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138章 我好幸福啊!

第1138章 我好幸福啊!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138章我好幸福啊!

    雪落很喜欢很喜欢被男人握在手掌心里的感觉。

    温暖得似乎可以将她的心给融化掉。

    男人埋下头来,夸张的嗅了一下,轻皱起英挺的眉宇,“嗯,还真有点味儿!”

    不等女人斥声,男人却将手掌中女人的小脚握得更紧,温情脉脉:“你的任何味道,老公都喜欢!”

    “讨厌!”雪落娇斥。

    在这大庭广众之下,这情意绵绵的情话,听得格外的甜得让人牙疼。

    把女人的臭脚丫子当成宝贝

    巴颂觉得自己尴尬癌都快犯了!

    吃不消的他早已经转过身去了。他实在不适应这番哄女人开心的酸话。

    封团团小可爱瞪大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情意绵绵中的叔爸和叔妈,她很奇怪:叔妈的臭脚丫丫真有这么好闻么?洗都没洗的,叔爸竟然还捧在手掌心里?

    只有林诺小朋友浅哼哼的抿紧着小嘴巴:这个混蛋封行朗,又在讨好自己的亲亲妈咪!

    “鉴于你这么任性又不听劝,老公真想像打孩子一样,狠狠的揍你一顿!”

    封行朗轻柔的给女人按压着脚底板来缓解酸疼,“可是怎么也舍不得啊!打了你,最疼的还是我!”

    看着男人那纠结又惆怅的模样,雪落便笑了。

    “少来!我现在可不怕你欺负我了!因为我有亲亲儿子保护着我!”

    纯美的笑意,一直从女人的唇角延伸到心房。

    “对!亲亲儿子会保护亲亲妈咪的!”

    小家伙连忙凑近过来用小胳膊抱住妈咪的颈脖。

    “团团也会保护叔妈的!”封团团跟着卖乖。

    “怎么样封行朗,两个孩子都护着我,我看你还下得了手么?”

    即便已经是一个6岁孩子的妈咪了,雪落却享受着跟男人这般的温情打俏。

    好似她希冀中的恋爱样子!

    “看来我只能打我自己了!任性的老婆,乖戾的儿子,我好幸福啊!”

    封行朗夸张的泣哼,顺势将脸埋到女人的身上,占便宜的拱上又拱。

    “咳咳行朗,雪落,你们也在啊?”

    夏正阳以咳嗽的方式提醒着正打情又骂俏中的小夫妻俩。

    到不是夏正阳不解风情,只是他已经在一旁等了好一会儿。

    却没想这小夫妻脸一直没羞没臊的在调着情。这大庭广众之下,的确不太合适的,不是么?

    “啊舅你怎么来了?”

    雪落惊慌失措的连忙从封行朗的身上爬起来,狼狈不堪的穿上自己的高跟鞋。

    “哦,我来给以画招聘个助理。以画还我得把把关。”

    “啊?给以画招聘助理?他,他不是才18岁么?用什么助理啊?”

    雪落看到了斜靠在一辆保时捷车身上的夏以画。一看便知是个被家长宠坏了的富二代。

    “上学能有什么出息,还不如实践出真知!”

    夏正阳的这番话,让雪落将原本劝说的话统统回咽进了肚子里。夏以画能被宠成这样,舅舅夏正阳绝对是最大的功臣。雪落也就懒得再去劝说什么了。

    “这么巧啊?你外甥女今天正好来找工作呢!”

    封行朗微眯起俊眸,随之便计上心来,“用贤不避亲,舅舅大人可以考虑一下:让自己的外甥女林雪落给以画当助理的!”

    以夏以画的顽劣,估计用不着三天,一定能打消了妻子林雪落这亢奋着想上班的信心。

    “”

    雪落不可置信的瞪向丈夫封行朗:这男人说什么鬼话啊?!竟然让自己去给夏以画那个纨绔熊孩子当助理?

    “呵呵,那个雪落学的专业恐怕不对口吧?”

    夏正阳也挺尴尬的。

    说不要吧,会得罪了封行朗这个财神爷说要吧,又怕自己的儿子受苦受累。他知道外甥女一直都不认可他的私生子夏以画。

    “再说了,您封大总裁的爱妻,我家以画怎么敢使唤呢!”

    夏正阳咧嘴着嘴干巴巴的陪笑着。

    “不妨事的!我封行朗的妻子再高贵,她也是你的外甥女嘛!”

    女人那愤怒的表情已经很好的说明了一切。但封行朗依旧在撮合着:想找工作么,给夏以画当助理就很合适啊!

    雪落看得出:这个男人是故意的!故意让她想出去工作的希冀落空。

    “那个封总说笑了。公司里还有点儿急事,我们日后再谈,日后再谈。”

    夏正阳揪上儿子夏以画,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离开了。

    要单单是林雪落,夏正阳想怎么委屈她都行可现在外甥女林雪落可是封行朗的心头肉,那不是他儿子能够使唤得起的。

    其实夏正阳也有那么点儿小后悔:当初要是把自己三个女儿其中之一强行嫁去封家了,说不定此时成为封行朗心头肉的,就会是他自己的亲生女儿了!

    谁知道这个封行朗耍诈,竟然以他哥哥封立昕的名义征婚呢!

    也罢,是他的女儿们没有这个福分,让外甥女占去了便宜也好过肥水流了外人田!

    夏正阳或多或少忽略了一点儿:他那三个千金,好歹也要符合封行朗的胃口,才能有下文不是么?

    他还真以为是个女人硬塞给封行朗就行?!

    等舅舅夏正阳走后,雪落怒目瞪向了男人,“封行朗,你什么意思啊?”

    “没什么意思啊”封行朗示弱,“我敢有什么意思么?”

    “你明知道夏以画是个纨绔子弟,你竟然还要让我去给他当助理?”雪落愤愤的说。

    “这赚谁的钱,不都是赚么!你那么着急着想找工作,亲夫是在帮你!”

    封行朗说得比唱的还动听,“再说了,你跟夏以画可是表姐弟关系,熟人好说话嘛!”

    “我自己会找到工作的!用不着你瞎操心!”

    雪落怒意一声,便拖挪着还隐隐作痛中的脚朝巴颂的车走去。

    “又任性?谁宠的!”

    却被男人拦腰抱住,塞进了雷克萨斯的副驾驶里。

    午餐是从御龙城里打包送来的。口味自然好得很。

    善解人意的nn领着两个孩子去了秘书办公室,将休息室让给了总裁和总裁夫人。

    雪落的脚已经冷敷过了,正搁在封行朗的劲腿上左摇右晃着。也不是很疼,只是雪落就想这么矫情着让封行朗宠着她。

    “蓝悠悠回封家了。”

    封行朗将女人抱了过来,淡声。

    “回就回呗!她可是封家的大太太,她想回封家,谁拦得了她啊!”

    雪落不动声色的说道。其实今天早晨封立昕就已经给她打过通告电话了。还知道封立昕一定会再打个电话给他的宝贝弟弟请示。于是他兄奴的弟弟一定会答应的!

    “估计蓝悠悠也活不了多久了”

    封行朗将怀中的女人拥紧一些,“我哥是想让她走得平静一些。”

    活不了多久了?

    雪落微微一怔:她知道蓝悠悠入狱后身体一直不好之前还觉得她是装的,可听了莫冉冉的描述,像是真的重病得利害。

    “蓝悠悠究竟得的什么病啊?”雪落追问。

    “血液方面的病。说是凝血功能障碍。”

    “可这方面的病,差不多都是遗传的啊,蓝悠悠怎么会突然有这样的病啊?”

    “谁知道呢!估计是上天都她的惩罚吧。”男人意味深长的轻叹。

    雪落本还想询问什么,却突然又什么都不再说,只是直起身来,抱住了男人的头。

    “行朗,我们一家都要好好的!快快乐乐的生活,健健康康的过好每一天。”

    “会的!”

    男人喃了一声。久久的埋在妻子的怀中没有动弹。

    回到封家之后,雪落并没有主动提出要去隔壁的联排别墅里看望病重的蓝悠悠。

    她还没有仁慈到去对一个想谋害她生命的女人主动示好。

    不仅仅是想的问题,那个女人已经不止一次的付诸行动了。

    幸亏自己命大,要不然都死都好几回了。

    “团团,你怎么没有回去看看生病的妈咪啊?”

    雪落瞄了一眼还在榻榻米上玩积木的封团团,柔声询问。

    “团团再跟诺诺哥哥玩一小小会儿就回去!”

    想起什么来,小可爱抬起头,瞪大着萌萌的星星眼说道:“叔妈,叔爸说团团今晚可以住在这里的,好不好啊?”

    自己的亲妈回来了,却还要住在叔爸叔妈这里?

    “好啊!团团想住哪儿就住哪儿吧!”

    雪落有些读不懂小东西的认知方式。但还是答应了。

    “谢谢叔妈!叔妈对团团最最好了!”

    又是最最好?!那她自己的亲妈呢?雪落微微轻叹。

    又玩了一会儿,看到叔爸封行朗从书房里走出来,封团团立刻迎了上去。

    “叔爸,你抱着团团回去看看妈咪好不好?”

    对于那个骨瘦如柴到几乎异变的妈咪,封团团想靠近,却又望而却步。

    “自己没长脚么?这么点儿路还要叔爸抱?”

    封行朗蜷起手指,宠爱的在小东西的鼻尖上蹭刮了一下。

    “团团害怕”

    “害怕什么?”

    “我妈咪她她她好可怕!”

    一个孩子竟然用好可怕来形容自己的妈咪,雪落听着不由得也是一怔:这蓝悠悠究竟可怕到什么程度,竟然让自己的亲生女儿都感觉到了害怕?

    “你这小没良心的!”

    封行朗轻弹了一下团团的脑门,“蓝悠悠可是你亲妈,还会吃了你不成?”

    “行朗,你就抱着团团过去看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