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120章:遗嘱

第1120章:遗嘱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挂断河屯的电话,雪落觉得自己的嘴巴都快僵化得不好使了。

    河屯刚愎自用的自以为是,着实把善良的雪落给折磨得够呛。有些大实话而且还不能随便说,必须照顾到河屯那个自大狂的情绪。

    他亲儿子已经对他愤恨敌视了,自己再对他冷言相向,那河屯过得岂不悲凉?

    毕竟也是年过花甲的中老年了,能在言语上宽慰的,雪落当然不会忤逆他。

    过了片刻,封行朗的电话便打了回来。

    “行朗,你到哪儿了?诺诺和团团正等着你吃晚饭呢。”

    “别等我,你跟两个孩子先吃。我加个班,大概十点回。”

    “哦……好。那我们先吃了。你晚上回来小心点儿开车。”

    “嗯,知道。”

    男人的声音依旧温和,可这样的温和背后,却是男人化不开的殇意。

    雪落没有多问什么,也没有劝说什么,她知道男人会有他自己的方式疏导心头的哀意。

    她期待那个满血复活后回归的男人。

    “妈咪,亲爹晚上是不是又不回来吃晚饭了?”

    林诺小朋友已经能从妈咪脸上失落的表情里读出一些东西了。

    “嗯,你亲爹忙。他让我们先吃。”

    雪落敛起自己的不快,抱起儿子朝餐桌走去。

    “妈咪,亲儿子已经很重了,可以自己走的。”

    小家伙又冷不丁的说了一句,“亲爹一定是去了大邦邦的御龙城。”

    “……”雪落心头一怔。

    “严邦叔叔都已经死掉了,为什么叔爸还要去他那里呢?”

    封团团一边帮安奶奶摆放着碗筷,一边奶声奶气的问道。

    “这叫重情重义!”

    封立昕接过了女儿不太懂事的话,“人生在世,能遇上一个像严邦那样,可以舍身相救的好兄弟,此生便无憾了!”

    封立昕总会在女儿成长的每一个关键时刻,给她以正确的引导。

    他想让女儿有正确的世界观和人生观。

    他希望女儿能够活泼开朗,不要像她妈咪一样钻了感情的牛角尖。

    “大邦邦是好人。”林诺小家伙浅喃一声。

    “嗯,就是凶了那么一点点儿!”

    随着严邦的死去,封团团对他的恐惧之心,也在慢慢的消淡。

    “大邦邦才不凶呢!他对我跟亲爹最好了。”

    严邦果真没有白疼他们父子。即便人已不在,留在他们父子心间的,依旧是美好的记忆。

    黑色的雷克萨斯,风驰电掣般疾驰在去御龙城的柏油马路上。

    不起眼的轿跑,低调的颜色。

    似乎封行朗并不想让人知道他又来了御龙城。

    封行朗开来的这辆雷克萨斯,应该已经跟御龙城里的人打过照面了,所以御龙城里的外保便直接放了行,并没有加以阻拦。

    自从严邦不在御龙城之后,御龙城里更加的戒备森严。

    这是封行朗三令五申交待豹头的。势必要把御龙城替主子严邦看守好。

    御龙城的娱乐区,依旧对外营业中。但仅限于vip的贵宾。至于散客之类的,便不再接待。这也是封行朗的意思。

    生活区依然灯火通明。并没有因为严邦的过世而萧条。

    或许是豹头希望他的主子回来时,能够有上好心情。

    封行朗的雷克萨斯停在内院里。

    内院里只有三个车位,三个车位上却都停上了车。

    一辆是严邦的钛金兰博基尼;一辆是封行朗刚刚停下的雷克萨斯;还有一辆是玛莎拉蒂。

    封行朗认出,那是白默的玛莎拉蒂。

    这三个车位,就是他们三人的专用车位。之前封行朗一直嫌弃进内门太麻烦,大部分情况下,便一直将车停在外面的停车场中。

    白默也在?

    封行朗浅眯起眼眸,提上步伐朝里走去。

    顶层的过道里,封行朗差点儿被白默撞上,那架势急如火燎的,应该是在赶时间。

    “瞎了你的……”

    ‘狗眼’还未来得及出口,在看到来人是封行朗时,白默便回咽了。

    “白默?你小子怎么也在?”

    封行朗淡淡一笑,有些自嘲,“怎么,想跟你朗哥学着如何睹物思人?”

    白默横了封行朗一眼,嘴巴里念念有词,却没有开出声来。

    “在你邦哥房间里找什么呢?神神叨叨的!”

    封行朗看到白默的手上拿着一个便携式的保险箱。体积不大,应该不是用来装现金用的。

    “封行朗,你少惺惺作态!”

    白默嗤之以鼻的冷哼,“你把邦哥丢下自顾逃命的时候,可是逃得相当的痛快,丝毫没有拖泥带水呢。”

    封行朗不太清楚:白默口中的这个版本,是从哪里听来的。这以讹传讹得也太利害了吧!

    不过封行朗也不想为自己的恶劣行径申辩了。

    在愤怒的白默面前,也只会是越描越黑。

    最关键的问题是,无论自己如何辩驳,严邦都回不来了!

    “豆豆和芽芽还乖吗?两个贴心小棉袄、前世的小情人,还是你小子有福啊!”

    封行朗换了个轻松一些的话题,不想跟白默之间太过横眉冷对。

    “我可没你有福!能让一个兄弟为你心甘舍命!可你却接受得心安理得!”

    白默说着说着,眼圈便泛起了红。他撇开头去抹了一下。

    似乎不想看封行朗看到这样软弱的自己,白默便侧身从封行朗的身边挤了过去,随后头也不回的离开。

    封行朗想叫住白默,跟他倾述一下心中的苦闷和凄殇;

    可这一刻,面对白默的冷嘲热讽,封行朗却无法开口。

    因为任何的辩驳,都无法让严邦活过来!

    既然这样,再多的辩解又有什么意义呢!

    “二爷……”

    驻足在原地良久,封行朗听到身后传来一声轻唤。

    是邵远君。

    封行朗记得仅因为‘邵’这个姓,邵远君并不讨严邦的喜欢。虽说他还是严邦的一个远房亲戚。

    严邦嫌弃‘邵’字叫起来拗口,便将他差遣去娱乐区做了经理。

    “有事儿?”

    封行朗淡声问。

    “那个……严总之前曾留有遗嘱……在我跟韩律师手上。里面写明,他所有的动产和不动产都归二爷您所有……”

    “闭嘴!”

    封行朗先是低嘶一声,然后愤然咆哮,“你它妈的给我闭嘴!”

    封行朗的情绪在瞬间失控,捞起走廊里的垃圾桶,便朝邵远君劈头盖脸的砸了过去。

    “我让你闭嘴,你它妈的听到没有!”

    当时的邵远君已经闭了嘴,可封行朗还是不管不顾的暴打着他……

    直到豹头赶过来将封行朗给强行拉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