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173章 私奔了!

第1173章 私奔了!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173章私奔了!

    其实,邢三有可能会杀回封家见蓝悠悠一面,也在丛刚的预料之中。

    只是邢三这样的深情,或多或少还是让丛刚有些惊诧:简直就是以命相博的冒险!

    所以,丛刚故意带走了封行朗去墨西哥城兜圈子!好让邢三觉得,申城现在已经是个无人把守的空城。以滋涨邢三的色胆包天。

    为了引走河屯,丛刚又故意让邢八看到是他带走了封行朗的。再让卫康他们在中途堵截住了追踪他们的邢八。

    事关邢太子的安危,想必邢八一定会赶回去汇报给河屯听的。

    以河屯的秉性脾气,自己的亲儿子跟一个恶徒在一起,他肯定会想方设法的追过来。而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雪落母子这个甜蜜的累赘送回佩特堡去。

    然后,申城便可以成为邢八为所欲为的天下了!

    丛刚也考虑过以邢三的小心谨慎,他会直接抱走封团团随即逃之夭夭,再也不会踏进申城这个是非之地

    而事实却是,邢三来了,而且足够的色胆包天,还想带走蓝悠悠。

    “oss,拦,还是不拦?封立昕和莫老头他们应该撑不了多久的。”

    巴颂一边压低声音急切的询问,一边翘首朝病房方向张望着。

    “当然是……不拦!拦下了邢三,谁带我们去找那个女娃!”

    “好的oss!那要不要在蓝悠悠身上放置一个追踪器?”巴颂又追问一声。

    “不用画蛇添足了!以邢三那狡猾如狐的警惕性,他不可能不对蓝悠悠搜身的!那样只会打草惊蛇!”

    丛刚跟邢三之间的较量,无疑是高手与高手之间的对决。

    邢三狡猾如狐,而丛刚却狡猾胜狐!

    玩的就是谁会更胜一筹!

    “那我现在怎么做?协助邢三带走蓝悠悠?关键封立昕他不答应啊,跟邢三在玩命的怒怼呢!”

    “就封立昕那风一吹就能晃几晃的身板,他怎么可能拦得了邢三呢!”

    丛刚悠哼浅吐,“但你拦还是要拦的,注意技巧和方式!只要让邢三觉得你更在乎封立昕的命就行!”

    “那一会儿我需要追踪邢三和蓝悠悠他们吗?”

    “不用!我会派其它人去追!你守住封立昕就行,别让他闹死闹活!至少在封行朗回到封家之前,封立昕必须是活的!”

    瞄了一眼床上睡得正酣的封行朗,丛刚吁叹一声。要是封立昕真一不小心给挂了,不知道封行朗这痞子又要跟他怎么闹腾呢。

    而这一刻的封家,几乎是鸡飞狗跳。

    虽说莫管家他们并不是邢三的对手可邢三想抱着蓝悠悠一起脫身离开,并不太容易。

    “邢三,你竟然还敢来?这回一定让你跑不了!”

    莫管家手中拿着一支强效的麻醉枪。当初他曾用这支麻醉枪对付过丛刚。

    “放下悠悠!”

    见莫管家赶了过来,封立昕再次站起身来厉声朝邢三呵斥。

    “封家就剩下你们这帮老弱病残了吗?那个巴颂去哪儿了?”

    “谢谢你这么惦记我!”

    黑洞洞的枪口抵在了邢三的后脑勺上。握着枪的是巴颂。

    要确保邢三能够顺利的带着蓝悠悠离开,还要保住封立昕的命,而且还要演好自己该演的戏,的确挺有难度的。关键巴颂已经感觉到邢三跟来的那两个跟班,已经悄然的潜入了封家。

    趁邢三跟巴颂对峙之际,莫管家果断的朝邢三射来一支麻醉针。

    因为邢三抱着蓝悠悠,去袭击他的上身显然是不方便的,很有可能会误伤到他怀中的蓝悠悠所以那支麻醉针朝他的一条大腿飞射过来。

    莫管家的枪法还是精良的,而且还是乘其不备的果断麻醉针射中了邢三的一条腿,只是声音听起来有些异样,好像击在了什么金属和硅一胶之类的东西上。

    莫管家突然想起二少爷封行朗说过:邢三有一条腿是假肢!

    还没等莫管家来得及击出第二针,身后就闪来一个黑影将他给打晕在了地面上。

    “老莫……”

    封立昕刚喊出声,脖子处就多了一把冰冷的匕首。

    邢三嗤声冷哼,“巴颂,要是封立昕死了,封行朗一定会要了你的命!可蓝悠悠消失了,封行朗却会感激你!我看,你还是把枪放下吧!”

    “不!不!你不能带走悠悠!不能带走她!”

    封立昕不顾一切的想朝怀抱蓝悠悠的邢三扑过来,却被匕首抵住了。

    蓝悠悠可以不爱他,但封立昕做不到眼睁睁的看着她被邢三给带走!

    封立昕知道蓝悠悠的病情,已经经不起奔波劳累了。她会死在半路上的。

    换个意思就是:这次邢三带走了蓝悠悠,那将会是她跟蓝悠悠的永别!

    “由不得你!”

    邢三只是淡淡的斜了声嘶力竭中的封立昕一眼,便微侧过头来跟巴颂商量。

    “巴颂,我数到三,你可以朝我开枪而他可以割破封立昕的喉咙!如何?”

    “邢三,你不敢的!要是封立昕死了,封行朗一定会找你玩命!封行朗找你玩命,那河屯势必会帮他的亲儿子完成这个心愿!到时候,你就必死无疑了!”

    巴颂也不是被唬大的。他也知道去反要挟邢三。

    “是么?”

    邢三冷笑一声,“巴颂,你要相信:杀了封立昕,我一样能带走蓝悠悠的!至于封行朗会不会找我玩命,那就不是你要考虑的范畴了!再说了,你猜猜如果我用枪抵着他侄女的脑袋,他会不会乖乖就范呢?”

    “邢三,你好卑鄙!”

    封立昕骂声未落,颈脖处就挨了一记重重的手刀,径直把他打蔫软了下去。

    “封大少……封大少……”

    巴颂本能的去托住封立昕瘫软倒地的身体。

    而邢三也没有恋战,径直抱着蓝悠悠撤离了封家。

    ……

    丛刚合衣在一旁的沙发上刚眯了一会儿,床上的封行朗便大幅度的翻身而起。

    有些脫水的封行朗,看起来有些憔悴。嘴唇微微干裂起皮,可目光却依旧是锐利的。

    丛刚没有睁眼,也懒得去搭理封行朗这个懒做的大爷。懒做也就算了,关键还相当的难伺候。

    床头就有水,就在封行朗的手边。

    封行朗端起水杯只喝了一口,口中乏味儿的他却又嫌弃的放下了。凉了不说,而且还是兑了食用盐的淡盐水。

    “有咖啡吗?”

    封行朗朝丛刚唤了一声。

    丛刚并不想回答他。但他知道,如果自己装睡不答这痞子,这痞子应该会捞起手边的水杯朝他砸过来的。丛刚相信这么卑劣的事,封行朗完全做得出来。

    “咖啡因与茶碱有刺激胃酸分泌增加的作用,也就是说会刺激你腹泻的症状。如果你再喝咖啡等于雪上加霜。”

    丛刚好脾气的跟封行朗讲着大道理。

    “去弄!”

    封行朗横了丛刚一眼,只从薄情的唇间吐了两个字。

    丛刚盯看了封行朗几秒后,还是缓缓的起身出去弄了。

    折回时,手里除了一杯咖啡,还有几片全麦面包,以及几片苹果。

    封行朗真心吃不习惯墨西哥那乌七八糟混合在一起的杂烩食物丛刚便给他找了点儿清淡的食品。

    感觉这咖啡也不对味儿,实在饥饿的封行朗只能勉强着自己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

    “我做了一件让你会伤心难过的事儿!想听吗?”

    迟早都是要告诉封行朗的。而且丛刚也很想听听封行朗对这件事会持有的态度。

    “你又干什么缺德事了?”

    封行朗将手中的长勺很响的丢在了咖啡杯中,锐眸盯向丛刚。

    “事情是这样的:邢三趁我们都不在,跑回申城杀了个回马枪!”

    “什么?邢三回申城了?”

    封行朗将手中的咖啡杯砸放在了床头,掀起被子就要起身。

    “你淡定点儿!即便你现在插翅飞回去,他也已经离开申城了!”

    丛刚按住了身型有些虚晃的封行朗。实在是没想到如此精健的封行朗,脾胃会如此的脆弱娇气。

    “巴颂不是留在申城么?你让他拿下了邢三没有?”封行朗追问一声。

    “邢三回申城……是想带走蓝悠悠!痴心一片呢!”

    丛刚一边陈述,一边浅睨着封行朗的反应。

    “然后呢?你就让邢三带走了蓝悠悠?”

    封行朗一把揪过丛刚的衣襟,怒斥:“为什么不让巴颂拦住邢三?为什么?你它妈的想造反吗?”

    “当时的情况很复杂:巴颂拦下了想抱走蓝悠悠的邢三可邢三的一个手下,却把刀抵在了你大哥封立昕的脖子上……如果当时你是巴颂,你又会怎么做?”

    丛刚心平气和的静看着暴怒中的封行朗。

    封行朗缓缓的松开了丛刚的衣领,冷静了下来:“我哥没事吧?”

    “没什么大事儿!挨了一手刀,估计现在还在昏睡!”

    丛刚将封行朗吃剩下的半片面包塞进了自己的嘴里。他也只是个有机生命体,也会饿。

    “邢三呢?”封行朗追问。

    “跑了!带着蓝悠悠一起……私奔了!”

    丛刚看向封行朗,故意将私奔二字重声说出。

    “派人跟踪了没有?”

    “派了!”

    “邢三现在在哪儿?”

    “没问!应该快出申城了!”

    丛刚淡悠悠的问了一声,“要拦下他们吗?”

    “不用!跟紧了邢三,应该就能找到团团的下落了!”

    “可蓝悠悠她……”

    “她死不足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