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132章 心惊肉跳

第1132章 心惊肉跳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132章心惊肉跳

    小家伙勾着丛刚的颈脖,时不时的抽泣一声。

    “我难过……我亲爹也很难过的。”

    不愿意让人看到他泪流满面的小脸,小家伙一直将头深埋在丛刚的肩窝里不肯抬头。

    丛刚的眉宇微微的沉敛,“那就跟大毛虫说说,你亲爹是怎么个难过法儿?”

    难过就难过呗,还怎么个难过法儿?

    “大毛虫,你不要问了!我什么也不想说!”

    小家伙嚷嚷着,用双臂晃动着丛刚的头,不许他继续追问下去。

    “那你就先哭会儿吧!等哭够了,再跟大毛虫聊聊!”

    丛刚平缓着节奏,一下又一下的轻轻拍抚着小家伙因哽咽而微微颤抖的小后背。

    没哭多久,也就一两分钟的时间,小家伙便止住了哭泣,使劲儿的把自己脸上的泪水擦干,然后怔怔的盯看着一直很淡然中的丛刚。

    “大毛虫,你当时跑哪里去了?怎么没救大邦邦啊?”

    在小家伙的意识里,义父河屯和老十二他们故意丢下受伤的大邦邦,是一种十分恶劣且让人讨厌的行为。但丛刚却不一样。虽说他也没有出手相救。

    “大毛虫也要逃命的!”

    丛刚淡淡一声,“当时吧,我也着急想办法去救你亲爹!”

    “我懂的。还是大毛虫对亲爹最最好!”

    因为小家伙亲眼看到也听到,是丛刚将方亦言弄来救自己一家人的。

    “其实大邦邦对亲爹也挺好的。”小家伙又补充上一句。

    “嗯,严邦对你亲爹,的确挺好的。”

    丛刚轻浅的叹应,目光却深邃得让人难以琢磨。

    “大毛虫,大邦邦死掉了,你难过吗?”

    小家伙又问一声。

    “难过到不至于……”

    丛刚轻抚了一下小家伙的脸颊,“但看到你这么伤心难过,我也高兴不起来!”

    “都怪我,没能保护好大邦邦。”

    小家伙自责起来,再次难过的低垂下了小脑袋。

    “也不能怪你吧。”丛刚淡应,“以你义父河屯的戾气,又岂是你一个小孩子能够左右的?!”

    “我义父太坏了!见死不救!所以大邦邦才会死掉的!”

    小家伙对义父河屯又是一声不满的哼哼。

    “也不能全怪你义父。你义父也是爱子心切。”

    能在林诺小朋友面前为河屯说好话,也真够为难他的。

    “当时我义父和老十二是可以救大邦邦的。只要把大邦邦背上快艇就好了。”

    小家伙理解不了丛刚口中的爱子心切。觉得无论出于什么样的原因,义父河屯都不该见死不救的将受伤的严邦丢在游轮上等死。

    “想吃点儿东西吗?”

    丛刚打断了小家伙一而再的自责和埋怨。

    一个才6岁的孩子,在时隔两个月之后,还能这般伤感自责于严邦的死,这到让丛刚有些意外。

    看起来,这小东西是遗传了他亲爹的重情重义了。

    有些时候,太过看重这些情义,反到会成为生命中的枷锁。

    像他丛刚这样无情无义,也许会活得更自在一些的!

    事实真相又是如何,或许只有他丛刚自己心里最清楚不过了。

    “不想吃。”小家伙蔫蔫的。

    “还难过?”丛刚问。

    “还有那么一点儿点儿啦。”

    小家伙环看着四周,发现这是一幢很奇怪的木屋子,“大毛虫,你怎么住在这里啊?”

    “这里不好吗?”丛刚淡声问。

    “好是好,就是太难找了!而且还里好low,连个空调什么的都没有。”

    “你冷了?”

    “不冷。”

    “那要空调干什么?”

    “取暖啊。”小家伙怔怔一声,“夏天也可以很凉快的。”

    “人呢,不能太过依赖那些没有生命的电子产品。会让你产生更多的惰性还会让你渐渐失去在大自然中的生存能力。”

    丛刚的这番话,深奥得已经超出了小家伙的思维能力。

    不就装个空调取个暖,或是制个冷么,怎么还跟什么惰性和生存能力扯上关系了?

    见小家伙懵懵的看着自己和四周,丛刚便不在继续这个话题。

    “既然你不饿也不冷,也不在难过了,那就跟大毛虫说说你亲爹是怎么个难过法儿的。”

    丛刚还是没有放弃向林诺小朋友追问有关他亲爹封行朗的事。

    虽说小家伙还是不太想回答,但大毛虫都问了他两次了,便勉为其难的开了口。

    “亲爹晚上经常一个人喝闷酒不回家陪老婆孩子吃晚饭……妈咪和我都很担心亲爹喝醉了开车车出事儿。亲爹想大邦邦了,就会去大邦邦的御龙城有时候也会带上我一起去。”

    “那你亲爹哭了吗?”丛刚问得直观。

    小家伙先是摇了摇头,随后又点了点头,“应该是哭过的吧。但是他从不让我跟妈咪看到。我想他是不想让老婆和孩子跟着一起难过。”

    微顿,小家伙又伤感的说,“大白白也很难过的!他抱着我大伯哭了很久!他还误会了我亲爹……跟我亲爹吵架,让我亲爹更难过。”

    “看来,你亲爹对严邦,那是真感情呢。”

    丛刚若有所思的轻喃一声。

    “那当然了!我亲爹跟大邦邦是最最要好的好兄弟!”

    最最要好?丛刚的唇角淡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似有似无,却又沉甸无比。

    林诺小朋友大大低估了一个妈咪对自己孩子的上心程度。

    “诺诺……诺诺……”

    在小东西离开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里,雪落便发现了儿子林诺已经不在她视线范围之内了。

    “团团,你有见着诺诺哥哥在哪里吗?”

    雪落看到独自一人在栅栏边向外眺望的封团团。

    “叔妈,你不要着急。诺诺哥哥去找大毛虫了,一会儿就会回来的。”

    “什么?诺诺去找丛刚了?”

    雪落着实一惊,“他什么时候去的?又是跟谁去的?”

    “就刚刚啊!是诺诺哥哥让我告诉叔妈的。还让叔妈不要着急,他一会儿就回来吃晚饭。”

    雪落吃惊不小。担心儿子的安全,便立刻给丈夫封行朗打去了电话。

    这日子过得,总是如此的让雪落心惊肉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