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124章一半生一半死

第1124章一半生一半死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124章 一半生一半死

    莫冉冉的家庭关系比较复杂。

    她是莫管家跟前妻所生的女儿。

    老来得女的莫管家到是宝贝的紧,只是莫冉冉的母亲却是个向往自由且随性的女人。

    莫管家忠诚于自己的职责,他想一直留在封家鞍前马后的照顾封一山和两个尚未成年的少爷。

    久而久之,便与自己的妻子产生了人生信念上的冲突,两人最后和平分手。

    虽说舍不得自己唯一的女儿,但为了女儿今后能有一个更健康、更快乐的生活环境,莫管家便让前妻带走了女儿莫冉冉。他一直支付着女儿的抚养费。

    后来前妻再嫁,又跟现任丈夫生下了三个儿子,加上现任丈夫带来的一个儿子,就更加宠爱唯一的女儿莫冉冉了。而那个法国后爸,对莫冉冉似父女更似朋友,一家人相处得十分的融洽。

    修完学业的莫冉冉这次回国,就是为了完成自己从小到大的夙愿——把自己嫁出去。

    顺道留在亲生父亲身边尽孝。

    虽说莫冉冉并不喜欢父亲的愚忠和顽固不化。

    但她是父亲唯一的女儿,她不想看到年迈的父亲孤独终老。

    她知道父亲一定不会同意她留住在封家的!所以她把父亲支走之后,自己独自赶来了封家。

    她想留在封家,就必须先得到封家一家之主的许可。

    这个莫冉冉,封行朗并没有什么印象了。或许来过封家几回,只是当时的他大多情况下被关禁闭着,也没空过问这些身外琐碎之事。

    莫冉冉是认真的。

    她一直看着封立昕在笑。

    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姑娘,这么炙炙的盯看着自己……封立昕被莫冉冉盯看得有些难为情,尴尬得不知道如何开口招呼她。

    “那个……你先进来坐吧。我这就给老莫打电话。”

    封立昕避开莫冉冉的目光,朝客厅走来。

    “昕哥哥,真没想到你看起来文质彬彬的,可却有一颗强大而坚毅的内心!”

    莫冉冉突然冒出的这番话,让封立昕又是一怔。

    “我听我爸说你被大火烧得面目全非,却没想到现在竟然恢复得这么好!昕哥哥,我真的很佩服了,你是怎么煎熬过那些被病痛折磨的日日夜夜,每分每秒的?”

    时隔这么多年,再次被人问起,封立昕一时间还真不知道从何说起。

    “那就说来话长了!”

    封行朗立刻替木纳中的封立昕接过话来,“你可以留住在封家,慢慢让你昕哥哥说给你听的!过程相当的精彩有料,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要说耍嘴皮子逗小姑娘,封行朗无疑是骨灰级的高手中的高手。

    “我正想留在封家住呢!”

    却没想封行朗的提议,跟莫冉冉此次回国的目的不谋而合。

    “……”封行朗英挺的眉宇微微上扬:这丫头片子也太主动了点儿吧!

    “咦,你就是那个从小专横跋扈、无恶不作的封家私生子封行朗吧?”

    莫冉冉这才正眼睨看了封行朗一下。

    “过奖了!正是封某!”

    其实莫冉冉用的这两个词,到是很贴切。年少时的封行朗,的确如她所描述的这般。

    眼缘,这东西着实的神奇。

    雪落在看到莫冉冉第一眼时,便喜欢上了这个口无遮拦的大女孩儿。

    阳光得张扬,青春得炫目。

    虽说女孩儿不是那种美艳类型的,可她的目光却十分的干净纯粹。

    雪落喜欢简单而朝气的同性。就像莫冉冉这样的。

    “那你现在还一直欺负昕哥哥吗?”莫冉冉追问一声。

    “这个嘛……得看心情!一般我哥听话时,我还是懒得欺负他的!”

    或许是压抑了这一个多月,封行朗的确需要有一种渠道来宣泄,或是转移开自己的压抑情绪。

    “行朗跟你开玩笑呢!他们兄弟之间的感情,现在可好了!”

    雪落接过话来,叫停了丈夫封行朗对莫冉冉的逗趣。

    “冉冉,快过来一起吃晚饭吧。”

    两个孩子应该也饿了,雪落便热情的唤了莫冉冉一起。

    “你是……”

    莫冉冉看向温婉清美的雪落,紧张的追问。

    “我是封行朗的妻子。我叫林雪落。”雪落自我介绍一声。

    “哦,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是昕哥哥的妻子呢!”

    莫冉冉松了一口气,夸张的平顺着自己的胸口。

    这一语到是给封行朗提了个醒:无论这个莫冉冉是不是大哥封立昕的桃花,可封立昕跟蓝悠悠却是法律上的夫妻。虽说从来没有过什么夫妻之实。

    估计是自己想多了:这个莫冉冉也许就是一时头脑发热,想亲近一下大哥封立昕。还不至于到以身相许的地步。

    “这是我女儿封团团。”

    封立昕将团团抱坐在了身旁的儿童椅上,然后又若有深意的补充一句:“亲生女儿。”

    莫冉冉先是一怔,然后伸手过来抚了抚封团团的小脸,“长得真漂亮!”

    又问一声:“她妈妈一定也很漂亮吧?”

    “外表的确漂亮!但内心正好相反!”

    封行朗替封立昕作答了莫冉冉的问话,又言:“你还有机会,来拯救你的昕哥哥!”

    “行朗,你胡说什么呢?”封立昕厉斥一声。

    以封行朗的火眼金睛,又岂会看不出来莫冉冉对封立昕那种少女怀春的情意呢!

    说真的,莫冉冉的出现并不突兀,而且还出现在了正确的时间里。

    就等同在封立昕平静无波的生活里丢下了一颗小石子,然后开始荡漾起涟漪。

    一个小时后,莫管家从机场赶了回来。说什么也不许女儿莫冉冉留住在封家。

    可经不起封行朗夫妻俩的极力挽留,加上天色已晚,莫管家只能暂时先将女儿安排在了隔壁的那幢小别墅里。

    ******

    夜深人静,静谧的书房里,只听到封行朗重复关开那个药剂盒的声音。

    似乎想不起来那个女人的容貌,却又挥之不去那残留的阴影。

    一半飘忽,一半浑浊。

    第一支药剂,让蓝悠悠几乎是死里逃生。

    封行朗知道,以蓝悠悠现在的体质,怕是逃不过第二支药剂了。

    “咯嘣”一声,一支药剂从封行朗的手中掉落,砸在了大理石的地面上,淡蓝色的药液也随之洒了出去,再也无法收回。

    随后,封行朗取出一个针筒,却只从那第二支药剂里抽吸取了一半。然后将那另外的半支药剂也随之销毁,不留痕迹。

    一半生,一半死!

    一半掌控在他封行朗的手上,一半留给上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