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115章 丈夫的深情

第1115章 丈夫的深情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115章 丈夫的深情

    “回封家吧。”

    默了两三秒后,雪落才淡淡的应声。

    “怎么,不着急去见他们父子俩了?”

    丛刚淡淡一笑,清冷的幽默一声:“就应该让他们父子俩着急着赶回家见你才对。”

    寻思起什么,雪落便紧声问道:“对了丛刚,严邦呢?是不是回了御龙城?”

    雪落知道河屯素来跟严邦不和,想让深受重伤的严邦留在河屯的浅水湾养病,恐怕不太可能。

    丛刚微微低垂下眉宇,“那我就不清楚了。等封行朗回来,你亲口问问他不就行了。”

    虽说丛刚没有避而不答,可他这样的回答跟没回答也没什么区别了。

    听起来丛刚并不想跟任何人谈及有关严邦的话题。即便是林雪落,也不会例外。

    雪落默着声点了点头,便不再多问。

    在雪落看来,健壮如牛的严邦,应该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才对。便把更多的关心牵挂在自己的丈夫和孩子身上。

    一个小时后,商务车稳稳当当的停在了封家的院落外。

    “丛刚,真是谢谢你了。每每我们一家遇险,你都会出现。真不知道如何感谢你……”

    临行下车,雪落由衷的感谢着丛刚对她们一家的相救并相送。

    “客气了,也见外了。不过我收下你对我的感谢。”

    丛刚笑了笑,并绅士的替雪落将车门打开,又诙谐一句:“就别请我进去喝茶了,我不渴。”

    “……”雪落会意一笑,“行朗能有你这样的挚友,真是三生有幸。”

    “别!千万别给我戴这么高的帽子!你家的那位爷,很不好伺候的!我是怕了他了!也就只有你林雪落能hold得住他!”

    丛刚半开玩笑的说道。

    “那我进去了。”

    既然丛刚都已经主动开口说‘不渴’了,雪落便没有必要开口请他进屋喝口茶水了。

    “嗯,进去吧。他们父子俩估计也快回来了。”

    丛刚上了车,并目送着雪落进去了封家客厅,以及里面传出了莫管家的声音后,他才让卫康驾车离开了封家。他总能这般的细致入微。

    ******

    半个小时前,封行朗从浑浑噩噩的梦魇中挣扎醒来。

    耳际传来儿子封林诺跟河屯嚷嚷争执的声音。

    “封行朗醒了。”

    不知谁唤了一声,正跟河屯叫板中的林诺小朋友便立刻撒腿奔了进来。

    “混蛋封行朗,你怎么才醒啊?快起来跟亲儿子一起去找妈咪……妈咪都失踪三天了!他们都不肯去找我妈咪的!”

    林诺小朋友的声音染着沙哑和泣音。这三天来,他应该没少跟河屯他们争吵。

    “诺诺……这是哪里?我们在哪儿?”

    混沌且疲软中的封行朗,用乏力的臂膀将儿子捞抱在了自己的怀中。

    “这里是我义父的浅水湾啦!你被大坏蛋丢进海里,然后被老十二他们捞上来的。”

    小家伙一边解释,一边吃劲儿的想将亲爹封行朗从床上拖拽起来。

    “浅水湾?”

    封行朗喃喃重复一声后又急声问:“那你妈咪呢?你妈咪在哪儿?”

    “妈咪还在大坏蛋的军舰上呢!你快点儿起来,我们一起去找妈咪!”

    小家伙急得眼泪汪汪的。

    也许被大坏蛋留在军舰上的是亲爹封行朗,小家伙也不至于如此的紧张无助。因为妈咪是个女生,又打不过他们,只有挨欺负的份儿了。

    “雪落……”

    意识的回笼,封行朗似乎想起些什么,便吃劲的坐起身来。

    “阿朗,你先别着急,这是雪落留下的便签。她说她不会有事儿的。”

    河屯将密封袋中的便签纸拿给儿子封行朗。

    封行朗接过便签看了一眼,便怒目瞪向河屯,“你竟然真的将雪落丢下给方如海?”

    “……这也是雪落她自己的意思。你一直昏迷不醒着,我也是救你心切。”

    封行朗不愿再搭理河屯什么,一把甩开他的搀扶,抱过小家伙便跌跌撞撞的朝门外走去。

    刚走到客厅,便迎上了匆匆忙忙赶回来汇报的邢八。

    “邢太子,林雪落已经回到封家了。”

    “老八你说什么?我妈咪回家了?”小家伙红红的眼眸中顿时放亮起来。

    “嗯。我亲眼看到你妈咪被丛刚护送回封家的。”邢八如实应答。

    “啊!还是大毛虫最最利害、最最好!”

    小家伙毫不吝啬的立刻表扬起了丛刚。也不顾其他人脸疼。

    “……”似乎邢八这才意识到自己多嘴了:好好的提丛刚干什么呢?这不是给义父和众义子们找不痛快么?

    这个丛刚也真是,抢了他们的风头不说;还如此的高调显摆。

    “诺诺,我们回家!”

    封行朗抱紧儿子林诺,便冲了出去。

    “义父……”

    邢八回头向河屯请示;河屯知道留不住他们父子二人,便挥手示意邢八去送人。

    “喂,邢太子,你先等等,我开车送送你们。”

    封家。

    雪落泡了个澡,洗去了这些天海风的咸湿之气。

    也洗去了这满身的疲惫和怅然。

    本想睡上一觉等丈夫和儿子回来的,却实在是辗转难眠,便起身朝楼下走去。

    一边跟安婶准备着晚餐,一边等候着丈夫和儿子的归来。

    说真的,河屯在海上的那句‘我儿媳妇林雪落’,或多或少还是把雪落给感动了的。

    可雪落还是选择回封家等候封行朗和孩子,并没有让丛刚将自己送去浅水湾河屯那里。虽说那一刻的她,万分牵挂着她的丈夫和孩子。

    至于原由,或许只能说是女人的心思你别猜了。

    安婶从卧室里拿来一条干净的毯子,“太太,你先躺在沙发上小休一会儿吧。我给你盖上。”

    安婶又岂会不懂太太雪落心牵儿子和丈夫的一片心切呢。

    “不用了安婶,我不累。我去给诺诺和团团做个水果拼盘。”

    听莫管家说雪落回来了封家,封立昕便连忙带着女儿封团团从公安局赶了回来。

    “妈咪……妈咪……”

    雪落才朝厨房走了两步,院落里便传来儿子林诺那急切的叫唤声。

    “诺诺……”雪落连忙迎了出去。

    刚到门口,便被一大一小两个男人紧紧的拥抱住了。

    小的够不着,大的则利用身高上的优势,狠狠的吻住了怀里的女人。

    男人深情的吻,让彼此气息的交汇,荡漾着甜蜜的涟漪,熏醉着彼此;

    一吻旖旎,让人忘乎所以。

    雪落熟悉这样的吻,也眷恋这样的吻;

    因为刻骨的深爱,她几乎将自己融化在了男人的温情里……

    沉沦!