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169章 想揍揍他!

第1169章 想揍揍他!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169章 想揍揍他!

    夜幕低垂之际,封行朗回了趟封家。

    一来是看看大哥封立昕的状况,二来也想着找点事儿给他做。

    要不然,女儿丢了,他又什么也做不了,且还被那个女人气得够呛的封立昕,真会疯掉的!

    封行朗赶回封家的时候,封立昕并不在封家。

    莫管家端着安神益气的药膳保温瓶准备出门,应该是要送过去给封立昕喝的。

    “我哥呢?”

    “二少爷,你可回来了。”

    莫管家这一声叹唤,着实显出了他的无奈和纠结,“大少爷还在小区的监控室里,反反复复的调看那些监控录像呢!他人虚弱得就快倒下了,腿又被磕伤……”

    “冉冉陪着我哥?”

    “嗯。冉冉寸步不离的守着呢,生怕大少爷他……”

    “让我哥回来!就说我有团团的下落了,叫他回来一起帮忙。”

    “好好好,我这就去。”

    莫管家放下了保温瓶,立刻疾步出门去传话给大少爷封立昕。

    目送着头发已半白的莫管家,封行朗心生微微的怜意:为了封家,莫管家也算是鞠躬尽瘁了!

    可封家这些年来,依旧是风雨飘摇。

    眼看着好不容易和睦安生了,却又平波生澜。

    封行朗静立几秒后,便转身走出封家客厅,朝隔壁的那幢小别墅快走过去。

    那扇门,阻隔住了太多的东西。生与死,悲与痛;被抹去的曾经,和烙印下的罪恶。

    封行朗顿足在门外。神情拧得有些沉重。

    为了能尽快的找到侄女封团团,结果这风雨飘摇的日子;封行朗寻思着能不能从蓝悠悠口中得到一些捷径。好省去这满世界毫无目的的麻木寻找。

    既然邢三是被蓝悠悠召唤过来的,那他们应该勾画过要报复他们兄弟俩的策略。说不定就要他们想远走高飞的落脚地点。

    只是,这一刻的封行朗,俨然不想跟房间里那个垂死且疯癫的女人多说一句话了。

    正在转身离开时,病房的门却打了开来。

    “封二少。”是负责给蓝悠悠做治疗的医生。

    “嗯。她怎么样了?”封行朗连名字似乎都不想提及。

    “重度昏迷中。情况不容乐观!”

    医生的话,让封行朗微皱起眉头,“看来,我是问不出什么了。”

    “短时间内,应该是醒不过来了!除非有奇迹的发生。”

    医生从口袋里拿出一部手机,“这手机,她一直紧握在手里。是我在给她做针扎时发现的。我想应该对封家小公主的下落有帮助。”

    封行朗从医生手里接过了那部手机。从拨出去的号码来看,应该是打给邢三的。

    几百次的呼出记录……看来那个女人还残存了一丝仅有的人性,也知道着急自己的亲生女儿。

    作茧自缚的下场,她蓝悠悠最终还是没能承受得起。

    封行朗没有进去看望蓝悠一眼,而是径直转身离开了。

    没有看望的必要,亦没有看望的意义!

    封行朗刚出隔壁的小别墅,便看到莫冉冉推着封立昕的轮椅赶了回来。

    莫冉冉很贴心,一边推动着轮椅,一边弯身过来给封立昕掖好防风毯。

    似乎这一刻,封行朗突然觉得:自己把大哥封立昕交给莫冉冉父女,他便能放得下心了。

    “冉冉你快点儿……”

    封立昕催促着。按动着自动按钮,想增快些速度。

    “已经很快了!”

    莫冉冉打趣一声,“再快就得起飞了!”

    “你还跟我开玩笑?团团都三四天没消息了,我都快急疯了。”

    封立昕是真着急。却也是干着急。中午的时候他执意要去浅水湾询问河屯有关邢三的情况,是被莫管家给拦下来的。

    因为莫管家觉得:该问河屯的,二少爷封行朗一定会问的!只会问得更多更仔细。

    而且听巴颂说,二少爷一早就去了浅水湾。邢八也跟了回去。

    “那你还是疯掉更好,照顾起来更省事儿!”

    莫冉冉俏皮着口吻。

    “你……”

    “冉冉,怎么跟大少爷说话呢?没大没小的!”

    莫管家轻斥了女儿一声。

    “冉冉,又欺负我哥呢?”封行朗远距离的悠嚷道。

    “嫌我欺负他,那你自己带在身边照顾啊!”莫冉冉顶上一句。

    “其实吧……我挺赞同你意见的:我哥要是真疯掉了,的确更好照顾一些!”

    封行朗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立刻偏向了嘟嚷着的莫冉冉。

    “行朗,你有团团的下落了?”

    见到封行朗后,封立昕立刻从轮椅上站起身来,却又被莫冉冉给按了回去。

    “嗯,有了。进屋去说。”

    封行朗没从莫冉冉的手里接过大哥封立昕的轮椅,而是让依旧让莫冉冉推着他走。

    “这是邢三的资料。里面有他的高清照片。”

    封行朗将邢三的档案袋丢来给了封立昕,“已经证实:团团现在就在邢三的手中。而且有人已经用了邢三的护照飞回了墨西哥,但并不是邢三本人。他想跟咱们玩上一出金蝉脱壳!”

    “那邢三现在在哪里?”封立昕紧声追问。

    “都三四天时间了……我估摸着他应该已经出境了。而且极有可能是从水路离开的。”

    封行朗将实际情况逐一剖析给封立昕听。让他一起参与其中,或多或少能减少他的焦躁感。不然他真被逼疯。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做?”

    “你让人复印些邢三的照片,去申城所有的码头和港口询问,包括那些出海的渔船。这么做比较繁琐,但我们现在也只能大海捞针了。”

    “好好好,我现在就让人去复印。然后挨个码头港口寻找。”

    “用不着那么火急……邢三带走团团应该是临时起意。有他对蓝悠悠的感情在,他应该不会伤感团团的。无非是想将团团当女儿养大,好替他养老送终!”

    不等封立昕作答,封行朗又安抚道:“团团那么乖巧懂事,邢三应该不会让她吃什么苦头的!”

    “这个邢三也真是!要女儿自己不会生吗?抢人家女儿养算什么回事啊!”莫冉冉嚷嚷不平。

    “关键团团是蓝悠悠的女儿!情人的女儿,自然倍感亲切!”

    封行朗看向封立昕,讳莫如深的沉厉:“只是一个亲妈竟然狠得下心对自己的女儿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死不足惜!”

    封立昕蠕动了几下唇角,静默着没有开口。

    ……

    封行朗很累。

    身心俱疲!

    可即便累得连话都不想说,却又毫无睡意。

    封行朗动身去启北山城的时候,已经是夜深人静。

    黑色超跑所打出的光束,点缀在黑暗且幽静的夜中着实冷意连连。

    这段山路连有大片的坟地,独自行驶在这空寂阴森的盘山路上,还真有那么点儿背脊发凉。

    封行朗不信鬼神之说,但也不太喜欢跟一群没有生息的逝者靠得太近;

    即便有满身的阳刚之气,也会被四周那阴森之气所吞噬。

    这个鬼东西,老喜欢选这种鬼地方住!怎么没被鬼给弄下地狱去谈人生谈理想的?!

    一个闪着诡异阴亮眼睛的不明生物从车前一晃而过,封行朗本能的点刹了一下;又是一声骂骂咧咧后,才提速朝山腰极速驶去。

    所有驶上盘山山路的车辆,卫康他们都会知道。

    等分辨之后,他才上楼来告诉正在整理装备中的丛刚。看上去boss丛刚像是准备出远门儿。

    “boss,封痞子又来了。”

    一个‘又’字,很好的将卫康的无奈和不满彰显出来。

    “来就来呗。腿长在他身上,你也阻止不了他。”

    丛刚应得风轻云淡。看起来似乎心情不错。

    “boss,您要出远门儿呢?”卫康多嘴的又问一声。

    “还得看心情!”

    丛刚将整理好的装备裹塞进了一个黑色的帆布包中,一个技巧的甩抛,就将那个黑色的帆布包丢上了木屋的横梁上。

    “那封痞子来了,您见还是不见呢?”

    今晚的卫康,感觉特别的彪憨。估计是到了快上庥休息的时间,脑子明显迟钝了些。

    丛刚抬眸睨了困意的卫康一眼,淡声,“不见!就说我睡下了!”

    “哦……”

    卫康哼应了一声,刚准备转身离开,却又回头来傻问了一句,“那他非要见您呢?”

    “……”丛刚的唇角抿得有些生冷,“那你看着办!总会吧?!还要想独自去柬埔寨接单逮洪森?”

    见老板动怒了,卫康的困意也醒了大半,“我这就下楼拦住那家伙!”

    卫康刚呼哧下楼,封行朗便站立在了小木屋的客厅里。

    哈欠连天的丛老四正要出手阻拦,见卫康下楼,又立刻缩了回去。

    “封二爷,您来了?有失远迎啊!”

    总觉得今晚的卫康短路得利害。怎么听这话都不像要阻止封行朗上楼去的意思。

    “丛刚呢?”

    封行朗也没心情跟卫康扯话,便直接问道。

    “我家boss他……他说他睡下了!让你不要上楼打扰他!”

    这差事,卫康是越来越会办了。

    其实有些时候,卫康挺有大智若愚的智者风范。

    “如果我非要打扰他呢?”封行朗有些不耐烦的哼声。

    “那好办!只要你打赢我家老四,就可以上楼打扰我们boss了!”

    卫康挺想揍封行朗的一顿的。

    至于原因……也没什么原因!

    估计就是看到封行朗这么嚣张有些不爽,所以想揍揍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