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137章 不嫌臭啊?

第1137章 不嫌臭啊?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137章不嫌臭啊?

    封行朗冷默着,读不出情绪。

    “团团,下车去看看自己的妈咪。”

    微顿,又意味深长的浅喃,“也许再过几日,你就永远见不着她了。”

    “那叔爸和诺诺哥哥要等着团团哦。”

    封团团卖乖一声。在林诺哥哥的帮助下,便挪动着自己的小短腿爬下了车。

    “团团……”

    蓝悠悠几乎已经发不出声响,但她清楚的看到女儿团团是从那辆黑色的雷克萨斯里下来的。

    隔着暗沉的贴膜车窗,蓝悠悠看不到车内的人,却能清晰的感受到那个男人的存在。

    只是一瞬间,蓝悠悠便侧过了头,似乎不想让车里的人看到她的脸。

    “妈咪……妈咪……”

    团团朝担架车飞奔过来,却被莫冉冉拦腰给抱住了。

    “团团乖,你妈咪的身体现在还很虚弱,呛不得冷风。等进去屋子里再跟妈咪说话好不好?”

    莫冉冉见到过蓝悠悠因呛咳而止不住的呕血。那画面着实的渗得慌。

    房间里,已经被布置成了病房:输液的工具,及监测生命体征的各项医疗设备应有尽有。

    在几个小时内布置好并不难,因为莫管家一直为大少爷封立昕备着这些医疗仪器,以防万一。

    莫管家是真心诚意把封家大少爷封立昕当成了自己的亲儿子来伺候和服侍的。比对自己的女儿付出的心血和精力要多得多。

    只是没想到这些医疗仪器竟然还派上了这样的用场。

    蓝悠悠一直握着女儿团团的小手。她想说什么,可声音像是卡在了喉咙里,没有足够的气力发出声来。

    面对骨瘦如柴的妈咪,封团团似乎有些畏惧。

    即便是美得不可方物的女人,要是没了肌肉的衬托,也跟一具皮包骨头的骷髅无疑。

    这个看起来怪怪的妈咪,让封团团下意识的往papa封立昕的怀里靠了靠。

    “妈咪,你好好休息养病……团团要出去了。叔爸和诺诺哥哥还等着我呢……”

    果然,那辆车里坐着那个男人!

    见妈咪还没有松手,小东西又急声说道:“我们要去陪叔妈找工作!叔爸不让叔妈去,叔妈非要去,两个人都吵架了!然后叔妈就偷偷跑掉了……”

    这哪里是真吵啊?分明就是宠那个女人的表现。

    “妈咪你松手好不好?要不然叔爸和诺诺哥哥会等急了的!”

    小东西有些着急,便主动挣扎开了蓝悠悠紧握着的小手。

    对于蓝悠悠这个亲生妈咪,似乎封团团已经陌生了。

    陌生的不仅仅是这已经改变的面貌……或许能记住的,就是自己的妈咪不停的生病,然后发疯似的乱打乱砸再然后就是骂papa和自己!

    “妈咪再见,papa再见!冉冉姐姐再见!”

    又看了病床上的妈咪一眼后,小家伙便撒腿朝门外跑去。

    “团团……”

    封立昕想追回不懂事的女儿,却被莫冉冉给拦了下来。

    “立昕哥,让团团去吧。她在这里,悠悠姐就无法安心休息养病了。”

    蓝悠悠这才注意到:封立昕身边什么时候竟然多了这么一个女人!

    一直以来,即便封立昕时常去监狱去看她,在蓝悠悠的眼中,几乎都是忽略掉的这一回,却因为一个女人的出现,而正视了一次封立昕。

    “立昕哥,你也坐下歇歇吧,都忙了一整晚。还撑得住么?”

    莫冉冉将封立昕强行按坐在了身后的沙发上。

    “我没事儿……”

    “还说没事儿?!这声音弱得都快赶不上蚊子叫了。”

    “咳咳……”

    莫管家轻咳了两声,以提醒女儿。当着人家妻子的面如此的关心她的丈夫,的确不合适。

    可莫冉冉根本没有意识到莫管家是在提醒她什么。

    “立昕哥你先坐着,我去给你盛点儿营养粥。”

    看到叔爸的车车依旧等在外面,封团团立刻眉开眼笑的跑了过来。

    “团团,你妈咪怎么样了?”封行朗淡问一声。

    “妈咪不说话,好瘦好瘦……看起来好害怕。”

    小家伙低垂下了头,小脸上闪过一丝难受。

    “那这些天你就住在叔爸和叔妈这边吧。”

    “真的吗?谢谢叔爸。”

    侧眸瞄了一眼没心没肺的小家伙,封行朗无奈的浅勾了一下唇角。

    其实大部分的人,都会畏惧可怕的东西,本能的向往美好的事物。更何况团团还是一个心智尚未成熟的孩子。

    等封行朗带着两个孩子赶到人才市场时,才真切的感受到什么叫人山人海,什么叫寸步难行。

    两个孩子惊讶盯看着那黑压压一片的人群,实实的懵了。

    像这样大型的招聘会,全国各地的应届毕业生,或非应届的,都会蜂拥而至。

    “这么多人?我们要去哪里找妈咪啊?”

    带着两个孩子去挤这招聘会,显然是行不通的。封行朗只能带着他们等在外面。

    打给巴颂的电话,几乎完全被嘈杂声吞没。

    “跟紧着太太。保护好她。要是跟丢了,唯你是问。”

    “知道。”

    其实巴颂很想来上一句:封总,要不你进来挤挤试试!

    直到将近中午十二点,封行朗才等出了妻子林雪落:妆也花了,发型也乱了,走路还一瘸一拐的。

    封行朗立刻迎了上前,“怎么搞的?你跟人打架了?巴颂,你干什么吃的?”

    巴颂更糟糕:因为一路护着太太雪落,连左肩的衣袖都被人扯掉线了。

    “……扭到脚了!疼死我了!”

    一见到丈夫封行朗,雪落就委屈的直哼哼脫去了那近十厘米的高跟鞋,直接光着脚踩在了地面上。

    “老婆大人辛苦了!来,快让亲夫看看。”

    封行朗将受累又受屈的女人抱坐在了自己的劲腿上,心疼的查看着女人的脚踝。

    雪落也不介怀那来来往往的人群,就这么任由男人抱着她坐在花圃边上。

    才穿高跟鞋走了半个上午,女人的脚便已经起泡了。

    男人便将女人的整个小脚握在了自己的掌心里,没有任何的嫌弃之意。

    “不嫌臭啊?”雪落娇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