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176章 好好的撒娇

第1176章 好好的撒娇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176章 好好的撒娇

    被透支的体力反噬着封行朗的身体。

    刚下飞机,还没走出机场,他的步伐就虚晃得利害,靠着通道的隔拦调整自己的呼吸。

    “该不会是快要见到蓝悠悠,你太过激动了吧?”

    丛刚调侃一声。便上前来搀扶住封行朗虚晃的身体。其实他知道体虚的封行朗一直在咬紧牙关坚持着。为找到侄女封团团;也为尽快赶回去跟老婆孩子团聚。

    封行朗赏了丛刚一记冷眼,甩开了他的搀扶,提息朝前继续疾走着。

    丛刚也不想用自己的热脸去贴封行朗的冷面,便不紧不慢的跟在他的身后。

    鉴于封行朗的身体虚弱得利害,丛刚在附近的一家医院旁的酒店住下。而且还要了两个标准间。

    丛刚是故意的。

    他不想自讨没趣的去伺候排斥他关心的封行朗!

    有那么点儿赌气的成分,带上了置之不理的意味儿。

    丛刚冲好凉正准备休息时,门外便传来微带愤怒的拍门声。

    像这种没素质的叩门方式,不用猜都知道肯定是封行朗那个桀骜暴戾的主儿。

    门打开了,丛刚看到身穿睡衣的封行朗。

    “这不惯这里的东西……你给我去做点儿!”

    丛刚本想挖苦一声:你这也太矫情了吧!可在看到封行朗那疲软的面容时,还是点了点头。

    “你先回房间等着。我借他们的厨房用用。”

    “我就在你这里等!你动作快点儿!饿着呢!”

    封行朗挤开丛刚,踉跄着步子走了进来,倒身在丛刚刚刚整理好的床铺上,一下子没了动静。

    丛刚侧身深睨了倒在床上的封行朗一眼,拿上房卡,快速的换好衣物出门了。

    像这种高档的酒店,丛刚想要的食材并不难找。

    嗞嗞作响的意式烩面,要比平常口味儿清淡很多。并配上了曼谷的物色小食椰子布丁。由面煳里加入椰子奶油,然后炭烤成熟,再配上香酥葱,满是椰子的清淡香味。

    丛刚折回房间的时间,封行朗正睡得昏天暗地。那是一种没有睡眠质量的昏昏嗜睡。

    丛刚拍了拍封行朗的后背;连续拍打了五六次,都没能把他从昏睡中拍醒。

    直到丛刚用叉子卷上几条蘸汁的意面塞到封行朗的口中,他才吃劲的睁开了沉重的眼皮。

    “吃完了去输点儿营养液吧。”丛刚温和的说道。

    咀嚼着口中乏味的意面,封行朗的目光落在那些碳烤椰子布丁上。

    “这玩意能吃吗?”

    “能吃!我尝过了,没毒!”

    丛刚将一块碳烤椰子布丁送到封行朗的嘴边;封行朗咬了一口,感觉了一下,才咬了第二口。

    “为了见蓝悠悠,你还真够拼的。连命都不顾了?”

    丛刚像是在故意激将封行朗。

    封行朗抬眸深睨着丛刚的眼底,沉声:“我对我哥所怀有的亏欠之心,就像你一直所亏欠我的一样!丛刚,那种感觉,你应该能懂的!蓝悠悠只不过是一个被我玩过的女人……仅此而已!”

    丛刚微微静默了几秒,勾唇笑了一下,“可我没觉得我亏欠你什么呢!”

    “是么?”

    封行朗冷哼,“你像个奴隶一样被我使唤来使唤去的,难道不是因为想偿还当初我对你的救命之恩?我救了你一命,你得终身回报我!直到你死去的那一刻!”

    “……”丛刚浓眉深蹙,“听你这意思,是我这辈子都还不完了?!怎么,还赖上我了?”

    “谁让你好死不死的被我救了呢!那是你的福气,也是你的悲哀!”

    封行朗拨着弄着盘子里的意面,“这面……放盐了没有?”

    “那你知道盐长什么样子么?”丛刚悠声问。

    “……老子又不是外星人!”

    勉强的吃上几口,原本封行朗还有事儿要跟丛刚商量的,却又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盐的确是少放了;不过有样东西却多加了!

    混混沌沌之中,封行朗感觉到自己的手背上被针扎疼了一下。然后便有清凉的液体沿着手背上的经脉,灌输进了他的身体之中。慢慢的,整个身心都舒服了起来。

    给封行朗输点儿营养液,也得玩上如此的手段。丛刚微微叹息一声,才将封行朗手背上的针头用胶布固定好。

    安顿好封行朗之后,丛刚才换上一声黑色的卫衣出了门。

    刚到酒店后门,便有人从灌木丛里钻身出来。看不出来人的模样,但藏身的手段却很精明。

    “查到了:蓝悠悠在曼谷医院的血液科。治疗了两天,已经能开口说话了!邢三还没有要动身离开的意思。看来是想等蓝悠悠病情平稳一些后再作打算。”

    “邢三带了多少跟班?”

    “不多,也就三四个左右!”

    “嗯,你继续去监视着蓝悠悠。记得别让邢三发现你!”

    “好。boss……”来人欲言又止。

    “说。”

    “好像河屯也知道邢三的下落了!我担心河屯会先我们下手!”

    丛刚能知道邢三的下落;河屯也会想方设法的弄到。只是丛刚有些纳闷:这河屯是自己找到邢三下落的呢,还是跟随他跟封行朗一起来的曼谷?!

    不过带着封行朗那么个显眼的祸害,的确很难避开河屯众多的眼线。

    “不能让河屯先下手!是要邢三落在他的手里,我们就没办法从邢三口中知道封团团的下落了!”

    “就我跟老三,怕是拦不住河屯的人呢!”

    “放心吧,有他亲儿子出面拦他的,用不着你们动手!”

    寻思起什么来,丛刚暗叫一声‘不好’,便头也不回的朝酒店的客房部飞奔过去。

    “boss……你别着急走啊!说不定河屯今晚就会下手呢……”

    在酒店的大厅里,丛刚果然看到了前来寻找儿子的河屯。这老家伙的动作还真够快的。

    看来这家酒店是不宜久留了。丛刚立刻从楼梯口飞身而上。

    等服务生领着河屯和邢十二上来叩门时,丛刚已经扛着昏睡中的封行朗下去了底楼。

    见久久没有人应声开门,河屯一个示意,邢十二便直接将门给撞了开来。两个紧靠的标准间里,都不见人影。只留下了一个装有少许意面的盘子和竹篮托架。

    邢十二嗅到了消毒酒精的味道,“好像有人受伤了,正在输液!”

    “这个丛刚,他想对阿朗做什么?”

    河屯伸手过来探了一下盘子温度,“还是温的,他们应该还没走远!你让老八带人一起搜查!”

    昏睡中的封行朗,根本不知道两帮人为了争夺他而斗智斗狠着。

    要将体型健硕的封行朗扛出几公里外的出租车上,着实是件狠费体力的苦活儿。

    等上了出租车后丛刚才意识到:自己犯了个错误!

    要想阻止河屯先对邢三下手,将封行朗留下给河屯,无疑是最后的计策。因为只有封行朗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阻拦住河屯的鲁莽行事。

    自己怎么就费力不讨好的把这个祸害给扛出来了呢?!出了一身的汗不说,还都做的无用功!因为完全没那个必要的!

    不舍归不舍;出于理智,丛刚还是决定将封行朗给送回去!

    以邢三的机警和诡诈,他要是想把封团团给藏起来,应该没人能够找到的。要是邢三有个不测,那封团团的下落会随着邢三的死亡永远成谜!

    大海捞针似的找,那就不是十天半个月的事了,说不定要上一年半载,或三年五载也不一定!

    可现在送回酒店去,似乎也不太合适!

    丛刚必须先让封行朗见到蓝悠悠的面儿,让蓝悠悠催促邢三动身去找封团团那丫头片子才行!

    ……

    封行朗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清晨。

    昨晚的两瓶营养液,让他看起来神色还算不错,但还达不到满血复活的标准。

    等封行朗看清四周的环境时,眼眸里迸出了不满之意。好在丛刚也在。

    “这什么鬼地方?”

    这样的青年旅社落在封行朗的眼中就是脏乱差的代名词。

    “昨晚你亲爹去酒店捞你,我可是浑身汗透才把你给扛出来的。”

    “河屯也来了曼谷?”

    “嗯!我亲眼看到的!”

    封行朗瞬间扯掉了自己身上的毯子,“不能让河屯先对邢三下手!他会打草惊蛇的!”

    “所以呢,你必须赶在河屯前面去见蓝悠悠!把该说的话说了,然后快乐的投奔到你亲爹的怀抱中!好好的撒娇,让你亲爹别对邢三下手就可以了!”

    丛刚知道封行朗是个犟种,可事已至此,只能让他出面去阻拦河屯,才是最行之有效的。

    “那我现在就去见蓝悠悠!”

    “不着急!今天早上有个专家会诊,邢三应该也会参与商谈的。到时候你就有机会见到蓝悠悠了!”

    听丛刚的口吻,他对邢三和蓝悠悠的行踪,几乎是了如指掌。

    ……

    上午10点左右,穿着白大褂的封行朗进去了蓝悠悠的重症监护室。

    盯看了病床上被各种检测仪器所包裹中的女人片刻后,封行朗才扯下了自己的口罩,探过手去拍了拍她的脸颊。

    蓝悠悠睁开了眼,在看清眼前身穿白大褂的医生竟然是封行朗时,她是震惊的。

    她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在有生之年竟然还能见到封行朗!

    “你……终于来了。”

    “怎么,你还在等我?!”

    一个‘还’字,将封行朗的问话变得意味深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