亲儿子出去玩了!妈咪你好好睡觉觉!”

    小家伙欢快的跑了出去,去揪打盹中的邢老五。

    静默了片刻,雪落拿起被儿子强行关了机的手机,微微犹豫了一下,才给ina打去了电话。

    算算时间,申城应该是晚上**点左右,ina应该没睡下才对。

    “ina,没打扰到你休息吧?我是林雪落。”雪落谦声问道。

    “不知道总裁夫人有何指教!”

    ina的声调很明朗,听起来应该没睡下。

    “我这里不通网络,想麻烦您将的快邮一份安装文件过来……”

    “总裁夫人,您就安心度你的假吧!还真想把这份工作当事业呢?”

    觉得自己的口气有些不耐听,ina连忙岔开话题,“对了,我新招了一个秘书。工作能力很强,是我喜欢的类型。你们应该认识的。”

    “啊?新招了一个秘书?我跟她还认识?谁啊?”

    其实雪落的交际圈很窄,除了封家,就只剩下福利院那块了。

    “还是留给你一个惊喜吧!”

    ina幸福的微哼一声,“啊……不聊了……小东西在踢我呢……”

    “踢……踢你?什……什么东西啊?”

    雪落隐隐约约觉得ina这样的描述有些怪异。

    “这几天刚有的胎动!我一点儿心理准备都没有……”

    “啊?胎动?ina,你……你……你该不会是……是怀孕了吧?”

    当时的雪落相当的懵圈:她记得听丈夫封行朗说过,ina曾经有过那么一……一个男人的生理构造的。她说的胎动,应该不是她自己的才对。

    “唉!”

    ina夸张的叹息一声,“总裁夫人就是高贵在上,哪里有时间关心到我们这些小人物呢!我都怀孕四个月了……您竟然还不知道?”

    “啊?你……你怀孕四个月了?”

    雪落彻底的懵了:一个男人怀了孕?

    “怎么,总裁夫人如此惊讶,是不相信我呢?还是在嘲笑我呢?”

    “没有,没有!我……我恭喜你!”

    雪落连忙改口附声祝贺。

    “那我家宝宝满月,总裁和总裁夫人可要包个大点儿的红包哦!没有个八位数,封大总裁也拿不出手的!”

    ina到是挺豪气爽快,开口就给自己的孩子要了个千万的红包额。

    “哦,好的好的,一定一定。”

    雪落惊愕到语无伦次,也没细算八位数究竟是多少。

    挂断电话之后,雪落还沉陷在惊骇之中:这年头,男人也能怀孕的?

    不过ina是雌雄共体,还真不好说!

    只是……只是自己也没见过ina有什么男朋友啊!

    她肚子里的孩子又是怎么冒出来的呢?

    这一刻的雪落,真有十万个为什么!本来还想找ina倾述些自己心头的困扰,却没想ina反到是给了她一个重磅消息,惊得她是外焦里嫩的。

    ……

    封行朗不想继续干等下去了。

    已经三天了,河屯都没能从邢三的口中逼问出任何的消息。

    河屯提起过:用蓝悠悠来要挟邢三开口却被封行朗给阻止了。

    因为只要蓝悠悠还活着,至少邢三还不会心死。

    封行朗进来时,手里拿着一瓶红酒,还有两个高脚杯。红酒价格不菲,但也不是很昂贵。

    不知道他是想请邢十七喝上一杯呢,还是想跟邢三叙叙旧。

    邢三被锁在一个废旧的铸铁机床边上,深低着头看不到脸。只看到红褐色的血水顺着他的口角往下不停的滴流着。

    “认识我是谁吗?”

    封行朗瞄向看守着邢三的邢十七。看上去成熟狠厉,其实也就十七八岁的年龄。

    “认识。”

    邢十七点了点头。

    “认识就好!把邢三给我解了吧。”

    封行朗在一旁的板桌边坐了下来。

    邢十七立刻摇头,“必须有我义父的命令才行!”

    “嘿,我说你这小子怎么这么不懂人情世故呢?你知道我是谁么?未来的太子爷!将来可是要继承大统的!我的命令就是你义父的命令:赶紧的把邢三给我解了!动作快点儿!”

    见邢十七还是个孩子,封行朗连骗带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