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150章谁宠的啊!

第1150章谁宠的啊!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150章 谁宠的啊!

    浓重的血腥气味扑面而来,封行朗轻掩了一下口鼻。

    他是越来越不喜欢这血腥的味道了。

    曾几何时,他也是一个以嗜血为生,过着朝不保夕的日子。

    那时候的封行朗,活的简单。

    可现在不同了,他有了妻子,有了孩子,却失去了一个生死之交的兄弟。

    豹头最终还是听了封行朗的话。

    因为封行朗说,他的命令,就是严邦的命令。

    豹头靠在墙壁上,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或许除了替自己的主子复仇,他已经找不到需要他存活在这个世界上的动力所在。

    “严邦死了……可我还活着!”

    封行朗顿住了脚步,回头扫了豹头一眼,“你是知道严邦为什么死的!他是因为救我而死的!”

    探过手来,在豹头的脸颊上轻拍了两下,“好好完成你主子没能完成的遗愿吧……保护好我,并为我所用,这才是你今后应该做的!也是严邦想到看的!这你应该懂的!”

    封行朗不是个善类。

    他很好的利用着严邦所留下的一切资源。

    他不缺钱,也不缺像御龙城这样的地盘;他缺的是一种庇护。

    曾经的申城,有严邦那个庇护他的棋子;而现在,他必须寻找下一个棋子。

    哪怕是创造出一个!

    所以他才会提出让丛刚接手御龙城。

    只是丛刚并不好驾驭,所以封行朗一直在试探。

    显然,豹头并不是封行朗所满意的合适人选。但在没找到合适的人选之前,就只能先将就着用。

    豹头点了点头,随即替封行朗将地牢的门给完全打开。

    封行朗看到了方亦言。被捆绑在一个石柱上,且体无完肤的方亦言。

    还活着。

    方亦言也看到了封行朗。只是淡淡的扫了封行朗一眼,便挪开了目光。

    “别误会!我是来救你的。”

    封行朗多解释了一句,“他们绑了你,只是为了他们的主子严邦报仇!你的少将爹实在是太狠了,他们拿你这个少将爹的心头肉出出气,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儿,希望你能理解!”

    之所以解释这么多,是想让方亦言知道:绑架他,并不是他封行朗的意思。

    “那你又何必来救我呢?袖手旁观的看出戏,岂不更能解你心头的怨恨?”

    方亦言并不理解封行朗为什么要来救他。还有就是,以封行朗睚眦必报的小心眼儿,根本没有来救他的理由。

    当时他只是关心了一下自己曾经的学妹,就被他封行朗又是毒打,又是羞辱。

    “话虽不错……但封某还是觉得要以大局为重!”

    封行朗扬动了一下英挺的剑眉,“这么跟你说吧:我现在有老婆有孩子,一家人过得是其乐融融;不想节外生枝,更不想自讨没趣的去惹一个有军功在身的少将!”

    “你那少将爹可是核潜艇之父呢……”

    长长的悠叹,封行朗拉长着声音,“我这个平头小老百姓,还是要以国家的大业为重!能忍则忍!所以,我决定退一步,放你回去。还希望方先生你也能以大局为重,别去觊觎别人的老婆,少给你敬爱的少将爹惹麻烦,让他安心的替国家做贡献!”

    “……”

    方亦言搞不清楚封行朗说这番话时,究竟本着什么样的心境;但封行朗这通相当深明大义的话,到是听得方亦言感动不已。

    他本能的微微点头,却想不出去如何作答封行朗。

    “你们两个先把方先生给解了,再去找件干净的衣物给他换上。”

    封行朗凛冽着腔调,“记住了,从今以后,不许再去找方先生的麻烦!我的话,就是你们主子严邦的话!都听清楚了吗?”

    重见光明的这一刻,方亦言久久的仰头望着天。

    生与死,对他来说,真可谓是一瞬间的事。

    “林雪落那个蠢女人,爱我爱到无法自拔,你惦记了也没用。”

    身后,传来封行朗那稍带傲娇的话。

    方亦言转过身来,逆光看了封行朗一眼,微微的勾动了一下唇角,“……算我让给你了!”

    “……”这狗东西,给了他颜色,他还想开染房不成?

    “你好走!我就不送了!”

    封行朗淡声。不想跟一个loser去浪费不必要的口水。

    看着方亦言坐上车离开,豹头心里挺不是滋味的。

    “二爷,就这么让他走了?”

    “那还能怎样?有本事你去找他少将爹报仇啊!”

    封行朗回头睨了豹头一眼,“怕你还没进得去军区,就被打成马蜂窝了吧?!以衙门的名义灭掉我跟你,可以不需要任何的理由!我们是斗不过衙门的,懂么?”

    豹头嗤嗤的哼声着,一拳打在了旁边的梧桐树上,哗啦作响。

    “这树碍着你了?”

    封行朗斜目扫了豹头一眼,“我们要做的,就是要好好跟衙门交好!互惠互利!”

    看着豹头那依旧不服气的神情,封行朗微微叹息:看来自己说什么,这家伙都不会懂的。

    感觉到有些费劲儿,封行朗收言,“好好跟着二爷做事,听二爷的话,就行了!”

    ……

    封行朗回到封家的时候,已经是夜幕低垂。

    客厅里传出儿子和侄女欢快的欢笑声。

    小东西还是挺识时务的,还知道要在他这个亲爹回来之前赶到家。

    其实封行朗有故意晚回的意思。他想给某人一些脸面,不让彼此太过尴尬。

    “妈咪,你吃吃看这个……好像是改良版的紫薯球,脆脆的,还糯糯的。”

    林诺小朋友将从浅水湾带回的食品盒子一个一个的打开让妈咪品尝着。

    “嗯,这个也好吃。”

    雪落的心间是暖的。因为这个改良版的紫薯球,应该是河屯让厨子特地做给她这个儿媳妇吃的。

    虽说大部分都是他亲儿子和亲孙子爱吃的海鲜和肉类。

    “团团最爱吃这个可乐鸡翅了……谢谢诺诺哥哥。”

    封团团卖乖着,想赏诺诺哥哥一个亲亲,可林诺却嫌弃的跑开了。

    “叔爸……叔爸……快来吃!诺诺哥哥今天从他义父那里带回来了好多好多好吃的!”

    千防万防,还是没防住封团团那张讨厌的大嘴巴。她是认得邢八的。也知道邢八是诺诺哥哥义父的手下。

    “吃你的东西吧!谁让你乱说话了!”

    林诺小朋友有些恼羞成怒的呵斥上一声;封团团便就乖乖的闭上了嘴,也没哭闹。

    封行朗装着不知情的样子走了过来,抚了一把儿子的小脑袋,便靠去妻子的身边,在她温软的颈脖间蹭拱着。

    “累了?”

    雪落用额头回顶了男人一下,将手上的紫薯球送到男人的唇边,“吃一个吧,很好吃的。”

    “不吃甜……”

    男人哼了一声,便将头埋在了女人的颈窝里,轻拱轻咬着。

    “叔爸……叔爸……团团有悄悄话要跟你说。”

    封团团缠了过来,想将封行朗从叔妈的身上拉开。

    “团团,你叔爸累了,让他休息一会儿好不好?”

    雪落不清楚小东西想跟丈夫封行朗说些什么悄悄话,但她着实的心疼累了一天的男人。

    “那团团给叔爸捶捶背!”

    小可爱立刻爬上了沙发,体贴的用自己的小拳头在封行朗的肩膀和后背上轻敲着。

    “叔爸,舒不舒服啊?”小可爱甜声问。

    “舒服……舒服极了!团团真是叔爸的贴心小棉袄!”

    封行朗将一条手臂从身后绕了过来,宠爱的拍了拍小东西的小p股,“团团又听话,又乖巧,叔爸好喜欢团团的!”

    “讨厌鬼!就知道黏人!”

    林诺小朋友鄙视的轻哼。

    其实封行朗是故意说得这么偏颇的。就是想潜移默化的让儿子林诺知道:不听话的孩子,不讨人喜欢!

    雪落听得出来男人的用意。

    立刻帮着自家儿子解围并安抚,“我家诺诺也很孝顺啊!还给妈咪带了最爱吃的紫薯球呢!谢谢了亲亲儿子!妈咪好喜欢你的!”

    可话声未落,雪落便感觉到自己腰际的软肉被男人轻捏了一把:没经过亲夫的允许,就擅自纵容儿子去仇敌家蹭饭,你可知罪?

    那是仇敌么?那人可是你封行朗的亲爹!

    雪落想回掐男人一把,可一不小心却掐错了地方……

    只感觉一阵不妙的乱动,雪落连忙将自己的手给拿开了。

    “还是妈咪最最爱自己的亲亲儿子!”

    林诺小朋友满足的撅起嘴巴,倨傲的嗤声:“混蛋封行朗,你还是把鼻涕虫当成你自己的亲生女儿宠去好了!我才不稀罕你呢!”

    这傲娇的小表情……谁宠的啊!

    一副宠我、爱我的人多了去了!你封行朗想宠我,还得到后面排队去呢!

    至于排不排得上,看得看本小公子的心情!

    ……

    夜,已深。

    今天就是周末。可蓝悠悠最终还是没能等来那个男人。

    看来,依旧只是男人玩出的缓兵之计。

    他要活生生的将她耗死封家。

    可该来的人没能等来,不该来的人却来了。

    从乌斯马尔赶来这里,说远还真够遥远的。以为这个女人永远都不会打通他的电话……

    在黑夜的笼罩之下,来人就如同在暗色中行走的鬼魅。

    当他看到病床上的蓝悠悠时,他是震惊的。

    震惊到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曾经那个美艳得不可方物女人,这一刻像是成了被抽去了血肉的僵尸一般诡异骇人。

    这个女人竟会沦落到如此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