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129章亲了就要成亲

第1129章亲了就要成亲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129章 亲了就要成亲

    封行朗跟白默之间因为严邦的死,而产生的误会和嫌隙,封立昕是知道。

    封立昕知道封行朗心头的苦闷和殇意:如果他不想开口跟你倾诉,就算一天24小时跟着他,也无济于事。所以封立昕选择了陪同两个孩子一起去白公馆,让封行朗自己先多思考些日子。

    看着莫冉冉笑意盈盈的一手抱着团团,一手牵着诺诺朝保姆车走去,雪落越发觉得封家的确需要这么个暖心又心灵阳光的好帮手。

    到不是雪落想偷懒,只是她一个人要照顾两个孩子的身心成长,还要忙着自己的学业,着实有些力不从心。

    虽说莫管家和安婶也会照顾两个孩子,但几乎都是吃喝拉撒方面的;

    而且封团团还特别的粘人,小东西又没亲妈在身边,如果照顾不到位,雪落便觉得于心不忍。

    封家现在有莫冉冉在,雪落好不容易可以腾出自己的双手来做其它的事。

    “有冉冉在真好。”雪落由衷的感叹一声。

    封立昕抬眸看向雪落,歉意的说道:“这些日子,辛苦你了。”

    “的确挺辛苦的!”

    雪落没跟封立昕委婉客套,“好在现在有冉冉在,我终于可以放松放松了!”

    封立昕下意识的朝正领着两个孩子上车的莫冉冉看了过去,似乎浅叹了一声。

    “雪落,下个周末你抽点儿时间,我们一起去找个家教老师回来,你就不用这么辛苦了。”

    “干嘛找什么家教老师啊?冉冉不是挺好的么?教得了文,还教得了武,诺诺和团团也爱跟她玩。”

    随后,雪落又俏皮的一笑,“关键咱们还不用给冉冉付薪水!”

    封家不缺钱,缺的是能够诚心诚意照顾两个孩子的另一个女主人。

    雪落越看莫冉冉越是顺眼,也就越发喜欢。

    关键莫冉冉还是那种没有心机的阳光女子,她能用自己明朗灿烂的心境去感染别人。封家太需要这样的女子来当另一个女主人了!

    雪落又冷不丁的想起了蓝悠悠。一个光听名字就会让她心惊胆战的女人!

    “冉冉终究是要走的。她也不可能在封家住上一辈子。”

    封立昕又是一声浅浅的叹息。

    “一辈子住在封家怎么了?你们俩兄弟又不是养不起她!”

    雪落轻哼了一声,“再说了,莫管家视你们兄弟俩比亲儿子还亲,他的女儿你们兄弟俩当妹妹养一辈子,也是理所当然的!”

    言毕,不等封立昕反驳什么,雪落快步上前,也钻进了那辆保姆车。

    封立昕沉默了一会儿后,才跟了过来。

    “立昕哥,你还是去陪着你宝贝弟弟吧!诺诺和团团,还有雪落姐,我一并都能照顾好他们的。”

    莫冉冉看得出封立昕的心事重重。不想让他强打精神去白公馆赴宴。

    封立昕刚坐上副驾驶,便听到莫冉冉‘赶’他下车的话。

    “你自己还是个毛里毛躁的大孩子呢,我怎么能放心把诺诺和团团交给你?”

    封立昕温润一声。不太清晰的吐词,却也别有一番磁性。

    “其实你跟过去也帮不上什么忙的!你又跑不快,抱孩子也抱不久,说不定还要我们照顾你呢!”

    “……”莫冉冉这番口直心快的笑,听得封立昕着实的脸疼。

    “我跟过去蹭饭吃,总可以吧?”

    雪落忍不住的笑了,“大哥,你别生气!冉冉是无心的。”

    “我没有生气!也不会生她的气!”

    封立昕的话听起来还算心平气和。

    “冉冉姐姐,就让我papa跟过去吃点儿东西吧。我papa又吃不了多少的!”

    “……”

    封团团的话,让封立昕彻底的无语了。

    这男人的自尊,被丢得七零八落。

    白公馆,一派粉色的童话世界。

    “白叔叔,这是我冉冉姐姐,刚从france回来的哦。我们一家都很喜欢她。”

    封团团热情的向白默介绍着莫冉冉。

    “嗯,你好,欢迎!”

    白默惜字如金。目光却时不时的朝保姆车睨看过去。

    此时此刻的白默,就是一个矛盾的综合体。

    在看到从保姆车上下来的并没有封行朗时,他的神情莫名的有些失落。

    老大严邦过世了,封行朗便成了他唯一情同手足的兄弟。

    只是他们之间,已经滋生了无法逾越的嫌隙。

    白默很想看到封行朗来找自己,然后跟他好好的解释:并不是他主观上弃老大严邦的生死于不顾。他也是被逼无奈。

    可这么多天来,他却没能等到封行朗。更没有等到他的解释。

    也就是说,他封行朗背信弃义的抛下兄弟,俨然成了铁打的事实!

    “白默,我们先进去看豆豆和芽芽了。”

    雪落牵着儿子林诺的小手,并没有跟白默解释丈夫封行朗为什么没来。

    也许不解释便是最好的解释。

    白默微微颔首,也没有追问封行朗为什么没来。似乎一切尽在不言中。

    豆豆和芽芽已经会笑了。一逗就笑。

    豆豆喜欢哼哼卿卿的吸引别人的注意,而爱不嘬奶嘴芽芽只是安静的吮着自己的小手。

    林诺小朋友已经第三次将芽芽的小手从她的小嘴巴里给拽出来;一是担心她咬疼自己的小手,二是觉得老吮着手也不卫生。

    芽芽安静的看着近在咫尺林诺,也不哭也不闹,任由他折腾着。

    林诺小朋友没有亲小女生的嗜好,可这一刻他突然很想亲亲这个一直盯看着自己的小可爱。

    觉得有那么点儿难为情,他下意识的朝四周看了看:发现大冉冉正领着鼻涕虫逗着豆豆;妈咪跟大朵朵聊着什么……好像没人注意到他这里。

    于是,他快速的低下头来,在芽芽那粉嘟嘟的小嘴巴上啄了一口。

    然后芽芽就笑了,笑得格外的可爱萌甜。

    等林诺小朋友抬头机警的环看四周时,却看到鼻涕虫封团团正盯着自己直直的看着。

    以为鼻涕虫会告状,却没想她只是盯着自己,紧抿着嘴巴,并没有说什么。

    “诺诺哥哥,你喜欢芽芽对不对?”

    一直等到下午吃点心的时候,封团团才选了个没人的时机询问林诺小朋友。

    “没有啦……”

    “可我看到你亲芽芽了!”

    “你不也亲了豆豆嘛。”

    “豆豆是女孩儿,我也是女孩儿;可你是男孩儿!”

    “亲了又怎么样?你要告状就去告状好了!”

    “诺诺哥哥,你不可以乱亲女孩子的。亲了就要娶回家。”

    现在的小孩子,似乎都有那么点儿朦胧的早熟状况。

    “要你管!”

    林诺丢下这句很不友好的话,就跑开去找老白管家要平衡车的钥匙了。

    花房里,雪落跟袁朵朵正聊着。

    “雪落,我想出去上班。豆豆和芽芽也已经三个多月了。”

    “上班?”

    雪落没当回事儿,“你觉得白老爷子会同意?还有你家女儿奴的白默,更不会同意的!”

    “我也正为这个烦心呢!”袁朵朵叹息一声。

    “袁朵朵,我说你纯属闲得发慌,自寻烦恼!”

    “还说我呢,你自己不也正修着学业准备上班赚钱啊?难不成你家财神爷还缺你赚的那点儿小钱?”袁朵朵埋怨。

    似乎察觉到袁朵朵的状态不对劲儿,雪落这才关切的询问,“怎么了朵朵?是不是跟白默吵架了?”

    “没有……”

    袁朵朵长长的叹气,“要是真吵就好了!我总觉得白默心里装着事儿!”

    “严邦生死未卜……对白默和封行朗的打击都挺大的!他们三人可是情同手足的好兄弟!”

    雪落的情绪也随之黯然了下来。

    虽然袁朵朵知道白默的心思,早在严邦出事之前就有了。只是袁朵朵也不想更多的去深究。

    那样只会让她更加的心烦意乱,也会徒添雪落的烦恼!

    “严邦他……真的葬身在大海里了吗?”袁朵朵追问一声。

    “估计是凶多吉少了!当时严邦上游轮的时候,就已经受了很重的伤。”

    两个女人随之都沉默了。

    良久,雪落才感叹一声,“人的生命,真的太脆弱了!”

    蓝悠悠怎么也没想到:那个东西竟然又出现了!

    离严邦所说的日期,已经推迟了两个月。

    蓝悠悠本以为严邦只是妒忌她跟封行朗的好,才会恶言编撰出那些话来气她;却没想到这东西真的再次出现!

    又是这个淡蓝色的药液!

    还有那编号为罗马数字2的注射针筒!

    为什么?

    为什么……

    蓝悠悠不相信那个男人真的会置自己于死地!

    她不相信!

    真的不相信!

    他知道男人痛恨自己:恨她烧残了他的大哥,恨她让他和他儿子骨肉分离,恨她伤了他的女人……

    即便做了这么多的恶事,蓝悠悠依旧坚信那个男人是爱自己的!至少曾经是爱过她的!她能感觉得到!

    因爱所生的恨,蓝悠悠能够接受!哪怕是相爱相杀!

    所以她才会乖乖的呆在这牢房里煎熬时日。以减少那个男人对自己的痛恨。

    可她真的没有想到:那个男人竟然会亲手索要自己的生命!

    而且还用上这种卑劣的方式!悄然无息的想将她从这个世上消除?!

    她不相信!不相信!

    直到那些淡蓝色的药液被一点一点儿的注入她的静脉血管时,她才痛不欲生的意识到:这一切都是真的!

    真得不能再真:那个男人残忍的想要她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