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155章 你竟然没死?

第1155章 你竟然没死?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155章 你竟然没死?

    见太太林雪落抱着诺诺下楼来,巴颂立刻绕开河屯迎了上去。

    河屯的义子们,几乎是倾巢出动:邢老五守在封家的院落外,邢十二和邢八则跟在河屯的身边;还有那两辆一直没熄火的防暴车里,巴颂隐隐约约能看到还藏身着四到五个人之多。年龄都不大,估计应该是河屯新收养的义子们。

    想跟他们硬拼,以巴颂个人的力量显然是以卵击石;巴颂能做的,就是劝住太太林雪落,让她主动回绝河屯。只是没想到……

    “爸,”雪落迎上前来,轻唤了河屯一声,“你们来了?”

    “嗯,让你跟十五等久了吧!”

    河屯横了巴颂一眼,“十五,到义父这里来!”

    巴颂刚想上前,就被邢十二用匕首抵在了原地。

    “太太,封总他就快回来了,您跟诺诺还是等等吧。”

    巴颂没有跟邢十二来硬的。他很清楚自己并不是邢十二的对手;更何况河屯人多势众,只要他一动手,只剩挨打的份儿了。

    “不用等了!我跟诺诺先去浅水湾,等行朗回来了你跟他说一声就行了!”

    这一刻,雪落连一秒也不想多留在封家。

    “太太……您还是先打个电话跟封总说一下吧!他很担心您跟小公子的安全。”

    巴颂急切一声。似乎没预料到林雪落竟然主动要求跟河屯一起回浅水湾去。

    不是跟河屯刚闹的矛盾么,怎么现在又好成一家人了?!

    “有什么好担心的?”

    河屯厉斥一声,“我是阿朗的亲生父亲,是十五的亲爷爷,他们母子俩跟我走,阿朗他有什么好不放心的?!”

    “……”

    巴颂眉头一皱,腹诽:你跟我横什么横?有本事跟你家亲儿子横去啊?!

    “巴颂,我跟我妈咪去我义父家住几天散散心;要是我混蛋亲爹想我们了,就让他去我义父家接我跟妈咪好了!”

    林诺小朋友还是愿意住去义父河屯的浅水湾的。一来,他可以独自拥有着自己的亲亲妈咪;二来还可不用去上学,随带消消混蛋封行朗的得意之气!

    谁让他老是老霸占着自己的妈咪,还老得瑟呢!

    “小公子爷,这话我恐怕传不了,还是你亲自打个电话给你亲爹比较适合。”

    巴颂的目的,只是为了拖延时间。

    “那就不用你传话了!拽什么拽?等我亲爹回来见不到我跟妈咪,一定会找你算账的!到时候你就会乖乖说了!”

    林诺小朋友半趴在义父河屯的肩膀上,有些狐假虎威的哼声道。

    “……”这熊孩子怎么能这么嚣张倨傲呢?简直跟他亲爹一个德性!

    巴颂没能拦下林雪落母子,是意料之中的事儿。

    在拐进市中心的启南路口,封行朗远远的便看到了那两辆防暴车。随后,他便接到了巴颂打来的电话,说太太跟小公子已经被河屯给强行接走了!

    ‘强行’两个字,是巴颂故意加上去的。这一加,定性就不一样了,也就带上了挑拨的意味。

    而事实真相却是雪落主动给河屯打去的电话。

    封行朗猛打着方向盘,去追已经呼啸远离的两辆防暴车。

    这么快就追过来了?邢十二最先看到了封行朗追来的雷克萨斯。

    “十五,你亲爹追上来了……跟你亲爹打个招呼呗。”

    副驾驶上的邢十二悠然的提醒。

    林诺小朋友朝车后瞄了一眼,傲娇的哼声,“不用理他!让他追着好了!”

    “胡闹!你这小没良心的,他可是你亲爹!”

    河屯蹭亲了一下在他怀里又翻又拱小家伙,随后又回眸朝车后看了一眼,“十二,你让老八他们降点儿车速,别让阿朗追急了!”

    “好的义父。”

    雪落一直默默的静坐着。估计是生理期的原因,雪落变得异常的敏感且胆颤。

    直到这一刻,雪落才从河屯他们的谈话中拉回了思绪。

    看着防暴车后时不时被车流所吞没的雷克萨斯,雪落是又担心又心切。

    似乎这才意识到:自己这回是不是有点儿小任性了?

    封家出事了,她没有留在封家跟丈夫一起共进退也就罢了,而添乱的叫来了河屯接走了她们母子?这让向来就傲气的丈夫怎么想?

    就这么追着也不是办法,而且启南路这段本就有些堵车。

    追上了,要是她们母子不跟他回去,当着河屯他们的面儿,丈夫封行朗的面子肯定挂不住,指不定又要闹出什么新矛盾呢。

    他们父子俩之间的矛盾已经够苦大仇深的了!

    思前想后,雪落还是决定在赶到浅水湾之前,给丈夫封行朗先打个电话。

    “行朗,用蓝牙了吗?”

    手机里,传来雪落温婉的提醒声。

    “嗯,用了。”

    封行朗的声音有些低沉,“你跟诺诺在哪儿?”

    “行朗,我正要跟你说呢:我跟诺诺现在在去浅水湾的路上。团团失踪了,我挺害怕的,担心诺诺会出事……”

    “所以你就找河屯当庇护?”

    封行朗愠怒的厉问,“你这么做,是当我这个丈夫死了么?”

    “行朗,你胡说什么呢!我只是想让你能更安心的去寻找团团的下落,免了你的后顾之忧。”

    听男人情绪激动,雪落也呜呜咽咽了起来,“行朗,我真的好害怕有人又要让你在诺诺和团团之间做选择!无论你做什么样的选择,你都会心痛的!我真的好害怕……”

    女人的哭声,让封行朗一下子冷静了很多。

    “雪落,别哭了……别哭了好吗?”

    “行朗,你安心的去找团团吧。团团年龄小,她会害怕的。你大哥身体又不好……”

    雪落哽咽住了,“行朗,你也要小心点儿!”

    “知道了……挂了。”

    这一刻的封行朗,无声胜有声。有太多的无奈,让他无从开口多说些什么。

    他也想执意的让妻儿跟自己走,但他又清楚自己不能那样的自私。不能为了自己所谓的面子将自己的妻儿置身于危险之中。

    雪落再回头时,那辆雷克萨斯已经改了车道,朝封家方向呼啸而去了。

    不知为何,雪落的泪水便不自控的滚落了下来。她连忙掩面低下头去。

    她爱的男人,必须要是个有担当,且有责任心的男人。

    雪落知道男人深爱着她们母子。可男人同时也是别人的弟弟,别人的叔爸。

    “妈咪,你怎么哭了?是不是混蛋亲爹又凶你了?”

    林诺小朋友偎依过来,懂事的将妈咪揽抱在怀里,学着亲爹的模样轻轻拍抚。

    “十二,你让老八去封家,协助阿朗去追那个封团团的下落。”

    虽说河屯暂时还不太清楚又是谁在背后兴风作浪,但他实在是放心不下自己的亲儿子。

    听河屯这么一说,雪落又恍然意识到,其实有更好的办法的:就是让河屯的人秘密的守在封家或附近!那样她们母子就不用离开封家,又能保证她和诺诺的安全,也不会让丈夫那么难堪。

    可是……

    雪落觉得自己都快神经质了!

    ……

    黑色的雷克萨斯,急刹在了封家别墅的院落外。

    看到沉着一张冷脸的封行朗,巴颂微微蹙眉:这封痞子怎么没去浅水湾追回自己的老婆孩子啊?

    以为又会上演一出激烈的鏖斗,却没想封行朗这么快就赶回了封家。

    难道自己在电话里没说清楚什么吗?

    巴颂迎出来刚要开口,却被封行朗一把给揪住了,并朝书房拖拽过去。

    “砰”的一声,封行朗一脚把书房的门给踹上了。

    “你看到昨晚抱走团团的人了?”

    “……没看清。”果然是回来兴师问罪的。

    “为什么在我出门之前没说?”

    封行朗一重拳便砸了过来,巴颂没能完全避让开,腮帮上挨了一下,疼得他嘴角一歪。

    “如果我说,那个人的手法跟河屯的义子如出一辙,你会信吗?”

    巴颂抹了一下腮帮,将嘴角的血液给擦去。

    “信不信,那是我的事;但你知道什么,看到什么,都必须给我如实的说!懂么?”

    封行朗一把揪过巴颂的衣领,“别以为丛刚会给你撑腰,你就无所忌惮?!老子才是你的金主,我要是想弄死你,丛刚那狗东西也保不了你!”

    面对封行朗的戾气,巴颂只能点头服软,“封总,我知道了。”

    一个怒气的推搡,巴颂踉跄了两步才稳住了身体。

    “说,那天晚上,你究竟看到了些什么?又听到了些什么?”

    封行朗坐进大班椅内,凌厉着目光盯视着巴颂。

    巴颂理了一下被封行朗揪乱的衣领,才平缓着声音说道:“他是怎么进去隔壁别墅的,我没看到;我只看到他背着个帆布包从莫冉冉房间的窗口翻身跃下。用的是专业的攀楼工具。我刚要追过去时,却听到有攀爬绳索抓打在封家主别墅后墙上的声音,方向应该是在三楼的儿童房,担心他们会对诺诺下手,所以我就没去追……”

    “你的意思是:不止一个人?”

    “不太确定!这个人应该是有备而来的。好像故意提防着我会追,便玩了一出声东击西。”

    “你怀疑是河屯的人?”

    “凭我的直觉,应该是!”

    封行朗没有继续追问巴颂什么。沉思片刻之后,他上了三楼,在儿子房间的外墙壁上,他的确发现了机械爪的痕迹……证明巴颂应该没有说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