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149章孩子是我的

第1149章孩子是我的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149章 孩子是我的

    nina答得有些涩意,眼睑也随之低垂了下去。

    或许这便是她不想让封行朗进屋的原因。

    别说藏着什么野男人了,就算nina藏着一头外星人,封行朗仅是她的雇主,也无权过问她的私生活。

    虽说nina言语放荡不羁,但情感生活还是很纯朴的。可以说还是真空状态。

    nina并不是一个正常的女人。导致于无论是男人或是女人,她接受得了的,接受不了她;接受了她的,她又接受不了!

    不过听得出,最近的nina一直在压制着自己不好的情绪,努力的想让自己看起来像个正常人。

    “真需要休息?”

    封行朗关心的询问了一声。

    nina轻吁了一口浊气,“不用了!我会自我调节好的!”

    “既然这样,那就收敛好你的情绪!”

    封行朗的声调带厉了起来,“自己生不出孩子,拿我女人撒气,是你该有的肚量吗?!”

    “……”

    这男人铺垫了这么多,最终还是为了他的红颜大动了肝火。

    nina沉默着,没开声。因为封行朗说中了一个事实。

    只是有些事,也不完全像封行朗所想的那样。nina有nina所忧心忡忡的地方。

    “那你还是放我几天假吧!我觉得我现在还真的需要休息了!”

    nina的话,带上了那么点儿小情绪。

    “不准了!明天老老实实的给我去上班!该怎么做,你懂的!”

    封行朗这先礼后兵玩得很有深度。该关心的关心了,该训斥的也没少斥。

    见nina又不吭声,封行朗的气焰也消退了一些。

    “撇开林雪落是总裁夫人不说,就她那好学求上进的态度,你也不能这般往死里打击她不是么?”

    封行朗这显而易见的偏宠口吻,明显的带上了个人袒护爱妻的情绪。

    “……可总裁大人您也看得出:您亲爱的夫人并不是那块料儿!”

    nina本不想顶嘴的,但还是很不聪明的顶嘴了。

    在一个缺爱的人面前秀恩爱,实在是有些挑衅。

    “常言有道:先天的天赋固然重要,但后天的努力才更重要!不是么?”

    封行朗上纲上线的跟nina很严肃的在讨论这个问题。为了自己的女人,他够好耐心的。

    “那话,只不过是哄愚昧的世人罢了!”

    nina今天的态度,着实也好不到哪里去。

    “放肆!”

    封行朗低厉一声,“做为一个特助,你不需要太过有自己的主观思想!本总裁的思想,就是你的思想,你照做就可以了!”

    “知道了!我会适当的褒扬总裁夫人好学求上进的积极向上态度。”

    nina俨然已经意识到:继续跟大总裁对着杠,不痛快的只会是她自己。

    大总裁会用各种各样的方式和手段,来让她接受他的观点。

    千金难买他乐意。

    “算你懂事!”

    封行朗轻应一声,肃然的面容,这才缓和下来。

    暂顿了一会儿,封行朗将身体拥进了舒适的布艺沙发中,并将他的一双劲腿搁置在了跟前的皮墩上。目光微眯而起,像是在酝酿着什么。

    “严邦的后事……你觉得要怎么处理?”

    时隔两个多月了,严邦能够存活下来的可能越来越渺茫。

    豹头调查过所有经过那片海域的航运船只。就连小渔船也没有放过。所以即便严邦有幸从那场爆炸中逃离,也会被那茫茫大海所吞噬。所以严邦生还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了。

    封行朗不想接受这个事实,却又不得不接受!

    不是他想不接受,这个残忍的事实就不存在、就可以抹去,严邦就能活过来的!

    封行朗深知:严邦回不来了!他真的葬身在了那片会吃人的海里。

    “严邦是你的好基友……我跟他又不熟!”

    nina一直低垂着头,封行朗看不到她的面容。

    “跟人家不熟,还弄人家的种?”

    封行朗有些鄙夷的驳斥上一声,似乎想用这样的话题来忽略压抑在自己胸口的东西。

    “……早知道就弄你的种了!”

    nina的话,还是这般非人类的没心没肺。

    “……”

    封行朗懒得跟这种拎不清自己感情的东西多说什么。又或许只是nina的欲盖弥彰的手法。

    “你跟孩子,都不许离开我的视线!知道了吗?”

    他站起了身。凌厉着口气。

    “凭什么?孩子是我的!”

    nina抬起头,迎上了封行朗那骇人的目光。

    “凭我完全有这个能力让你这样做!不听话的代价,你承受不起!”

    封行朗几乎用上了咆哮般的厉吼。

    nina一下子跌坐在了一旁的单人沙发上。她知道封行朗是个狠厉的人物,却没想到他竟然会如此的霸道且不近人情。

    “那就是没的商量了?”

    nina淡涩的苦笑了一下。

    “对!没的商量!”

    封行朗丢下这句狠气的话,又朝楼上扫了一眼后,才转身离开。

    “封行朗,你这个混蛋!”

    目送着封行朗那挺拔健硕的背影,nina的泪水早已成河。

    真是个冷酷又无情的男人!而且还自私得让人恨得牙痒痒。

    封行朗刚出小区,就接到巴颂打来的电话。

    “封总,小公子被邢八给带走了。”

    知道小东西不会有什么危险,所以巴颂才会等小家伙被接走后才给封行朗打来这通汇报电话。

    免了邢八的麻烦,也免了他自己的麻烦。

    封行朗眉宇敛沉了一下,追问一声:“太太知道吗?”

    “就是太太同意让邢八带走小公子的。”

    “嗯,知道了。你留在家里守好太太。”

    简单的哼应了一声,封行朗便挂断了电话。

    驶离辅道,封行朗的眼眸中乍现出片刻的迷茫:不想回公司,也不愿回封家被侄女团团给缠上;这一刻,突然就失去了方向。

    只是片刻,黑色的雷克萨斯便朝御龙城方向一路呼啸疾驰而去。

    五百米的法国梧桐景观大道,这一刻落在封行朗的眼底,却是这般的让他感怀。

    人活着的时候,他感觉严邦为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一种理所当然。

    他从来不去想这背后所叠加和蕴含的情感东西。

    他享受着严邦对他的好,却又不会给严邦做出任何的回馈。

    因为自始至终,他都不需要严邦这样的另类感情。

    他知道自己永远都只会是个正常的男人!

    或许以这样的方式死去,对严邦来说,无疑是最好的解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