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126章: 爱情的滋味

第1126章: 爱情的滋味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豆豆和芽芽的百日宴,白老爷子征求了孙媳妇袁朵朵的意愿,并不会大肆操办,只是请上一些知根知底的亲朋好友来白公馆里好好热闹一下最舒适了。

    问题又来了:关于请不请封行朗一家人,白默跟白老爷子出现了有史以来最严重的分歧。

    “先说好了,这回谁也不许把封行朗一家子给叫来!”

    白默说这番话的时候,是带着沉重怨怒的。

    他还没能接受老大严邦已经葬身大海里的残酷事实,便就更不会原谅自私自利到让人发指的封行朗一家人了。

    “默儿,别这么执拗了!”

    白老爷子微微叹息一声,“爷爷还打算趁豆豆和芽芽的百日宴,让你跟行朗重归于好呢!”

    “永远都不可能了!”

    白默厉厉一声,眼眸里带上了水雾,“我白默是不会跟他这种自私自利到骨子里的人重归于好的!”

    “默儿,也许事情并不像你想像中的那样或许行朗也有他自己的苦衷。”

    “他能有什么苦衷?呵呵!”

    白老爷子还没把话说话,便被白默打断了,“他的苦衷就是:舍不得自己的妻子和孩子出事,理所当然的就把邦哥当成炮灰舍弃了,以求他们一家人自保!”

    白老爷子又是一声长长的叹息:如果是为了自己的一家人自保,那也是人之常情不是么?

    如果换作他白林枫,肯定也舍不下自己的孙儿和曾孙女们的。

    “默儿,阿邦去了行朗心里也不好受的。你们可是要好不过兄弟。”

    老爷子只能这般安慰孙儿白默了。

    “呵呵,封老二也会有心里不好受的时候么?我那次去看他,他跟他儿子和侄女睡得那叫一个心安理得呢!”

    白默冷嗤一声,他实在受不了封行朗在严邦死后,还能那般的若无其事。

    白默说着说着眼眶便红润了,他也是个重情重义之人。

    “默儿,人死不能复生,生命走不了回头路。到是你跟行朗的兄弟之情,还是要继续下去的。”

    看着孙儿如此的难受,白老爷子也是心疼不已。他知道自己的孙子是个重情重义的孩子。

    “我不想再跟这种自私的人扯上任何的关系!从今以后,他走他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我就当没认识过他!”

    白默说什么也接受不了封行朗为了他自己一家子的安生,却丢下了深受重伤的严邦于不顾。

    “默儿,或许丢下阿邦的只是河屯的个人行为,并不是行朗的本意。”

    白老爷子一直替封行朗说着话。

    “老爷子,你用不着替封行朗那一家自私鬼说话了!反正今后我白默跟他势必形同陌路了!”

    白默丢下这番执拗的话后,便转身离开。

    婴儿房里,白默静静的坐着,目不转睛的盯看着摇篮里的两个粉之又粉的小可爱。

    袁朵朵知道白默心里难受憋劲儿得利害,可她实在不知道怎么去安慰他。

    ‘人死不能复生、节哀顺便’的话,俨然起不了任何的作用。

    袁朵朵到是挺能理解封行朗的所作所为:难不成让他丢下自己的老婆孩子去救严邦吧。

    其实海上发

    生的一系列情况,刚开始白默跟袁朵朵也只不过是道听途说。

    后来袁朵朵见过雪落,才确定严邦的确是被河屯给弃在游轮上炸死的。虽说并不是封行朗的本意,可严邦毕竟是因为他们一家人而死。

    还听说当时救走严邦只不过是举手之劳。袁朵朵也认为,既然这样,以封行朗的智谋,想让河屯一并救走严邦,应该不难;可封行朗为什么没有那么做呢?

    总之,封行朗并没有在营救严邦这件事上尽力!或许他当时只顾着他自己的老婆和孩子了!

    所以说,这有些事,还是当事人最清楚。事实究竟如何,旁观者也只能是猜测。

    这几个月里,袁朵朵过得并不是很开心。

    原本她以为,这养尊处优的阔太太生活,应该是她自己所梦寐以求的才对。

    可袁朵朵总觉得少了点儿什么。

    什么呢?

    应该是爱情的滋味吧!

    虽说白默接受了她,也接受了她跟他的两个女儿;可袁朵朵总觉得白默没能从真正意义上原谅她。

    他每日都跟两个女儿亲昵,各种的舐犊情深;也会对她这个女儿妈妈嘘寒问暖!

    可袁朵朵还是觉得少了点儿夫妻之间应该有的情意。

    到不是说非要抱着亲着,又或者是做夫妻之间最为亲密的事儿,而是

    而是袁朵朵总觉得白默只是把她当成豆豆和芽芽的亲生妈咪;却好像忽略了她也是他白默的妻子!

    那是一种不太好的感觉!

    就好像有一堵无形屏障,横在了他们两个人之间。

    看得到彼此,也摸得到彼此,但袁朵朵却进不去白默的心。

    自从有了两个女儿之后,白默好像一下子成熟了许多。变得稳重,变得有担当,不再昼伏夜出的厮混不回家。

    “白默,等过了豆豆和芽芽百日宴,我想出去工作。”

    担心白默会不同意,袁朵朵又随即补充说道,“我早晨喂饱豆豆和芽芽,中午也会回来喂的,晚上”

    “袁朵朵,你闹什么呢?白家不缺你工作的那点儿钱!”

    白默呵斥住了袁朵朵想继续下去的话。双胞胎女儿才一百天,袁朵朵就要吵着出去工作,这不是故意闹腾人么?

    “白默,我知道白家不缺钱但我在家闲着也是闲着”

    “你很闲是么?那把两个保姆都给辞退了,你就不闲了吧?!”

    白默最近心情都不太好。有人抵触他,或是跟他对着干,自然脾气就好不到哪里去。

    “”袁朵朵怔了一下,随后便答应了,“也好啊。其实我一个人也能带好豆豆和芽芽的。她们都三个多月了,很好带的。”

    白默回头盯了袁朵朵一眼,“请两个保姆也是怕你辛苦受累,你怎么还矫情上了?”

    “白默,你你爱我吗?”

    袁朵朵不记得自己以前是不是问过白默,但这一刻,她很想知道此时此刻白默内心处的答案。

    白默似乎犹豫了一下,“当然爱了!女儿都跟你生了两个,能不爱吗!”

    袁朵朵没去质疑白默所说的话,而是深情的补充一声,“白默,我也爱你!”

    “嗯。”

    <b

    r />

    白默探手过来轻划过朵朵的面颊,浅浅的哼应一声。便没了下文。

    袁朵朵知道即便白默想辞掉两个保姆,白老爷子都不会答应的。他们白家好不容易一下子多了两个女宝贝,白老爷子又怎么舍得让两个小可爱受苦受累呢。

    虽说舍不得两个幼小的女儿,但袁朵朵还是决定等豆豆和芽芽百日之后,就出去工作。

    矫情也好,闹腾也罢,袁朵朵总觉得自己必须要有点儿精神方面的追求,不能老懒在家里被人伺候着。或许自己天生就不是当公主,或是阔太太的命。

    袁朵朵很感激白老爷子在女儿们的满月宴上,将她这个卑微的孙媳妇公布于众;但袁朵朵似乎觉得自己要想在白默心目中有‘白太太’的一席之地,恐怕还需要时间和磨砺。

    白默关心她,爱护她,可却

    或许白默做为爸爸,他是开心的;但做为她袁朵朵的老公,似乎沉闷了很多。

    袁朵朵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总觉得白默当她的丈夫当得并不开心。

    ******

    封行朗的轿跑刚驶进小区入口,便有一个黑影从暗处的灌木丛里钻出,朝他的车头直扑过来。

    ‘吱嘎’一声刺耳的急刹,封行朗将正给妻子林雪落跑磨合期的奥迪r8紧急制动停下。

    封行朗探出头来刚要开口训斥,却发现拦他车的竟然是莫冉冉。

    “我我我可以给你答案了!”

    莫冉冉急喘着粗气,似乎刚经历过了一场生死抉择的思想斗争。

    “这么快?上车说!”

    封行朗以为,莫冉冉会知难而退,又或者考虑个十天半个月,却没想才一个白天,她就做出了决定。

    反到是封行朗开始担心她这股子冲劲和厉劲,来得也快,去得也快。

    上车后的莫冉冉,依旧急促的呼吸着。整个人看起来汗哒哒的。

    “先喝口水冷静冷静!”

    封行朗没有着急追问,只是将一瓶矿泉水递送过来。

    打开瓶盖后,莫冉冉急促的灌上了好几大口,呛得直咳嗽。

    “你慢点儿喝!还没到世界末日呢!”

    封行朗微微叹息:看来还是个涉世不深的小丫头片子啊!

    飘乎乎的,更草里草率的,看上去一点儿城府感都没有。即便做出什么决定,恐怕也是一时兴起的多!

    “封行朗,我想好了!首先,我必须让立昕哥跟蓝悠悠那个女人离婚!那个女人给不了立昕哥幸福!”

    莫冉冉这一出口,到是让封行朗给怔住了。

    一张口就想让大哥封立昕跟蓝悠悠离婚?这丫头还真够彪的!

    “冉冉你说什么?让我大哥跟蓝悠悠离婚?”

    有些不可置信的封行朗,又重复的询问一声。

    “对!这是第一步:让立昕哥跟蓝悠悠离婚!”

    莫冉冉又坚定一声,“蓝悠悠根本不爱立昕哥,这样的婚姻,毫无意义!”

    封行朗侧过身来,仔仔细细的开始打量莫冉冉:一个比大哥封立昕小了整整十岁的大女孩儿!

    单眼皮,麦色的阳光肤色,健美的身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