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135章 娇是够娇……

第1135章 娇是够娇……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135章娇是够娇

    “蓝悠悠可是你老婆,你问我做什么!”

    封行朗懒散的应答一声。

    军区医院的病危通知,还是可信的。

    蓝悠悠的医护告诉过封行朗:虽说蓝悠悠最终反抗了,但那二分之一药液中的三分之二,已经被注入了蓝悠悠的身体之中。

    而以蓝悠悠当时虚弱的体质,应该无法承受那药液的猛烈侵蚀。

    恻隐之心,不论男女之间的情感即便只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囚徒,在脆弱生命即将消逝的时刻,也得博得它人的怜悯。

    封行朗本就是个重感情之人。不然,他也不会因为严邦的死而感伤。

    有时候封行朗也会反问自己:如果那个女人跟自己不曾有过那段感情纠缠如果那个女人不是自己大哥封立昕爱得死去活来的女人如果那个女人不是自己侄女的亲生妈妈自己下手时,还会如此的于心不忍么?

    封行朗不是个恶徒,但也不是个善茬儿!

    对一个漂亮的女人如此凶残,或多或少也滋生起男人的那点儿怜香惜玉之心!

    “行朗,军区医院说,悠悠活不了多久了她又哭着说想团团看在团团的份儿上,我想把她接回封家,把她的后事处理好。”

    只是暂缓了一下气息,封立昕又着急的陈述,“就让她住在隔壁的那幢小别墅里,我会看紧她,不会让她再去伤害雪落和诺诺的。”

    “行了,你想把自己的老婆接回家安顿,没人会拦你,也没人拦得了你!”

    封行朗微微吁气,“你不用看在团团的份儿上,也不用看在我们任何人的面子上!”

    封行朗清楚,蓝悠悠这一次再回封家,能够伤害到的,只有莫冉冉了!

    他不会允许,也不会再给蓝悠悠伤害自己妻儿的机会。

    只是会苦了莫冉冉!

    不过莫冉冉想当封立昕的女人,就必须经历蓝悠悠这一关!

    否则,即便她对她的昕哥哥如何的心有所属,也不可能最终成为封立昕的妻子和爱人,封家的另一个女主人。

    “行朗,我会看紧悠悠的!她时日不多了,我想”

    “行了,别磨叽了!”

    封行朗叫停了封立昕没完没了的絮叨,“你可是封家的老大,还怕我这个弟弟咬你不成?”

    “行朗”

    封立昕哽咽一声,“谢谢你!”

    “真想谢我?那今晚就以身相许吧!”

    封行朗匪气的悠哼。只是不想让他们兄弟之间太过客套和见外。

    想为自己十恶不赦的妻子做点儿事,尽一下做丈夫的责任,还需要如此顾忌他这个弟弟的感受。

    或许封行朗答应得如此爽快,其中也有严邦的功劳。

    严邦的死,让封行朗更加珍惜兄弟之间的手足之情。

    挂断电话的封行朗,俊脸上一片冷峻。

    不知道他在思考些什么,只能感受到他此时此刻的内心一定不平静。

    封行朗环看着四周,看到儿子睡在不远的小床上。垫着一条折叠成两层的羽绒被,而且还盖着一条羽绒被。小家伙睡得正酣然,肉墩墩的小脸蛋上红扑扑的。

    这个丛刚,怎么能如此的厚此薄彼?

    怎么就没给自己找个羽绒被垫上呢?

    这一埋怨,封行朗觉得自己这老腰就更加酸疼了。实打实的硬木板床啊,他竟然睡了一晚上!

    要是老这么睡也无妨,关键他一直都是睡的高档精品的乳胶床垫。

    在儿子那热乎乎的小脸上亲了一口,封行朗便开始环看起了四周。

    这是一处临行搭建的简易木屋。简单得像是给原始人居住的。跟丛刚形容得差不多,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左右都是丛林,冷不丁的冒出个野生动物来完全不奇怪。

    右前方果然有一片坟地。白天看着都让人渗得慌,更别说晚上了。

    虽然封行朗不相信什么鬼神之说,但要跟这些死去之人为邻,还是很不舒服的。

    封行朗下楼时,只看到丛刚一个人坐在里角的木桌上,正在剥着巴西松子。

    他的手边已经堆积了不少的松子壳而一边的密封盒几乎快被装满了松子仁儿。

    “你一晚上没睡觉,就剥这玩意儿?”

    从数量上来看,至于得消耗一个人七八个小时。而且丛刚剥的速度并不快。

    “床被你占了,就找点活儿做做。”丛刚淡应。

    “你猪脑子啊?不会找几个木板再搭一个?!”

    封行朗嗤哼一声,拿起密封盒往口中倒了一些松子仁。

    丛刚不接话,开始收拾那些松子壳。

    “你说你这么个大活人,住在死人堆里这脑子怎么想的?”

    封行朗又朝那片坟地瞄看了一眼。

    “清静!”

    “清静?”

    封行朗勾唇浅哼,“就不怕他们半夜三更的爬出了找你聊天?”

    “半夜三更能闹腾到我的,除了你们父子,应该不会再有别人!无论是死的,还是活的!”

    丛刚这话,霸气中又带上了一丝小小的怨意?

    “装神弄鬼!”

    封行朗蔑视的轻哼,“你它妈真是个另类!不人不鬼的东西!”

    挪过椅子刚想坐下,腰际便吃劲儿的泛起了酸疼。封行朗下意识的用手撑了一下。

    “你它妈怎么没给老子弄条被子垫垫?”封行朗埋怨一声。

    “是你太娇气了!”

    丛刚抬眸扫了一眼封行朗的腰。

    “老子身娇肉贵!不是你这种粗劣的鬼东西能相提并论的!”

    封行朗不满丛刚这种目中无他这个主子的态度。

    “娇是够娇的,这贵也就严邦会把你举上头顶、捧在手心罢了!别太自以为是!”

    跟丛刚对话,总能惹出封行朗一肚子的无名之火来。

    有时候封行朗也纳闷儿:是什么原因,才让自己如此忍辱的将丛刚这个目中无人的狗东西留活口到现在?死上几百次都不冤他!

    “有种的别舔着脸去救我啊!”

    封行朗带上怒意冷哼。

    “救你只是为了解闷儿!别想太多!”

    丛刚冷不丁的就冒出一句挖苦的话,着实让封行朗听得怒火起泛。

    “饿了!弄吃的去!”

    封行朗懒得再跟丛刚这种装神弄鬼的家伙多说什么。

    看着丛刚转身的清瘦却劲实的背影,封行朗突然就产生了一个很邪恶的想法:

    要是把这家伙扒了个光,然后丢在商业街上他会不会郁闷得想死?

    封行朗父子赶回封家的时候,户外已经是一片艳阳天。

    因为诺诺哥哥没有去上学,所以封团团也赖在家里不肯去。

    “叔爸诺诺哥哥你们终于回来了!团团等得好辛苦!”

    小可爱飞奔过来,并没有扑向大张着双臂等着她送抱的叔爸封行朗,而是直接奔向了手里提着个大红中国结的林诺小朋友。

    这个大红的中国结是丛刚给的。见木屋里也没有其它更好玩的东西,小家伙便收下了。

    “鼻涕虫你干什么啊?好讨厌!”

    虽然嘴巴上这么呵斥,可小家伙并没有推开投怀过来的封团团。任由她抱了一会儿后,才将她的小手臂从自己身上给扯开。

    “诺诺哥哥有没有想团团?”小可爱奶声问。

    “没想!”

    小家伙找了个地方将手里的中国结给挂上了,“我为什么要想你啊?烦人!”

    “团团,你叔妈呢?不会一大早就在做学问吧?”

    封行朗朝着书房方向扫看过来。那个妖女人要回来了,他必须让自己的女人24小时都要在他眼皮子低下。

    “行朗,你回来了?”

    雪落从书房里抱了一堆的文件资料走了出来,“太好了,团团就交给你了!今天你辛苦一点儿,带着两个孩子一起去上班吧。”

    “几个意思?”

    封行朗微眯起眼眸,打量着淡妆浅抹了的女人。

    “我要去一趟人才市场。今天有个大型招聘会!”

    为了这次的招聘会,雪落已经准备了一个多星期。修学也有大半年了,该是她一展身手的时候了。

    “我封行朗的老婆要去人才市场?我没听错吧?”

    封行朗眉宇都敛了起来,“该不是要去帮老公广纳贤才吧?”

    “我给自己找工作!”

    知道丈夫的这一关难过,所以雪落一直偷偷摸摸的弄着自己的简历和资料。网上投档效果不是很理想,她便想去人才市场切身感受一下。

    “又闹!”

    封行朗上前来想从雪落的手上取走简历,可雪落却机警的闪到了一旁。

    “我没跟你闹!我是真的要去找工作上班养活自己!”

    “搞什么这都什么事儿啊?老莫没给够你零花钱呢?老公有啊,想要多少拿多少!”

    封行朗当然不会同意雪落去上什么班赚什么钱,“你能替我花钱,老公荣幸之至!”

    “行朗,不是钱不钱的事儿!我不想荒废我今后的人生。”

    雪落猫着身,想绕开封行朗跑出客厅。却还是被男人给拦了下来。

    “说得这么高深你忍心丢下丈夫和孩子,去伺候别人吗?”

    封行朗环抱住了雪落的腰,凑上自己的俊脸,狠狠的在女人脸上吮了一口。

    “每个人活在世上,都必须体现出它的人生价值!封行朗,你不能太自私!”

    雪落也想过偷偷摸摸先去把工作找了,可为了避免工作找到了男人又不让她去的麻烦,她便决定先跟男人开诚布公。

    “乖儿子,你妈要狠心的丢下我们父子俩去伺候别人,你答应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