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177章 恨吧……

第1177章 恨吧……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177章 恨吧……

    自己还在等他吗?

    蓝悠悠深深的凝视着眼前这个自己自始至终都无法得到的男人,缓缓的合上了眼眸。

    她清楚的意识到:在自己的有生之年里,这个男人必定永远不会属于自己!

    无论是那时候青春美艳的自己,还是此刻干枯憔悴的自己,都无法得到这个男人的心!

    竟然输给了林雪落那个愚蠢的女人!要不是她幸运的替封行朗生了个儿子……

    蓝悠悠不想往下去想了。自己混混沌沌的追求了那么多年,究竟又得到了什么呢?!

    满目疮痍的身体,和痛不欲生的内心!

    自己真的是太傻太傻了!被那个男人欺骗玩弄了一生!

    见蓝悠悠合上眼眸不再搭理自己,封行朗微微扬动了一下眉宇。

    “想赎罪吗?为你自己的亲生女儿赎罪!”

    “赎罪?”

    蓝悠悠睁开眼,枯萎殆尽的目光看向封行朗,“该赎罪的人,应该是你封行朗!你欺骗了我,也欺骗了你大哥……还欺骗了团团!你欺骗了所有人……”

    情绪无法得到安宁,蓝悠悠感觉自己喉咙里又是一阵腥甜。

    封行朗冷眸扫了情绪激动中的女人一眼,“我不是来跟你吵架的!更没空听你发牢騷!如果你想赎罪,为你自己的亲生女儿赎罪,那就应该催促邢三带你去见团团!我会应该跟着!”

    微微停顿,封行朗撑在床沿边直视着蓝悠悠的眼底。

    “你应该知道:团团只有回到我大哥的身边,才会幸福!”

    “呵呵!我为什么要帮你呢?这是……这是对你欺骗我的惩罚!”

    蓝悠悠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弱。似乎生命已承受不起她这样的愤怒表达。

    “蓝悠悠,别再作孽了!你不是在帮我,而是在帮你自己!帮你自己赎罪!懂么?”

    封行朗看了一眼监控摄像头,他知道现在是由丛刚控制着。但丛刚说了,只给他三分钟时间长话短说。

    “我没有罪……有罪的是你封行朗!你一而再的欺骗我……玩一弄我的感情……封行朗,我恨你……我恨你!”

    “你随便恨吧!”

    封行朗冷哼一声,“但是为了团团,我希望你能以一个母亲的身份,竭尽所能的为她做最后一点儿事!她是你生命的延续!她还不到5岁,她的人生才刚刚开始!难道你希望看到她今后的人生在阴霾和杀戮中度过吗?”

    “只要能让你为团团心痛一辈子,我就心满意足了!”

    蓝悠悠在笑,笑得凄楚阴森,又孤苦无助。

    “还一辈子?”

    封行朗哼声冷嗤,“蓝悠悠,你真的想多了!雪落已经怀孕了……听医生说是个女孩儿!我马上就要儿女双全了,哪还有时间去心痛呢!”

    不得不说,封行朗是个诡诈到让人牙痒的男人。

    信口开河的便扯出了这么一个杀伤力极强的说辞来。

    自己的女人有没有怀孕,他这个当事人最清楚不过的。要知道雪落的例假可是刚刚才造访的。

    “什……什么?林雪落……又……又怀孕了?”

    蓝悠悠的声音已经颤抖得快散架了。

    “是啊!我的女人利害吧!”

    封行朗悠哼一声,“也许看在团团是我侄女的份儿上,我的确有可能会心疼那么十天半个月,但绝对不会是一辈子!”

    微顿,封行朗深睨着蓝悠悠的眼底,“原本,我女人林雪落并不打算要孩子了,想把团团当成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抚养长大……不过现在看来,随着我们自己的亲生女儿的出世,和团团的下落不明,我想我家雪落应该会轻松一些了吧!”

    这一刻的封行朗,是个坏男人!不折不扣的坏男人!

    他知道蓝悠悠最痛恨什么!

    所以,他便故意在蓝悠悠面前以自己的思维模式扭曲着妻子林雪落的想法。

    目的不是为了刺激蓝悠悠!

    像蓝悠悠这种临死都顽固不化的女人,只能用过激的、以毒攻毒的方式去刺激她了!

    即便是死,蓝悠悠也不想让林雪落那个低贱的女人好过!

    将自己的女儿留在封家,让林雪落天天听着团团喊她叔妈,喊她丈夫叔爸,也能膈应死她的!

    耳际,传来了丛刚低沉的提醒。应该是邢三他们快进来了。

    “蓝悠悠,如果你真恨我,就应该把团团留在我身边,让我每天看到她,就能想到你!那样才会有报复的快一感!不是么?”

    封行朗的话,就像浸了剧毒一样,一点一点儿渗透进了蓝悠悠的血液和骨髓之中。

    蓝悠悠的呼吸急促了起来,封行朗知道她是听进去了。

    “封行朗,答应我……答应我一件事。”

    “你说。”

    “找到团团之后,求你放过邢三……看在……看在他曾经……曾经救过林雪落母子的份儿上,放……放他一条生路!好……好吗?”

    “……”

    蓝悠悠这番虚弱到上气不接下气的话,到是让封行朗听着微微诧异了一下:没想垂死的蓝悠悠竟然会为邢三求情!

    难道她跟邢三之间……动了真感情?那他大哥封立昕又算什么呢!

    “答应我……答应我……放邢三一条生路……我……我就帮你找……找回团团。”

    蓝悠悠抓住了封行朗的手,颤喘着声音乞求道。

    “好!就按你说的办:看在邢三放过我妻儿的份上,我也会放他一条生路的!前提是,他不能伤害团团!团团可是我大哥的命!”

    这番话,到没有哄骗蓝悠悠;其实真的只要邢三将团团平安的还给他封行朗,他到是可以放邢三一条生路的。

    “阿朗……我们……我们来生再……再见!”

    蓝悠悠紧紧的握着封行朗的手,然后又缓缓的松了开来。

    她知道自己这一松手,便是一辈子。

    封行朗不想欺骗蓝悠悠什么,所以他便没有作答。

    “事不宜迟,我等你的消息!会跟紧邢三的!”

    言毕,封行朗便重新戴上口罩,悄然的闪身出了蓝悠悠的重症监护室。

    可刚出监护室的门,便听到拐角处的电梯口传来邢三询问专家的声音;估计是语言不通,邢三的火气有些大。

    来不及撤离的封行朗,只得转身避开。刚走两步,从储藏室里闪出一个黑影,径直将封行朗整个人给拖拽了进去。

    储藏室里推放着各式各样的医疗用品和小型的医疗器械,留下的可活动空间并不大。

    体型健硕的封行朗被挤得很不舒服。

    其实丛刚更不舒服。

    因为两人紧紧的贴服在一起,他还要给乱挣扎、乱挤动的封行朗留有更多的空间。

    “你能安静点儿么?”丛刚的气息有些粗沉。

    “还好老子不是女人,不然能被你丫的给挤怀孕了!”

    封行朗的后背贴在丛刚的胸前,连他说话的气息都能感觉得到。

    “……”

    丛刚懒得跟这个口无遮拦的痞子多说什么,为了岔开思绪,他便侧耳细听着储藏室门外的动静。

    封行朗调整了一个稍为舒服一些的站姿,这样就能更清楚的看到丛刚那张刚毅的脸庞。

    丛刚属于那种精瘦的男人。穿衣显瘦,脫衣则是硬实的肌肉。

    封行朗能感觉到刚才丛刚将他抓扯进储藏室里的力道,跟铁钳似的让人很难做出反抗,掌控着绝对的主动权。而他只能被动的跟着他的动作一起顺势做出反应。

    “这里不宜久留。我们必须想办法离开!要是被邢三发现,我们就功亏一篑了!”

    封行朗催促一声。他实在不想留在这又挤又味儿的究竟里,便开始环看储藏室中的布局。

    丛刚侧耳细听了一会儿,“别找了,这间储藏室只有一个门!”

    “我x你妹的,那你还把我拖进来?”

    封行朗话声未落,丛刚立刻捂住了他的嘴。门被关紧的一瞬间,整个储藏室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只听到彼此的呼吸,一声接一声的。

    “老子快要被闷死了……赶紧想个办法离开这鬼地方!”

    封行朗很不喜欢医疗用品的气味儿。

    加上空气的不流通,封行朗的气息变得急促又粗重。

    “……大爷,邢三的人就在门外守着呢!”

    暂顿,丛刚又哼喃一声,“谁让你跟蓝悠悠那般依依不舍的?!说好三分钟,你们却撩情叙旧了五分多钟……再忍一会儿吧。”

    “撩你妹啊!老子只跟她谈了团团的事儿!”

    封行朗里面的衬衣几乎汗透;胃液也跟着不停的上涌。脾气也就见涨起来。

    “是么?”

    丛刚淡应一声,“跟蓝悠悠怎么撩情,那是你的私事!你用不着这么气急败坏的跟我解释!”

    从储藏室里脫身离开时,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后的事儿。

    封行朗靠在花圃里的一颗树后干呕着。脫水严重的他,俊逸的脸庞上有着病态的苍白。

    “给我拿点儿水来……”

    封行朗将自己的一条手臂探到身后,向丛刚索要水喝。

    可等了好一会儿,也没见身后的丛刚有动静;等封行朗回头来看时,早已经没有了丛刚的身影。

    这狗东西哪里去了?去拿水了?

    封行朗刚跨出花圃来寻找丛刚的身影,便看到河屯领着邢十二和邢八朝医院的大厅入口住疾步生风的走来。

    不用猜,丛刚应该是预料到河屯这个时间点会来,便把封行朗丢下给了河屯!

    该狠的时候,丛刚是真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