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140章逗老婆开心

第1140章逗老婆开心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140章 逗老婆开心

    将两个孩子哄睡的雪落,却是睡意全无。

    她能感觉到丈夫封行朗埋藏在内心深处的淡淡忧伤。虽说男人表现出来了依旧是欢愉的状态。

    又或者,只是自己太过敏感了,男人并没有她想像中的忧伤。

    尤其是为了那个女人而忧伤。

    男人还在书房里办公。今天下午的会议不太顺意,封行朗还凶了nina几句。

    也许只是正常不过的公司事务交流,只是女人想多了,便觉得男人的心情是受了那个女人的影响而变厉了。

    听莫冉冉的描述,蓝悠悠似乎已经病入膏肓了,自己还在胡思乱想的自扰什么呢!

    其实,雪落也不全是因为蓝悠悠而自扰。只是她今晚格外的想要一个女儿。她跟男人亲生的女儿。

    每每看到封团团像一只温顺的小猫咪黏缠在丈夫封行朗怀里时,雪落这想的想法会更加的强烈。

    雪落赤着脚,悄然无声着步伐朝书房走去。

    书房只是虚掩,还透着一缕轻悠的灯光。

    雪落想推门进去,却又顿足在了原地。

    自己这是要干什么啊?

    求偶?还是求配?

    挺难为情的!虽说自己跟男人已经是好几年的夫妻了。

    雪落算了一下日子,最近几天正好是自己的排一卵期。要是自己这么进去勾他,是不是太带有目的性了?

    自己这是怎么了?

    一大早还雄心勃勃的想要找份满意的工作,以现实自己的人生价值;怎么才到晚上,就便得如此小女人思想了?!

    要是今晚真怀了女儿,岂不是又要傻三年了?还怎么去工作以现实自己的人生价值呢?

    想必男人因为蓝悠悠的病情……也没心情跟自己做那种事的。

    雪落微微叹息一声,便又灰溜溜的踮起脚尖折回了主卧室。

    刷了一会儿招聘信息,又辗转反侧的折腾了一会儿,雪落才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才刚入睡不久,雪落便被一种奇妙又带疼的感觉给扰醒了。

    真的是树欲静而风不止!

    雪落好不容易才把自己给乏了睡着,却又被紧贴着自己的男人给弄醒了。

    “醒了?”他魅声问,轻轻吮着她的唇:“那就看着我做。”

    这都什么变态的嗜好啊!

    自己耍了流一氓,还要别人当陪榜的?

    雪落是醒了,却是被封行朗以不太舒服的方式给扰醒的。“我疼!”雪落不满的轻斥。

    “真疼?”

    男人笑了,“宝贝儿,你这样撒娇的方式,我好喜欢!”

    男人和雪落之间,已经有过无数次的深爱或浅爱,各种各样甜蜜的尝试,到现在的浑然之一体。

    所以封行朗完全以为女人是在撒娇。

    其实女人是真的不舒服。因为男人像是太过急切的想达到那让他沉沦的顶之点;却忽略了女人的感受,就直接动作了。连个爱意的亲吻什么的都没有。

    相比较这直接的动作,雪落到是更喜欢男人软磨般的亲她抚她。

    她觉得这样才是爱的正常表达方式。至于男女之间最后的那点儿事,只能算是为了繁衍子嗣而做的补充方式而已。可男人偏偏热衷于此。

    “一会儿就舒服了!”

    男人躬起的脊背,有些发狠似的力道;落下时却又是格外的温情脉脉。

    “我不喜欢你这样!”

    雪落故意用双臂紧紧的环着男人的腰际,生怕他不知道轻重,就知道图一时的快乐。

    男人的话是对的。嘴巴上的不喜欢是假的,身体却很喜欢男人以各种各样的方式来爱她。

    一会儿,整个身心便不受控制的开始去迎一合男人的眷眷深爱。

    雪落抱紧着自己深爱的男人,浅咬着男人的颈肩,发出让男人更加亢奋的嘤嗡声;她用自己的方式表达着对这个男人浓得无法自拔的深情和爱意。

    热情过后的男人,匍匐在雪落的身上,睡得酣然而满足。

    雪落一点一点儿的抚去男人短发上的汗渍,深深的凝视着男人清冽俊美的容颜。

    时不时情不自禁的吻上一吻酣睡中的男人!

    这个男人完完整整的是她林雪落的!谁也抢不去!包括他的身,同样也包括他的心!

    她才是他的妻,他儿子的妈咪,他心头的挚爱!

    “今晚先放过你……以后可不许这么野蛮!”

    雪落轻咬了一下男人好看的唇,说着让人脸红心跳的话。

    ……

    以为蓝悠悠又一次的回到封家,会再一次掀起轩然大波,又或者是鸡飞狗跳;

    可却没想这两三天里,却比平时还要平静。

    难道是风雨欲来的前奏?看着也不像!

    病得这么重还能起风起浪,那她可真要成妖了!

    “唉……”

    雪落又是一声唉声叹气。她叹的不是蓝悠悠,而是自己投出去的简历如同石沉大海。

    “老婆,我觉得你这么傻等着也不是办法。”

    封行朗依了过来,将唉声叹气中的女人拥在怀里。

    “那还能怎么办?我总不能主动跑去人家公司强迫人家收下我吧!”

    寻思起什么,雪落立刻正过身来,目光生厉的盯看向丈夫封行朗,“姓封的,你老实交代,有没有从中使诈?”

    “我能使什么诈啊?你还真以为你老公在申城能一手遮天呢?你也太抬举你老公我了!”

    封行朗谦虚的示弱,让女人瞬间打消了这样的想法。

    想想也是:封行朗这家伙再如何的牛掰,也不会每家公司他都使了诈吧?再说了,也不可能每家公司都听他封行朗的指使。

    看来问题还是出在自己的身上!

    雪落再一次的愁眉苦脸。

    “老婆,我觉得你就这么坐以待毙,是行不通的。”

    封行朗继续着他的大计。

    “不这么等着,还能怎么办?”

    雪落惆怅的托腮,“总不能让我去应聘服务生,给别人刷盘子洗碗吧?我可是堂堂申大的毕业生,要是真沦落到这种地步,多丢我导师的脸啊!”

    “这职业不分贵贱的……”男人铺垫一句。

    雪落转过头来紧盯着男人,“封总,您说得很有道理!要不这样吧,今晚你先替安婶把盘子碗给刷了吧!”

    “可以啊!我很愿意为自己的老婆和孩子刷锅先碗的。”

    男人说的相当动听。

    因为他知道安婶从来都没舍得过让他跟大哥封立昕做过任何的家务活。

    雪落突然灵机一动,“要是真找不到对口的工作,我还真就去应聘服务生。顺便跟人家说一声,我是封行朗的老婆。”

    “真机智!”

    封行朗在女人的脸颊上浅啄了一口,“这样吧,你可以一边等着,一边先在nina手下培训几天!你要是能过nina的关,想必在申城混个高品质的工作,完全不是什么难事了!”

    雪落微微一怔,“你想让我给nina当手下?”

    “怎么,嫌掉份儿?”

    “当然不是!”

    雪落知道nina是个不可多得的‘白骨精’,“就是觉得……她会不会因为我是封大总裁的老婆,而给我开小后门啊?”

    “你想多了!nina向来都是公私分明的!她连我都敢凶,更何况是你!”

    微顿,见女人已经上钩,封行朗又补充一句,“我还担心你受不住她的高压工作强度呢!”

    “我受得住的!”

    雪落立刻双眸放亮,“我真的很想跟nina多学些东西!”

    “那好……”

    封行朗含蓄的蹙眉,“不过我得先问问nina,看她愿不愿意接受你这个新手!”

    兜兜转转费尽心机挖了这么大一个坑,就是为了让自己的女人主动往里面跳。

    想丢下他跟孩子去伺候别人,想都不用想的!

    下午两点左右,雪落接到了丈夫封行朗打回的电话。

    说是nina不太愿意;但看在他这个大总裁的面子上,还是勉勉强强的答应了。

    ……

    “封大总裁,您是嫌我不够消停吧?还把自己的女人丢过来给我当神供着?”

    nina抚了一下她那日渐隆起的肚子,不满的哼声。

    “供神,也要讲究方式方法!把握好尺度,切忌过严过松。”

    “那总裁大人您到是说说:怎么个不严不松法儿?”

    “过松,她会跑;过严,她会伤心!这个尺度对你来说,应该不难掌控的。”

    “……掌控不了!”

    “有困难自己克服!总裁夫人就交给你了。”

    “……行!只要你不怕我公报私仇,那就交给我好了!”

    即便穿着平底鞋,那将近一米八的高度,也是一般男人所望尘莫及的。

    目送着傲然离开的nina,封行朗却若有所思起来。

    他知道nina没有生育孩子的生理条件;但nina的每一步孕育过程,都做得如此的细致入微。

    整个gk风投,或许除了他封行朗之外,别人都以为她是真正的怀孕了!虽说公司的员工一直在茶余饭后猜测孩子的父亲是谁;但他们俨然已经接受了nina怀孕的事实。

    要是无所谓,她又为何如此上心这漫漫的十月怀胎的过程呢!

    看得出,nina是想自己亲生经历这一回孕育!

    第二天一早,雪落便认真仔细打扮一番,兴致勃勃的赶来nina这里报道。

    “需要亲夫送你过去么?”

    “不用!我自己过去就可以了!”

    虽说只是逗老婆玩,可封行朗还是有些担心nina那不男不女的东西会不会给自己的女人使小心眼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