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179章 为了爱……

第1179章 为了爱……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179章 为了爱……

    当然不能贸然的去找丛刚。那就等同于将河屯的人也一起带了过去。

    又联系不上丛刚的封行朗,只能静观其变了。他寻思着丛刚会不会找来自己?毕竟这一刻的丛刚在暗,他跟河屯一群人等在明。

    不过要绕开河屯众多的义子进酒店来见他,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

    所以,封行朗决定给丛刚创造一些容易见面的机会。

    从窗口俯身朝下张望,二十多层的高度,打消了封行朗想攀爬下去的念想;

    寻思片刻,他决定从房间的大门大摇大摆的走出去。

    走廊的过道里空无一人;河屯竟然没人看着他?

    可为什么要看着自己呢?自己又不是犯人!

    封行朗将休闲服的衣领立起,微低着头悄然的快步疾走。

    很顺利,他竟然成功的乘电梯下去了底层。没从大厅出去,而是从一侧的偏门绕行。

    可刚刚迈出西门口,封行朗便看到邢八悄无声息的立在他的面前。

    “邢太子,这凉风习习的,你出门乘凉呢?”

    “我出来消消食!你呢?”

    封行朗绅士的微笑着。

    “巧了,我也出来消消食!”

    邢八舒服着四肢,“啊……这凉风习习的夜晚,能跟邢太子这样的人中龙凤一起出来散个步,真是三生有幸啊!”

    “行了邢八,你少跟我装腔作势!”

    封行朗冷斥一声,回头看了看四周,“我要去找丛刚,你替我搞定河屯!”

    “邢太子,你这就为难我了!虽说你是太子,可一朝天子一朝臣,我还得听我义父的不是么!”

    邢八的圆滑,也是被封行朗给逼出来的。

    义父河屯不好伺候,这太子爷就更不好伺候了。但他可以得罪封行朗,却不能违背义父河屯。

    “河屯让你跟踪我呢?还是监视我?”封行朗厉问。

    “你又误会了不是?义父是让我保护你!”

    “那不就行了!我去见丛刚,你负责保护我!”

    “这……”邢三哑了一下,“可我义父还吩咐:不能让你离开这酒店。”

    “如果我非要离开呢?”

    封行朗冷峻着目光问,“你敢袭击我么?”

    “我是不敢……”

    邢八眯了眯眼,压低声音,“但有人敢!”

    “谁?”

    封行朗话声未落,便觉得脖上一凉,而且那沁凉的面积在他皮肤表层和肌肉纹理中瞬间扩展开来。

    “一个初生牛犊不怕虎的人!”

    随着邢八的作答,封行朗慢慢的疲软下他健硕的身体;最终被身后的人给架住了。

    “十七,干得不错!我会在义父面前好好表扬你的!”

    邢八探手过来,轻轻撸了撸邢十七的脑袋,“扛上楼去吧!这祸害今晚应该翻不起什么浪了!”

    ……

    感动归感动,煽情归煽情;冷静下来的邢三,还是相当理智的。

    他深知这是给蓝悠悠治疗的绝佳机会!如果错过了,那么蓝悠悠就只剩下死路一条了。

    还有就是:封团团的下落,现在是他唯一的筹码!

    邢三也知道,自己犯下如此大逆不道的事,义父河屯肯定不会放过他的!

    以河屯的人脉和资源,追踪到这里来,也只是迟早的事儿!

    邢三铤而走险的从封家带出了蓝悠悠,也是临时起意的头脑发热。一时的冲动,俨然已经将他陷入了万丈深渊。他逃避不掉了!

    而现在表面上的风平浪静,是不是正酝酿着以后的狂风和暴雨?

    想带上命悬一线的蓝悠悠,在河屯的追捕中逃离,可能性并不是很大。

    邢三现在能做的,就是静观其变。只要河屯他们还没得到封团团的下落,他至少还能为自己留条命!可蓝悠悠要是停下治疗,她或许马上就会死!

    他已经往蓝悠悠的就医账户上汇了足够的钱!

    即便自己身有不测,那些钱也足够蓝悠悠看一辈子的病了!

    为了避开蓝悠悠的纠缠,担心自己听了又会心软;邢三便不再当着她清醒时进去重症监护室,只是守在监护室外煎熬的等待着。

    等待着自己宿命!

    丛刚很耐心的等了邢三两天。但邢三看起来一丁点儿要带蓝悠悠离开的动静都没有。

    就目前的状况来看,封行朗跟蓝悠悠的撩情并没有起到作用。应该是失败了!

    诡诈的邢三,并没有按照他们部署的计划进行下去。

    丛刚还算有耐心;但河屯似乎耐不住了。

    一来亲儿子封行朗一而再的跟他折腾;二来,河屯觉得完全没那个必要一直坐以待毙的干等。

    既然等不出结果来,那就只能去主动索取!

    而邢三寸步不离的守在医院里,想堂而皇之的将他从曼谷国际医院带出来,似乎有些棘手。关键邢三会反抗,他应该不会配合。

    邢三能在之前义兄们的追捕下能以假死逃脫,说明他的确有他自己的过人之处;是要考虑到他的故技重演。

    河屯觉得自己有必要亲自去见一下邢三这个逆子。

    还有那个老七蓝悠悠……

    是顺手弄死呢?还是一并带离呢?

    一直以来,河屯都看在封立昕曾经救过他儿子的份儿,也缘于封立昕真诚的恳求,和对亲儿子的愧意,他便一直饶恕着蓝悠悠;

    不过蓝悠悠一而再的忤逆,已经让河屯忍无可忍了!顺手解决,也免得夜长梦多。

    怕练手中的邢十七拿捏不住分寸误伤到自己的亲儿子;河屯便将相对圆滑些的邢老八留下看守着亲儿子封行朗。

    “义父,您真要亲自去见三哥啊?”

    邢十二微显惆怅的轻声问道。都是河屯的义父,难免会有种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的不忍心。

    “他不是你三哥!”

    河屯低厉的冷哼,“他就是个叛徒!”

    “义父,您不用亲自去的。我跟十七把他给带回来见您就是了!”

    邢十二似乎不想面对义父河屯亲自手刃逆子的情景。虽说邢三罪有应得,但他们都是叫同一个义父长大的。

    “老十二啊……”

    河屯悠叹一声,似乎能读懂邢十二的心思一样,“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老三虽然是我义子,我也挺惋惜的;但他一而再的给我这个义父添乱添堵添麻烦……而且还破坏阿朗一家的生活……义父真的不能再容他了!”

    “知道了义父。是三哥他罪有应得!”

    邢十二的思想相当还很单纯。单纯的对河屯愚忠。

    在他看来,只是要义父河屯所说的,那都是对的。

    “嗯。那我们就出发吧。让你二哥的人把那一层楼先控制住。”

    “好的义父。”

    河屯起了身,邢十二立刻跟紧在他身边,寸步不离。

    当邢八得知义父河屯领着人去发难邢三时,他整个人都不好了。看来义父的暴脾气,并没有因为时间的推移而缓解,这么大年龄了,做事还是这么的火爆。

    瞄了一眼依旧沉睡中的封行朗,叫醒也不是,不叫醒也不是的邢八,只得长长的叹息一声。

    但愿邢三的下场不会太过惨烈。

    经过这些天的治疗和药物的作用,蓝悠悠已经能够每天睡上几个小时的安然觉了。不会因为身体上的痛楚而疼醒过来。

    邢三坐在蓝悠悠的病床边,一直紧握着她的手:一只干瘪且无肉一感的手!

    听到门外传来响动,刚一回头,后脑勺上便多了一把消声枪抵着。

    拿枪的是邢十七。

    然后,河屯在邢十二的陪同下,步伐生冷的走了进来。

    “义……义父……”

    邢三喃了一声,便愕住了。

    “你还有脸叫我义父?”

    河屯冷哼一声,扫了一眼病床上昏睡中的老七蓝悠悠,嗤哼:“你还对她念念不忘呢!”

    “义父……我错了!”

    邢三缓缓的将蓝悠悠的手送回了被子里盖好。

    “晚了!”

    河屯冷斥一声,“给你个将功赎罪的机会,说出封立昕女儿的下落,我会留你个全尸!”

    河屯是霸道的,亦是刚愎自用的。

    他不但要邢三死,而且同时还想知道封团团的下落。

    事已至此,他应该想到邢三没那么听话的。

    “义父,我会告诉你封团团下落的。但不是现在……”

    邢三很平静。他知道河屯的出现,就已经预示了他的死亡。

    “怎么,你还想跟我讨价还价?”

    河屯横了邢三一眼,“你觉得我会有那个耐心慢慢等吗?你也配!”

    邢三默了,不再说话。

    在刚愎自用的河屯面前,多说无益。

    “三哥,你还是赶紧说出封立昕女儿的下落吧。”

    邢十二附和的劝说着邢三,“惹恼了义父,你会……会死得很难堪的。”

    “都到这一步了,你觉得三哥还怕死吗?”

    邢三淡淡的笑了笑,“老十二,你别着急,我的下场,也会是你今后的下场。”

    “不会!永远不会!因为我永远都不可能背叛义父!”

    邢十二凛冽一声,以坚毅且显明的态度驳斥着邢三。

    “呵呵……呵呵呵……”

    邢三笑了,笑得苦涩又讽刺,“当年的三哥,又何尝不是跟你一样呢!我从来都没想过背叛义父……我就是喜欢上了老七,想保护好她,护她个周全……这也有错?”

    邢十二不懂爱情。所以他也体会不到邢三的痛苦之处。

    只是觉得邢三为了蓝悠悠落到今天这步田地,实在是太不值了!

    为了一个女人,值得么?

    反正邢十二觉得邢三这么做,相当的不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