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174章 这很封行朗!

第1174章 这很封行朗!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174章 这很封行朗!

    莫冉冉泪眼巴巴的接听着封行朗打回来的电话。

    “行了,别哭了。蓝悠悠已经不可能活着回封家了!现在就是见证你这个未婚妻柔情的时刻!安抚好我哥的心灵,照顾好我哥的躯体!”

    封行朗诙谐着口吻,用另类幽默的方式安慰着惊魂未定的莫冉冉。

    “还什么未婚妻啊?立昕哥一心只想着那个蓝悠悠!自己都虚弱得只剩下半口气了,还要逞能去追踪那个叫邢三的家伙!”

    莫冉冉是个阳光向上的女孩儿,可短短的时间里经历了这么多的变故,这心灵还是倍受打击。

    想起什么,莫冉冉嗅着鼻子直哼哼,“封二,你真没良心!你就只知道关心你哥;我爸他也受伤了……好不容易醒了过来,可左侧半个身体都动弹不得了。医生说要一两个月才能恢复元气呢!”

    “这回真让你跟你爸爸受苦受累了!无以为报,我想我哥今后一定会好好孝顺他的准岳父的!”

    “封二,你就知道嘴皮子用这些话逗我玩!”

    莫冉冉一边哼哼喃喃,一边扯过面纸来擦拭鼻涕。

    “怎么敢逗你玩呢!你可是我未来的嫂子大人!”

    封行朗这般投其所好的哄女孩的方式,听着还真让莫冉冉身心荡漾的,“冉冉,封家就交给你了!在我回来之前,照顾好家里!”

    “封二,你好讨厌!就知道哄我开心!”

    有希冀才有动力;封行朗的这番话,无疑给了莫冉冉以无限的遐想。

    挂断电话之后,封行朗的一张俊脸上才落下了疲惫的怅然和忧郁。

    “把人家一个活蹦乱跳且如花似玉的小姑娘,硬塞给你半残不废的大哥做女人……亏不亏心呢?”

    丛刚话声刚落,封行朗那冷冽到快吃人的眼眸便瞪了过来。

    “你这是不服气呢?”

    封行朗低声斥问。

    “服气!这样的私心,很封行朗!”

    丛刚温声轻应。还真不想惹毛本就心情不痛快的封行朗。

    封行朗微眯起眼眸盯着丛刚,哼哧着问:“你该不会是看上人家小姑娘了吧?”

    “……”

    这想法……丛刚缄默。

    “莫冉冉是我哥的女人!你少打她的主意!打了她的主意也是徒劳!”

    “……”

    其实丛刚想说:如果我真的想打莫冉冉的主意,你哥争得过我么?别说莫冉冉了,就是我想打林雪落的主意,你封行朗未必会是我的对手!

    这挑衅的话还是不说为妙!指不定这痞子听了之后会发什么狂呢!

    “有邢三的消息吗?”

    封行朗狠睨了丛刚一眼,觉得丛刚还算识时务的住了嘴,便言归正传的紧声追问。

    “有了!”

    “他在哪儿?”

    “在一家曼谷的国际医院给蓝悠悠做治疗!”

    “他胆子到是挺大的!有恃无恐呢!”封行朗冷哼。

    “有封团团在他手上,他不用担心你封行朗不乖乖就范!”

    丛刚的提醒,让封行朗陷入了沉思,“那邢三的意思,是暂不打算去跟团团汇合了?”

    “应该是的!至少会等蓝悠悠的病情稳定下来!”

    “那我们就只能坐以待毙的干等了?”

    “也不用等太久!我想垂死的蓝悠悠一定会想办法尽快见到自己的女儿的!”

    封行朗侧过身来紧睨着剖析独到的丛刚。眼眸有些幽深。

    “分析得很不错……丛刚,我发现你挺聪明的嘛!”

    “……”

    丛刚刚毅的俊脸微微浅搐了一下:一不小心,自己又触到了封行朗的逆鳞!

    “来,说说吧,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做,才能让邢三乖乖的领着我们去见团团?”

    封行朗提过一张椅子坐在了丛刚的面前,冷意着声音问。

    丛刚的唇角又是一抽,却平声静气应道:“我听你安排!”

    封行朗默了一会儿,目光却一直紧盯着丛刚,“丛刚,你说我要不要提防你:有可能会利用我去对付河屯,然后取而代之?”

    “你能有这个想法,是我的荣幸!”

    丛刚不动声色的淡淡一笑,“封行朗,有些东西……是永远都不会变的!”

    “又跟我玩高深莫测呢?”封行朗冷言。

    “封行朗,你这辈子,有信任过的人吗?”

    丛刚不答反问。

    “有!你就是其中的一个!不然我也不会把自己的身家性命交给你!”

    封行朗上扬着眉宇,说得有些浮意飘飘的。

    “你更信任严邦吧?!”

    丛刚很突兀的再一次提及了严邦。

    封行朗盯看着丛刚,下意识的在身上摸索烟来抽,“别老在我面前提他,我会伤心的!”

    “伤心?嗯,看得出来!”

    丛刚应得讳莫如深,“如果严邦没死,想必你也不会让我陪着你来找侄女吧!”

    没能摸出烟抽的封行朗,看起来有些燥意。

    他斜目浅睨着丛刚,微微勾动了一下唇角,“要我重说多少次:严邦是我情同手足的好兄弟,我跟他是可以平起平坐的!而你丛刚……充其量只是我的奴隶,是我从唐人街捡回来的一条狗!”

    “……”丛刚刚毅脸庞上的肌肉颤跳了下,随之黯然。

    ……

    蓝悠悠醒得很艰难。

    或许是心头一直的牵挂和担忧没能得到解决,在鬼门关徘徊了许久的蓝悠悠,最终还是活了过来。

    “丫头……丫头……你醒了?你终于醒了……三哥在这里!”

    邢三握住了蓝悠悠那只干枯的手,紧紧的贴在自己的脸颊上。

    混沌中,蓝悠悠第一眼看到的人竟然是邢三。

    思绪的回笼,她紧紧的反握住了邢三的手,“团团……团团呢?”

    气息微弱得几乎只剩下口型。

    “丫头,等你的病养好了,我会带你去见团团的!”

    邢三亲了一下蓝悠悠的手背,血丝满染的眼眸里,闪动着晶亮的液色。

    “不……不……现在就带我去见……见团团。三哥……求你了!”

    蓝悠悠垂死的眼睛里,似乎已经流不出泪来。

    她没有去追问自己为什么会跟邢三一起的缘由。此刻她脑子里唯一的念想,就是见到女儿团团。

    生死弥留之际,她已经别无他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