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180章 有热闹看了

第1180章 有热闹看了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180章 有热闹看了

    邢十二不懂爱情,而年过花甲的河屯,只会扭曲对爱情的认知。

    因为当年的河屯还没来得及弄懂爱情,就被那个叫苏禾的女人‘背叛’了;然后他便以他暴戾和扭曲的方式,去残忍的报复,去凶狠的加害!

    当真相大白的那一刻,河屯是深深忏悔和愧疚的。

    但刚愎自用的好处就是,他的自愈能力相当的好。然后便把他那无以复加的父爱,强行的施加给还在憎恨他的亲儿子封行朗!

    从来都不会去考虑封行朗的感受,更不会去体会他需要还是不需要!

    而这一刻的河屯,他只会觉得邢三对蓝悠悠的感情是孽缘!

    用句简单的话说,他们之间就不应该存在这样为人所不耻的感情!

    既然是不道德和忤逆的,河屯又怎么能够体会他们之间爱情的伟大之处呢!

    所以,邢三这点可怜又可悲的爱情,根本就感化不了刚愎自用的河屯!

    相反的,还会让河屯觉得厌恶!

    “老三,别再这里装可怜了!没人会同情你!”

    河屯低厉一声,“赶紧说出封团团的下落,我会让十七给你个好死!”

    邢三抬起头,冷清着目光看了河屯一眼,苦涩的蠕动了一下唇角,“义父,你最喜欢逼迫别人做选择题了……那今天,我也让你做回选择题吧!”

    “混账!”

    河屯戾气的沉吼,“你也有资格跟我谈条件?!那只会让你死得更惨!”

    邢三笑了,一边凄楚的摇头,一边冷冽的哼笑。

    “义父,只要是人,就会有软肋!而你的软肋,就是你自己的亲儿子封行朗!”

    河屯的目光沉了沉,“难不成你还想打阿朗的主意?怕你没那个命!”

    “不,不,不!”邢三急于否认,“我只是想说:封团团对你亲儿子封行朗来说,很重要!她是他大哥封立昕的亲生女儿,又是他旧情人的亲生女儿……如果封团团死了,他一定会迁怒于你!到时候,你永远都不会被他原谅了!所以,你不能冒这个险!”

    “呵呵!”

    河屯冷哼一声,“这你也能威胁到我?先不说我肯定能从你嘴里得到封立昕女儿的下落;就算封团团真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封立昕这还没死呢,再生几个不就行了?!”

    河屯这非人类的思维模式,正常人真的不敢恭维。

    或许朝了他自己的亲儿子和亲孙子之外,其它人的命,就不算命一样!

    又或者命如蝼蚁!

    “那你就动手吧!能跟老七同年同月同日死,我认了!”

    邢三缓缓的坐在了蓝悠悠的床沿边上,探手过来轻抚着在药物作用之下睡得深沉的蓝悠悠。

    “老三,你这是在找死!”

    河屯染着怒意的咆哮。

    “义父,其实您还可以选择第二种方式:放了老七!我跟你走!一个月,等老七的病情得到控制之后,我会告诉你封团团的下落!那样您跟您亲儿子封行朗也好交待!”

    邢三淡清清的说出了第二个选项。

    “不用一个月!今天我就能把你的嘴巴给撬开!你应该知道义父有很多种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方法!”

    “没用的义父……您也应该知道,我有很多种能让自己永远开不了口的招数!”

    “是么?那咱们就试试!”

    就在河屯示意邢十七动手时,邢十二接到邢八打来的电话。

    其实准确的说,应该是封行朗强迫邢八打来的电话!

    ……

    一个小时前,丛刚是有可能将河屯一行人给拦下的。

    但鉴于过程极有可能会伤筋动骨,又或者还有可能见点血什么的,丛刚便没有揽这个麻烦。

    邢三被灭口了,也许并不等于永远找不到封团团的下落;但那样终究要花费一些时间和精力的。

    加上封行朗那个暴脾气,指不定要怎么折腾自己呢!

    所以,丛刚想出了一个能投机取巧解决的方法:就是让封行朗出面阻拦住河屯的暴行!

    那样,他就可以不必动用一兵一卒了!

    而且还能让他们父子干上一架看个热闹,似乎也不错!

    除了邢八之外,河屯还留了邢二的几个手下看守亲儿子封行朗;足以证明他这个亲爹当得可真够操碎心的!

    丛刚没有让人跟着,而是一个人单枪匹马的来到酒店给封行朗通风报信。

    悄然的避开了黑目镜们的把守,丛刚从上一层翻跃进来。

    下一层的卧室里,邢八一边吃着他钟爱的巧克力豆,一边朝床上的封行朗有一眼没一眼的瞄着。

    突然间,他听到卫生间里传来了响动:好像是有人开窗的声音。

    邢八机警的从沙发上翻身而起,快如旋风一样闪进了洗手间;发现洗手间里的窗户的确被人打开了,但他探头出去看时,却发现一个黑影钻身进去了卧室!

    邢八暗叫一声不好,应该是中了别人声东击西的阴谋了!

    等邢八快速的窜进卧室时,丛刚手里的匕首已经抵在了封行朗的颈脖上。

    “站着别动!邢太子的命,可比你精贵多了!”

    一身黑衣卫衣的丛刚,诡异得像是从地狱里冒出来的撒旦。

    “丛刚,你想干什么?封行朗要是死了,你也别想好活!”

    邢八止住了步子。因为他不敢拿封行朗的命冒险。而且丛刚又是个相当不上路子的人。

    “放心,我只是想叫醒你家太子起床喝口茶,随便给他亲爹打个电话!”

    丛刚一边安抚着邢八太过紧张的情绪,一边用冰凉的匕首在封行朗那俊逸的脸庞横敲了几下。

    “你到底给你家太子下了什么药,睡得跟死了一样?也不怕他醒来后报复你们么?要知道,这痞子的心眼儿实在小得很呢!”

    见封行朗睡得死沉,丛刚便捞起床头的水杯,径直将里面已经冷凉下来的茶水连同茶叶一起泼洒在了封行朗那张帅气的脸庞上。

    做完这个恶劣的动作之后,丛刚立刻闪身到了一旁,一脸无辜的看着被惊醒的封行朗。

    封行朗像是从梦魇中被惊醒的,大口大口的急促呼吸……

    说实话,平日里就只见封行朗去发难作恶它人。

    什么卑鄙无耻的手段他都能耍得出手。

    好不容易被人这般对待,那狼狈的模样看起来真的好过瘾!

    丛刚跟邢八都觉得过瘾!

    封行朗条件反射的抹去了脸颊上的茶叶,厉眸瞪向一旁装着无辜的丛刚。

    “你泼的?”

    “……”这高智商的痞子,还真不太好糊弄。

    “我觉得你首先应该追责的,应该是谁把你给弄晕在床上,睡得如此死沉,叫都叫不醒!”

    丛刚直接将矛盾点转移到了邢八的身上。

    “我只是奉命行事!泼你一脸茶叶的,是他!”

    邢八又将问题的矛盾指向了丛刚。

    “行了封行朗,赶紧给你可爱的亲爹打个电话吧!他把你这个亲儿子弄晕之后,自己带人跑过去将邢三灭口了!”

    丛刚立刻言归正传。以河屯的狠厉,是真有可能对邢三下狠手。

    “什么?河屯去找邢三了?”

    封行朗径直跃下了床,“你怎么没拦着他?”

    “你亲爹那么横,我很怕他的!”

    丛刚悠声说道,“而且我相当怕死,这你懂的!”

    赶去医院阻拦河屯,显然已经来不及了;封行朗厉眸瞪向了邢八。

    也许是邢三命不该绝,也许是封行朗救侄女封团团心切,就在河屯示意邢十七动手时,邢十二便接到了封行朗的电话。

    犹豫了一下之后,另类的恻隐之心,还是让邢十二将手机送到了河屯的耳际。

    “河屯,你敢对邢三下手,我会用余生跟你对抗到底!”

    “……阿朗?”

    河屯怔愕了一下,“放心吧,爸爸会替你问出封立昕女儿下落的。”

    “河屯,你见到邢三了没有?没有就赶紧给我撤回来!”封行朗厉声追问。

    “邢三的命就在我手里捏着呢!”

    河屯微微轻叹,语调瞬间就变得和蔼了很多,“阿朗,那你打算怎么办?”

    “……”

    河屯已经见到邢三了,想跟踪邢三找回侄女下落的可能性显然失败落空。

    要是把邢三放走,便相当于放虎归山!

    “你先把邢三带回来!留活口!”

    “好!爸爸听你的!”

    河屯这右一声爸爸,左一声爸爸自称着,是越来越得心顺口了。

    “那蓝悠悠呢?你打算怎么处理?”河屯好脾气的又询问一声。

    封行朗默了。

    “封行朗,放过悠悠,我就跟河屯走!我会告诉你封团团的下落!”

    邢三是睿智的男人。他立刻朝手机方向大声叫嚷道。话声刚落,就被邢十七一个手刀打得半软。

    “把蓝悠悠留在医院里。她活不了多久,就让她自生自灭吧!”

    “好,爸爸都听你的。”

    河屯这回到是相当的爽快。其实爽快也仅限于表面上的,暗地里也没少跟封行朗对着干。

    邢三深深的凝视着病床上依旧沉睡中的蓝悠悠,微微从唇角挤出一丝淡淡的笑意。

    “丫头,三哥走了……你要好好保重自己!好好活下去!为了三哥,为了你女儿……丫头,如果有来生,记得早点儿爱上你三哥!”

    邢三知道,自己落在河屯的手上,这回真的是凶多吉少了。

    也许,这是他最后一次跟他的丫头见面了。

    一个黑色的头套,便套在了邢三的头上,眼前瞬间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