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160章 有贼心?

第1160章 有贼心?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160章 有贼心?

    总之,这邢三是河屯的义子就对了!

    巴颂将这个好不容易得来的消息,第一时间汇报给了boss丛刚,而并非封行朗。其中的缘由,自然是不言而喻的。

    “boss,有消息了。邢八在蓝悠悠的病房中,提到了一个叫邢三的人。我估计这个邢三,应该也是河屯的义子之一。”

    巴颂是后来者,并不知道有邢三这号人物。只是听着邢八对此人的叫法所做的猜测。

    “邢三?”

    丛刚微声感叹,“呵,他竟然还没死!”

    微顿,丛刚紧声追问,“邢八跟蓝悠悠都说了些什么?”

    “邢八好像是来跟蓝悠悠确认的。说这个邢三为蓝悠悠付出了很多,警告蓝悠悠别再牵连和利用他……蓝悠悠一直没吭声!”

    “那就是默认了。”

    丛刚淡应,随之轻斥,“这个蓝悠悠,还真够红颜祸水的!搞残一个封立昕,搞废一个封行朗,又想搞死邢三?是她让邢三来带走她女儿封团团的?”

    “情况好像有点儿复杂。邢八说,邢三的本意应该是想带走蓝悠悠的。估计是看到蓝悠悠一副残柳败花的模样,就顺手牵羊的带走了‘小蓝悠悠’!”

    “有意思。”

    丛刚悠声轻哼,“这小的肯定比大的更有可塑性。可以从小培养感情的。”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要不要告之封行朗?”巴颂追问一声。

    “多什么事啊!”

    丛刚冷斥,“以封行朗的智商,查出真相,用不了多久的!”

    “再说了,封痞子并不需要你的殷勤!他信任的是他自己的亲爹,我们只是他的怀疑对象而已。”

    丛刚的话,微微泛起了丝丝缕缕的酸意。也有那么点儿坐等看好戏的意味儿。

    “那好。我听您的。”

    巴颂只得服从命令听指挥,“即便我们不说,邢八他们也会说的。应该耽搁不了封痞子找回他的侄女。”

    微顿,巴颂本着心底那点儿好奇害死猫的心结多问了一句:“这封团团……会不会真是封行朗的亲生女儿啊?”

    是个人都看得出来:那病怏怏到风吹就倒的封立昕,也运动不出一个亲生闺女来。

    所以,这别墅小区中的闲言碎语,自然就有了滋生的客观环境和土壤。

    “问我干什么?你可以直接去问封行朗啊!”

    丛刚浅嗤一声,“估计封行朗有那个贼心,也没那个贼胆!”

    封行朗有贼心,没贼胆吗?

    还真看不出来!

    ……

    夜已深。

    人却未能静。

    封行朗看得出:邢八应该是查出一些线索了。而且他并没有打算告诉他。

    很有可能巴颂所推测的,是河屯某个义子所为的结论,应该是正确的。

    封行朗不想继续干等下去,他决定主动来‘审问’邢八。

    他叩响了车窗玻璃。

    “邢太子?这么晚了,您有事儿?”

    邢八装傻的技能,向来都是他的特长之一。

    “睡车里都难受啊……我老婆孩子不在家,你可以跟我一起睡的。”

    “不敢当!也消受不起!我就是个当奴隶的命,睡车里才习惯。”

    封行朗这样的过分关心,着实的让邢八受宠若惊。

    “怕我吃了你啊?这么见外!”

    封行朗点上了一支烟。猩红的烟头在黑暗中随着他的吸进和轻弹烟灰,而划过惹眼的光弧。

    邢八看不清封行朗俊脸上神情,被动的被那些光弧牵引着目光。

    “邢太子,你是不是想小十五了?”

    邢八知道封行朗有话要问他;他索性自己主动的岔开了话题,“我也挺想他的。”

    这没话找话的气氛,硬生生的尴尬着。

    “邢八,你明明有线索了,为什么不肯说?”

    封行朗悠然的点去了指间的烟灰,“非要我大闹一趟浅水湾,你才肯乖乖的说?”

    “邢太子,你又抬举我了。”

    邢八苦下一张脸,“以您的智商都没找到什么线索……我就一办死差事的,能找出什么线索来啊!”

    “邢八,跟我玩阴的是么?那好!”

    封行朗打开车门,直接坐了进去,“开车去浅水湾!我找河屯问个清楚!”

    “……”又玩这套激将法?

    邢八拧了拧眉心,头疼道:“太子爷,我也只不过是妄加猜测而已!”

    “那就把你的妄加猜测说出来,好让我也猜猜!”封行朗厉气道。

    “我……我猜测……只是猜测……好像是邢三所为!”

    被逼无奈的邢八,只能将自己推测出来的东西与封行朗共勉。

    或许在邢八看来:封行朗虽说年青,但还是很理性,很有人情味的!

    要比河屯更柔和一些,理智一些,也感性一些。

    “邢三?”

    封行朗着实一怔。

    他想到过应该是有人里应外合,而且那个人还是个熟悉封家的人;可所有的可能性封行朗都推测过了,就是没把已经死掉的邢三列入其中。

    “邢三不是早已经……”

    “我也有这样的疑惑!但后来又想:以我三哥的诡诈,想在我义父跟前玩一出诈死,以逃避其它义兄的追捕,成功机率还是很大的。还有……”

    “还有什么?”

    “我发现喷水池处的一块泥泞上的脚印,其中一只脚印应该是机械腿踩下的。虽说穿了鞋,但是脚印的受力点跟正常人的不一样,后跟印要浅出一些。这符合我三哥所残的那条腿踩下的。”

    邢八的细致入微,的确不可多得。或许是因为他太过熟悉邢三了,所以才会比平常人更能注意这些细节。

    “邢三还没死……竟然没死!”

    封行朗低厉的嘶喃,“应该是他了!他有动机,也有能力!符合所有的推测!无论是你的推测,还是巴颂的推测!”

    邢八微微叹息一声,“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我还没来得及告之我义父。”

    “先不忙告诉河屯!”

    封行朗冷哼,“告诉他也没多大用处!只会打草惊蛇!邢三手里还有团团当筹码,我们不能把他逼得太狠!”

    “这点我同意!虽说我三哥不是穷凶极恶之徒,但要真被逼上绝路,一切就很难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